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七章 造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造勢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謝太爺爺1寧月恭敬的再次磕了一個響頭,自從父親死後,寧月也只有今天才切山親人的維護。先是莫無痕暴怒質問天下,如今皇室宗族的泰山北斗站出來為自己正名。方才心底升起的怒氣,竟然不經意的漸漸消散。

有些人註定是跳樑小丑,雖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了安陽王引得他處處針對。但寧月不在乎了,正如靠山王說的,誰再在背後說閑話,寧月可以直接抽他。

朝會散去,莫天涯扶著靠山王離開。御書房內,寧月再次向莫無痕彙報了他的猜測。但寧月說完之後,御書房徹底的死寂了下來。除了莫無痕的呼吸聲再也聽不到一絲的聲響。

「鏡天府和神劍山莊聯手了?神劍山莊如此做我信,當年神劍山莊被朕親手取締派兵剿滅,他恨我朝也算情有可原。但鏡天府……」

莫無痕搖了搖頭,「但鏡天府這麼做有什麼好處?他們是宦官,完全依附在大周皇朝可謂與皇朝榮辱相隨。沒了皇朝,他們無法立足也無人給他們榮華富貴。

挑起大周與草原的戰爭只會動搖國本,而國本一旦動搖他們就再無權勢可仗這一點你可曾想過?」

「臣……不知1寧月躬身回道,「但是,覆滅東皇家族的的確是鏡天府,而覆滅東皇家族也的確為了己身還魂*。鏡天府與神劍山莊縱然沒有同流合污但也絕對有著不可告人的合作關係。」

「朕知道了,鏡天府暫時不能動,我們先靜觀其變等諸葛青與楚源回來之後在慢慢與他們清算。三天後就是泰山封禪,你回去好好準備一下吧。」

「是!對了皇上,臣上次向皇上彙報的……有一股神秘勢力暗中打造兵器飼養私軍……皇上可有應對?」寧月突然心神一動再次詢問道。

冥冥之中寧月有一個直覺,那個暗中的勢力很有可能和神劍山莊有著密切的聯繫。

「哼!飼養一隊私軍就想動搖朕的江山?他們是把打江山想的太簡單了。朕已暗中調集了十萬大軍於中州邊境,只要他們敢跳出來,朕的十萬大軍就會立刻進京勤王,朕還怕他們不來呢。你下去吧。」

「是,臣告退1

朝堂之密,向來都密不透風,但唯獨這一次朝堂發生的事卻像長了翅膀一般的湧入民間。甚至每一個細節,每個人的對話都那麼的清晰真實。

那些傳播蜚語的人,就像當時就站在朝堂之上一般。天子暴怒質問安陽王到靠山王年邁的身軀出現在大殿之上親自為驕陽公主和流雲先生正名這樣的細節都描繪的繪聲繪色。

而這一切的流言背後,再一次凸顯出了一個原本就名動天下的名字寧月。

寧月是何許人也?天幕府封號神捕鬼狐,僅僅用了兩年時間連破大案要案,一路從底層的木牌捕快高升到封號神捕的驚才絕艷之人。

人們的八卦實力是強大的,尤其在有心人的引導下流言幾乎就將寧月的平生經歷都翻了好幾遍。什麼聰明絕頂斷案如神,鐵面無私剛正不阿,日斷陽間夜審幽冥,這些只是普通老百姓茶餘飯後的消遣談資。

而那些達官顯貴武林高手們在意到的東西,可遠比平頭百姓深遠的多。寧月乃皇室宗親,驕陽公主與流雲先生之子。這個身份,無論在滿朝文武之中還是在皇親國戚之中,對寧月的認同感直上雲霄衝破天際。

流雲先生在文壇的地位可不是隨便說的,就算已經離世十五年,在文人墨客心中他依舊是一面不倒的豐碑。而驕陽公主更是不許多說,在軍方和民間,就是長樂公主和驕陽公主比起來也遜色了幾分。

僅僅兩天時間,寧月的名字再一次成為了人們頭條中的頭條。身份高貴,背景深厚,武功卓越,才華橫溢。這幾乎就是一個完美的傑出青年,也是一個無論怎麼挑都挑不出毛病的偶像。

因為這樣,寧月現在都有點不敢出門。用寧月裝逼的話說,哥現在是國際巨星,無論走在哪裡都如黑夜的螢火蟲那般的鮮明。

琴聲悠悠,如陽春三月的氣候一般溫暖。溫暖的琴聲帶著濃濃的慵懶,就像此刻的寧月顯得有些無精打采。如果寧月的身前有一壺酒,那麼十個見到他的人都會認為眼前的這個會是一個醉貓。

寧月靜靜的停下琴聲,繞樑的音符彷彿戳破的氣泡一般。寧月突然仰望天空,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忽如一夜乘風起,天下誰人不識君!寧月,如今的你單論名聲的傳唱度已是天下第一人,你又何故嘆息?」千暮雪踩著蓮步緩緩的來到寧月的身邊,溫柔的抓著寧月的手與他並肩坐下。不知為什麼,千暮雪感覺到了異常的滿足,微微的側過頭輕輕的靠在寧月的肩膀。

「僅僅造勢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這種伎倆,上輩子都已經被用爛了。皇上要將我列入皇室宗親,但我爹娘的婚事卻並未被世人得知。所以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引導輿論也是應有之意。」

「上輩子的事你也記得?」千暮雪好奇的仰起頭。

「記得一點……就比如我和你約定了十世姻緣,所以哪怕隔著千山萬水,我們依舊能在人群中找到彼此。」

「是么?」千暮雪呢喃的蹭了蹭寧月的肩膀,「我已凝練了無垢劍意……」

「真的?那你……是不是已經恢復武功了?」寧月驚喜的問道。

千暮雪微微搖了搖頭,「無垢劍意只是踏上武道的橋樑,只有做到極致的無垢才能再次踏上武道。但暮雪的心中,始終有別的東西無法做到心無雜念,無質無詬。這也是我上次突破失敗的原因。」

「因為我?」寧月突然臉色一僵低沉的問道。

「因為暮雪放不下這一段情,君不負我,我不負君。但暮雪苦思冥想卻始終找不到有情劍道的路。寧月,聽你說,我在散功之前已經領悟了無塵劍意,什麼是無塵?」千暮雪突然抬起頭問道。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無塵便是虛無,四大皆空,本無一物。」

「有就是有,無便是無!明明就有如何當做無?我不能對你視而不見,不能對情視而不見。看來,我是註定無法領悟無塵劍意了。」千暮雪的聲音有些失落。

「何必糾結於無垢無塵,極於情,便極於劍!我相信,有情一定能高逾無情。」

「如何極於情,如何極於劍?」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心中有你,為了保護你,我可以豁出一切。也許這便是有情。但我不知道何為有情的極致,你也知道,我的修為還不夠……」

突然,寧月的聲音猛然間頓住,豁然回首,一道若有若無的靈力潮汐在院后的天空浮現。潮汐越來越激蕩,彷彿漸漸引動潮汐的海浪,波濤粼粼,一層高過一層。

「突破後天了?」寧月茫然的問道。

「應該是,小萱的天賦果然驚人,竟然僅僅三天就突破了後天境界。你當初花了多少時間突破後天境界?」千暮雪突然狡黠的一笑。

「忘了,好像就一個晚上吧……」寧月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看到千暮雪露出錯愕的表情竟然有著說不出的得意。

當初寧月有系統幫忙,原本根骨就不俗的他更將練功速度提高了無數倍。而第一次修鍊速度的成效也決定著未來能走多遠,寧月能用兩年時間踏足半步天人合一這樣的速度恐怕千暮雪也是萬萬不及的。

「對了,瑩瑩呢?今天一早就出去了怎麼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寧月抬頭望著日漸黃昏的天色有些疑惑的問道。

「最近她一直在和輕舞野,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練功了。你也知道她什麼事都圖個新鮮,沒人督促她她是不會自覺的。相比於她,小萱讓人省心太多了。」提起瑩瑩,千暮雪不知不覺的話多了起來。

「啊切」

躲在樹梢上的瑩瑩打了一個噴嚏,呆萌的揉了揉鼻子,「輕舞,我們這麼做真的好么?會不會給姑爺帶來麻煩啊?」

「當然不會啦,安陽王那個老雜毛不敢動我的,而你姑爺有靠山王賜給的馬鞭,就算我們鬧得再大他也不敢發難。放心吧,我已經有了萬無一失的計劃。」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你不知道安陽王多氣人,那天在朝堂上怎麼說你家姑爺的?本女俠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如果你害怕的話,你就在這裡等候,我一個人進去。」

「不要……瑩瑩還是跟你一起去吧1

天色漸漸的暗下,不一會兒整個京城就被籠罩在夜幕之中。如游龍一般的星火連成了一片,夜色下的京城,也異常的繁華,很多達官顯貴會選擇在晚飯過後上街溜達。

安陽王府位於皇宮的東南,距離皇宮不到五里。原本達官顯貴王宮貴戚都靠近於皇宮,而唯獨安陽王的府邸坐落在相對偏遠的角落。

兩道身影彷彿燕子一般靈巧的略過天空,在漆黑夜色的掩護下,就像風一般若隱若現。突然間,兩人輕輕的落下,彷彿柳絮一般無聲無息的停在一間屋頂之上。兩雙狡黠的眼睛遠遠的望著遠處的燈火,口中發出一陣嘻嘻得意的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