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四章 驚才絕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驚才絕艷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又有何事?」這是莫無痕在看到寧月之後的第一句話,臉上掛著一絲疑惑,更是濃濃的期盼。一天之內,進宮面聖兩次,這讓莫無痕對寧月此來有了幾分猜測。

「瑪扎公主找到了1寧月沒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真的?她怎麼樣?是死是活?」

「雖然受了重傷,但已經無礙,如今在臣的小院之中養傷,由暮雪看護想來安危無憂。啟稟皇上,臣已經套出瑪扎公主所說的那個情報……」

「真的?」莫無痕大喜,但轉瞬間再次陰著臉緩緩的回到御案后輕輕的坐下,「朕倒想看看,是誰要顛覆朕的江山,朕倒想看看,誰能顛覆朕的江山1

「是1寧月輕輕的一拱手,「啟稟皇上,在月前,江州龍王岳龍軒已接受草原突也部落的冊封,當草原一統之後,岳龍軒為草原胡虜的國師。

一旦草原胡虜叩關南侵,岳龍軒便會發力阻斷長江。南方的糧草要想運往北地需繞過江州。到時候,北地三州的玄陰教也會揭竿而起,動搖九州國本。」

「混賬1莫無痕猛的一拍桌子,強大的氣旋自御台爆開。狂風席捲,吹動了寧月的髮絲也將寧月的身形吹得微微晃動。

「好……強……」寧月疑惑的抬起頭,眼神中閃過一絲懷疑。莫無痕的修為到底有多高,這一點在寧月的心底始終沒有答案,唯一能確定就是很高,比自己高。

「跳樑小丑妄圖動搖朕的江山!該死1莫無痕暴怒的喝道,「難怪這些年,北地三州魔教肆虐。原來他們在等這個機會。然北地三州肆虐還不是最讓朕擔心的,怒蛟幫阻截長江已經近二十年了,二十年來,南北政令不通一直是朕的心腹大患。想不到,朕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江南道乃魚米之鄉,而江南之地還有蜀州瀛洲兩州為我大周之糧倉。當年榮仁帝之所以能平定九州,還是托福於江南三州源源不斷的糧草支持。

北地戰事一起,糧草就成了關鍵。若無法從江南道直接運糧於北地,就要從蜀州天險運送,但蜀州江河兇險,運輸的成本過高非朕所能承受……

寧月,朕問你!若朕欲先下手為強,江南道武林盟是否會助朕一臂之力?」

「臣願以性命擔保,江南道武林盟願為皇上先鋒,斬荊披棘替皇上蕩平這顆毒瘤1寧月的表情異常的嚴肅,低沉的聲音鄭重的道出承諾。

寧月早就知道,朝廷和怒蛟幫早晚會有一個了結。無論哪一個朝代,都不會容忍一個江湖勢力來影響朝廷的運轉。尤其是長江,作為九州的命脈之一更不能掌握在外人的手裡。

寧月與怒蛟幫的衝突發生過很多次,但之前的全是私怨。雖然這些私怨在岳龍軒被不老神仙打了幾掌的時候一筆勾銷。但寧月可沒想就這麼算了……而現在,怒蛟幫於國法不容,痛打落水狗的事是寧月喜聞樂見的。

「好,朕欲請諸葛青再度出山,由你江南道武林盟配合。朕要拔掉長江的這顆釘子,還皇朝南北相通。你回去向江南道傳訊吧……」

「這……皇上,您……不打算讓臣回江南道主持?」寧月瞪著茫然的眼睛問道。來京城已經快一個月了,寧月還真有點想回去。在京城,達官顯貴太多寧月總感覺有些束手束腳。

「過幾天,朕要封禪泰山。你等封禪泰山之後再回去吧,局時朕也要將你列入皇室宗親昭告天下。更何況……你不是查到在京城有人藏有私兵意圖不軌么?你著手替朕好好查查。」

「是……臣……遵旨!皇上……天幕府那邊……」

「如果你將此案查得水落石出,朕就赦免天幕府的罪。如果不能……朕還是那句話,數罪併罰,絕不姑息1

「皇上……」

「不必多言,退下1莫無痕一甩手也不再理還要爭辯的寧月甩手離去。寧月瞪著眼睛看著莫無痕的背影,心底一陣無語。

這莫無痕不講道理的起來,竟然比岳龍軒還不可理喻。

寧月出了宮門日近黃昏,回到了家,剛進門,寧月的腳步不由的頓住了。在小院之中,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站在院中揮砍這木劍。而瑩瑩卻裝著一副老成持重的糾正著小女孩的動作。

一身火紅色的連衣裙,消瘦的臉蛋上被抹了兩朵紅暈,頭上盤著兩個如饅頭一般的髮髻顯得如此的可愛。小女孩似乎已經練了很久,汗流浹背氣喘吁吁。紅撲撲的俏臉再也不見曾經的蒼白。但小女孩很倔強,細小的手臂似乎已經遲緩的抬不起來,但小女孩一直咬緊著嘴唇沒有放棄也沒有喊一句累。

寧月在一邊看了一會兒,正要跨步踏入卻猛然間頓住了腳步。眼睛瞪得渾圓,看向小女孩露出了一絲不可置信的詫異。

氣息流轉,小女孩的渾身突然劇烈的顫抖。顫抖伴隨著骨骼的爆裂聲,最後一個揮砍動作竟然伴隨著連綿的抄豆脆響。

「耶?突破極限了?」瑩瑩好奇的驚呼一句,捂著嘴巴竟然一時間呆立當常

小女孩在骨骼爆裂聲響過後,彷彿跨過了瓶頸一般。揮砍的動作再一次加快,動作也變得輕靈敏銳。每一次揮砍,竟然帶著一絲的破空之聲。

「好根骨1寧月的雙眼綻放出炙熱的光芒。能在不藉助外物,當憑自己的修鍊在半天之內做到突破根骨極限?這樣的根骨寧月也是聞所未聞。

寧月再次頓住步伐,安靜的站在門口仔細的打量著小女孩。精緻的臉龐上一雙堅毅的眼眸彷彿夜空的星辰那麼的明亮,眉間的那一點硃砂給小女孩平添了幾分仙氣。這時候,寧月才恍然的意識到這個小女孩原來就是那個叫小萱的乞丐。

破空的尖嘯越來越急促,也越來越犀利。小萱再一次從頭修鍊基礎劍法。刺如疾風,每一次刺出,都必須快准狠,劍尖不能有絲毫顫抖和偏移。撩,必須輕柔如流水。挑,必須快若閃電出其不意。

天漸漸的暗下,小萱的練劍卻沒有一絲的停下。當天空的星辰再一次向世人展現他的浩瀚的時候,小萱似乎又一次的到了極限。

臉上的汗水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落下,急促的呼吸彷彿山谷中的風聲。顫抖的手臂上,肌肉如水波般遊動。原本紅潤的臉色已變得如白紙般蒼白。

「協…」瑩瑩正要說話,話音剛剛出口就被生生的咽下。不知何時,一身如白雪一般千暮雪來到了瑩瑩的身邊抓住了瑩瑩已經微微發涼的小手。

「小姐……」瑩瑩帶著些哭腔,有些焦急的問道。

「再看看1千暮雪的聲音依舊如此的平靜,就像泉水一般注入瑩瑩的心田。

突然之間,一陣清風吹起,千暮雪的髮絲微微拂動,抬起頭眼神中竟然閃過一絲不經意的震驚。

連千暮雪的眼神都閃過不覺察的震驚,寧月此刻的表情已經像見了鬼一般。若有若無的靈力潮汐引動了清風吹過小院。里啪啦的爆裂聲再一次的響起。

「又突破了?」瑩瑩不可思議的問道。

「果然好根骨1千暮雪淡淡的贊道,此世之間,能得到她讚歎的人不多,而以根骨被她看在眼裡,恐怕也是千暮雪平生第一次。

沒有功法,沒有內力,單憑基礎的劍法,就能修鍊出靈力潮汐,這在寧月的思想里是不可能發生的。但眼前的小萱就是,活生生的發生在了眼前。

最後一聲爆裂聲響起,小萱再一次揮動木劍。劍剛刺出,小萱突然間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癱軟了下來。一道身影跨過了時間空間出現在小萱的身邊。寧月輕輕的拉起她的手,將內力平緩的渡入。

「通明玉骨,平波朝海!果然是驚天動地的資質根骨!暮雪……當年你練劍時……可有這番驚才絕艷?」

「不知道!單論根骨,我強一點,論心智,我當年應該不如。她因心懷仇恨,所以才能有此心智。成也仇恨,敗也仇恨,如果不能放下,突破武道之時要有一番磨練。」

千暮雪的這番評價恐怕世間再無一人可當,突破武道之時有一番磨練,那就意味她突破武道已成必然之事。寧月轉念一想也瞬間恍然。如果連這樣的資質都無法成就武道境界,那天下間的天才有誰有資格?

突然間,寧月有一個衝動,彷彿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念頭。一旦升起就再也揮之不去,他想收下這個女孩,他想讓這個女孩傳承自己的衣缽。

「你是小萱?」寧月低著頭,有些愛憐的撫摸著小萱的頭。

「嗯1小萱陰沉的應了一聲,再次害羞的低下了頭。也許是恢復了本來的樣貌,也許是不太習慣身上的裝扮,小萱在放下了木劍之後就顯得有些不自在。

「你跟我來1寧月牽著小萱的手,領著小萱來到書房。

「姑爺,您進宮面聖後來呢?皇上打算怎麼做?」瑩瑩大步追了上來如百靈鳥一般嘰嘰喳喳的問道。

「皇上欲請諸葛巨俠出手,江南道全力配合剿滅怒蛟幫1

「太好了……瑩瑩早看他們不順眼了。還害得小姐散功……姑爺,這次瑩瑩也要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