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六十七章 聖靈劍訣,神劍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聖靈劍訣,神劍山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陸大俠——」底下群雄齊齊的一聲驚呼,不可置信的看著陸寒亭的身軀緩緩的倒下。一個半步天人合一的絕頂高手,一個名滿天下的大俠,竟然這麼說沒了就沒了……

「鬼狐……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高峰臉頰抽動,咬牙切齒的喝道,「你難道不知道,兵器對習武之人來說就是生命……你為何要斬斷陸大俠的日月飛環?」

一雙雙敵視的眼睛刷的一下向寧月望來,每一雙之中都沸騰著熊熊的火焰。

「日月金輪,奪命飛環,我若不斬斷飛環,那麼死的那個就是我。只是我沒想到……陸寒亭竟然真的會為武器殉葬……」寧月苦笑的搖著頭,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

「不1突然之間,清冷的聲音彷彿雪水打入所有人的心田,「他遠還沒有達到人劍合一,寄情於劍的地步。所以,哪怕飛環被斬斷,陸寒亭也不可能為飛環殉葬。」

「什麼?」高峰的臉色猛然間一紅,但剎那間想到了陸寒亭臨死前的話又刷的一下變得慘白,「受名聲所累……原來……如此……」

「嗤——」

突然之間,天地浩蕩,雜亂的天地靈氣飛速的向京城上空涌去,一道衝天的劍氣浮現在京城上空。

寧月猛然間轉過頭望著天空,那道劍氣橫空的位置,竟然正是可多來使居住的驛站方向。寧月猛然間臉色大變,來不及思考,嗖的一下化成流光向京城趕去。

「那道劍氣……」郝剛仰著頭望著東邊傳來的鋒利劍芒,眼神中閃過一絲震驚和恐懼。

「竟然比鬼狐神捕剛才的劍氣還要強,還要犀利……郝兄,京城何時又有一個劍道高手了?能發出如此犀利劍氣的,我思來想去也只有五年前的那個門派了……」

「落兄說的是……」郝剛突然止住了話,漠然的點了點頭,「也只有它了,看著鬼狐神捕匆匆離去……想來有人做了我們正想做的事。就是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承受朝廷的怒火……」

寧月的天涯月早已經登峰造極,從此地趕往京城不到五十里。而大成的天涯月可以做到空中換氣踏月御風,如果寧月願意,他可以一直進入京城都不會落地。

但是,寧月在奔出陸家莊沒多久,卻不得不落下。一道虛影閃爍,寧月的身影彷彿憑空出現一般。腳下堅實的地面並沒有給寧月一絲一毫踏實的感覺,眼神直視前方,暗自提起了內力飛速的流轉。

眼前是一個神秘的黑衣人,就連眼睛似乎也是漆黑一片不見一絲眼白。黑衣人的懷抱中,一柄漆黑的長劍正微微顫抖發出嗡嗡的蜂鳴聲。

黑衣人緩緩的抬起頭,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突然之間,一道天劍衝天而起彷彿擎天玉柱一般攪動天地。溫暖的驕陽一瞬間被烏雲遮蔽,強大的威壓如山崩一般從蒼穹壓下將寧月牢牢鎖定。

寧月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眼前的這道劍氣,和京城之中的何其相像?而這道劍氣的威力是確確實實的天人合一!

什麼時候,天人合一高手這麼不值錢了?什麼時候,天下間有數的天人合一高手變得如此的頻繁?而且顯然那個在京城出手的,和眼前的這個同屬於一個勢力,什麼勢力可以擁有兩個天人合一?難道……是玄陰教?

寧月的心思流轉,但手底下卻絲毫不慢,幾乎在對方祭起天劍的一剎那,寧月的氣勢便沸騰的沖向雲霄。一道虛影彷彿神佛法相一般出現在寧月的身後,高逾十丈,頂天立地。

輕輕的揮舞著雙手,在胸前結成蓮花法櫻氣勢沸騰,將寧月的周身吹得呼呼炸響。對面的神秘人驟然出手,幾乎沒給寧月一絲反應的機會,天劍斬下,連同天空的劍胎如流星般墜落。

背後的虛影雙目突然放光,彷彿兩個星辰隱藏在其中。蓮花盛開,一道光芒直衝天際化成一道毀天滅地的陰陽魚。

「乾坤涅槃——」

無量六陽掌之中第五掌,擁有著將天地萬物泯滅虛無的能力。當年不老神仙一掌擊出,強如岳龍軒都不得不用秘法遠遁。

天劍砍下,斬斷了空間屏障。陰陽魚升空,彷彿在寧月的頭頂豎起了堅固的長城。

「轟——」

爆炸聲起,狂風化成波濤向四周激射而出,一剎間,寧月腳下方圓十丈的土地彷彿被烈火炙烤一般龜裂化成粉末。

天劍不見了,如同碎裂的水晶一般化成漫天晶瑩的星辰。陰陽魚不見了,彷彿被天劍一劍送入了時空峽間。而寧月此刻的臉色,卻比白雪還要慘白上幾分。

「噗——」一口鮮血噴出,背後的虛影再也無法維持化作青煙消散。寧月此刻,遠還沒踏入真正的天人合一,而面對天人合一的全力一劍,就算寧月毫不保留也無法從容接下。

「轟——」

在寧月吐血的瞬間,又是一道劍氣橫空。天劍攪動風雲,劍胎如驕陽般刺眼。寧月受了傷,對面的神秘高手卻沒有。但是……那可是天人合一礙…什麼時候天人合一如此不值錢?

「嗤——」

正在對方欲圖斬下的瞬間,一聲輕響出現的如此的不經意又如此的悄無聲息。在天劍升空即將斬落的時刻,卻突然間化成了天空灑落的星辰。

劍胎破碎,天劍化沙,神秘劍客的身體突然間為之一滯,又緩緩的化成青煙向後倒去。

寧月的心這時候才放了下來,臉色掛起了柔和的微笑。天空之中,那道通靈劍胎如此美麗,出現的無聲無息就像原本就該掛在天上一般。

一雙溫柔手輕輕的扶著寧月的胳膊,鼻孔中傳來了淡淡的幽香,「你怎麼樣?」

「沒事1

「聖靈劍胎,神劍山莊?」一聲驚呼突然響起,瑩瑩捂著嘴巴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眼神。

「聖靈劍胎神劍山莊?瑩瑩,你知道他們的身份?」寧月捂著胸口有些氣喘的問道。

「聖靈劍訣是神劍山莊的鎮派神功,非神劍山莊莊主不可修鍊。當年神劍山莊莊主還是位列天榜的武道高手,五年前被斬落之後便失蹤了。想不到……竟然還有別人也修鍊了聖靈劍訣。」

「難道他不是?」

「絕對不是1

「咳咳咳……」寧月突然捂著胸口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你怎麼樣?」千暮雪再次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快點過去1寧月望著京城那邊,眼底充滿了焦急。京城之中的交手越發激烈,靈力震蕩的彷彿天地崩塌。而最讓寧月揪心的,卻是那升起的一道道靈力之柱。在強敵的轟擊下,已經有近半的破碎。

靈力之柱為先天境界的標誌,那些可都是天幕府的精銳埃死一個,都能讓天幕府傷筋動骨。金陵的慘痛,寧月再也不想看到。

千暮雪沒有說話,扶著寧月飛身而起。三道身影再次化作流星向遠處激射而去。然而,剛剛躍出十里不到,寧月三人再一次不得不停下腳步。

眼前出現了兩個神秘人,每一個都一身黑衣懷抱漆黑的長劍。唯一的不同就是,這一次兩人頭上戴著斗笠。見到寧月三人停下腳步,強大的氣勢猛然間升起直衝蒼穹。

「天人合一……不可能……一個勢力不可能有這麼多天人合一高手!天下也不可能有那麼多……」

「寧月1千暮雪突然打斷了寧月的猜想,絕美的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他們不是天人合一……他們……不像是活人……」

京城的驛站之中,廝殺還在繼續。十五名天幕府銀牌捕快拼著命的阻攔著神秘劍客的攻擊。天人合一,劍氣橫空,內力生生不息,劍氣毀天滅地。

他們不是用實力拖住敵人的步伐,他們是用生命在戰鬥,從神秘高手突然出現到現在,短短的時間裡已經有一半的銀牌捕快死於神秘人的劍下。

「為什麼……為什麼總捕還沒出現……」一個銀牌捕快留著淚問道,「為什麼他能躲過重重封鎖出現在這裡……為什麼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屠殺……為什麼……我們的援軍還沒有來?」

「鏡天府死了么?大內高手都死了么?為什麼沒有人……」

「嗤——」話還沒說完,劍氣席捲破碎了他的靈力之柱,也奪走了他生命。

血霧從他的喉間噴洒,茫然的瞪著眼睛看著眼前漸漸走來的身影。月白色的面具彷彿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手中滴著血的劍已經帶走了太多的生命。

血已經染紅了他的衣裳,他就像一個冰冷的機器,殺人的傀儡。沒有絲毫的感情,也沒有絲毫的猶豫。自始至終,他所做的都是祭起聖靈劍胎,揮劍砍下奪走一個又一個生命。

他似乎一點也不急,緩緩的,一步一步的殺人。一個天人合一高手,如果有心屠殺也許一招就能盡滅這些先天境界的天幕府捕快。但他沒有,一劍一個,似乎很享受這種殺人的快感,和喜歡看著一張張絕望驚恐的臉龐。

「你……你到底是誰?」一個滿臉鬍鬚的銀牌捕快用顫抖的聲音撕裂的問道,望著在身前緩緩停下的惡魔,他竟然升不起一絲反抗的恐懼。

劍輕輕的揚起,天空中的聖靈劍胎微微閃爍。

「嗤——」劍氣斬落,就像劊子手斬殺跪倒在地毫無反抗的罪人一般。銀牌捕快的眼前一亮,他幾乎已經看到自己的頭顱與脖子分離化成皮球滾落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