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二章 那個小乞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 那個小乞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莫無痕的態度有些奇怪,身為皇帝,原本應該對妄圖對自己皇權有威脅的零容忍。得知有人意圖謀反的時候應該暴跳如雷才對。但莫無痕呢?僅僅是表示知道之後再也沒有別的表態。

心裡琢磨著莫無痕背後的用意,不知不覺已經出了宮門走在了大街之上。雖然陽光艷麗,但寧月的心底卻陰雲密布。濃濃的不安時刻的將寧月的心弦繃緊,就連呼吸都帶著一絲氣喘。

「嗯?」寧月突然頓住了腳步,視野盯著遠方卻不由的宛然一笑。

瑩瑩和諸葛輕舞兩個丫頭並肩的出現在大街上。有時候,無憂無慮就是世間最大的幸福,沒有煩惱的過著快樂的每一天。

兩女似乎帶著某種目的,大步流星的向街道兩邊的巷子中走去。一時好奇,寧月也輕啟腳步悄悄的跟了上去。

「啪」一聲清脆的抽打聲響起,寧月不由的停下了腳步。微微的探出腦袋,但看到眼前一幕的時候有再次皺起了眉頭。

一群乞丐在輕舞的鞭子下抱頭鼠竄,但又似乎真的不敢逃開蜷縮著牆角瑟瑟發抖。寧月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貪玩是孩子的天性,但欺負弱小這樣的事就要不得了。

「你們說不說1諸葛輕舞的嬌喝傳來,英眉倒豎的樣子非但不兇悍,反而有說不出的可愛。但顯然,蹲在牆角的這些乞丐卻不這麼認為。女魔頭的凶名可不僅限於京城的紈之間,就是平民百姓也對諸葛輕舞避而遠之。

諸葛輕舞的長鞭猛然揮下,對著一個中年乞丐的臉頰抽了下去。中年乞丐驚恐的閉上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嚎。

「啪」

一聲脆響,清脆的如同西瓜爆裂的聲音。中年乞丐的慘叫越發的撕心裂肺,但僅僅一瞬間,慘叫卻嘎然而止。想象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那一便似乎只是抽打在身邊的牆壁上一般。

試探的睜開一絲眼帘,一個青色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的身邊。而那條可惡的鞭子,就拽在那個身影的手中。

「瑩瑩,你應該不是那種胡鬧的人。告訴我為什麼?」寧月的聲音很輕,但了解寧月的瑩瑩知道,寧月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就表明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瑩瑩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脖子,似乎也沒想到寧月會突然之間的出現,「姑爺……不是的……不是你看到的這個樣子……」瑩瑩有些著急,所以解釋的也有些蒼白。

「寧月,你什麼意思?瑩瑩不是胡鬧的人?言外之意就是本姑娘帶壞她了?」諸葛輕舞臉色一青,瞪著眼睛對著寧月吼道。

「欺負乞丐,很有成就感么?」寧月淡漠的問道。

「不是的姑爺,我們要找一個小乞丐。姑爺還記得那天瑩瑩說的那個印記么?我想起來了……瑩瑩在一個小乞丐額頭也看到過……所以……」

寧月的輕輕的鬆開了手,疑惑的眼神掃著一邊憤憤不平的諸葛輕舞。

「你當你身邊的是個好貨色么?別看他穿的破衣爛衫,他恐怕是整個京城活的最瀟洒的乞丐了1諸葛輕舞冷哼一聲,轉過臉瞪著縮在牆角瑟瑟可憐的乞丐。

「裝的這麼可憐幹嘛?還不快給老娘老實交代?那個小乞丐在哪?」

「輕舞……輕舞小姐……我……我真的不知道礙…」

「你是京城最大的乞丐頭子,你敢跟我說不知道?」諸葛輕舞鳳眼一橫,嚇得中年乞丐再次打了一個冷顫。

「輕舞小姐……我……我……那個小乞丐從不和我們混跡一起……向來獨來獨往……我……我已經三天沒看到他了……更不知道……不知道他在哪啊!要不……你們問問城東那群乞丐……他們也許……」

「那個……輕舞小姐……我……我……」在中年乞丐的話剛剛落地的瞬間,他身邊的乞丐突然微縮的探出了腦袋,「我昨天見過那個小乞丐……在西城當鋪那邊……他好像去當了什麼東西……」

「馬勒格靶子」中年乞丐揮手就是一巴掌扇得開口的乞丐連連翻了兩跟頭,「輕舞小姐一開始問的時候你咋不說?」

說完,一把將乞丐提了起來,「你特么還不快說,把知道的全都交代出來?」

「是是是1那個乞丐連連點頭,生怕說晚了再挨兩巴掌,「小人昨天看到他去了當鋪,還以為他偷了什麼東西去典當。後來小的悄悄跟著……他又去了藥鋪買了葯……」

「說重點1諸葛輕舞嬌喝一聲,「他在哪?」

「不……不知道……我跟著他出了西城門……後來好像被他發現了……七拐八拐之下我……我跟丟了……」

「特么的廢物!跟一個孩子都能跟丟?你特么怎麼不去死?」中年乞丐暴怒,揮舞著手正要一巴掌扇下去。突然間被輕舞一鞭抽的仰頭栽倒。

「城西?大概什麼地方?」寧月腦海中瞬間浮現京城周邊的大致地圖。

「出了西門差不多五里的地方……哪裡有一條河……」

「走吧1輕舞收起鞭子對著瑩瑩說道,還不忘掃了一眼一邊的寧月,「本姑娘這麼幫你你還恩將仇報!哼1

京城對普通來說很大,但對於武林人士來說又那麼的校三人提氣飛行,幾個起落就已來到了城門邊。剛要越過城牆,寧月便看到十幾匹快馬飛奔而去出了城門。

「鏡天府?他們又要去做什麼?」心中疑慮一閃而逝就放在了腦後,找人要緊。也許那個小乞丐就是寧月最後的線索。

一路飛馳,卻發現鏡天府的方向竟然和自己異常吻合。

「他們去做什麼?不會也是去找小乞丐吧?」瑩瑩好奇的聲音卻讓寧月心底一驚。連忙提起內力再一次悄無聲息的追上。

策馬揚鞭,濺起濃濃的煙塵。鏡天府的目標似乎異常的明確直奔乞丐說的河流而去。

清澈的河流發出嘩啦啦的流水聲,河流很淺,清澈見底。在河岸邊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鵝卵石。在河岸邊,一口破舊的砂鍋冒著濃濃的黑煙。一個較小的身影蹲在砂鍋的邊上,不斷的拿著破爛的扇子扇著火,濃濃的藥味從破舊的砂鍋中飄揚。

突然,小乞丐警惕的抬起頭。遠處的馬蹄聲響起,越來越近。小乞丐臉色大變,閃電般的丟下扇子向身邊的山林奔逃而去。

但可惜,兩條腿如何跑得過賓士的駿馬?小乞丐還沒跑出幾步路,身後的駿馬已經近在咫尺。

「嗖」一聲破空聲響起,鏡天府的快馬上,一根繩索彷彿勾魂鬼使的鐵鏈一般激射而出,精準的套在了小乞丐的脖子上。

「啊」一聲慘叫,小乞丐較小的身軀被高高的拋起,一道鮮紅的血印在他的脖子上浮現。駿馬賓士,圍著小乞丐打著轉圈。

艱難的,小乞丐艱難的撐起身體仰著頭。眼眶之內充滿著濃濃的恐懼。那月白色的面具,猶如嗜人的魔鬼,彷彿死亡的恐怖襲擾這小乞丐幼小的心。

「這個是你拿到當鋪的?」一人掏出一根發簪冷冷的問道。

小乞丐眼神一縮,彷彿嚇傻了一般。等了半天沒等到小乞丐的回應,鏡天府冷哼一聲也不再詢問,一把將小乞丐提到了馬背上,「回去1

「嗤」

破空之聲響起,一團火焰快過流星。當破空聲響起的而瞬間,火焰已經狠狠的打在鏡天府密諜的手上。刺痛傳來,下意識的鬆開了手。

一道青影彷彿鬼魅一般略過,在刺痛傳來的瞬間,手底下的小乞丐已經消失不見。當鏡天府再次回過神的時候,一個青年已經提著小乞丐站在了河岸的另一邊。

「閣下何人,鏡天府辦案1

寧月輕笑一聲淡淡的搖了搖頭,到了現在,鏡天府竟然還有人不認識自己。如果換成自己是陳水蓮,早就把自己的畫像傳到每一個手下的手中了。

「你先告訴我……你手中剛剛拿的發簪哪來的?」寧月的聲音變得無比冰冷,就連眼神之中也充滿著殺意。

「你到底是誰?」鏡天府密諜突然臉色大變,雖然帶著面具但寧月還是從他的聲音中聽出了濃濃的恐懼。

「我是誰?問的好!天幕府封號神捕鬼狐!奉命調查可多來使一案!剛剛你手裡的發簪是瑪扎公主貼身佩戴的。如今出現在你的手上是不是代表著……我可以破案了?」

「你血口噴人」對面的人頓時大急,語氣中的惶恐再也掩飾不祝

可多來使一案何其的重大,可以說誰沾到誰倒霉。要被人在頭上扣這麼一個屎盆子,不死也脫層皮。這個鍋別說他背不起,就是鏡天府的都督也背不起。

「那你告訴我,瑪扎公主的簪子怎麼會在你的手上?」寧月舉著手裡的發簪冷漠的問道。

「是……是你手裡的乞丐的。昨天上午,他拿到當鋪典當,我們正要將他緝拿歸案。」

「哦?」寧月驚訝的看著手中依舊惶恐不安的小乞丐。這真是意外之喜,原本小乞丐也許是幕後黑手的線索,但現在看來,還能找到瑪扎公主。

昨天典當了瑪扎公主的發簪,那就意味著在瑪扎失蹤之後再次出現了。寧月的眼神掃過周圍,那口被打破的砂鍋傳來渺渺的葯香。

「皇上授命我全權調查這件案子……你們鏡天府不知道?還是說……你們故意要阻撓我辦案?」

鏡天府的戰馬發出了一陣不安的嘶鳴,似乎感受的寧月散發出來濃烈的殺意。殺意凝如實質,對面的鏡天府紛紛感覺到了被猛獸盯上的死亡氣息,打了一個冷顫之後才抱拳說道:「我們也是奉命行事,既然鬼狐大人介入此案我們……我們就放手了……告辭1

戰馬飛奔,竟然比來時更快的撤離。寧月望著漸漸遠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