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正在莫無痕意動的時候,瑪扎再次換上可愛的笑臉盈盈說道:「我想貴國宰相應該誤會瑪扎的意思了。可多汗國要迎娶的不是大周公主,而是長樂公主一人。長樂公主無可代替,這是父汗和可多汗國所有大臣的一致意見。」

瑪扎的話讓曾維谷的笑容定格在了臉上,莫無痕的臉色再一次的拉了下來。目光灼灼的看著瑪扎絲毫不變的笑容,過了許久莫無痕才淡漠的開了口。

「朕很好奇,你們為什麼一定要迎娶長樂?」

「因為長樂公主是普天之下最了不起的奇女子之一。身為一國公主,卻不愛紅妝愛武裝。巾幗不讓鬚眉,以女子之身成就天地間最頂尖的統帥。

三千鳳凰疾風烈火,雖給我草原帶來了慘痛的鮮血,但卻讓我們無法生出怨恨之心。中原九州,要說誰能讓我草原如此敬畏崇拜的,唯長樂公主一人。」

瑪扎說話的時候,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傾慕嚮往的神情,這讓寧月也不禁對長樂公主這個在九州武林也時常被傳唱的人起了濃濃的好奇。

莫無痕輕輕的站起身,緩緩的走下御台,「長樂並不僅僅是朕的妹妹,她更是大周皇朝的瑰寶,大周皇朝五位玉柱上將之一。朕決不可能將長樂用來和親,更不可能嫁於你可多部落。朕的話,你們可明白?」

「瑪扎明白,大周皇帝陛下的反應原本就在瑪扎的意料之內……」瑪扎似乎並沒有被莫無痕的話激怒,反而一切皆在掌握之中一般,「但瑪扎依舊要代表可多汗國向皇帝陛下求親,並且有足夠的籌碼作為聘禮。」

「足夠的籌碼?」莫無痕不禁冷笑一聲,「你帶來的盟約還遠遠不夠,甚至……連作為籌碼的資格都沒有。」

「這是自然……」面對莫無痕的諷刺,瑪扎並沒有絲毫不快,「皇帝陛下應該也收到了消息,草原一統已然成了大勢所趨。但近三年我們與突也部落的戰事頻頻受挫,而現在,快則半年慢則到十月,我們與突也部落必定會有一場決定草原歸屬的決戰。

不怕貴國笑話,可多汗國的勝算還不足三成。我們極其需要一位用兵如神的大將替我們力攔狂瀾。而貴國的長樂公主就是我們唯一的人眩

突也部落在去年曾派來了十次使臣欲與父汗化干戈為玉帛共建草原皇庭,每一個的承諾都加大了令人心動的籌碼。

所以這次瑪扎代表可多汗國出使貴國,也許也是我們最後一次以和平來使的身份前來。如果這次瑪扎的任務失敗,那麼……瑪扎也無法阻止父汗答應安拉大汗的條件。到了那時,瑪扎不得不遺憾的說,戰爭開始了……」

「你這是威脅朕?」莫無痕猛然間抬眼,眼神化作閃電射向瑪扎。強大的氣勢彷彿颶風,吹得瑪扎三人齊齊的打了個冷顫。

「尊敬的皇帝陛下,瑪扎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這在草原上並不算是秘密,您心底應該也非常清楚。草原戰亂了四十年,積累了四十年的仇恨。一旦草原完成統一,這些仇恨就必須得轉移。唯一的辦法,就是對外發動戰爭1

「你當朕會怕么?」莫無痕聲音雖然低沉,但卻充滿的無窮的霸氣,「五十年前,大周的鐵騎是輸給了草原的狼騎。但五十年後,你們可是試試是狼騎再次肆虐九州還是朕的鐵騎踏破你的賀蘭山?」

「大周皇朝養精蓄銳五十年,其實力自然深不可測1瑪扎很認同的點了點頭,「但大周皇朝之內遠比草原複雜的多。

在一個月前,我的細作冒死從突也部落中探聽到一個情報。而這個情報於我們干係不大倒對於大周皇朝來說,卻是石破天驚1

「什麼情報?」曾維谷心神一動脫口而出。

「具體情報在你們不答應我們的和親請求之前我不會說。我只告訴你們,一旦草原兵臨城下之時,就是九州大地狼煙四起之日。五十年前的一幕必將重現,而此刻的大周,是否還有祁連太子禦敵於國門之外?是否還有榮仁帝力攔狂瀾?」

話音落地,大周一方齊齊臉色大變。就連對五十年前的事了解最少的寧月和莫天涯都不禁齊齊吸了一口冷氣。

五十年前的動亂,連史書都記載的極其模糊。但寥寥數字,卻透露著當年是何等的危機,何等的千鈞一髮!

外敵肆虐,內亂不止,處處狼煙,國家風雨飄遙一次動亂,把大周皇朝數百年的積累底蘊打得支離破碎,經過兩代君王嘔心瀝血才算恢復了元氣。

榮仁帝如此驚才絕艷,但卻為了大周皇朝操勞過度在位區區二十年便積勞成疾。先皇接過皇位,恢復民生,實行改革,建立禁軍穩定四方,僅僅在位二十五年也隨榮仁帝而去。

五十年前是現在所有人都不願提及的傷痛,將大周皇朝四百年氣運揮霍一空。而現在,竟然再次聽到五十年前的大劫重現?這讓他們如何不驚,如何不怒?

「危言聳聽1莫天涯咬牙切齒的喝道。

「我可以代表父汗,代表可多汗國以長生天的名義發誓,瑪扎所說的絕非危言聳聽。這個情報,才是瑪扎真正的聘禮。尊敬的大周皇帝陛下,希望你能為了大局為重,與可多汗國結成血脈親家。

我們兩個合則兩利,分則兩傷。一旦長樂公主嫁於王庭,她將來會是草原最有權勢最尊貴的女人,而您的外甥將是草原的至尊王者。橫全利弊,您心中應該會有明智的選擇……」

話音落盡,無論莫無痕還是幾位內閣大臣的臉色都分外的凝重。但一邊冷眼旁觀的寧月心底卻泛起了嘀咕,一個空虛的誓言,竟然能讓這群說了一輩子謊的政客如此的凝重?誓言在他們的眼中不就是一個屁么?

「無涯,為什麼瑪扎說了這話,會讓皇上與幾位大公如此的凝重猶豫?」寧月用傳音入密送入身邊莫天涯的耳中。

「草原之人,人人信奉長生天!在草原,長生天宮凌駕於凌駕於所有皇權之上。所以,以長生天的名義發誓,就不容反悔否則必遭長生天宮處罰。草原所有的武道高手,都屬於長生天宮,所以沒人膽敢違背長生天的誓言。瑪扎既然敢用長生天發誓,那麼她所說的就一定是事實1

莫無痕的臉色變幻不定,一邊是他最疼愛的妹妹,另一邊又是整個大周皇朝的江山。身為天子,他不僅享受了天底下最尊貴的權威,也承擔者天底下最厚重的重擔。

他可死,他可亡,但江山不能亂!

「你當真願以長生天的名義發誓?」曾維谷在莫無痕兩難的時候,猛然間抬起頭幽幽的問道。

「自然!瑪扎願以長生天的名義發誓,如誓言有違,瑪扎全族並可多部落三百萬族人被長生天所棄,永墜修羅死域,萬世不得超生1

「既然如此……請皇上三思……」曾維谷突然轉身,對著莫無痕躬身跪倒。

「請皇上三思……」其餘四位內閣大臣再次齊齊跪倒。

「不可1莫天涯急切的脫口而出,「長樂姑姑身份地位超然,她為大周皇朝立下如此多的戰功。到了這個時候,你們竟然要將她賣到草原換取和平?你們就不怕天下心寒么?」

「長樂公主的確為朝廷立下無數功勛,但她所作的一切皆是為九州安定和平。而與可多汗國和親,也是為了和平。雖然瑪扎公主說的很多空話,但有一點卻沒有說錯。長樂公主嫁於草原,對維繫草原與九州的安定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1

「哼,說的輕巧,你同意和親,讓你的女兒去。幹嘛要拉著長樂姑姑?」莫天涯有些無理取鬧的吼道。

「若是可多汗國願意,老朽送去一個女兒又有何妨?太子殿下切勿意氣用事。也罷,如果太子殿下心底不痛快,老朽願將最疼愛的小女兒送與公主一同陪嫁如何?」

「根本就不是一碼事……」莫天涯神情激動,但下一瞬間莫天涯眼神一怔,臉上瞬間掛起了一抹驚喜,微微的躬下身體對著曾維谷抱拳問道:「敢問曾相國,我大周何以立國?」

曾維谷明顯一愣,「大周以武立國1

「以武立國,武者不屈!你如今卻犧牲一個女人以換取和平?試問,大周以何面目面對天下百姓,以何面目面對歷代先皇?和親換取兩國建交,才是真正的動搖國本1

莫天涯緩緩的踱步而出,來到莫無痕的身前躬身一拜,「父皇在上,大周曆代先皇英靈在上!大周皇朝,不和親,不納貢,不割地,不賠款!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若因此九州動亂強擄叩關,孤,莫天涯,大周皇朝太子願代君王守土邊疆。狼騎若要越過賀蘭山,必先踏過孤的殘軀。就讓孤,為大周皇朝撐起最後的脊樑!懇請父皇三思……父皇三思……」

莫無痕眼神一凝,處變不驚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驚容。抽動的臉頰述說著他此刻的內心是何其的不平靜。莫無痕從未想過自己的兒子竟然能當眾說出如此豪氣雲天的話。這讓他的心底,對是否和親再次產生了動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