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六十三章 長樂公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長樂公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皇後娘娘謬讚了,在皇後娘娘面前,暮雪如何當得起傲視群芳?倒是皇後娘娘好精深的武功。」千暮雪的話頓時讓寧月額頭溢出了大片的冷汗。不經意的拽了拽千暮雪的衣袖讓她慎言。

寧月的這些小動作自然瞞不過月娥的眼睛,宛然一笑緩緩的站起身向寧月走來,「無妨的,本宮年輕的時候也曾行走江湖,千暮雪並未說錯。」

說著,月娥在千暮雪的身前停下,美麗的鳳眼上下掃視著千暮雪。而千暮雪微微抬起頭,疑惑的看著眼前天下最尊貴的女人。

千暮雪和月娥,都是在女人的世界里做到極致的女人。一個是才華的極致,一個是尊貴地位的極致。而兩個女人的第一次審視,卻是彷彿截斷的時間。

「你和寧月訂了親?」

「是1

「何時成親?」

「八月十五1

「倒是個好日子……婚約何時訂下的?」月娥聲音微微壓下,眼神的深處閃過一絲不經意的精芒。

千暮雪微微一證,不經意的瞟了眼寧月,看到他陽光的笑臉之後淡淡的點了點頭,「二十年前1

「二十年前?好早啊」月娥突然感嘆的了一句,眼神中閃過一絲追憶,「二十年前,本宮還沒做太子妃呢……我聽皇上說過,當年在他的見證下寧月與當年的涼州節度使之女有過婚約,那個就是你?」

千暮雪還沒回答,月娥便介面說道:「應該是你了,你叫千暮雪,而當年的涼州節度使名喚千崇山,想來也不會那麼巧。造化弄人,但想不到你們兩人竟然還能找到彼此?就連皇上都……算了,往事過往雲煙本宮就不說了。」

說著,緩緩的從手臂上摘下一隻玉鐲,輕輕的拿起千暮雪的手戴在千暮雪的手腕之上,「這算是本宮代表皇家送你的見面禮。」

千暮雪本想拒絕,但在話語脫口而出的瞬間便被收住了。千暮雪沒有帶首飾的習慣,身為武者,帶任何與武功無關的東西都是累贅。在恍然間聽到了月娥的話,千暮雪瞬間明白了這個玉鐲的意義。

寧月不再是孤家寡人,他是皇帝的外甥,皇室宗親!這個玉鐲,就代表著皇室對千暮雪的認可。雖然千暮雪根本不需要他人的認可,但能得到認可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千暮雪再次回過頭,卻看到寧月的視線已經放在了石桌邊上另一個女人身上。不知為何,千暮雪心底湧出一絲淡淡的酸楚。

對面的女子也是雙眼放光的看著寧月,臉上的表情變換無常,眼中閃爍著莫名的意味,有迷茫,有驚喜,有欣慰還有……懷念!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黑衣女子緩緩的站起身,慢慢的來到寧月與千暮雪身前和月娥並肩而立。

「你就是寧月?」聲音溫柔,就像女子的眼神那般彷彿是陽春三月江南的湖水。

「是1寧月微微低下頭輕聲的應道。

「我在一個月前回京,一路上聽到江湖武林談論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字。不愧是姐姐的孩子,果然了不起。」黑衣女子的話充滿著自豪,而寧月的心卻在剎那間為之一顫。

「你是……」

「咯咯咯……」月娥公主突然捂嘴輕笑了起來,「本是血脈至親,卻在見面不相識。傻孩子,你眼前這這位可是你的姨娘,當今皇朝的長樂公主1

在寧月的想象中,長樂公主應該是那種疾風烈火的人。不如此,如何能帶領三千鳳凰在敵軍中殺的七進七出?不如此,如何能當得起玉柱上將之威名?

但想不到,長樂公主竟然如此的恬靜,就像大家閨秀一般的溫柔。無論語氣,神態,還是動作沒有一絲一毫疾風烈火。

長樂公主的視線緩緩的從寧月身上移開落到了千暮雪的身上。千暮雪抿著嘴唇,平靜的臉色掩蓋了她所有的內心情緒。她很不喜歡被人審視,特別是此刻的那種審視。

而長樂公主的眼神卻漸漸的變得奇怪,彷彿發現了什麼有趣的玩意一般突然間淡淡的一笑。女人的感官異常的細膩,哪怕輕微的變化都能敏銳的捕捉。寧月只是感覺到氣氛有些詭異,但在場的三個女人卻彷彿進行著一場無聲的交流。

「又見面了,我該稱你為月下劍仙,還是該叫你雪山神女?」

「我們見過?」千暮雪的聲音有些冷冽,而她很少在寧月的親人面前露出這樣冷冽的氣質。

「嗯?」長樂公主突然疑惑的輕咦了一聲,連忙轉過頭看向寧月,「她怎麼了?」

苦笑的搖了搖頭,寧月也沒有隱瞞,「暮雪前段時間受了點傷,師傅傳授秘法封存了記憶。她現在想不起以前的事。」

「難怪1長樂公主默默的點了點頭,「十年前我開始鎮守邊疆,也曾不止一次出兵草原,雪山神女在草原中的傳頌程度遠超於其他草原天尊。想不到雪山神女……竟然是梅山的月下劍仙1

「還不止呢……她現在是月兒的未婚妻,將來……她就是我們自己人。」月娥皇后笑語盈盈的介面說道,「長樂,你要見月兒本宮已經喚他來了,這丹桂園雖然匠心獨運但此刻卻難免沾上冬日的蕭條。本宮先走一步,你們再四處逛逛吧。」

不一會兒,月娥皇后在眾多宮女的拱衛下漸漸的遠去,剎那間,整個亭台水榭變得更加的蕭條了。原本雖然枯黃,但至少還有人氣,而現在,偌大的花園只剩下寧月等四人。

也許是錯覺,寧月感覺長樂公主和月娥皇后之間的關係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親密。無論從言語,還是兩人神態間的互動,她們之間的關係都顯得生分。

「聽說可多部落的蒙多王子想娶我?」突然間,長樂公主望著援輕聲的問道。

「這……」寧月的臉色有些僵硬,望著長樂公主平靜的臉龐遲疑的說道:「可多部落這次出使大周的確抱著和親的想法。但公主無需太過擔憂,無論是皇上還是太子殿下都並不願接受他們的請求。皇上拖延了這麼多天,想來正在思量對策……」

「你擔心什麼?怕我去找皇兄大吵大鬧?」長樂公主突然輕聲一笑,就像剎那間盛開的花朵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他們會請求和親也在我的意料之內,草原之上的局勢已經非常明朗了。可多部落號稱擁有五十萬無敵狼騎,但是……」長樂公主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弧度,眼波流轉,那一抹輕蔑毫不隱藏的暴漏了出來。

「五十萬狼騎,恐怕連突也部落的十萬狼騎都打不過。一將無能累死三軍,突也部落的安拉是草原數百年來難得的用兵大家。短短十年間由弱變強,橫掃草原西部一統草原已經成了大勢所趨。

突也和可多今年之內必有一場大戰,而大戰結果也決定著草原最後歸於何人。可以說,這是可多最後的機會,但他們……卻缺少一個可以和安拉分庭相抗的統帥。」

「這些……可多來使已經毫無隱瞞的和皇上說了。」寧月輕身回到。

「他們倒是坦誠!大周玉柱上將之中,唯有我與羅天成精通騎兵戰術。而羅天成……他們是萬萬放心不下的,與大周和親已然成了他們唯一的選擇。但是……我最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皇兄真正的拒絕了他們的要求。」

「什麼?」寧月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是擔心皇上拒絕而不時的擔心皇上答應!寧月不敢相信,也無法理解。

「你沒聽錯,我願意代表大周接受他們的和親嫁於可多部落。可多大汗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進取之心,而且連年戰事失利,他早已對突也產生了畏懼。

這次和親不僅僅只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也是他們最後的試探。如果皇兄最終拒絕了他們的請求,最大的可能就是可多汗國迷戀榮華投降於突也部落。到那個時侯,首當其衝的就是我們大周皇朝。

如果我嫁過去,我有把握再替大周爭取五年時間。草原的戰亂平息的太早,大周還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你是姐姐與流雲先生的兒子,皇兄定然會聽你的話。天涯與我親厚,我讓他說他定然不願,所以……這也是我求皇後娘娘將你請來的原因。」

「公主1寧月突然對著長樂公主躬下身體,「您與太子乃血脈至親,他不忍您嫁於蠻夷難道寧月就不是?不和親不割地不納貢不賠款,這是太子殿下的話,也是寧月的意思。太子殿下不願的,寧月也也不願1

長樂公主身形一顫,緩緩地轉過身望著躬身而立的寧月,不知不覺眼眶紅了。突然之間,身形一晃衝到寧月身前在寧月貸一把抱住,「傻孩子……你們都是傻孩子……」

長樂哭了,忍了那麼久,終於忍不住心底激蕩的情感,伴隨著眼淚噴涌了出來。在見到寧月的一刻她就已經想哭,但她忍住,她也必須忍祝故意用冷淡的面容對著寧月,故意展現出對陌生人的態度就是為了讓寧月答應她這個自我犧牲的請求。

但在得到寧月的拒絕之後,所有的偽裝與忍耐都轟然倒塌。對姐姐的懷念和對寧月的思念化成了淚雨不斷的打濕寧月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