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六十二章 暮雪進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暮雪進宮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太子殿下,事關皇朝生死存亡,切勿兒戲……」曾維谷看向莫天涯的眼神滿滿的讚許,但他的話卻依舊毫不留情的將莫天涯駁回。曾維谷需要一個有魄力有擔當的君王,但他更要為整個大周皇朝負責。他是宰相,他不能讓皇朝犯哪怕一次的險。

「曾相國,太子殿下說的……可不是兒戲1從未說話的寧月輕輕的踱出腳步。

「五十年前小子尚未出生,但那場動亂的驚險,小子也有所耳聞。但小子要說,此一時彼一時!當下並非五十年前,不可因為區區一個猜測和可能來斷定將來我們要面對的局面。

五十年前,奸臣當道風雨飄遙在動亂髮生之前,大周皇朝已經千瘡百孔,這一點就與當下截然不同。相國懼怕歷史重演,但歷史終究只是歷史。

在當下,皇上英明神武,滿朝多有忠臣能臣。由皇上和諸位大人坐鎮中樞,就算戰亂再起難道諸位大人不會竭盡全力輔佐皇上穩定天下?

草原經過四十年戰亂,早已不復當年銳氣。五王亂世,就已將九州打得百廢待興。草原連綿四十年戰火,難道他們不需要養精蓄銳?

我大周有五位玉柱上將,有他們在何須畏懼草原狼騎?經過三代君王勵精圖治,大周皇朝早已天下歸心。即便正如瑪扎公主所言,邊境告急國內戰亂。天下自有義士前赴後繼捨身取義,戰亂總有平息日,但我們敲斷的脊樑該如何續?」

寧月的話讓整個大殿之內都陷入了死寂,就連瑪扎也只是張了張嘴巴卻沒有說出一句話。用充滿好奇的眼眸望著眼前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男子。

曾維谷這些內閣大臣,輔佐莫無痕治理皇朝如履薄冰,腦海中無時無刻想的都是橫全利弊維繫四方。他們考慮了如何避免九州動亂,如何能消弭一場浩劫。但他們唯獨沒有想過身為以武立國的大周皇朝,數百年來寧折不彎的脊樑。就算被人罵做昏君的乾承帝,也從未做過退而求和的事。

「大周皇帝陛下……」瑪扎一見莫無痕剛剛意動的臉色變得再次堅定急切的想要再次勸說。但話還未說出口,莫無痕便揮手打斷了她接下來的話。

「夜已深,可多來使車馬勞頓,此事容后再議吧!皇兒,寧月,你們也先行退下,朕還須和幾位大人商討一番。」

莫無痕的話讓這個結盟不得不中途停止,莫天涯與寧月行禮之後退去。出了聽雨軒的大門,莫天涯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濕透。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寧月,剛才真是謝了1

「你我之間還說什麼謝不謝的,看得出來,你和長樂公主之間的感情很深厚啊1

「那是自然1莫天涯毫不害臊的抬起頭,「小時候我闖了禍,只要逃到長樂姑姑那裡就一定能化險為夷。化外蠻夷竟然敢打長樂姑姑的主意,簡直是痴心妄想。」

「好了,這件事皇上和相國他們自然會有決議,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不知不覺夜已這麼深了,要再不回去,暮雪可能要擔心,我先走了。」

原本外國來使只是大周諸多雜事中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天下大事那麼多,用江湖人的說法,關老子鳥事?

但這一次的可多來使,卻讓相對平靜的中州武林產生了一陣陣莫名的瀲漓。南來北往俠客,竟然不約而同的談論起瑪扎他們的來周,更隱隱的產生了一個個奇怪的聯想。

「江湖中人向來不問國事,什麼時候對外國出使這麼上心了?風言風語,全部都是無稽之談。天佑,你怎麼看?」寧月放下手中的情報淡淡的問道。

「回大人,此事必有蹊蹺1

「元芳……啊,不對!天佑啊,你坐鎮中州日久,你說說,江湖武林如此關心這次結盟到底為什麼?難道……他們也想著效仿先輩守土邊疆?」寧月面帶笑意淡淡的問道。

「以屬下看來,定然有人在其中推波助瀾。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但想來也不是有什麼好事情。大人,要不要屬下命人暗中查探,將這暗處的尾巴揪出來?」

寧月眉鎖微皺,思量之後微微的搖了搖頭,「天幕府授命保護草原來使的安全,這個時候不宜分散實力。皇上對是否答應草原的請求一直搖擺不定這一拖便是五日。如今暗流涌動,我們就以不動應萬變吧。

天佑,你去將對草原來使的安全等級再提高一個檔次,有心人恐怕是沖著他們而去藉此興風作浪……誰?」

寧月的話還沒說完,一聲冷喝脫口而出。在門外,一個腳步聲急匆匆的跑來,「鬼狐大人,宮裡來了人說要見您。」

「知道了1寧月淡淡的應了一聲,臉上掛起了一絲疑惑。也不做逗留,緩緩的站起身走出了葛天佑的辦公堂。

天幕府的客廳之中,一個鬚髮皆白的老太監正在悠然的飲茶,見到寧月出來連忙站起身滿臉堆笑的行禮。不知道為什麼,寧月每次見到老太監心底總會懷疑他是不是陳水蓮的人。但寧月也知道,哪怕同為太監,他們的分屬也有極大的不同。

陳水蓮雖然是大內總管,但卻是鏡天府出生。而眼前的老太監看起來面色紅潤但身上並沒有一絲內力波動,幾乎只是看了一眼,寧月便打消了心底的疑慮。

「寧大人,皇後娘娘懿旨。著寧月與未婚妻千暮雪進宮覲見,欽此——」

「臣寧月遵旨1寧月恭敬的躬身行禮。

「寧大人,皇後娘娘在丹桂園賞花,思念的緊命洒家即刻出宮傳旨,寧大人還是不要耽擱,即刻動身吧1老太監笑臉如花的叮囑道。

「寧月明白,有勞公公了,我這就去接暮雪一起進宮。」

「那洒家就先回宮復命了1

「我送送公公1寧月熱情的靠近老太監,不經意間手指一彈,一道白光閃過落入老太監寬大的衣袖之中。如今天羅星盤用來禦敵的機會少了,但用來行賄倒是無往不利。要是讓創出星羅棋盤的前輩知道,不知道有何感想。

馬車晃悠悠的宮門口停下,寧月出示了雙魚龍配,宮門的近衛二話不說的直接放行。

「姑爺,過會兒見到皇後娘娘,瑩瑩該怎麼行禮啊?皇後娘娘的懿旨里沒有瑩瑩,瑩瑩會不會被趕出去?」扶著千暮雪下了馬車,瑩瑩就有些惶恐的七想八想。

「你想多了1寧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你只需要跟著暮雪就行,就像平常一樣。」

在太監的引路下,寧月再一次的踏足到了後宮。每一次走在皇宮大內,寧月總有一種重新來過的錯覺。明明走的路都相近,但卻極其容易令人迷失方向。

丹桂園乃是皇宮中最後的後花園,在丹桂園的拱門口,兩隻石雕的丹頂鶴栩栩如生。踏入園內,遠遠的見到一面碩大的,清澈碧綠的湖泊。在湖泊之上,亭台雨軒錯落有致。

「寧大人,此刻剛剛過冬,丹桂園的還略顯蕭條。如換了夏秋時節桂花盛開,這丹桂園才是真正的人間仙境。奴才只能領寧大人到這了,皇後娘娘就在裡面寧大人自行前往即可。」

「有勞公公了1寧月淡淡的說道,牽著千暮雪的手進入丹桂園內。無需指引,每過三十步便有兩個宮女夾道兩旁。寧月一邊看著皇宮園林的景緻,一邊與千暮雪漫步在湖水之邊。不一會兒,眼前的遠處終於見到了月娥皇后的行轅。

在一座亭台之中,月娥皇后正坐在石桌邊上,輕柔的捻起宮女遞來的盤著,優雅的灑落僧之中。剎那之間,湖面上泛起了一陣瀲漓。

無數魚兒蜂擁而至搶食,突然之間,一陣撲騰聲音響起。三隻丹頂鶴不知從何處而來,彷如閃電一般站到魚群中間起小魚仰頭吞下。

月娥皇后露出了淺淺的笑容,一瞬間彷彿天地失去了顏色。被眾多宮女拱衛在中間,月娥也無愧當世最高貴,最閃耀的女人。

但是,寧月的眼神很快的從月娥皇后的身上移開,因為在石桌的另一邊,竟然還坐著一個女子。她是如此的恬靜,安靜的彷彿眼前的那一池湖水。

頭上沒有任何裝飾,臉上沒有一絲粉黛,身上的衣服也是普普通通的黑色勁裝。但即便如此的樸素,但寧月依舊覺得這個女人美得令人目眩神離。更重的是,在女子的身上,寧月感受到了一絲熟悉,溫暖。

寧月領著千暮雪移步上前,月娥皇后似乎也看到了寧月過來。揮手示意宮女端走魚食再次雍容華貴的坐回到石桌旁。

「臣,寧月,參見皇後娘娘1

「千暮雪見過月娥皇后1千暮雪淡淡的點了點頭,聲音清淡不帶一絲的紅塵氣息。

按理說,千暮雪這樣的行禮方式是非常失禮的,但千暮雪就是千暮雪,就算身為寧月的未婚妻,天地十二絕的傲骨讓她不會向世間任何一人低頭。

而出乎預料的,月娥皇后竟然沒有露出一絲惱怒的神情,反而露出異常欣喜的笑容,「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千山暮雪月下劍仙?果然如傳聞中的那般,風華絕代傲視群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