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三章 重要情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重要情報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小萱,我們可找到你了……」一聲驚喜的呼喚,瑩瑩和諸葛輕舞彷彿柳絮一般緩緩的落下。

「好心姐姐……」小萱看到瑩瑩,眼中頓時露出了光彩。

不知道為什麼,瑩瑩總是對這個奇怪的孩子念念不忘。每次想到小萱那個警惕又冷漠的眼神,瑩瑩總感覺一陣心疼。

再次見到小萱,瑩瑩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當看到小萱咽喉上那一道血紅的勒痕卻不由的再次心痛了起來。對視中,瑩瑩的眼眶紅了。

輕輕的來到小萱的身邊,撫摸著那道猙獰的傷痕,「小萱,痛不痛?」

小萱疑惑的看著瑩瑩,又看著將自己救下來的寧月,抿著嘴唇默默的搖了搖頭。

「姑爺,我們收留小萱好不好……」瑩瑩祈求的望著寧月,那楚楚可憐的眼神恐怕世上沒有誰會忍心拒絕。

「在此之前……這個發簪你是從哪得到的?」寧月盯著小乞丐的臉精芒閃爍的問道。

小乞丐眼神一縮,突然間低下了頭沉默了下來。

「小萱,你說啊1一邊的瑩瑩焦急的勸道。

「剛剛……好心姐姐……你們和剛剛的那伙人……不是一夥的吧?你們是……天幕府的?」小萱開口了,但卻問出了根本就不該屬於小孩子該說的話。

「怎麼?有什麼問題么?」寧月好奇的別過頭看著眼前小乞丐髒兮兮的臉。

「他們的面具是白色的,而天幕府的面具是紫色的。我曾在大街上見過……如果……我是他們要抓的人……你們會不會保護我?」小乞丐突然抬起頭,但他卻沒有看寧月而是將目光投向了身邊的瑩瑩。

「你放心,姐姐一定會保護你的,如果有誰要抓你,姐姐就揍他們1瑩瑩憐愛的將小萱露在懷中,絲毫不介意小萱身上滿身的污垢。

「這根簪子的主人在哪?你剛才在熬藥?」寧月再次問道。

「跟我來吧1小乞丐突然說道,「三天前我在河邊看到了那個姐姐,她受了很重的傷。昨天清醒了過來給了我這根簪子讓我替她去抓藥,並且讓我去天幕府找人……我去了,天幕府被官府封了……」

小乞丐一邊走著,一邊說著來龍去脈。不得不說,寧月的直覺還是很精準的,而瑪扎公主的命還是很硬的。在身中一劍墜入暗流的情況下都活了下來。

跟著小乞丐,三人來到了一處隱蔽的山洞。山洞口,被小乞丐用扯來的藤蔓牢牢的遮蔽祝若不是有人引路再精明的人都很難發現這個隱蔽的山洞。

「誰?」在三人來到洞口的時候,裡面傳來了一聲冷哼,「是小萱么?你回來了?」

「瑪扎公主,你沒事那就太好了。」寧月的聲音響起,撥開了藤蔓鑽入山洞之中。

山洞異常的昏暗,若不是有一盞油燈幾乎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昏暗的山洞中,虛弱的瑪扎公主緊緊的靠著山壁。身上蓋子破舊的棉絮,臉色慘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看到寧月到來,瑪扎似乎有些激動,臉色突然間潮紅了起來發出了劇烈的咳嗽。隨著咳嗽,似乎牽動了傷口。細長的柳葉眉微微一簇,胸口再次傳來了陣陣刺痛。

寧月身形一閃便來到瑪扎公主的身前,手指輕點,封住了瑪扎公主的幾個胸口大穴。情勢危急,寧月也顧不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抓起瑪扎的手掌,身形一晃便已盤膝在瑪扎的身前。手掌抵住了瑪扎公主的掌心,內力流轉,一道暖流導入瑪扎公主的體內。

「你現在受了傷,放鬆,不要瞎想。我替你運功療傷。」寧月說著,眼睛平視的看著瑪扎的眼睛。

四目相對,瑪扎的俏臉微微一紅。更是想起寧月剛才在自己的胸口點了幾下,臉上燒燙,下意識的有些坐立難安。體內傳來的內力似乎驅散了冰冷,瑪扎無論身體還是心田都感覺到一陣難言的溫暖。彷彿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就像小時候自己在羊皮中打滾一般。

瑪扎放鬆了下來,任由寧月的內力在自己體內運轉周天。內力越來越溫暖,就像外面溫暖的陽光灑在臉上一般。突然之間,瑪扎的眼眸迷茫了起來,就連整個身心都沉醉在這種難言的幸福之中。

「瑪扎公主,為什麼有人要殺你們?」寧月的聲音響起,彷彿清風吹在臉龐一般。明明從耳朵中聽到,但瑪扎只感覺這個聲音彷彿從心田深處響起。

「不知道……」瑪扎喃喃的說道,聲音無比的慵懶就像春天的陽光下小貓的叫聲一般。

「是不是有人要滅口?」

「應該是吧……」

「會是誰呢?你們死了……對誰最有利?」

「突也部落?一定是的,我們死了……父汗會大發雷霆……父汗會為我們報仇……父汗會……和突也聯手……這樣一來……突也就可以兵不血刃的統一草原……」

「那怎麼辦?」

「我會如實的告訴父汗……這一切都是突也的陰謀……」

「瑪扎公主,但是,你們打不過突也部落……整個可多部落都打不過……」

「是的,我們打不過……」

「那怎麼辦呢?你們需要幫忙……」

「大周會幫我們的……」

隨著兩人的對話,身邊的瑩瑩露出了疑惑的眼神。而諸葛輕舞卻滿臉震驚的捂著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兩人彷彿唱雙簧一般的對話。

「可是……大周也面臨著危機……一個大陰謀正在籠罩著大周……」

「是的,一個很大的陰謀……」

「是什麼陰謀呢?」寧月輕柔的問道,細雨清風彷彿情人的呼喚。

「我不能說……」

「你不是說大周是你們的朋友么?朋友有難,你們不該提供幫助……」

「是的,大周是我們的盟友!我們得到情報……中原九州的戰神岳龍軒已經接受了突也部落的冊封,成為突也部落的國師……到時候突也部落進攻大周,岳龍軒就會就會發動叛亂截斷長江。」

寧月猛然臉色大變,但語氣中依舊那麼的輕緩,「岳龍軒一個人?他似乎還無法做到讓中原九州動亂吧?」

「還有玄陰教……還有……」突然瑪扎的臉上露出掙扎,眉宇再次緊皺,氣息一瞬間變得凌亂了起來。

「噗」一口鮮血嘔出,瑪扎的眼睛瞬間變得清明了起來。

「剛才……發生了什麼?」瑪扎警惕的看著寧月,閃電般的收回了手。

「我只是再替公主療傷而已,現在嘔出這口淤血,公主只需要靜養一些時日便可痊癒。」寧月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般淡淡的笑道。

瑪扎的臉色越來越黑,看向寧月的眼神越來越陰冷。似乎想起了剛才的夢境,想起了那段在夢境中的對話。瑪扎陰沉的臉色一瞬間漲的通紅,眼神如劍,彷彿要撕開眼前這張虛偽的笑容。

「你真卑鄙1

「不顧二十年的盟約,以此威脅大周答應你們的和親!相比於公主的做法,寧月真的不敢當卑鄙二字。」

「你……趁我受傷,欺負一個弱女子……你就不覺得羞恥么?」

寧月輕身站起,「公主,這個鍋我可不背。我可是有人證在場的,我與公主清清白白這樣的話請公主不要再說……」

「呸,無恥1瑪扎公主氣憤的唾了一口,但面對臉皮比城牆還厚的寧月她也是只能幹瞪眼。

「公主,我們走吧1寧月收起嬉皮笑臉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哪也不去1瑪扎公主傲嬌的別過頭。到了這個時候她才展現出任性的一面。寧月臉上錯愕,實在看不出來眼前的瑪扎公主就是那天在聽雨軒與幾位內閣大公唇槍舌劍交鋒絲毫不弱下風的人。

「瑪扎公主,這裡環境簡陋實在不適合你靜養療傷。更可況……你內傷雖然無礙,但畢竟中了一劍。如果不妥善處理引起傷口感染……到時候傷口潰爛……」

「別說了1瑪扎嬌喝的打斷道,「你已經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還在乎我的死活做什麼?哥哥死了……父汗老了,可多汗國與大周的聯盟只能到此為止。

我現在是一條可憐的喪家之犬,就算回到草原也只能作為與部落聯姻的工具,倒不如真的死在這裡一了百了。」瑪扎似乎已經徹底的自暴自棄,黯然神傷的說著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你們已經得到了秘密,草原與大周的戰事必不可免。與其被你們當做祭旗的牲口,讓我在這裡自生自滅吧。」

「中原乃禮儀之邦,怎麼可能如你說的這般?好好養傷,如果你不願意回到草原,你大可以以中原人的身份在大周居住下來。

再說了,可多部落還沒真的和大周開戰呢。在此之前,你依舊是我大周的外國來使。你既然是貴客,有任何要求都可以向皇上提出。別鬧了好么?」

寧月最後的語氣就像哄小孩子一般,瑪扎似乎想起了什麼兩朵紅暈悄悄的爬上了臉頰。看到瑪扎沒有說話,寧月示意瑩瑩將她背起離開了山洞。

回到京城,將瑪扎公主安頓在自己的小院之中。而現在的京城,沒有什麼地方比自己的小院更加安全的所在。由千暮雪坐鎮,瑪扎的安全自然萬無一失。隨意囑託了幾句,寧月再次換上飛魚服向皇宮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