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六十四章 暗潮湧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 暗潮湧動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公主……」寧月的渾身僵直,一臉無辜的看著身邊的千暮雪。他都不明白,為什麼長樂公主突然之間就變得現在這副模樣。方才的淡然與從容全都不見,讓寧月很難相信這個在自己肩膀上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是大名鼎鼎的長樂公主。

「別叫我公主,叫我小姨。」過了許久,長樂公主才嚶嚶的說道,緩緩的抬起頭輕緩的拭去眼角的淚水。

「小月兒,一晃二十年了,你都已經長這麼大了。」長樂公主平復了情緒才滿臉欣慰的說道,「當初你剛生下來的時候,還是我第一個抱你的。姐姐去了,你也被流雲先生帶走不知所蹤。小姨沒想到……今生我們竟然還有再見之日。」

「人生際遇……寧月也感覺恍如夢中。」寧月有些傷感,淡淡的一笑,牽著千暮雪的手來到了石桌邊坐下。

「小月兒已經長大成人,並也有了家室,小姨心底也算安了心。」說著轉過臉看向一邊的千暮雪,「暮雪說起來與我皇室也不算外人。你父親千崇山官拜涼州節度使,你娘親卻是我的表姐。」

「哦?」寧月大驚,側過臉看著千暮雪平靜的臉盤微微詫異,倒是瑩瑩瞪著圓圓的眼睛有點呆萌。

「想不到暮雪和皇室還有這等淵源,那這些年暮雪的娘親為什麼帶著暮雪住在梅山而沒有回京投親呢?」寧月好奇的問道,雖然明知道千暮雪已經失憶,但他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

「也許……表姐對皇室心懷怨恨吧1出乎意料的,長樂公主竟然給出了答案,「當年千崇山文武雙全深受先帝器重,短短五年間接連升級官拜涼州節度使,替朝廷牧守一方。

在二十年前,鏡天府突然接到線報,千崇山與草原胡虜勾結,欲放胡虜南下……」

「先帝信了?」寧月錯愕的問道。

「自然不信,遂命羅天成配合曾維谷丞相前往涼州調查。但是……傳回來的消息卻是鐵證如山,為了阻止曾維谷丞相回京,一路上截殺不下於三十起。先帝震怒,命千崇山回京復命解釋……」

「後面的想來就是千崇山畏罪自殺,引火自焚?」寧月陰沉著臉介面說道。

「你是從何知曉?」長樂公主說著,眼神不安的看向千暮雪。但失望的是,千暮雪對自己父親的死似乎毫無感覺。臉色一如既往的平靜,淡然的聽著彷彿與自己毫無關係的故事。

「這都是慣用的套路!千伯父既然深受先帝信任,而當年的草原還在連綿混戰,只要稍微一想也能明白其中有蹊蹺了。先不說和草原勾結和千伯父有什麼好處,就算是,當年的草原有能力進攻九州么?」寧月不屑的癟癟嘴說道。

「不錯,皇兄當初還是太子,雖然極力替千崇山辯解但……也是回天乏術。而千崇山死後,此案也就成了鐵案。我想這就是表姐寧可帶著暮雪江湖飄零也不願回京的原因。此事迷霧重重,必定有無數的隱情,還希望暮雪不要記恨朝廷才好。」

「以前的我都忘了,要記恨也無從記起1千暮雪淡然的說道,眼神中卻閃過一絲不經意的迷茫。

「暮雪如此年輕在武道之上卻取得了如此的成就……我想千崇山泉下有知也會感到欣慰。」長樂公主似乎很害怕千暮雪會因此遷怒朝廷。不過想想也對,任何一個天地十二絕如果對朝廷懷有敵意,這對朝廷來說都是不小的災難。

「月兒,可有想過到軍部發展?」長樂公主突然間轉移話題問道。

「啊?沒有1寧月連忙搖頭,「我已經是封號神捕了,感覺天幕府還是挺好的。」

「天幕府的確不錯,而你也異常的驚才絕艷。但天幕府……還是太危險了。你可知道,天幕府歷代封號神捕……從來沒有一個是善終的。」

「這……」寧月臉上露出一絲錯愕,但也僅僅一瞬便豁達的一笑,「我相信我不會1

寧月很怕死,重生以來一直如此。但他此刻卻異常的自信能面對任何困境,因為武功的提高,他已經不再是隨便蹦出個人都能要他命小人物。

「世人都說長樂公主的三千鳳凰疾風烈火天下無敵,但人們都忘了,那三千鳳凰卻不是長樂的。」長樂公主緩緩的走向憑欄,「三千鳳凰,包括我手裡統領的十萬鐵騎皆是出自姐姐之手,長樂執掌不過是代為保管而已。如今你已長大成人,我有意將兵權交還於你手中……」

「別1長樂公主的話頓時嚇得寧月一身冷汗,「公主還請你莫要再提此事。」寧月原本的震驚瞬間被恐懼代替,此刻的他已無暇在意自己的娘是不是也是一個了不起的牛逼人物,在他的腦海之中只剩下功高震主四個字。

「你無須擔心,皇兄不會猜忌你的。當年姐姐……算了,有些事我不能說,但你放心,姐姐的東西都該是你的,誰也不能搶也不能有想法。」長樂公主的聲音很溫柔,但言語中的霸氣卻讓寧月不禁側目。

「謝謝公主的好意,寧月志不在此。其實如果可以,寧月寧願攜暮雪退隱江湖。功名利祿算得了什麼?寧月所求的從來都不是這些。」

長樂似乎早有預料,嘴角微微勾起,「雖然你長得像姐姐,但你的性格倒是和流雲先生一般無二。隨我走走可好?」

「自無不可……」

幾夜交疊的雨落,乍暖還寒。寧月聽著窗外的雨聲,心中不由的有些煩躁。自皇宮回來已經四天了,在自己拒絕了長樂公主的請求之後,長樂公主竟然隻身闖入朝會當眾答應可多部落的和親。

一石驚起千重浪,無論朝野還是江湖全部震動。莫無痕震怒之下責令長樂公主禁足公主府閉門思過,而也因此,整個京城變得越發的暗流涌動。

雨水成簾,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千暮雪安靜的坐在身後,時不時的抬起頭看了眼寧月略顯消瘦的背影。

突然,千暮雪的眼神微微放亮,輕啟櫻唇,「寧月,有人來了……」

並沒有讓寧月等多久,突然之間,幾道身影騰空而起越過高高的圍牆落進院落之中。漆黑的斗篷遮住了他們的身形,也將他們的容貌深深的隱藏。

「參見鬼狐大人1

「進來1

濕漉漉的鞋子踏進房間,斗篷的衣擺不斷的滴著水。四人掀開帽檐,露出了裡面的容顏。四張冷峻的面孔,四雙毫無情感的眼眸。

「情勢如何?」寧月沒有多餘廢話,開門見山的說道。

「啟稟大人,消息席捲江湖,整個中州武林為之震動。各大每派雖然沒什麼表示,但門下得意弟子卻紛紛出山。而最讓人頭疼的,卻是那群獨行俠。他們處處煽風點火,各大酒樓里全是在談論和親之事。」

「大人,江湖中人向來不關心朝廷政令,但這次他們卻異常的上心,其背後定然有一隻大手在操控,屬下無能沒有發現任何線索無從追查。」

「大人,屬下走訪各個酒樓,青樓!發現江湖武林的矛頭已經紛紛指向可多來使。而且已有不少江湖人士出沒在國賓驛站之外,屬下以為他們會對可多使臣們不利。」

「啟稟大人,屬下探知,有大批武林人士前往京城郊外的陸家莊似乎有所圖謀,陸家莊莊主陸寒亭在北地乃是赫赫有名的高手,一手奪命雙環鮮有敵手。」

「陸寒亭?他的武功和天佑比起來呢?」寧月隨口問道。

「陸寒亭在十五年前已經踏入先天,而最近一次出手是三年前。曾一招擊殺三名上位先天高手,以此推斷陸寒亭的武功應該已經是半步天人合一,與總捕相差不大。」

寧月的眉頭微微皺起,「半步天人合一?這已經是京城的頂尖高手了。你回去告訴天佑,要他親自保護可多部落的來使,其餘的事我親自處理1

「是1四人單膝跪下,行禮之後又嗖嗖的化作流光射向天際。

「暮雪,我要進宮一趟1寧月輕輕的舒出一口氣說道。

「事態很嚴重么?要不要我出手?」

「當然嚴重了……」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草原的局勢對我們很不利,可多部落的可汗哪裡是失去了進取之心?他根本就想著頤養天年。這次出使大周還是瑪扎極力堅持的結果。

如果瑪扎他們在大周出了意外,不只會讓可多部落對大周皇朝敵視,還會促使草原的快速合併。到那個時候,新仇舊恨一起來,戰爭就真的開始了。

所以瑪扎他們一行人不能有事,而做保鏢也的確是最讓人煩心的。俠以武犯忌,這一刻我終於深刻的體會到了。如果那群自命不凡的大俠真想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暮雪,我們少不得要大開殺戒了。」

「嗯,你叫我殺誰,我便殺誰1千暮雪沒有一絲的猶豫,殺人從她口中彷彿是吃飯喝水那樣的隨意淡然。

寧月的身形一晃,人已消失在了屋中。他進宮覲見,只為了向莫無痕討一樣東西,大開殺戒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