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五章 收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收徒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我們不回江南1

「啊?還要留在這裡啊?」瑩瑩嘟喃著嘴有些失落。京城的繁華的確很吸引人,但一開始的新鮮過去之後,瑩瑩開始懷念在江南道無憂無慮的時光。身在京城,太多的不便,哪怕走在街上總感覺背後有雙眼睛盯著。要不是京城有諸葛輕舞,瑩瑩恐怕早就呆不住了。

「那群神秘的死士還沒有調查出來,再說了……京城之中還有一場風波在醞釀我暫時走不開。」

寧月說著,從柜子中翻出了一個捲軸,輕輕地展開展現出裡面細密的符文。這個符文陣,是寧月從葛天佑的身上臨摹下來的。當寧月展開捲軸的一瞬間,清晰的感覺到身後的小萱氣息急亂了起來。

「小萱,你見過這個么?」寧月溫柔的問道。

三雙目光灼灼的盯著小萱,而此刻的小萱卻雙眼發直的盯著捲軸上的符文陣法。呼吸越來越快,臉色也越來越白。終於,一滴眼淚緩緩的溢出眼角,沿著臉頰墜落。

「啪」清脆的水滴聲響起,淚眼朦朧的小萱如此的可憐。

「算了……我也不勉強你。」寧月收起卷宗輕輕地一嘆。

「己身還魂大法1低沉的聲音響起,嗚咽中帶著淡淡的沙啞。小萱緩緩的抬起頭,眼角的淚水不知何時已經被她拭去,「這是東皇家族的己身還魂大法,我爹,我娘,耗費了十年時間才創作出來的秘法。」

「你認識?」寧月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驚喜,原本不怎麼抱希望的線索,竟然真的找對人了。

「我當然認識,因為我叫東皇小萱,這是我家的東西我當然認識……」

「東皇世家?三年前因一場瘟疫而被滅族?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寧月急迫的問答。

「身為太古時期就流傳下來的世家,三千年都沒有被滅族怎麼可能抵不過一場瘟疫?三年前,小萱才六歲。一群帶著白色面具的惡魔衝進了東皇族地,他們見人家殺,見房屋就放火。東皇家族一夜之間被燒為灰燼,三千年的傳承被毀於一旦。

爹娘將我藏了起來,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一個沒有腳的怪人殺死。後來我知道,那些帶著白色面具的人就是京城人們常說的白魔夜梟……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殺人……殺死東皇家族……」

「因為這個1寧月很肯定的說道,「己身還魂大法,到底是什麼?它到底有什麼作用?」寧月問出口之後卻又突然的慘然苦笑。一個當年才六歲的孩子,又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以己之身,借他人之魂魄1出乎寧月意料的,小萱竟然知道,精準的給出了答案。

小萱輕輕的抬起手指,撫摸著眉間的那一顆紅痣,「爹娘將東皇家族的所有符文之道印刻在了這裡。所以雖然小萱沒有修鍊過但還是知道的。

這種秘法太過於惡毒,就算東皇家族都是禁術不許族人修鍊使用。而您剛才展開的符文陣法,就是己身還魂大法的法陣。」

「能夠操控死屍?」

「不是!應該說在**控之前還是活人,一旦**控,傀儡會強行燃燒本命精元,因為消耗過度而成為乾屍。這也是己身還魂秘法的歹毒之處。」

隨著東皇小萱的解釋,寧月算是明白了這個秘法的功效與限制。首先這個功法歹毒,需在活人身上刻下符文法陣,而一旦被刻下就終身無法消除。他們的命運就被被幕後的黑手說操控,要他生要他死都在黑手的一念之間。

其次己身還魂大法的限制很高,操控者必須有著極高的精神修為。以東皇小萱的解說來看,要有這樣的精神修為要麼天賦異稟,要麼就必須是武道境界的高手。

在被武道境界高手操控之後,武道高手的意識會傳到**控的傀儡身上,就像借屍還魂換了身體一般。而且因為傀儡本身的限制,其修為也會得到限制。

傀儡的武功越高,操控者能發揮的實力越強。而**控的傀儡在強行啟動法陣淪為傀儡之後,一般會燃燒精元。這就像是一種一次性的消耗品,用完就廢的那一種。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世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天人合一高手。」寧月終於明白,當初他遇到的那些高手是什麼了,難怪千暮雪感應到他們不是活人,原來他們真的只是一群行屍走肉。

寧月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這麼多天人合一高手卻不一起上而是一個兩個的過來送菜。並不是他們不願而是幕後操控的黑手只能一次性操控兩個。

第一反應,寧月就懷疑是陳水蓮出的手。但轉瞬間被他否決,因為那些傀儡使用的武功是聖靈劍訣,而這乃是神劍山莊的鎮派神功,或者說,薛無意的獨門武功。

「白魔夜梟覆滅了東皇家族之後,我便一直在京城街頭流浪。我不敢去收容所,因為我怕身份被他們識破。每一次快死了,我都告訴自己,爹和娘要我活著,要我報仇……」

「你想報仇?」寧月輕輕的坐到椅子上微笑的問道。

「想1東皇小萱猛然間仰起頭,炙熱的眼神看著寧月微笑的表情堅定的回道。

「那你拜我為師吧1

「啊?」東皇小萱沒有回話,倒是一邊的瑩瑩驚呼了起來。瞪著圓圓的眼睛不斷的在寧月和東皇小萱身上來回的掃視。

寧月的修為已經半步天人合一,半步天人合一足以可自語為一代宗師。要說世上任何一個天人合一高手要開山立派收弟子都沒毛玻但寧月……太年輕。

只要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寧月的將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就他自己也清楚現在的他收弟子還太過早了。但當看到小萱這一顆璞玉……不對應該是閃閃發光的磚石的時候,心底那種想收為弟子渴望再也無法掩飾。

「拜你為師?能報仇么?」東皇小萱有些迫切的問道。

「可以1

「多久?」

「最遲十年1

覆滅東皇家族的是鏡天府,而報仇就是覆滅鏡天府。十年時間覆滅鏡天府,換做世上任何一人看來都那麼的幼稚可笑。

陳水蓮是天榜第十,東皇小萱要報仇就必須成為天榜高手。十年時間,試問世間何人能做到,何人敢說這樣的狂言?但寧月敢,他也有這個自信。

千暮雪是三千年來恆古第一天才,而小萱用事實證明她的天賦不在千暮雪之下。千暮雪四歲修鍊七歲練劍十四歲問道天榜,小萱在自己的調教下有何不可?

「好,我拜你為師1東皇小萱迫切的說道,恭敬的來到寧月的身前跪下。一絲不苟的磕了八個響頭,「弟子東皇小萱拜見師傅1

「小萱,你過來1寧月輕輕招手將小萱叫到身前,手輕輕的抓著小萱纖細的胳膊,「為師師承天地十二絕之一,天榜排名第四的武林神話不老神仙。師傅一身所學博大精深,就是為師也只得其皮毛就已經受益匪淺。

你東皇世家以符文傳世,而師尊的符文修為也為當世絕頂。所以為師打算傳你本門三大神功之一的陰陽太玄悲1

說完,雙眼之中猛的迸射出一道精芒,彷彿黑夜中突然迸射的閃電。精神識海透體而出,如離弦的利箭一般刺入東皇小萱的眼眸。

道韻浮現,無數神秘的符文在東皇小萱的頭頂閃現。就像一部全息電影一般神秘深奧。道韻如薄霧中的陽光,透射著朦朧。彷彿是過了很久,又似乎只在一瞬之間,寧月鬆開了小萱的手,小萱不禁倒退了一步回過神來之後再一次恭敬的跪倒。

「弟子叩謝師傅傳法1

「為師傳你陰陽太玄悲,同修陰陽之氣可化五行。為師知道你深藏深仇大恨怕你貪功冒進所以將陰陽太玄悲的十層心法逐一封櫻除非你將每一境界修鍊到融匯貫通,否則絕不可能打開封印修鍊下一層。

當你破開所有封印的時候,就是你踏出武道之基的時刻。小萱,你天賦不俗但天賦只能給你比常人更高的起點,而你的終點會站在何處取絕於你的堅持。」

「是,弟子謹遵師尊教誨1

「瑩瑩,你帶小萱下去休息吧1寧月揮了揮手說道,等到瑩瑩帶著小萱離開,寧月才轉過臉對著千暮雪露出了一個苦笑。

「很麻煩?」千暮雪平靜的看著寧月,眼神中閃過一絲憂慮。

「原本以為幕後黑手僅僅是想挑起大周和草原的戰爭。但現在看來,這幕後黑手的圖謀要比我想象中的大得多。

鏡天府竟然是覆滅東皇家族的元兇,那麼鏡天府就在此案中脫不了干係。再加上一個藏在暗處的神劍山莊,暮雪,我們面臨的敵人很強大啊1

「你可以向皇上稟報……」千暮雪小聲的提議道。

「原本我以為坐鎮京城的實力已經夠了,一個神劍山莊還翻不出什麼大浪。但如果鏡天府的立場發生轉變,那麼我們可以說是岌岌可危。

這件事我雖會向皇上稟報,但恐怕只能徐徐圖之。哎……諸葛巨俠要去江州鎮壓岳龍軒分身乏術,如果捕神大人沒有離京該多好。所以……這一切恐怕只能等捕神大人回京之後再行決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