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章 暮雪仙子,別來無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 暮雪仙子,別來無恙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呼」山谷之內,一道橫風平地而起。勁風橫掃,急速的氣流吹得寧月微微眯起眼睛。輕輕的鬆開千暮雪的手臂,寧月看到了千暮雪寧靜而深藍的眼眸。

「暮雪,你……」

「回元丹不可頻繁服用,如果你三年內服下三顆就會有損本源,而武道之路也只能止步於此。我從未服用過回元丹,對我來說是無礙的。」說著,千暮雪的眼神緩緩的望向遠處的兩人和天空如月一般的聖靈劍胎。

「那道氣機依舊籠罩這裡,有此可見,必定還有一個高手藏在暗處。我不知道對方還有多少傀儡,如果可以……你護送太子突圍1

「呃?」寧月剎那間愕然,但轉瞬間卻輕笑了起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你明知我對你的情,卻要我獨自逃生?我先調息恢復功力,注意拖延時間。」

寧月當即改變了戰略,之前一心想著殺敵突圍,但現在看來,殺敵突圍只會將自己活活耗死。在不知道對方有多少傀儡的情況下比拼的只有持久力了。

千暮雪剛剛服下了回元丹,不僅內力盡復而且因為激發了潛能實力也有所提高。以目前狀態的千暮雪,對付眼前的兩個傀儡基本上一劍解決。

但是,千暮雪聽從寧月的話戰術做了調整。但對方的劍氣霸道無雙,一劍接著一劍的向千暮雪砍來絲毫不顧自守只為殺敵。這種只攻不守的戰法讓千暮雪很是為難,照交了幾招之後,千暮雪有些不耐煩了。

「命意源頭在腰隙,變轉虛實需留意。氣遍身體不少滯,靜中觸動動猶靜。因敵變化施神奇,勢勢存心動隨意。腹內鬆勁氣騰然,滿身輕利頂頭懸。屈伸開合聽自由……」

隨著寧月的話語,千暮雪的眼眸猛然間放亮了起來。劍勢一轉,在空中畫出一個圓。劍氣突然間變得虛無縹緲起來,一道肉眼可見的陰陽魚出現在空中。

千暮雪不愧是曠古絕今的武學奇才,僅僅聽了寧月所唱的一首歌謠便能從中領悟太極真意。太極劍法,重意不重形,哪怕沒有招式,劍意驅使之下處處便是招式,實乃無招勝有招的絕世劍法。

不一會兒,現場的戰局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任兩個傀儡如何的攻擊,千暮雪都能將他們的劍氣引到別處。沒幾息功夫,千暮雪已經巍然不動周圍的天地彷彿由她主宰。

「嗤」突然間,千暮雪的眼眸猛的睜開,一道劍芒似乎來自星海深處。劍氣來的無形,去的也無息。當清風拂過,當天空雲散時分。兩個黑衣人的頭顱卻如皮球一般滾落。

「這是什麼劍法?」千暮雪第一次露出興奮的目光,眼眸深處終於閃現出孩子般的驚喜。

「你領悟的劍法難道你不知道?你想取什麼名字就取什麼名字吧。」寧月的手指翻動,在胸前不斷的變化結著法印,緩緩的睜開眼睛溫柔的笑道。

「劍意雖是我領悟,但心法口訣卻是因你相傳,你一定知道。」

「太極1

「那……這套劍法就名太極劍訣1千暮雪眼睛一亮,嘴角處突然勾起一絲淺淺的微笑。對於武痴來說,還有什麼比領悟了一套新的強悍的劍法更讓人快樂著迷的么?

連綿的交戰,已然山谷之內面目全非。劍氣縱橫之下,就連山上的任何一塊石頭都變得劍意盎然。又是兩個神秘的黑衣人出現,但這一次,千暮雪已經不將他們放在了心上。

從上午一直戰到午後,千暮雪不記得自己斬殺了多少傀儡。哪怕有著太極劍訣借力打力,連綿的戰鬥下來再一次有些精疲力竭。

一劍縱橫,光寒千里。當千暮雪抓住一絲破綻一劍斬殺兩個傀儡之後,氣血之中突然有些翻湧。腳下微微一顫似乎有點站立不穩。

「你怎麼樣?」一個溫暖的懷抱出現在身後,寧月終於完成了調息來到了千暮雪的身後。憐惜的將千暮雪抱在懷中,看著微微發紅的俏臉心底莫名的感動。

「我無礙,就是有點疲倦……休息一下就好1

山谷口的屍體已經堆成了小山,原本以為還會像之前那樣再次出現兩個傀儡讓他們疲於征戰,但等了好久,山谷之外除了文泰先生依舊如看戲一般的自飲自酌再無人影出現。

「他們傀儡用完了?」莫天涯突然振奮的叫道,「寧月,走!我們去泰山1

「不!那道氣息依舊在……他來了1千暮雪說完,眼神如劍的設想遠處的谷口。

「吱嘎吱嘎」一聲牙酸一般的聲音響起,突然的,毫無徵兆的,在山谷口出現了一張輪椅,一個人。

一個乾瘦的如同骷髏的老人安靜的坐在輪椅上,膝蓋上蓋著厚厚的棉被。輪椅緩緩的行來,卻無人在身後推動,彷彿有一個隱形的人將他緩緩的推到山谷口。

「暮雪仙子,別來無恙」老人看起來很親切很友好。當輪椅停下之後,老頭抬起頭露出一個比鬼還可怕的笑容。

「你是誰?」千暮雪眼神一冷,目光如劍的望向山谷口的神秘老人。從千暮雪的感知之中,那個時刻將氣機鎖定山谷的人就是眼前這個不像人的老頭。

「哈哈哈……我是誰?別說是暮雪仙子,就連我自己有時候都不認識我是誰……這一切都是拜暮雪仙子所賜,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啊1

「你是劍神……薛無意?」莫天涯突然臉色大變,彷彿見鬼了一般的驚呼道。

「劍神?劍中之神?哈哈哈……薛某自視甚高,卻不知天高地厚。劍神之名,不提也罷!但是,暮雪仙子,五年前,薛某與你有何冤讎?無非一場比武較技你便將我雙腿斬斷?

薛某今生未逢一敗,自以為無敵天下。沒想到一生未敗卻無法承受一敗。斷了雙腿,自此武道跌落,哪怕我重修武學但你卻成了我的心魔。若不將心魔除去,我今生將永無重回武道的可能……暮雪仙子,薛某問你,當年你無故斬斷我的雙腿,這些年來,你可曾有一絲一毫的愧疚?」

「對不起……我忘了1

薛無意的表情頓時變得無比的精彩,有錯愕,有難以置信,又有點尷尬。

「哈哈哈……」突然間,薛無意撕心裂肺的笑了起來,笑得如痴如狂,笑得肝腸寸斷。

「無數個日日夜夜……我做夢都想著找你報仇……但是……你竟然忘了?你竟然忘了……哈哈哈……沒錯,我在你眼裡是失敗者,就像我也不會記住失敗者的名字……哈哈哈……忘的好,你忘的好1

突然之間,一道衝天的氣勢瞬間攪動天地。天空的陽光幾乎剎那間被烏雲掩蓋,黑雲如墨,彷彿世界末日一般籠罩天地。

「武道境界……」寧月的心頓時咯一下,這樣的威壓,這樣的威勢,寧月只有在面對武道高手的時候才感受到。到了這個時候,寧月才意識到眼前這個雖然沒有位列天榜,但卻曾經登過天榜。就算武道跌落,其威力卻也不遜於任何一個武道高手。

「薛莊主,在下也問你一個問題1寧月突然開口喝道,「當年無風起浪,說暮雪打算挑選伴侶之事可是由你傳出?」

「不錯1薛無意竟然毫不抵賴的果斷承認了,「我被斬斷雙腿,一路爬著回到中州。換了你,你心中不該有恨?可我沒想到,離州武林竟然全是慫包竟然忍氣吞聲自始至終不敢踏步梅山半步……」

「這不就得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想暮雪當初最該後悔的……就是只斬斷了你的雙腿而沒有斬斷你的脖子。」

「哼,小子,別以為有一個老不死的給你撐腰你就可以橫行無忌。薛某現在這個樣子已經無所顧忌,今天無論是你,還是暮雪仙子都得死!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轟」

突然之間,一道劍氣橫空,聖靈劍胎彷彿銀月一般散發著光輝。寧月已經不止一次見到聖靈劍胎,也不止一次領教過聖靈劍訣。但無論哪一次,都比不上現在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

當劍氣升起的瞬間,寧月心底感受到的只是無力。天人合一是能感悟天地借天地之力戰鬥的武學高手。但面對武道境界,天人合一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武道高手,化天地於己身,氣勢籠罩之地,天地間只此一人。若無法得到得到天地加持,天人合一又算得了什麼?

「嗡」一陣蜂鳴突然響起,千暮雪的劍再一次發出了鳴叫,劍光緩緩的升起,迎著天空的威壓逆流而上。

千暮雪的眼神是平靜的,平靜的眼眸之中充滿了堅定。似乎天地間無論誰都無法阻止他出劍,也沒有誰可以壓制的她連反抗的心都沒有。

「錚」一道琴聲劃破天空,天空的雲層也在聲波中微微顫動。神魂虛影再一次升空,天地為琴激蕩著不屈的信念。

琴心劍魄與通靈劍胎交相輝映,和對面的聖靈劍胎爭奪著天地的主導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