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八十四章 民心所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 民心所向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原來,你也知道死罪二字?」寧月淡漠的搖了搖頭,「擅闖軍營是死罪,但勾結王爺發動兵變欲圖謀反難道就不是死罪么?」

寧月的話頓時嚇得李斯心膽俱裂,從天幕府出現的一剎那他就明白今日的行動出現了變故。而事實上,京城之內依舊如此的四平八穩一點動亂的風聲也沒有,叛亂的星火還未來得及冒頭就已被掐滅在萌芽之中。

「放箭,殺了他們快放箭」剎那間反應過來,心中唯有對死亡的恐懼。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他們……只有殺了他們自己才有可能活命。

底下的上萬將士紛紛反應了了過來,兵變叛亂不是小事,那是殺頭的大罪。就算平日里多老油條,關乎到身家性命全都剎那間開弓搭箭。

「嗖嗖嗖」

箭矢如雨,也許是因為缺乏訓練,漫天的箭矢彷彿有氣無力一般根本沒有一絲萬千齊發的氣勢。千暮雪手持長劍,連出鞘的意思都沒有。劍鞘翻轉,一陣狂風席捲掀起驚濤駭浪。

箭矢似乎撞到了透明的屏障一般紛紛彈飛而去,漫天的箭雨凌亂的散落嚇得底下的一萬將士抱頭鼠竄。李斯大驚失色,能輕易施展出內力屏障震退箭矢的非先天境界絕對做不到。

猛然間,如血煞一般的兇悍氣勢噴涌而出。手中長刀,化作一道刀芒狠狠的向千暮雪迎頭砍下。

「冥頑不靈!找死1寧月眼中精芒一閃,剎那之間一道氣勢噴涌而出直上九霄。

氣勢爆裂,彷彿帶著天地的共鳴,在刀氣即將斬下的一瞬間卻突然間化作青煙消失不見。而這一刻,李斯才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對手,這一刻才明白自己的反抗是何其的幼稚可笑。

「錚」一道琴音響徹天地,如九霄雲外的仙人撫琴彈唱。李斯想要跑,直到提起內力的一瞬即,體內的內力如同傾瀉的江河一般飛速的消失。

清風拂面,吹過了李斯的身軀吹動了李斯的鬢髮。李斯的眼前一陣模糊,望著隨風遠去的髮絲,他恍惚中又看到小師妹在燈火闌珊處起舞,彷彿又看到小師妹哀傷流淚的眼神。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你因酒後犯錯被皇上貶於九門。原本這只是對你的一場考驗,皇上一直期待你能重整九門。

但可惜,你竟從此自甘墮落。一次次的失望,皇上才終於將你放棄。所以,你不該有怨,路都是自己走的,你的境遇也是你自己造成的……」

「嗤」突然間,疾風肆虐,一道血霧沿著李斯的咽喉噴洒而出,凄厲如風,輕薄如煙。

「全部拿下,如有反抗,就地格殺」一聲大喝突然響起。御林軍的金戈鐵馬彷彿神兵天降,在李斯被寧月一劍斬殺的瞬間神出鬼沒的出現在軍營之中一網打荊

「你來的真是時候……幹嘛不等我把這些謀逆的將士全部拿下了你才出來?」

「老表,有你和嫂子就足以地抵得上千軍萬馬,我來收拾收拾就好了。走1莫天涯很無恥的將自己定位在後勤部隊。

「去哪?」

「下一家!真不知道安陽王的腦子怎麼想的,就算要舉兵謀反,你也拉攏點像樣的啊?全是那些老弱病殘幾乎要被削掉編製的軍隊。如果靠他們能成事,我大周帝國估計真要成時間最大的笑話了。」

「也許……正因為不受重視,所以我們才會忽視。要換了你御林軍或者禁軍,估計早被皇上察覺了。」寧月伸著懶腰打了一個哈氣。

戰亂突然間響起,京城之中一瞬間雞飛狗跳。

「有叛軍攻城了1清晨的百姓像往常一樣起床洗漱上街。突如其來的,九門禁閉,京城之外出現了浩浩蕩蕩的兵馬圍困了京城。

百姓驚恐了,已經多久沒聽說打戰了?除了上了年紀的,像年輕一輩根本就沒經歷過什麼戰亂。打戰攻城,幾乎是只限於聽說。

打戰意味著破壞意味著死亡,當京城百姓確認了外面有軍隊攻城之後紛紛尖叫的躲回了家。原本熱鬧的京城,一瞬間彷如死城。

「你咋又回來了?難道今天的生意這麼好,剛上街炊餅就賣完了?咳咳咳……」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突然間伴隨著劇烈的咳嗽。

「爹你沒事吧?慢點說話,別急1一個三十來歲的大漢連忙放下手底的筐子飛速來到老頭的身邊輕輕的拍著老頭的後背。

「爹,今天生意賣不成了……別說今天,以後我們能不能活命還不知道呢……」

「怎麼了?你闖禍了?」老頭子突然眼睛一瞪厲聲喝道。

「哪能啊!是打仗了……」大漢輕輕的湊過臉低沉的說道。

「放屁,你老子當年就是當兵的,你以為老子沒見過打仗啊?打仗哪有這麼靜悄悄的,還這麼的突如其來?就算真的打仗,早就有人禁閉城門,守城的將士也會立刻疏散居民組織青壯……」

「爹,是真的!原本孩兒也是不信,今天孩兒剛上街,本來還好好的。但對面街頭的樵夫李一邊跑過來一邊喊著打仗了……有人攻城了……

樵夫李的腦袋不好使,但人老實從不撒謊。而且這樣的消息也不是就他在說,凡是想出城的人都跑回來這麼說,所以……看來城門那裡真的是在打仗……」

「咳咳咳」老頭子臉色一紅,劇烈的咳嗽聲再一次響起。

「爹,別怕,有孩兒在呢。孩兒就算拼也不會讓爹有事的1中年人很鄭重的說道,原本以為對面的老父親會含淚抱著自己一陣感動。腦海中腦補的畫面剛剛成型,一巴掌直接拍在腦袋上。

「怕個屁!知道打仗了你屁顛屁顛的跑回來幹嘛?」

「我……我們平民老百姓……不跑回家躲起來幹啥?」

「你是要氣死你老子啊?老子怎麼生了你這混賬東西?聖上離京,定是有些宵小之徒妄圖顛倒朝綱。我們住在京城沐浴聖恩,如今國家有難你竟然自顧著往家裡跑?你對得起聖上,對得起祖宗么?」

「爹……您的意思是……」

「意思個屁,還不去幫忙守城?要不能守住京城,你給老子死在外頭別回來。老子不要你這個不忠不孝的東西送終,給老子滾出去」說著一巴掌再次招呼過來。

中年大漢脖子一縮,麻溜的滾到了三步之外。突然,中年人撲通一聲跪倒在老頭子床前,「爹啊孩兒去了,如果孩兒出了什麼不測……請恕孩子不孝1

老頭子的臉上終於掛起了欣慰的笑容,「快去快去,忠君愛國,就是對爹最大的孝順。如果你為國捐軀,老頭子就是爬也會爬去替你收屍絕不讓你暴屍荒野……」

中年大漢用力的磕了三個響頭,一回頭便向門外跑去。

「等等,門後面的鐵槍帶去,這是爹年輕時候用的,現在傳給你」

「哎1

原本空曠如死城的大街,突然之間人潮湧動。家家戶戶的青壯幾乎不約而同的沖了出來。有的拿著鋤頭,有的拿著刺槍,有的拿著釘耙,倒是中年人舉著鐵槍算是比較好的。

「虎子,你也來了?」

「哎呀豪哥,呦,把老爺子的寶貝都掏出來了?」

「別提了,老頭子讓我去守城,連送終都不要我了,你呢?你怎麼出來了?」

「別提了,家裡的婆娘一聽有人攻城就把俺推出來了。對俺說,要是俺戰死了,她帶著孩子替俺守一輩子。要是城破了,俺活著回來了,她……她就帶著孩子休了俺。俺是上門的,能怎麼辦?」

「別提了,大夥快去守城去,乾死那群王八蛋」

「殺」

齊齊的爆發出一聲怒吼,數萬京城百姓蜂擁的向城門口衝去。還未到城門口,便聽到城外的喊殺聲震天響。但奇怪的是,喊殺震天,但卻沒有其他動靜傳來。別說箭矢飛舞刀光劍影,就連架雲梯,撞城門都沒有。

城上的守軍正撐著長槍看著底下攻城的表演,居高臨下俯視著不斷變化的軍陣。

「不愧是西城衛軍,戰陣變化之快令人目不暇接。氣勢之勇也令人側目,如果這真是一支攻城叛逆,我這點兵力也怕是守不住啊1

「將軍1

在將軍話音剛落的時候,一個傳訊兵火急火燎的沖了過來在將軍身前抱拳行禮。

「什麼事?」

「京城……京城的百姓都自發過來說要替咱們守城,人數眾多,聲勢浩大……估摸著不下於五萬人。」

「哦?」將軍眉毛一挑,頓時展顏,但一瞬間收住笑容換上了一臉的嚴肅,「聖上仁德,故而京城百姓都感恩戴德,得民心者得天下,果然不欺我。走,去看看」

等他走下城門的時候,城牆之內的百姓已經整齊的站成了陣,密密麻麻彷彿無窮無荊將軍看著這一眼,心底更是一顫,來的沒有一個是老弱病殘,全部是青壯有此可見他們守護京城之決心,對朝廷的認可有多堅決。

「諸位鄉親,本將軍是皇朝御林軍東城軍魯律令,感謝諸位鄉親在國難當頭自發前來守衛京師。本將軍代表朝廷感謝諸位拳拳愛國之心。但是……諸位鄉親,守衛京師是我們軍人的職責,你們還是回去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