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八十章 十年磨一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十年磨一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冷冽,冰寒,彷彿從地獄深處傳來的冰冷。在話音響起的瞬間,兩道身影彷如蝴蝶一般翩翩落下。

「瑩瑩?你怎麼樣?」千暮雪來帶瑩瑩身邊,如青蔥一般的手指扶上瑩瑩的脈門,一道真氣渡入,瑩瑩慘白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紅瑞了起來。

「我知道你,你就是近一年風頭最盛的琴心劍魄寧月,剛剛被冊封為封號神捕的鬼狐?」薛懷義似乎對寧月的到來並沒有意外,猙獰的臉孔收起,掛上了戲謔的笑容。

「十息時間過了,抱歉1寧月淡淡的一笑,突然之間,一道如氣波一般的道韻席捲四周吹起漫天煙塵。

月如鉤,銀如水,一道劍氣騰空與月色爭輝。臉上的笑容被猛地收起,眼底深處,殺意盎然!

在寧月的心底,一直把瑩瑩當成妹妹來看。瑩瑩的單純可愛,也許是這個血雨腥風的江湖武林唯一的純真。當看到瑩瑩臉色慘白口嘔鮮血的一刻,寧月的憤怒已經衝破雲霄。多餘的廢話他不願多說,他心中唯一想要的,就是斬下這一劍。

凜冽的劍氣當空懸浮,激蕩的琴聲響徹四方,如山嶽崩塌一般的氣勢牢牢的將薛懷義鎖定。琴聲越高昂,劍氣越凝結,天地異象就如同天地的審判一般。

「哈哈哈……」突然間,薛懷義仰天長笑,寧月冷冷的看著薛懷義笑的癲狂,笑得撕心裂肺。

「轟」一道劍光衝天而起,劍氣橫空,如同陰天灰濛濛的煙雲一般。氣勢咆哮,席捲了整個天地。一瞬之間,原本被寧月鎖定的氣機轟然崩塌,原本情勢瞬間翻轉。

「你要殺我?你行么?你行么?」

寧月臉色一凝,眼中精芒閃爍的望著天空的劍氣。這一道劍氣很像聖靈劍訣,但卻又似是而非。劍氣之中,怨念縱橫,就像一個冤死的厲鬼凝而不散。

「斬1寧月輕輕的冷哼一聲,天空的琴聲化作利嘯劃破了時空。一劍斬落,就是毀天滅地。

「喝1薛懷義雙手並舉,在頭頂合十。劍氣似乎與他的手臂相連,與他的身軀凝為一體。迎著天空斬落的琴心劍魄逆流而上。

「轟」

狂風席捲,劍氣縱橫。比起剛才的那一擊,動靜強了數倍不知。煙塵升空,劍氣肆虐。無數劍氣絞殺著周圍的一切,就連一粒塵埃,也在劍氣中絞成更加細小的粉末。

千暮雪月冷眼望著滾滾襲來的煙塵,突然間一道晶瑩的屏障升起。眼前的滾滾煙塵包括疾風中細小的肆虐的劍氣都被牢牢的擋在身前。

輕舞緩緩的扶起瑩瑩,眼神有些畏懼的看向千暮雪。輕舞原本就懼怕千暮雪,而這次帶著瑩瑩陷入危險之後,她更不敢抬眼去看。

「小姐……」瑩瑩有些低落的說道。

「知道錯了?」

「暮雪劍仙,這不怪瑩瑩……是我硬拉著瑩瑩來的……都是我的錯,您要罵……就罵我吧……」輕舞連忙替瑩瑩解脫。

「我為什麼要罵你?」千暮雪別過頭淡淡的問道,「瑩瑩,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一直逼著你勤練武功了么?你若再如以往那般偷懶,以後再遇到高手怎麼辦?難道指望每一次我和寧月回來救你?」

「是,小姐……瑩瑩知錯了,瑩瑩以後一定勤加練功,再也不偷懶了……」

煙塵漸漸散去,寧月的身影漸漸的顯現。而此刻寧月的眼中,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欣喜。甚至……眼底的深處閃過一絲凝重。

腳步聲響起,眼前的濃煙翻滾彷彿被什麼驚嚇了一般向四周退去。滾滾紅塵向兩邊退去,薛懷義緩緩的踏出煙塵走來。

「盛名之下無虛士,琴心劍魄寧月果然了不得……普天之下,能接下我這一劍的天榜之外不出二十個。縱觀江湖武林百萬群豪,你當得起絕頂之人。這樣更好,就用你之血替我劍開鋒。」

「他是誰?」千暮雪清冷的聲音響起,俏臉微微別過看向身邊的諸葛輕舞。

「薛懷義,神劍山莊薛無意的弟弟。寧月小心,他的劍氣很厲害……」

「果然和你哥哥一個德行,中二起來簡直和神經病一樣。」寧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當初薛無意要不中二,也不會殺上梅山,更不會被千暮雪斬斷雙腿跌下天榜。現在又來一個以你之血替我劍開鋒?

「你特么以為自己是誰啊」寧月戲謔的一笑,突然間,再一道劍氣橫空天下,琴聲悠悠傳播天地。然而,這還只是天地異象的開始。

寧月雙手微微舞動,一道虛影緩緩的升起彷彿魔神臨世站在寧月的身後。原本還一臉自傲的薛懷義一瞬間錯愕了,瞪著圓圓的眼睛彷彿見鬼了一般。

「神魂合一?你……你是劍武雙修?」

薛懷義驚詫了,也錯愕了。常人能得一個武道之基足矣,而寧月如此年輕竟然擁有劍道武道兩種武道之基,這徹底超出了他的想象。

寧月手掌翻湧,強悍的氣勢噴涌而出如火炬般炙熱的燃燒。一朵晶瑩的蓮花緩緩的綻放,而寧月所站的位置正是那如水晶般的蓮台。

「呼」在薛懷義驚詫的瞬間,頭頂的劍氣彷彿跨越了時間從天空斬落。

「轟」薛懷義大驚失色,連忙祭起劍氣迎上寧月斬落的劍氣。劍氣如風,爆炸如雷。幾乎毫無預兆的捲起了滔天大浪。

而這,似乎也只是前奏。在劍氣斬落的瞬間,寧月手結蓮花印,眼神一凝氣勢引動天地,身後的虛影突然間也被渡上了金色的光彩。

「眾生無量」

「轟」一掌彷彿來自天地,如同蒼穹突然崩塌,狠狠的向薛懷義腦門拍下。剛剛捲起的氣浪被一掌泯滅,而下一瞬間,更加狂暴的氣波席捲天地之間。

過了許久,塵煙漸漸散去,月光再一次透過煙塵灑落。空中飛舞的塵埃,就像銀河中歡快雀躍的星辰。寧月身後的虛影散去,一個清晰的巨大手掌印印刻在寧月的身前。

寧月神情漠然的望著眼前深深的手掌,這也是寧月破而後立以來最強的一擊。擁有兩種武道之基,這也致使他擁有者兩個半步天人合一聯手的戰力。

突然,眼神的深處輕輕一縮,一個身影在掌印的中間緩緩的蠕動,艱難的站起。

薛懷義很慘,至少現在看起來很慘。就算京城最落魄的乞丐,看起來要比他體面的多。但薛懷義的臉上掛著笑,彷彿痴狂一樣的笑。

「我叫薛懷義,只因為我比薛無意晚生了一刻鐘我便失去了所有。哈哈哈……神劍山莊莊主是薛無意,聖靈劍訣是薛無意的,我是什麼?一個默默無聞的影子,一個江湖上沒人知道的可憐蟲。甚至,連性命都隨時可能取走的可憐蟲。

親情?在我的世界里根本就是笑話。看著你們在我面前親親愛愛,這就是對我的最大的羞辱。寧月,你很生氣?你現在很憤怒?但是,這些和我的遭遇比起來算什麼?你經歷的太少了,你對這個世界的冷漠體會的太少了。

十年磨一劍,十年來我的劍從未出鞘。沒有聖靈劍訣,我便自創劍法。沒有功法,我便投靠達官顯貴為奴為仆。每天苦修只為證明……我比薛無意差了什麼?」

薛懷義艱難的站起身,拄著手中的長劍微微顫抖。但他臉上的笑容,卻如此的燦爛。

「原本,我可一劍將他們兩個留下……但是,我需要一個高手一試我劍的鋒芒。原本我等的是千暮雪,現在看來……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不,你讓我失望了1寧月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沒想到你竟然是個神經病,做得一手好死!你人生的黑暗我不想知道,我只問你,神劍山莊在哪?薛無意在哪?」

「哈哈哈……」薛懷義再次大笑,「你看不起我?你依舊看不起我?你要找薛無意?原來你們的眼中一直都只有薛無意……去死1

「嗤」突然,薛懷義的身形猛然間模糊了起來,而模糊的剎那間,寧月已經失去了薛懷義的蹤影。就連寧月如此高深的修為也看不見,就像憑空始終了一般。

僅僅眨眼之間,凜冽的殺意彷彿北夜寒風一般的襲來。冷,冷的能凍僵了靈魂。一瞬間,寧月背後的寒芒猛的炸開,彷彿觸電了一般,電流激蕩,剎那間炸開了寧月的腦海。

電石花火之中,精神力彷彿咆哮的海浪一般洶湧的迸射而出。眼前的場景一瞬間被放慢了十倍百倍。但即便被放慢了那麼多,那柄如黑夜一般的長劍依舊快如閃電的刺穿一道道雲波逼近自己的胸膛。

寧月不敢相信,世間竟然會有如此快的劍,他更不敢相信,那一劍真的快過了時間。

「寧月」千暮雪突然臉色大變,驚呼的瞬間,一道劍光如黑夜的白光一般亮起。

「嗤」劍光穿透了薛懷義的胸膛,卻又彷彿縹緲的青煙一般消失不見。時間定格,薛懷義怔怔的站在寧月的身前,而那一柄劍卻沒入寧月的胸膛直至末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