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一章 何為絕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何為絕望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呵呵呵……暮雪仙子,看來你古往今來第一天賦也不過如此。散功重修已經快兩個月了吧?到現在卻在臨門一腳的地方卡住了?如今你服下回元丹,短時間內再無突破的可能。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勞無功,去死吧1

「嗤——」通靈劍胎化作流光斬落,迎著薛無意的聖靈劍胎義無反顧的撞去。氣機攪動著天地,道韻如淘浪一般席捲。

在兩劍即將相觸的剎那,一道琴音彷彿劃破了天空。琴聲高昂,空間瞬間產生了一絲扭曲,彷彿撕開了時空出現了一個隱約的裂縫。

泛著金色光芒的鳳凰化作火焰突然間出現在薛無意的胸前,鳳凰的火焰中帶著五彩的霞光。這是寧月集神魂合一琴心劍魄與五行融合發出的至強一擊。而寧月,也只有這一次機會,如果一擊不建功,寧月將再無再戰之力。

「哼1在鳳凰出現的瞬間,薛無意的臉色猛然間變得陰沉了下來,原本的嬉笑自得也早已經煙消雲散。寧月的天賦與底蘊讓他羨慕,也讓他嫉妒。剎那間,一股殺意湧現。

任何一個武道高手在見到寧月的時候就知道,此子踏足武道只是時間問題。薛無意自然也明白,正因為明白,他卻更要誅殺寧月,甚至殺寧月的心比殺千暮雪更加堅定果決。

一手迎上千暮雪的通靈劍胎,另一隻手突然間變換又一次發出一道強悍的劍氣,這是薛無意五年來最大的收穫——分心二用,左右互博。

「天涯,就是現在——」寧月突然暴喝一聲,在聲音暴起的瞬間,莫天涯也沒有絲毫的扭捏。身形瞬間暴起,幾乎剎那間化身玉石向山谷外激射而去。

如果不是泰山那麼岌岌可危,如果不是皇帝的安危高過一切。莫天涯也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丟下寧月獨自突圍。但他是太子,他需要對整個大周皇朝負責。留守京城的御林軍,只聽從他一個人的調令。

「保重——」一聲撕心裂肺的吶喊,莫天涯的眼眶瞬間紅了。一滴眼淚被勁風吹落,他不知道,自己離開后寧月能不能活著走出山谷,雖然哪怕他留下了也於事無補。

「轟——」

三人的劍氣幾乎瞬息之間交撞,強大的聲勢席鈞個山谷在爆炸的瞬間地動山搖,天空彷彿在剎那之間碎。

薛無意冷笑一聲,手掌翻轉,手指揮動一道勁氣彷彿利箭向破空而去的莫天涯射去。寧月心底大急,心念一動彷彿跨過了時間長河,瞬息之間擋在這勁力的必經之地。

手掌翻動,神魂虛影的眼眸之中突然迸射出炙熱的光芒。彷彿日月蘊藏其中,一道掌力交匯,在身前結成蓮花法櫻

「乾坤涅槃——」

猛然間推出陰陽魚,精準的攔在勁力的前方,陰陽魚吞噬著天地的一切,也將薛無意激射而出的勁力吞沒於虛無。

「轟——」陰陽魚瞬間爆碎化作流光激射。

「轟——」無盡的大浪掀起,炸開的煙塵直衝雲霄遮蔽了天空。

聲音如滾滾天雷湧向遠方,天地卻在震蕩這后漸漸的平息。煙塵如雲似霧,將這片山谷阻隔於紅塵之外,如果登高遠望這一奇觀,不知會震詫了多少人。

煙塵漸漸散盡,彷彿一切都重回開始。一聲清脆的交擊聲,彷彿是刀劍碰撞的輕響。寧月攙扶著千暮雪努力的站起,眼神似劍的射向煙塵深處。

薛無意雖不是武道境界,但卻是半步跨出那一步的絕世高手。就算此刻的寧月和千暮雪聯手也無力接下他隨意的一招。

武功越高深,境界與境界之間的差距就越大。哪怕寧月和千暮雪任何一人都可以在天人合一境界中橫行無忌,但他們在薛無意麵前依舊如嬰兒般柔弱。

身形漸漸的走出煙塵,寧月也終於見到了聲音來自何方。薛無意緩緩的走來,這一次他並沒有坐著輪椅而是真的用兩條腿走著。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承受三人交戰的餘波,除非當初躲在山谷之外否者交戰之地的所有東西都將飛灰湮滅。薛無意的輪椅自然無法承受,但沒有了輪椅,薛無意還有腿。

兩柄玄鐵重劍從薛無意的斷口處延伸出來,薛無意手中持劍,雙腳也是劍。這樣的形象非但沒給他帶來一絲威嚴氣勢反而給人無比的陰森恐怖。

「看到我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是不是很難受?我也很難受,曾經有多次想著尋死。可是我大仇未報。為了堅定我報仇的決心,我殺光了妻妾,殺光了子嗣,我要將這份傷痛化作仇恨,我要讓你也體會到我生不如死的痛苦……」

「咳——」寧月突然輕咳一聲,一口帶著劍氣的淤血噴射而出。臉色剎那間變得紅潤了很多,緩緩的站起身不經意的將千暮雪擋在身後。

「剛才……我在你的劍氣里沒有感受無垢劍氣的精純,反而充滿著綿綿情意。暮雪仙子,你破功重修竟然放棄無情劍道轉修有情劍道?我說難怪你怎麼越活越回去了……哈哈哈……月下劍仙竟然跌落紅塵懂得與郎君相親相愛了……」

戲謔的聲音從薛無意的口中吐出,卻如一支利箭刺進寧月的心房。原來……千暮雪上次突破失敗是因為自己?不是她無法摒棄雜念,而是因為她自始至終都沒想過要摒棄雜念。

「既然如此……」

「薛莊主,你怎麼讓太子跑了?你怎麼可以讓太子逃出去?」一聲氣急敗壞的呼喝突然間響起打斷了薛無意的話。

冷冷的回頭,文泰先生毫無形象的跑來臉色已然變得漆黑,「薛莊主,你事前怎麼向王爺保證的,太子只要來此,就絕對不會讓他逃出去。太子手握御林軍軍權,一旦他逃回去就會率軍勤王。王爺的大計就有可能功虧一簣,你知不知道這樣的後果有多嚴重?一旦事敗,我們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嗤——噗——」

文泰先生揮舞的手臂依舊在張牙武抓,但他的腦袋卻如同敲碎的西瓜一般爆裂碎成了無數瓣。無頭的屍體跑出了好幾步才不甘的摔倒。

「舌燥1薛無意冷冷的唾了一句再次緩緩的轉過頭看向被寧月護在身後的千暮雪。

「原本……天下間並沒有半步武道的境界,因為你的所作所為所以有了。我被你斬落天榜,但因為無法除去心中的大恐怖而無法晉陞武道之境。原本我只需輕輕一劍即可將你斬殺除去我心底夢魔,但我現在卻改變主意了……」

「轟——」突然間,薛無意的劍氣直衝雲頂,強大的氣勢夾雜著天地的偉力化作手掌狠狠的壓下。手掌如雲凝結,卻如大山般厚重。幾乎眨眼間,手掌已經來到兩人的頭頂。

寧月心念一動,內力瘋狂的運轉。神魂虛影再一次升起如天魔法相一般頂天立地。手掌翻飛,在胸間結成法印,雙手托舉狠狠的抵住從天而降的手掌。

「轟——」腳下的土地一瞬間爆碎,亂石破空如驚濤駭浪一般。寧月偉岸的身軀彷彿擎天之柱一般頂天立地生生的撐起了塌下的蒼穹。

千暮雪怔怔的看著眼前的背影,這是他的未婚夫君。一個看似柔弱,卻比世間任何男子的男人。一個願意為了他戰鬥到劍胎破碎,戰到神魂泯滅的人。

一抹迷茫在千暮雪的眼中流過,她心中愛著寧月,所以她懂寧月為她所做的一切。但她依舊迷茫,難道這就是有情,情之一物傷神傷心,如何能做到極致?

「如果就這麼殺了你,那就太便宜你了……五年來我所受的折磨,所感受的痛苦誰來償還?曾經,我以為對一個人最大的懲罰就是殺了他。是你教會我……失去的痛苦,比死更殘酷!

你越在意的,就越害怕失去。得到時的喜悅,還不及失去時痛苦的萬一。你喜歡這個男人是么?你心底的情就是因為他么?那麼我就在你面前殺了他!讓你在痛苦中沉淪永遠無法解脫——」

「轟——」隨著薛無意的話音落地,寧月的神魂轟然破碎,一口鮮血如雲彩一般的噴出。

「嗤——」在千暮雪的意識還沒有跟上,在寧月的的血霧還在空中飄灑的時候,突然間勁力翻湧彷彿無盡的狂風席捲天地。兩道身影被遠遠的拋出,就像被一刀劈開的山嶽向不同的方向倒飛而去。

「寧月——」望著寧月遠去的身影,千暮雪終於慌了,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如白紙。有寧月在的時刻,她如此的心安,當看到寧月生生的從身邊剝離,心海深處一瞬間空了。

氣勢噴涌,千暮雪的身影猛的一滯,彷彿違背了物理定律一般化作流星向寧月追去。而身形剛剛拉出殘影,卻又不得不中途停下。

寧月狠狠的摔落在地,眼前的視野還沒有定格,一條長長的影子籠罩上了寧月的頭頂。兩柄長長的劍,烏黑髮亮,薛無意冷笑的低著頭,緩緩的抬起手,劍刃已經抵在了寧月的胸膛。

「我很想知道,如果你眼睜睜的看著你心愛的人在你眼前被折磨致死,你會感受到多少痛苦?你會有多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