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八十八章 突發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突發變故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煙塵緩緩的落盡,寧月終於看清的眼前的情勢。也終於明白剛才腳下為什麼一空。交戰過後,地面上出現了一個五十丈大的巨坑,彷彿導彈肆虐過的戰場一般冒著渺渺黑煙。

千暮雪輕輕的將寧月扶起,感受到臂膀上傳來的滑膩感覺。一縷幽香,讓寧月的精神為之一震。抬眼望去,神劍山莊的三個高手依舊保持著原本的站位,雙眼獃滯的看著前方。

「怎麼樣?」

「噗」一口嫣紅的血跡突然從千暮雪的口中噴出,炙熱的劍氣將地面打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一瞬間,寧月的心彷彿碎裂了一般,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

「你沒事吧……」

「嗤」

突然之間又是一陣疾風吹響,順著聲音望去,三道血霧沿著三人的頭頂噴射而出。寧月生生的吞了吞了舌頭,僵硬的轉過頭看著虛弱靠著自己的千暮雪露出了一抹震驚。

三人各天人合一融合的一劍何其的可怕,寧月哪怕拼了命也無力接下。但是,千暮雪蓄力一擊雖然耗盡了內力卻將三個天人合一一劍斬殺了?這……已經不再是天人合一境界可以形容。

「你……恢復了?」

「還沒有1千暮雪淡淡的搖頭,「難怪佛經上會說,眾生皆苦,一生要歷經千劫萬險,眾多劫難,唯有情關難過!

這一劍已經超出了我的修為境界,但我卻無法掌握。剛才,我本要祭起無垢劍氣,但當我看到你危在旦夕之時,眾多雜念紛擾根本無力挽回。

當時心底只有一個信念,我不能讓你有事。神念慧通,便斬出了這至情一劍。但是……當一劍過後,當初的那種意境卻再一次的消散無蹤,無論我如何回想也想不出分毫……」

「想不出就不要想,至少我們贏了1望著三具屍體的倒下,寧月的心不由的開闊了起來,那是一種劫後餘生的意念通達。

「好一個神劍山莊,竟然這麼難啃!要不是嫂子,我估計今天恐怕就要被留下了……三個天人合一,乖乖的1莫天涯后怕的來到坑洞邊,命人將寧月和千暮雪拉了出來。

「神劍山莊怎麼樣?」寧月穿著氣問道。

「化為廢墟了!先天之下,無能人承受火炮的威力,那個山莊像一個王八殼一般,呆在裡面無處逃生應該都已死了吧。」莫天涯望著視野盡頭已成廢墟的山莊很是自得的說道,「如今成功剿滅了神劍山莊,父皇交給我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我們收兵吧1

「不對1寧月突然磨搓著下巴思慮的說道,「一開始,神劍山莊使命的守護莊園,就算面對炮火轟擊也只是被動的防守,這讓我不得不懷疑山莊內有古怪。

到了後面似乎受了什麼命令之後才選擇出擊。如果在第一輪炮火之前他們就主動出手的話,我們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全殲他們,至少他們要跑我和暮雪兩人誰也留不下。」

「要不要去看看?」千暮雪淡淡的問道。

「也好,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當初薛無意被嫂子砍了一雙腿之後跌落武道。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見過薛無意就連至親也都沒見過,一直靠著控制傀儡傳達命令。

雖然推斷薛無意的境界跌落很厲害,但到底跌了多少卻無從知曉。如果寧月之前的推測成立的話……神劍山莊拚死守護的應該是……」

「薛無意?」寧月眼中精芒閃爍,「暮雪,你現在怎麼樣?」

「還好1休息了一會兒,千暮雪的臉色已經不再如之前的那麼慘白微微恢復了一些血色。

「走,去看看1

寧月三人大步的走過呈喇叭一般的峽谷,兩岸的懸崖彷彿一雙大手一般將山莊抱在懷中。當然,現在應該叫山莊遺址更為合適。雜亂的石頭。燃燒的橫樑,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武功這種東西。這樣的破壞程度裡面的人都該死了。

「不對1千暮雪突然眉梢微蹙,「裡面有一絲內力波動,在這個底下,但那人……似乎……並不是活人……」

「轟」突然間一道劍光直衝天際,廢墟深處彷彿被引爆了炸彈一般煙塵伴隨著劍光衝上雲霄。

劍光升起的剎那,天人合一的氣勢席捲天地。在劍光升起的瞬間,一劍彷彿破開天地向地面的三人斬下。

「喝」莫天涯一聲暴喝,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周身散發的氣勢如瞬間被點燃的火炬,雙手握拳,狂風席捲,兩顆拳頭幾乎瞬息間化成了如玉石般晶瑩剔透。

星光閃耀,兩隻手臂的衣袖化成了翩翩蝴蝶,莫天涯是這裡唯一還保留著全力高手,在千鈞一髮自己,雙拳狠狠的擊向天空迎著斬落的劍氣打去。

「轟」

幾乎一瞬之間,如白玉一般的拳罡與劍氣相觸。玉骨神拳,無堅不摧。但在天人合一的一劍之下,無堅不摧的拳罡卻在剎那間出現了可怕的裂紋。

莫天涯大驚失色,死亡的陰影瞬間籠罩在心頭。自從玉骨神拳修鍊有成以來,他的拳頭就是世間最可怕的神兵利器也從未令他失望過。但這一次……莫天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死亡。

天人合一就是天人合一,高出一個境界的壓制並不是功法和天賦所能彌補。而且這道劍光之中蘊含的,很有可能是一個天人合一全力的一擊。

「錚」一道琴聲突然的出現,聲音有多快,劍氣就來的就有多及時。當莫天涯耳中聽到這一聲琴音的時候,那道毀天滅地的劍氣也瞬間如煙花般爆裂。

彷彿沐浴在星光之中,莫天涯怔怔的望著眼前眩美的一幕。幾乎在剎那之間,臉上突然浮現出了燦爛的笑容。

從天而降,彷彿天馬流星一般在星光中穿梭。拳罡炙熱,發出了如彗星般的光芒。底下的黑衣高手茫然的揚起頭,四目對視,莫天涯也終於明白千暮雪為什麼會說他不是人。

一雙漆黑的眼眶,不見一絲的白色。如果不是習武之人的膽氣也許在看到這一雙眼眸的時候就會嚇得落荒而逃。

活人,不可能擁有這樣的眼眸,而死人是不可能眼前的這個,卻是一個能發出強大劍氣的死人。是不是死人,莫天涯已經無暇他顧,在見到這一雙眼眸的瞬間,拳罡已經狠狠的擊在了黑衣人的頭頂。

「轟」

一道氣波橫掃八方,煙塵散落將原本就已化成焦土的大地擊打的碎裂開來。泥土翻卷,煙塵再一次升空。莫天涯單膝跪地,手臂深深的陷在泥土之中。

當煙塵落盡的瞬間,一滴冷汗才在這個時候緩緩的沿著額頭落地。黑衣人已在這一拳之下化為飛灰,而莫天涯的心卻在這個時候打起了鼓。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你是儲君,是大周的太子!剛才這種情況說好聽的叫勇者無畏,說難聽的叫不知死活。」寧月難得用這麼嚴肅的語氣對著莫天涯說話。

莫天涯原本嬉笑的臉龐猛的一縮,第一次無比鄭重的點了點頭,「不錯,我是太子,剛才真的很險。不會有下一次了……」

「太子殿下1一聲呼喚從身後響起,和二的身影遠遠的飛奔而來在莫天涯的身後跪下,「啟稟太子,全軍將士已經收整妥當,是否回營請太子殿下示下1

「這裡還有人么?」莫天涯轉過頭問了一句。

千暮雪緩緩微閉的眼眸緩緩的睜開,輕微的搖了搖頭,「已經沒有了1

「那就回營……」

「嗤」一劍光寒將莫天涯的話語深深的咽下,彷彿眼前突然劈落的閃電,幾乎貼著莫天涯的眼皮刺過。劍光如水,在莫天涯震驚的眼眸下甚至清晰的看到了劍光中散落的星辰。

「轟」莫天涯條件反射的身形暴退,當退回到寧月身邊的時候才看清,那一道劍光就是千暮雪的羲和劍,而劍刃已經刺在了和二的咽喉。

劍光依舊如水,蜿蜒的血花沿著劍刃流淌滴答滴答和二瞪大了眼睛,似乎充滿著不可置信。驚恐的眼眸中只有那難以掩飾的震驚。

莫天涯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因為他已看到和二定格的動作,和他手中那如竹籤一般細長的匕首。匕首通體如墨,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幽藍的光芒。

這是劇毒,而且是見血封喉的劇毒。剛才可以說是莫天涯最鬆懈的時候,而那個時候也是和二刺殺最好的時機。如果沒有千暮雪一劍相救,莫天涯自問自己絕無可能躲過那可怕的殺局。

「和二!想不到……安陽王竟然這麼厲害……連宮廷御林軍都能伸得進手?看來等父皇回來之後,這御林軍也要好好整治一下了。」

「轟」

巨大的動靜將莫天涯嚇得面無顏色,幾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提起的心還沒來得及放下,又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響從身後傳來。

劍氣肆虐,彷彿無數飛鳥略過天空。劍光如雨,剎那之間在遠處的御林軍駐地肆虐。當軍隊在近距離面對武林高手的時候,什麼戰陣,什麼兵器都成了擺設。唯一會發生的結果,也只是一邊倒的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