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也給你十息時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也給你十息時間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輕舞小姐,殺人放火可是大罪,你在王府里放了一通火就跑了?這樣不好吧?」神秘人淡淡的說著,隨著他的說話,身上的氣勢彷彿瀲漓一般向四周蕩漾開去。

氣勢越來越強,周圍的空氣也彷彿產生了扭曲,空中的彎月如水中的倒影一般微微搖曳。清風吹過,吹開了神秘人的髮絲,也吹開了瑩瑩的劉海。

「你是誰?京城之中從來沒有過你這樣的高手1輕舞的氣息有些凝重,那種如山一般的壓迫彷彿石頭壓在她的胸口。

神秘人淡淡的一笑,默默的搖了搖頭,「輕舞小姐雖然師出名門,但京城之中藏龍虎,你沒聽說過的高手多了去了。就好比你身邊的這位小姐,年紀如此輕但卻修鍊得如此驚天動地的武功。想來……也是師出名門吧?」

瑩瑩的瞳孔猛地一縮,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掛在了臉上。一剎那,瑩瑩猛然家轉移視線落到了神秘人的雙腿之上。

「你是……你是薛無意?」

「什麼?」輕舞剎那間驚呼一聲,眼神中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驚恐。

薛無意是誰?神劍山莊莊主。五年前曾位列天榜的絕世高手。如果眼前之人是薛無意,自己兩人絕對難以倖免。剎那間,一道靈力之柱直衝雲頂彷彿天劍一般攪動風雲。

「哼」薛無意冷哼一聲,一道劍氣彷彿清風拂過。剛剛升起的靈力之柱如同水中幻影一般破碎。氣浪翻湧,吹起一陣激烈的狂風,輕舞腳下的瓦片瞬間化為粉末被狂風吹散。

「嗯」一聲悶哼響起,輕舞腳下猛然間倒退了幾步,一絲映紅的血跡緩緩的從嘴角延下看起來那麼的凄美。

「不對,你不是薛無意,薛無意的雙腿已經被斬斷,你絕不是他……」瑩瑩一把扶住輕舞,眼神中迸射出兩道精芒,彷彿發現了什麼肯定的說道。

「我叫薛懷義,薛無意是我的哥哥。我哥雙腿被斬斷這事普天之下知道的沒幾個……你是從何得知?」薛懷義戲謔的看著瑩瑩眼神中瞬間露出一絲瞭然,「我明白了,你是桂月宮的人。既然如此……那我就更饒不得你了1

「嗡」一陣蜂鳴聲響起,薛懷義手中的長劍突然間發出一陣鳴叫。隨著長劍的顫動,一道道的劍紋如瀲漓一般緩緩的蕩漾開去。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緩緩的抽出長劍,一道炙熱如太陽的劍光緩緩的升起掙脫了劍鞘的束縛。

「十年藏劍不出,只為一劍動天,今日為君出鞘,天下間絕頂劍客當有我薛懷義一席之地……」

隨著薛懷義的話,一道劍光突然間直衝雲端。天地之間瞬間風起雲湧,烏雲閉月,劍光如雷攪動天地靈力如驚濤駭浪。

天地的變換驚詫了世人,所有武林高手幾乎不約而同的衝出房間望向遠處接天的劍氣。狂暴的靈力潮汐震動天空,聲勢之中蘊藏著一飛衝天的驚喜氣吞天下的豪情。

正在院中散步的寧月臉色一變,猛然回頭望著遠處的劍光,「那個方向是……安陽王府?到底是誰在出手?」

突然間,又是一道劍氣橫空出世。劍光冷如冰雪帶著五彩的霞光。當劍氣升空的瞬間,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現在寧月的身側。

「寧月,我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那道劍氣應該是瑩瑩的。」千暮雪的話頓時讓寧月亡魂大冒。瑩瑩這麼晚不回家原本以為和輕舞玩瘋了忘記了時間。現在看來……恐怕是遇到了麻煩。

「走」聲音剛剛響起,身形已化作流光向天際射去。

面對如毀天滅地的威勢,就連輕舞也只能在這一劍之下瑟瑟發抖。這個時候輕舞才記起爺爺已經離開了京城,這個時候輕舞才明白,沒有爺爺的保護,自己並不能在京城橫行無忌。

輕舞擁有世間最令人羨慕的傳承,擁有令人羨慕的家世,甚至她的天賦她的根骨都是上等資質。但她武學上的成就,並沒有達到應有的高度。

先天境界,這在普通的武林人士眼中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境界。但在真正的高手眼裡,甚至真正的天才眼裡,她的武功還不夠看。

第一次,輕舞為自己的貪玩感到後悔。第一次她感覺到了絕望與不甘。對面的高手展現出來的實力彷彿就是天地的偉力,而自己卻是一個卑微的螻蟻,隨時可以被一腳踩死的螻蟻。

後悔了,諸葛輕舞不敢回頭,她害怕看到瑩瑩絕望的眼神,她害怕看到那個整天跟著她瘋玩的女孩恐懼的表情。是自己帶著她來安陽王府放火,是自己將瑩瑩帶入了絕地。

貪玩,任性,有時候是要付出代價的,而這個代價也許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對不起……我……」

「轟」一道氣勢突然間爆開,就像蒼鷹撲騰翅膀扇起的狂風。在輕舞想要哭著道歉的時候,一道氣勢衝天而起彷彿火箭升空炸出了如晚霞一般奪目的光芒。

如翻山倒岳的壓迫一瞬叫消散,一道晶瑩的五彩霞光透射而來。輕舞渾身一顫,不可置信的轉過頭。一瞬間,美麗的眼眸露出了迷醉一般的震驚。

瑩瑩的身體彷彿風箏一般輕輕地飄起,五彩的霞光在她的身上流轉。瑩瑩高高的舉起手中的長劍,五彩的劍光彷彿探照燈一般打入天空。

美麗,夢幻。這是輕舞看到身後場景的第一感覺。色彩斑斕的蝶翼在瑩瑩的身後浮現,輕輕顫動的翅膀如翩翩起舞的仙人。

瑩瑩靜靜的浮空,如同水中靜止的魚兒一般。催動的劍氣灑落如櫻花一般的星辰,瑩瑩這一刻展現的是輕舞哪怕想破腦袋都不敢想象的畫面。

「天蠶九變?化繭成蝶?難道桂月宮背後傳承是……九天玄女?」薛懷義眼孔一縮,短暫的露出一抹震驚之後再次換上了戲謔的微笑。

「輕舞,快走1瑩瑩的聲音響起,就像清脆的鈴聲。焦急的呼喝將輕舞喚醒,但一瞬間,輕舞已經淚流滿面。

「我不走,我不能拋下你獨自逃走,要走一起走1輕舞的心彷彿刀絞般的劇痛。是自己將瑩瑩帶到了危險的境地,是自己硬拉著瑩瑩胡鬧的。如今面臨著危機,瑩瑩非但沒有責怪自己彷彿豁出性命只為了為自己爭取一次逃生的機會。

「輕舞,快走啊!瑩瑩撐不住太久的,快走啊」話音落地,氣息猛然間混亂了起來。五彩的霞光不再如之前的美麗炫目。所有的光彩彷彿融合了一般化成了如鮮血一樣的通紅。紅色的光芒如火焰起舞,方才還眩美的彩蝶化成了浴火的鳳凰。

「想走?誰也別走了1薛懷義突然收起笑容,眼神如電暴喝一聲,天空的劍光彷彿斷開了歲月長河,狠狠的向瑩瑩的頭頂斬落。

「走啊」瑩瑩嬌喝一聲,祭起如火焰一般的劍光迎著天空斬落的劍氣刺去。白光與火焰交融,彷彿黑夜與黃昏交織。一剎那,白光爆開如萬道利箭像四周刺去。

輕舞猛然間閉起眼睛,刺眼的白光如同夏日的太陽,哪怕看上一眼都能刺得雙眼發疼淚流不止。白光過後,無盡的狂風席捲,狂風中,凜冽刺骨的劍氣肆虐天地。

「轟」

腳下的房屋在劍氣的肆虐下化為粉末,爆炸的餘波掀飛了周圍的一切將方圓十丈範圍都化為廢墟。

「噗」輕舞就像被狂風捲起的枯葉,一直飛出二十丈才狠狠的摔落在地。一口鮮血嘔出將原本鮮紅的衣襟變得更加的鮮紅。

「啊」一聲驚呼,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了輕舞的身邊。輕舞猛的撲上,一把將瑩瑩扶起。剎那間,淚水再一次模糊的視野。

「瑩瑩,你怎麼樣?快醒醒……」眼淚滴落,打在瑩瑩的臉上。臉色慘白的瑩瑩微微掙扎,眼皮顫動艱難的睜開了一絲細縫。

「下雨了?輕舞姐姐,你怎麼還沒走啊1瑩瑩的聲音很虛弱,但她清醒的一刻,心底念得還是輕舞為什麼沒走。

「瑩瑩……對不起……是我……都怪我……」輕舞泣不成聲,緊緊的將瑩瑩摟在懷裡。

「姐妹情深……真是感人……我都快哭了1一陣戲謔的笑聲響起,煙塵之中,一個懷抱長劍的身影若隱若現緩緩的走出煙塵。

「不旋1諸葛輕舞猛然回頭,犀利的鳳眼冷冷的盯著漸漸走來的薛懷義,如果目光可以殺人,此刻的薛懷義應該已經千刀萬剮。

「姐妹情深?哈哈哈……你們本來就不是血脈相親卻願意為對方豁出性命?假的……都是假的……這世上哪來真正的情誼?

就連親兄弟也會手足相殘,你們這戲碼想演給誰看?你們騙不了我,騙不了我的……」薛懷義彷彿是受了什麼刺激一般一瞬間臉上的表情變得分外猙獰。

「我突然想玩一個遊戲了……」一抹邪惡的詭笑突然的浮現,「輕舞小姐,還有你懷裡的瑩瑩小姐。你們兩個人之中,只能有一個活著。

給你們十息時間考慮,想活命的就殺了對方。如果十息之後不動手,那麼我就殺了你們,你們兩個誰也活不了!動手吧,還在等什麼?無論是誰,只要殺了對方,就可以活命……快點,只剩下五息時間了……」

「我也給你十息時間,你給我不殺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