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一章 暗兵基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 暗兵基地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離開運輸船,圍繞著運輸船環繞了一周。果然在河底發現了一些拖拽的痕。

這批官銀的確是黃河水師的指揮使貪污的,這一點從寧月後來的調查中已經得到證實。所以寧月也一直以為官銀被掉包一案已了結,兩界山落石也的確是一場意外。

但現在看來,這場意外的背後,還有一隻大手隱藏在背後,黃河水師不過是被利用的可憐蟲而已。寧月順著拖拽的痕追尋而去,沒一會兒就來到了一處水下洞口。

巨洞有三丈左右大小,彷彿幽冥地獄一般的漆黑如墨。在洞口徘徊了一會兒,寧月便一咬牙一頭撞進了深洞之中。

暗流涌動,周身彷彿有無數只手抓著拖拽著向地洞的深處推去。頭暈目眩的在水波中激蕩,彷彿穿越了時空隧道一般。過了很久,周圍的暗流已經消失不見。河水冰冷,如同寒潭一般凍徹心扉。

寧月手腳滑動,身形如利箭一般扶搖直上悄無聲息的浮出了水面。

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死寂,如此鬼域一般的死寂。寧月哪怕提起功力也看不透眼前的黑幕,也聽不到一絲的聲音。

「奇怪……難道這裡……不是他們的秘密基地?」寧月想著,摸索著靠了岸邊輕輕的爬上了岸。而所作的這些動作,寧月竟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上了岸之後,寧月在感覺到空氣中的炙熱。就像一個火爐一般,空氣中都流動著火焰的氣息。現在才初春,剛剛經過了一個冬天哪怕這裡密不透風也不可能如此的溫熱。

貼著地面,過了好久才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這裡也許是那個神秘勢力的秘密基地,但這裡此刻也真的沒有了人。只要有人活動,就會有動靜傳來。而且寧月對自己的諦聽之法非常自信,如果基地中還有人就不可能瞞過他的耳朵。

掏出胸口的雙魚龍配,玉佩在漆黑的夜中散發著朦朧的毫光。也許在平時,這點毫光連光都算不上。但在這裡,這個毫光卻是寧月視物的唯一憑仗。

借著毫光,寧月摸索著來到山壁邊。內力翻湧,一道炙熱的內力在指尖凝聚。

「嗤」

至剛至陽的無量劫指打出,火焰嗖的一下竄了起來。武功,有時候不只是為了殺敵,還可以用來點火。山壁上架著一個火盆,火焰升起照亮了周圍。

寧月沿著山壁,每過十步就會有一盞火盆。當點亮了所有火盆之後,這個漆黑的世界終於再次有了光明。寧月打量著四周,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嘆與震驚。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果然神奇莫測,這裡應該就是兩界山的山體內部。眼前的那一汪深不可測的潭水,連接著黃河河底。這一刻,寧月不由得有些佩服那個神秘勢力。如此隱蔽的地方他們都能找得到?

抽起火把,寧月向著洞穴的更深處走去。只是拐過了一個彎,眼前的場景再次讓寧月深吸了一口冷氣。

這是一個碩大的冶金工廠,一個個火爐細密的排布。雖然這裡已被廢棄,雖然火爐的火焰已經熄滅但空氣中還殘留著火焰的氣息。寧月也終於明白,這裡如此炙熱的原因。

但明白了這些之後,寧月的心卻不由得再一次提起。火爐,冶金工廠,再加上如此隱蔽的基地。三個線索串聯一瞬間讓寧月想到了一個令他不安的猜測。

打造兵器,意圖謀反!

終於,寧月明白了他們要劫奪三千萬兩官銀的目的。就是為了養兵,為了打造兵器。而想通了這些之後,寧月心底卻暗叫可惜。

因為他來遲了!這裡既然已被荒廢就說明對方已經有了足夠的兵器甚至有了足夠的軍餉。連這麼隱蔽的基地都可以說不要就不要有此可以推斷對方已經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

寧月小心的翻找著火爐,也發現了一把尚未打造完成的軍刀。全部都是長柄制式的軍刀,這種軍刀可以說冷兵器時代的大成作品,無論揮砍還是刺殺都擁有可怕的殺傷力。

寧月輕輕的拿起一把尚未安裝刀柄的半成品,仔細一看寧月的瞳孔猛地一縮。刀刃上,細布著如雪花一般的紋路。這種冶金手法,在寧月關注泰狄一族的記載中有過。銀花寒月紋,此乃泰狄一族的不傳之密,也是泰狄一族的兵器削鐵如泥的保障。

輕輕的揮動刀刃,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削去了火爐的一角。寧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底再次翻起了驚濤駭浪。難道……那群神秘勢力是泰狄一族?

走過火爐,寧月將整個秘密基地翻了一遍,這個基地可謂設施齊全,如果刨除這裡暗無天日和環境的惡劣之外,倒不失為避世隱居的好地方。

一無所獲,寧月也不再繼續逗留。當然,回去沒打算再從寒潭地步離開,寧月已經發現了另一條隱蔽出山的通道。

最後一次環顧四周打量著這裡的每一個陳設,「這個基地一定不會著這麼荒廢下去。就算沒有絲毫線索,但能提前讓皇上做好應對準備也是好的。希望這一個發現能減輕一些皇上對天幕府的成見吧。」

寧月剛剛移動的腳步,突然之間再次停頓了下來。眼中精芒閃爍,緩緩的向一處空曠之地走去。手指撿起一撮泥土,碎土化成細沙緩緩的在指尖流下。

基地之內,所有的地面都異常堅硬,唯有這裡的泥土如此的稀鬆?寧月心思一轉,提起內力,一道掌力在掌中飛速凝結。

「轟」

煙塵席捲,狂風炸起,鬆軟的土地被輕易的炸出了一個大坑。

「嘶」寧月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眼前的場景頓時讓寧月頭皮發麻。

死屍,被鬆軟泥土掩蓋的下面,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死屍。這是一座萬人坑,層層疊疊的屍體被凌亂的堆在一起。因為泥土異常乾燥,加上這裡如此炙熱。這些屍體竟然都沒有腐爛而是變成了一具具乾屍。

寧月跳下了坑洞,翻開了一具屍體。乾癟的身體依稀能見到他身前的容貌。

「咦?泰狄一族?」乾屍背後的紋身如此的鮮明,也第一時間讓寧月確認了坑洞中屍體的身份。這個泰狄族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人一劍封喉而死。出手的人刀很快,也很准,一刀斃命毫不拖泥帶水。

「難道我猜測錯誤?這裡並不是泰狄族的秘密基地?」寧月連忙翻找這些屍體,而隨著翻找,寧月的心越來越冷,眼神中寒芒越發的銳利。

除了泰狄一族的屍體,還有一些大周皇朝人的屍體。而這些大周皇朝的人,無一例外都是被刻著符文的犯人。而他們,都在同一時間被人屠殺滅口,隨意的掩埋在這個萬人坑之中。

「好毒辣1寧月緩緩的抬起眼,他幾乎可以看到在這裡曾經經歷的屠殺一幕。當泰狄一族給他們打造了足夠的兵器之後,神秘勢力就揮動著泰狄一族打造的兵器將他們全部殺死。手無寸鐵的族人和被秘密帶來的囚犯全部被滅口。

什麼百鬼夜行?也許就是神秘勢力將死囚們帶到這裡的場景。為什麼三年來沒有死囚發配崖山?因為那些死囚全現在都在這萬人坑之中。

穿著白色的囚服,頭戴漆黑的頭罩,在火把的指引下行走在兩界山。不就是鬼火指引著無頭鬼踏進鬼門么?這就是兩界山百鬼夜行的現實?原來他們已在這裡暗中進行了兩年以上?

這是一個大發現,裡面透露的問題太多了。如果是因為衙役玩忽職守而致使三年沒有死囚到崖山,雖然讓人氣憤但也不會有什麼後續影響。但如果那些死囚的去向是這裡……那勢力背後的人該何等的一手遮天?

寧月沒有耽擱直接沿著神秘勢力撤退的痕離開了兩界山。出了兩界山之後,寧月馬不停蹄的趕往了皇宮。

依舊是御書房,莫無痕的臉上再也看不到一絲的笑容。看著跪倒在地的寧月,莫無痕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迷惘和追憶。

「你起來吧,坐1

「謝皇上1寧月叩謝之後站了起來。

「在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朕已經封鎖了消息。但草原之中依舊傳出了風吹草動。朕的壓力……很大啊!你這次匆匆進宮見朕,可是有什麼發現?」

「啟稟皇上,臣今日去了兩界山,冒死跳入江中追尋瑪扎公主的下落。但卻意外的發現了在兩界山山體之間隱藏了一個神秘勢力的基地……」

隨著寧月的述說,莫無痕的臉色也不斷的變換。等到寧月把話說完,莫無痕的臉色已經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

「你是說……那群人用泰狄族替他們冶鍊兵器?並在事後將泰狄族全部滅口?朕的那三千萬兩官銀也落到了他們的手上?所謂的兩界山為陰陽兩界的傳聞也是因他們而起?」

「是!皇上,臣以為皇上應該徹查此事,種種跡象表明,他們的圖謀很大,也許……」

「也許他們想著起兵造反?」莫無痕介面一句,「朕知道了,此案朕會派人調查。瑪扎公主的下落找到了么?」

「這……臣沒能找到1

「那就再去找!其他的事你暫時都不用管,只要知道我大周皇朝背後的隱患是什麼。朕只給你十天的破案期限,這個時間,朕一天都不會給你寬限。十天時間一到,朕就唯你是問1

「是,臣遵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