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章 神秘符文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 神秘符文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哼1莫無痕冷喝一聲,但看向寧月的眼神也瞬間變得柔和。莫無痕剛才質問寧月雖然嚴厲,但嚴厲的背後也無非是重拿輕放而已。

陳水蓮微微的趴下身體,眼中閃過一絲精芒。身為在宮廷伺候了一輩子的他,自然對莫無痕的打算了如指掌。當長樂公主來的時候,陳水蓮已經閉嘴了。他知道,無論今天他說什麼。寧月一定能全身而退。

「既然長樂替你求情,朕就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立刻替朕徹查此案。可多來使皆已死盡,但唯獨瑪扎公主下落不明。寧月,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無論如何一定要將此事給朕查得水落石出!

和親這事算是徹底黃了,也算合了朕的意。但瑪扎口中的那個秘密,朕卻遲遲難以心安。草原狼騎,朕是不懼。但九州動亂,卻是能動搖國本。寧月,你若能給朕一個滿意的交代,這件事就這麼過了。如若不然,新帳舊賬朕和你一起算!聽明白了么?」

「是!臣……遵旨1寧月低沉的應道。

京城天幕府,陰森的彷如死地。原本守衛京城高手如雲的天幕府內,此刻已經空空如也彷如死地。

磅的卷宗樓,燈火通明。寧月已在卷宗樓里待了好幾天了。翻閱了無數關於符文的線索,但對眼前的這個卻沒有一絲記載。

不錯,正是眼前。

因為在寧月的眼前擺著一具光溜溜的屍體,葛天佑的屍體,是唯一保留下來線索的一具屍體。

在屍體的身上,布滿了符文,鮮紅如血,就像精密細緻的半導體電路一般,複雜的仿若迷宮。

寧月接受了不老神仙幾乎所有的知識寶庫,包括不老神仙一生的符文修為。但即便不老神仙也許是當世符文造詣最高的人,也沒有眼前符文陣的記載。甚至……連這個符文陣的作用,原理都無法分清。

「寧月……還沒有線索么?」卷宗樓的大門被無聲的推開,千暮雪與瑩瑩緩緩的走來。

「可多使臣在兩個弟兄的護送下,一路逃一路殺!終於在兩界山被追趕到了。使臣死盡,兇手無蹤,瑪扎公主墜入黃河生死不知。唯一給我們留下的線索……就是這篇玄妙的符文。

只要解開符文的秘密,我們也許就能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這個符文卻是從未出現過甚至連原理都無從查知……」

「對方的身份?」瑩瑩好奇的瞪著眼睛,「他們不是神劍山莊的人么?」

「神劍山莊……在五年前已經消聲滅跡了。」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不止我們知道聖靈劍訣是神劍山莊的,就連皇上也知道。但知道有什麼用?神劍山莊在哪?薛無意在哪?找不到他們……這個案子就破不了。皇上限我們十天時間……現在只剩下七天了。」

突然,寧月的話猛然間頓住,眼神閃爍的抬起頭,「五年前,神劍山莊莊主是位列天榜的武道高手。但是……在五年前換版的時候卻莫名其妙的被除名了。而且……瑩瑩你曾一眼就認出了聖靈劍訣……神劍山莊不會和你們有關係吧?」

「姑爺,你想什麼呢……」瑩瑩露著呆萌的表情傲嬌的說道,「我能認出聖靈劍法是因為……五年前神劍山莊的薛無意來桂月宮拜山啊!

薛無意的武功不咋地,口氣倒很狂。所以瑩瑩對他的印象比較深刻……當年他是怎麼說的?」瑩瑩伸出一根青蔥一般的手指抵著嘴唇思索的想到。

「對了!1瑩瑩突然回神,粗著嗓音模仿的說道:「本座自命劍神,乃劍中之神。天榜之上,已有劍痴,劍聖,劍神,無需在添一劍仙!暮雪仙子欲以劍道登頂天榜,天機閣說了不算,得問過本座手中的劍1

「嘶這得多中二啊1寧月詫異的驚呼一句,「後來呢?」

「後來,薛無意就爬下了梅山1

「爬下梅山?為什麼?如果他真的以劍道問鼎天榜,也該有身為武道高手的尊嚴。就算輸了,也不至於爬下梅山吧?」

「他的雙腿被小姐一劍斬斷,不爬下梅山怎麼下山呢?」瑩瑩好奇的問道。

「咳咳咳……當我沒問1寧月乾咳一聲,但轉瞬臉上的表情定格,細思極恐啊!五年前,應該是千暮雪剛剛踏足武道境界的時候。那個時侯不僅贏了一個武道高手,還將對方腿給斬斷?

看著寧月投來審視的目光,千暮雪不知為何俏臉微紅,「你別問我,我不記得了。」

「咦?」瑩瑩突然輕咦一聲,視線定格在葛天佑的屍體之上。

「怎麼了?」

「我只是覺得葛天佑額頭上的那顆水滴般的印記有點眼熟。但是……我卻忘了在那裡見過……奇怪了……」瑩瑩揉著眉間有些苦惱的說道。

「真的么?你再好好想想……」寧月的臉色瞬間熱切了起來。

過了許久,瑩瑩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想不起來……」

「算了1寧月淡淡的一笑,其實心底也並沒有報多大的希望。人一生中見過的面孔太多,一滴硃砂般的印記,真的很普遍。

「葛天佑身上被刻滿符文,由此可見對方對符文有著很高的造詣,你何不從這裡入手?」千暮雪雖然失去記憶,對寧月也幫不上大忙,但她還是願意費勁心思的替寧月出主意。

「我早試過了1寧月搖頭苦笑,「試問天下,有誰的符文造詣比師父還高的?但這組符文,就算師父也怕琢磨不透。

符文經過三千年的演化,非但沒有發展反而不斷的倒退。當世之中,也只有東皇家族還是以符文傳世,但這唯一的家族卻在三年前死於瘟疫。

符文之道的精髓……怕是要失傳了!我們在卷宗樓這麼苦找也不是辦法。皇上的期限馬上就要到了……暮雪,我決定投河自盡1

「啊?」千暮雪沒有說話,瑩瑩頓時捂著嘴巴驚呼了起來。

「姑爺,不至於尋死吧?」

「想什麼呢?我們現在只有兩條線索可走,一條是符文的線索,一條是瑪扎公主的下落。符文線索既然已經走不下去,我也只能去尋找瑪扎公主的下落。

瑪扎公主從兩界山跌入河中,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我打算從她落河的位置跳下去,隨波逐流看看有沒有希望找到她。」

「這……這和尋死有什麼區別?」千暮雪英眉微蹙,淡淡的問道。

「常人要這麼做自然是尋死,但我不同。我可以在水下自由換氣,就算三天三夜不呼吸也不會有事!就這麼定了吧。」寧月放下手中的卷宗伸著懶腰淡淡的說道。

驕陽當空,彷彿掀開了溫暖春天的序章。兩界山邊的山崖處,寧月與千暮雪兩人悄然無息的出現。

河水滔滔,捲起層層細波瀲漓。黃河不黃,清澈碧綠深不見底。寧月望著山明水秀的景緻,心底不由得輕輕一嘆。

「真是好風光!可惜我們卻是匆匆過客無暇觀賞。」

千暮雪望著眼前潺潺的河水,「瑪扎公主就是從這裡墜落?」

「是的1

「常人從此地墜河必死無疑!瑪扎公主絕無生還可能,你還要下去?」千暮雪眼睛一掃,精神意念透過平靜的湖面便感受到了裡面暗潮湧動。

「我的直覺告訴我,瑪扎還沒死!以前我一直不信直覺,但好幾次,我的直覺都幫了我大忙。希望這一次……不會讓我失望。」

說完,寧月縱身一躍跳入滔滔的河水之中。

初春的河水冰冷,刺骨!但對於身懷武功的寧月來說,這點溫度連讓他感到寒意也做不到。

河水底下,正如千暮雪說的那般。暗流涌動,彷彿有無數只手爪死命的抓著自己一般。別說划動手腳,一入水就被暗流沖的暈頭轉向。

以寧月的修為自然可以做到穩住身形,但他需要模擬瑪扎被水沖走的一幕,所以只是將內息轉為內呼吸隨波逐流。

在河水底部,在暗流的沖刷之下。寧月彷彿風中的柳絮一般被吹得七葷八素。如疾風過境,白馬過隙。只感覺渾渾噩噩之間,周圍的暗流少了起來。身形也漸漸的在水底沉福

寧月睜開眼睛,咋一眼,便看到了水底那十來艘龐大的沉船。

「嗯?竟然到了這裡?」寧月心思一動,內力噴涌,飛速的向沉船激射而去。

兩界山谷,落石沉船。眼前的這些,應該就是當初安陽王被擊潰的船隊,還有就是捲走三千萬兩銀子卻倒霉的那艘運輸船。

那些長滿水草的船隊自然是安陽王的商船,而那艘高逾十丈的巨大戰船,應該就是將何太守坑的家破人亡的運輸船了。

上了船,寧月來到船艙的甲板上。此船的設計圖紙早已記在寧月的腦海中,所以輕車熟路的掀開甲板。

「咕嚕嚕」一陣水泡升起,船板被寧月掀開。撞入船艙之後,寧月卻猛然瞪大了眼睛。

船艙之內,空空如也。按照寧月的推斷,這艘船在被落石擊中的時候,船艙里應該滿載這三千萬兩官銀。而且以時間上記在,官銀應該沒有時間被卸下。但此刻……船艙內彷彿被洗劫了一般。

「難道我的推測是錯的?他們掉包的方式根本不是……不對!不可能錯!鏡天府後來已經承認……這艘船不該……等等1寧月突然間渾身一震,眼神中閃過兩道銳利的精芒。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好一招連環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