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八十三章 平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 平亂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轟」彷彿平地炸起的驚雷,滿朝臣工突然間臉色大變。

「太子殿下,你知道你在說什麼么?你這是懷疑皇上的正統,你身為人子說出如此的話實在大逆不道……你……」

「老大人別激動!不是孤懷疑父皇的正統,而是有些人抓著父皇非長子的身份說事啊」莫天涯無奈的搖了搖頭。

「嘶」齊齊的吸冷氣聲音響起,滿朝大臣紛紛露出了驚駭的面容。這一句話的信息量太大了,太子的言外之意無疑在說有人慾圖謀反埃

「好了,既然大家都在……來人1莫天涯一聲冷喝,突然之間整齊的腳步聲遠遠的傳來。眾臣工回頭,見到身後的一幕更是嚇得面無顏色。

一隊整齊的御林軍飛速的跑來,光明鎧甲反射著刺眼的光芒。咋一看,彷彿天兵神將。在所有人一頭懵的時刻,御林軍已經衝進了乾坤殿將滿朝文武牢牢的圍在中間。

「諸位卿家不要驚慌,孤也是奉父皇的旨意行事1莫天涯緩緩的站起身,慢慢的踱步下龍庭來到諸位大成的面前。

從懷中掏出聖旨輕輕的展開,「朕本無意皇權,卻奈何身為太子。朕本惜手足至親,但卻何以惜身?先帝崩,臨危授命傳與皇位,五年來朕兢兢業業如履薄冰,朕問各位臣工,朕可當得明君自稱?

時光冉冉,匆匆已是五年。朕扶農桑,勵商貿,穩九州,精修武!朕,匡扶天下之心日月可鑒,但為何……在朕封禪泰山之際,便有宵小之輩擾天下之安寧,動九州之根本?朕何過之有?

欲成萬世大業,朕志在千古。一切攔在朕面前的荊棘,朕一律摧毀。過往如是,現今如是,將來,亦如是!著命監國太子,掌御林之軍權,坐鎮中樞,盪除宵小,太子之言即朕之令,滿朝臣工皆需聽從太子之令,助太子穩定天下還宇內之清平!欽此1

「臣等遵旨」有了聖旨,滿朝文武雖然對聖旨所說的驚恐不已,但也認同了太子的舉動。

「吏部何偉,工部段銜,戶部李志成,段玉裁,給孤出列1太子收起聖旨,淡漠的喝道。

不一會兒,四道身影躊躇的走出位列,一臉惶恐的跪倒在太子身前。

「給孤拿下1

「太子……太子殿下……冤枉礙…冤枉礙…」

「冤枉,孤還沒問罪呢你們倒先喊了冤枉?孤問你們,父皇可曾虧待了爾等?安陽王許了你們什麼好處?」

「太子殿下……冤枉……冤枉……」

「沒事,若不是掌握了充足的證據你以為孤會拿下爾等?你們喊冤沒關係,孤現在很忙也沒空審你們。去刑部大牢好好想,孤會命人送去筆墨讓你們記。將你們的罪行一點一點的寫出來,孤不急,你們也不要急!拖下去1

在喊冤聲中,四人彷彿死豬被御林軍拖走。整個大殿一片死寂人人自危。太子覺得火候差不多了臉上突然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和安陽王眉來眼去的自然不只是他們幾個,但孤很忙,沒空一一甄別。按理說,勾結王爺意圖謀反是株連九族的大罪。但孤願意給你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孤欲率御林軍平叛,爾等就在這裡替孤穩定宮廷。

至於那些對父皇忠心耿耿的卿家……外頭有些亂放你們回去萬一傷著了父皇定然問罪與我。所以你們也留著等事態平息了再放你們出來,你們相互監督如發現有人搞小動作就地緝拿!你們可聽明白?」

「臣等遵旨」

莫天涯滿意的點了點頭,在皇宮中也有六部的辦公場地,指令也能傳達出去。莫天涯交代完之後一把扯掉身上的朝服露出裡面的勁裝。

「御林軍聽令,隨孤蕩平叛逆1

「末將領命」

京城郊外,黃河岸邊,九門守軍軍營坐落於此。九門守軍原本負責守衛京城,一旦戰事升起,他們是京城九門之外的最後屏障深受歷代君王的器重。

但自從先帝組建禁軍,並創立御林軍之後。九門守軍的地位便一落千丈。二十年來,九門守軍漸漸成了有名無實,也成了兵痞油條的流放之地。

換在平時,九門守軍駐地絕對看不到整齊的軍容,也看不到聚將的鼓聲。別說訓練軍陣什麼的,恐怕連個守衛站崗的都不會有。

而今日,九門守軍駐地在皇帝行轅離開京城之後。凄厲的嘯聲便此起彼伏的響起。原本懶散的兵痞油條全然不見,一個個將士換了新的鎧甲拿了新的戰刀甚至……他們每人都分到了一筆可觀的軍餉。

鼓聲斷,李斯手握著戰刀抬頭仰望著東邊的日出。原本有些緊張的心緒更加的不安了起來。按照約定的時間,這個時候他們該收到了訊號而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取京城東門。

但現在,別說訊號,就連一絲風雨肅殺的氣息也沒有。太陽當空,與約定的時間過去了整整一個時辰,就連敲鼓的鼓手也吃不消停下了擊鼓。

李斯的眼眸冷冷的掃過底下將士,將士們雖然已經站著整齊的方陣但熟知他手下這般兄弟的李斯明白。這群人……已經不安,惶恐,甚至已經不耐煩了。

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哪怕換上了新裝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士氣更別說傳聞中的軍魂。李斯有些後悔,他不該一時衝動答應那個老頭的條件。而現在,把柄握在對方的手中,聽話也許能博出一個錦繡前程要是不聽話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李斯望著手中的刀,這是一柄古樸的,充滿著歷史滄桑的刀,這柄刀陪了他三十年,這是他斬殺第一個敵人而獲得戰利品,而他斬殺的這個敵人似乎還是一個不小的人物。

「當年我也是熱血男兒,好男兒廝殺疆場馬革裹屍。但什麼時候……我竟然就這麼的墮落了?就這麼的認命了?」

到了今天,李斯才第一次問自己這個問題。當年也深受帝恩,年僅三十歲便成為軍部最閃耀的星辰最年輕的將軍之一。

還記得突破先天的那一夜么?還記得小師妹臨走前跳得那支舞么?不記得了……太久遠了……

多久沒有拔出這把與我出生入死的刀?多久沒有盡情的揮舞釋放自己的豪情?很久了……

李斯撫摸著刀鞘,這柄刀……也許已經了吧?當初酒後闖禍,被發配到九門駐軍的那天起就沒有拔過刀,就沒有練過一次武……

突然,李斯有種衝動。他想拔刀,在底下的這群兄弟面前盡情的揮舞一把。因為有種直覺,如果今天不拔刀……他怕再也沒有機會。

手掌輕輕地扶上刀柄,李斯的臉色剎那間變得凝重了起來。而底下懶洋洋甚至打著哈氣的將士們突然停下了動作。

無數雙眼睛望向他們的將軍,視線跟著李斯的手緩緩的移動。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他們就是覺得那隻手那柄刀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握著刀柄,突然間感覺好充實,年輕時的輕狂豪情似乎瞬間填滿胸膛。微微用力,李斯的臉色不禁僵持了一下。刀柄紋絲不動,彷彿被什麼禁錮了一般移不出分毫。

「三年?還是五年?原來……已經了啊?當年珍愛這把刀勝過生命,而現在,我竟然讓它了?也許它在哭泣,所以才不願意被我拔出吧?」

微微運功,穩固的刀柄突然微微顫抖。

「吱嘎」一陣牙酸的聲音響起。刀柄被緩緩的拔起露出了裡面漆黑的刀身。斑已經不再是紅色,黃色……而是如泥土如石頭一般的黑色。

「轟」狂風席捲,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

狂風吹起漫天的枯草,漫天的煙塵。煙塵迷住了上萬將士的眼睛,但即便如此他們都沒有捨得閉上眼睛。因為他們的將軍太突然了,太出乎他們的預料甚至超出他們的認知。

靈力之柱,先天境界。

就算是兵痞老油條,但必須的常識他們還是很清楚的。可是……他們如何能接受甚至……如何相信?和他們吹牛打屁曬太陽的將軍,竟然會是一個先天高手。

李斯舞動著戰刀,這不屬於任何一個門派的刀法。因為這是軍刀,這是軍人才能明白才能懂的刀法。刀光閃爍,刀氣肆意。隨著李斯的舞動,濃濃的殺意席捲蒼穹。

底下的將士們彷彿聞到了戰場的硝煙和濃濃的血煞之氣。這是戰場廝殺的刀法,其實沒有招式!唯一的招式就是砍,就是殺,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突然間。玉柱破碎。刀氣止,狂風歇,就連漫天的煙塵都平靜了下來。李斯撐著刀劇烈的喘息,起伏的胸膛彷彿鼓風機一般劇烈。

「好刀法!怎麼停下了?」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出現的如此的突然。

李斯大驚,猛然間抬頭。去見軍營的旗杆上,不知何時站著兩個人,旗杆的橫樑一邊一個。男的一身黑衣卻難掩他文弱的眉目,而女的一身白衣卻美得如此的驚心動魄。

「你……你是誰?」李斯瞪大了眼睛,眼眸深處藏著濃濃的恐懼,因為他認出來了,準確的說他認出了寧月身穿的飛魚服。

「擅闖軍營乃是死罪,你們……你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