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若不離不棄,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若不離不棄,我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一劍狠狠的刺下,寧月的眼睛猛地暴睜。一瞬間,那種死亡的氣息離得如此的近,一瞬間,寧月才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如此的脆弱。

他還沒有和千暮雪成親,他還沒有施展平生的抱負,他還有很的東西……但是,那一劍卻要在剎那間奪取自己的性命……

「不要」千暮雪凄厲的呼喊如此的令他心痛,幾乎在剎那之間,對死亡的恐懼被千暮雪的悲切驅散。猛然間,寧月轉過頭看著千暮雪撲到的身影。

劍尖刺破了衣襟,寧月感受到了一絲冰涼。冰涼的盡頭,一絲淡淡的鋒芒彷彿割破了皮膚。

「不要不要殺他……你可以殺我,你該找我報仇……」眼淚緩緩的溢出千暮雪的眼眸,緩緩的滴落。這是寧月第一次看到千暮雪哭,也許也是唯一的一次流淚。

「你在求我?你是在求我么?哈哈哈……千暮雪,傲雪寒梅的千暮雪……你竟然為了一個男人低聲下氣的求我?哈哈哈……這一天我等了太久,我等的好苦啊但這遠遠不夠,我要他慢慢的死去,我要你眼睜睜的看著他死1

薛無意骷髏一般的表情越發的猙獰,凄厲的笑聲彷彿地獄里冤魂的痛哭。漸漸的,寧月感覺胸膛的冰涼越來越冷,一瞬間,一種火辣辣的痛彷彿海嘯一般衝擊著寧月的腦海。

薛無意的劍緩緩的刺下,如此的緩慢,如此的從容不迫。鮮血彷彿花朵一般在寧月的胸膛盛開,越來越紅越來越妖艷。

痛徹心扉!這是寧月的第一感受,但比起千暮雪的眼淚胸膛的刺痛似乎早已經可以忽略不計。寧月側著頭,怔怔的看著遠處的跪倒的千暮雪,看著那如雪花般飛散的眼淚。

突然,寧月笑了。那種如陽光一般的微笑,就像當初第一次見到千暮雪之後那淺淺的,令人感覺舒服的笑容。

薛無意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疑惑,但手裡的動作卻沒有一絲的停歇。他不會懂,也不會明白,薛無意的心中充滿了自私與仇恨,所以他永遠也不懂寧月可以為千暮雪做到的付出。

千暮雪之所以無法突破武道,那是因為有情。無垢劍氣,至精至純不可以染一點塵埃。無塵劍氣,超脫紅塵四大皆空更不能沾上一絲塵埃。所以,寧月成了千暮雪突破的唯一障礙,只要沒有了自己,只要千暮雪斬斷了情絲,千暮雪才有可能突破武道重回巔峰……

四目對望,突然間,千暮雪彷彿讀懂了寧月的眼神。突然間,無數幻影彷彿走馬燈一般在腦海中湧現。

「桂月宮闕,三榜驚絕,千山暮雪,月下劍仙!千姑娘如此驚才絕艷,為何願意與我成親?」

「這重要麼?」

「很重要1

「如果我不說呢?」一時俏皮,千暮雪眨著眼睛問道。

「在下恕難從命」

「你我婚約乃十八年前定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呵呵呵,若在下想解除婚約呢?」

「不為人棄,寧可守寡!寧公子,你是想死么?」

不知不覺,淚眼徹底模糊的視野,眼前的只有那嫣紅的血不斷的流淌……

「暮雪,你放心,有我在,誰也無法傷害你……」

「想從我的這裡過去,必先踏過我的屍體!不必多言,唯戰而已……」

「轟」突然間,世界安靜了,原本喧嘩的世界一瞬間變成一幅宏大遼闊的畫卷。

一道朦朧的光芒浮現在千暮雪的額頭,彷彿全息投影的光輝衝出她的精神識海。一道飄渺的氣旋憑空升起如煙如霧。在氣旋中間,一顆塵封的種子微微顫動。

彷彿能聽到清脆的爆裂聲,塵封的種子突然間綻放出五彩的霞光。在霞光中,化作爆開的煙花。美麗,炫目。當種子爆開的瞬間,千暮雪忽然一怔,額頭的光芒彷彿無盡的黑洞將氣旋吸入識海。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我似乎懂了……」千暮雪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緩緩的站起身,天地突然間彷彿換了顏色。

雪花飛舞,晶瑩無暇。天空突然飄起了雪花,如一顆顆星辰墜落凡間。天空的雲層也跟著雪花舞動,原本的漆黑如墨也在剎那間變成了潔白無瑕。

薛無意錯愕的停下了動作,也錯愕的望著天空。一瞬間,他感覺被天地所遺棄,一瞬間他感受到了寂寞與孤獨。

孤獨是因為世間只有他一人,沒有親朋,沒有眷戀。寂寞是因為他的心底空無一物,就連自己也沒有。茫然著望著天空的雪花,如此的美麗但又如他的心底一般空虛。

「我不信……不可能……這不可能……」薛無意踉蹌的倒退,不可置信的望著天空。突然間,天空之中升起一彎如水的月牙。而自己,就站在山崖邊。

千暮雪緩緩的靠近,腳步如此的輕緩。薛無意再一次看到了那一雙眼眸,也勾起了五年前的回憶。當年自己意氣風發持劍踏梅山,但在見到那一雙眼眸之後,卻狼狽的拖著血跡爬下了山腳。

整個梅山的山道被自己的血染紅,而自己的心底,卻只有那一雙不帶人間情感的眼眸。而現在,再一次看到這雙眼眸彷彿勾起了回憶,也勾起了恐懼。

「不可能……你重修有情劍道……不可能這麼快……不可能這麼順利的突破……你騙我……一定是你騙我」

突然,薛無意的暴睜的眼睛狠狠的射向寧月。是他,因為他千暮雪才跨出了那一步……是他,因為他千暮雪才修成有情劍道。

「轟」氣勢狂涌,彷彿化身天地自然。一劍刺出,彷彿斬斷了歲月。薛無意第一次用盡全力,而第一次用盡全力要殺的,卻是那個躺在地上已經失去了一切反抗的人。

「噗」劍氣破碎,就連他的氣勢,他的威壓也如肥皂泡一般的被無情的戳破。薛無意的臉上浮現了驚恐,就連最後的補救希望都沒有了。

寧月捂著胸膛,緩緩的站起身。當天空飄雪的時候,天地對他的束縛已經消失不見。而現在終於恢復了一些力氣,也顧不得胸口的傷站了起來。

千暮雪緩緩的來到身側,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便越發的高深莫測。這似乎不是簡單的跨步,也是她武道境界的跨步。

那雙深色的眼眸中,再也見不到一絲哀傷,一絲心痛。漠然,無情,除了彷彿能溢出眼眶的憤怒與殺意之外寧月再也看不到其他。

「你沒事吧?」千暮雪聲音傳來,如天山的冰雪一般寒冷。沐浴在雪花之中的千暮雪如此的飄渺出塵,也讓寧月接近的腳步生生的頓祝

寧月此刻才恍然察覺,現在千暮雪已經不是剛才的千暮雪。精神道種已破,千暮雪已經恢復了過往的記憶。她不再是會偎依在自己懷裡撒嬌的女孩,她是千山暮雪,月下劍仙。

「沒事……皮肉傷1

「那就好1千暮雪淡然的說著,再次將眼眸望向一臉驚恐的薛無意緩緩的走去。

「劍神薛無意?又見面了……我記得你方才問我,這五年來,我可曾有過絲毫的愧疚?我現在告訴你,沒有!一個無法寄情於劍,無法將劍視作自己的人……不配用劍!更不配自稱劍神1

「千暮雪」一瞬間,薛無意的眼眸猛然間變得通紅,無盡的怒火燃燒著他的胸膛。他是劍神,劍中之神!憑什麼?憑什麼……

「拜你所賜,讓我重回武道。作為謝禮,請受暮雪一劍」

「轟」五彩的霞光衝破雲層,彷彿萬千彩帶揮灑人間。天空的白雪剎那間變得五彩斑斕,而天空的雲層也剎那間變得五光十色。

薛無意茫然的揚起頭,茫然的望著眼前恍若夢境的劍氣。他從來沒想過,劍氣會變得如此的美麗,如此的炫目。似乎無論是誰,見到這一劍的時候會深深的迷醉其中。無論是誰都會心甘情願的死在這一劍之下。

眩美的彩光彷彿曇花一現,正如同越是美麗越是令人懷念的永遠只在剎那之間。薛無意只感覺自己還沒看夠,還沒看清,眼前的彩光已經消失不見。

「嗤」如霧如夢的血霧飛揚,薛無意的嘴角還掛著如甜蜜一般的微笑。

「當」手中的劍悄然的落地,薛無意的身體緩緩的萎靡倒下。自始至終,薛無意都沒有感受到痛苦,也許在千暮雪的劍氣下,在痛苦還沒到來的時候,他已經死了。

「」一道清脆的聲音將獃滯的寧月喚醒。千暮雪收劍歸鞘,緩緩的轉過頭。那一眼似乎望斷千年,彷彿恍如隔世。寧月的心不由的提了起來,他害怕看到千暮雪曾經冷漠的眼神,他害怕恢復記憶的千暮雪再次化為寒冰生人勿近。

千暮雪緩緩的走來,突然間,身形模糊了起來。當寧月再次看清千暮雪的時候,她已經淚流滿面的撲到自己的懷中將寧月緊緊的抱祝

寧月渾身一震,一雙手猶豫的抬起,但一想到那如寒冰一般的眼眸卻不由的頓在空中。

「抱緊我……」

寧月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這是千暮雪,是真正的千山暮雪月下劍仙。而他,終於走進了千暮雪的心扉,終於成為她的愛人。緊緊地抱著懷中的佳人,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1冷冽而莊重的聲音傳入腦海,這是千暮雪的承諾,也是寧月所有付出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