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三章 泰山之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 泰山之巔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千暮雪的話彷彿一顆定心丸讓寧月渾身上下都如此的幸福滿足。月下劍仙,這個何等高不可攀的名字?但現在,她不是天地十二絕,也不是傲雪寒梅,她是寧月的未婚妻,是一個為寧月甘願百死無悔的女人。

寧月想仰天大笑,但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將自己的頭埋在千暮雪的脖間,貪婪的吸著那一縷幽香。

「你武功恢復了?」過了好久,兩人才分開,相視一笑便是滄海桑田。

千暮雪淡淡的搖了搖頭,「不能說是恢復,雖然我依舊保留著無垢劍氣和無塵劍氣,但我卻已經使不出來了……」

「為什麼?那……那怎麼辦?」寧月的心再次咯一下,臉上浮現了濃濃的擔憂。

「但我已領悟極情之劍,暮雪自信,極情之劍並不比無塵劍氣差上分毫……」千暮雪難得露出一絲狡黠,眼角深處藏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調皮1寧月哭笑不得,憐愛的掛了下千暮雪高挺的鼻樑,「你武功盡復,我們終於可以放心大膽的面對艱難險阻。暮雪,助我上泰山救駕」

「嗯1千暮雪默默的應了一聲,但卻掩飾了眼底深處那一絲擔憂。有情劍道雖然領悟,但太上忘情錄怎麼辦?劍意是軟體,功法乃硬傷!想到此處,千暮雪的氣海突然間有些震蕩……

泰山之巔,彩雲之劍。恢弘的鐘鼓之聲響徹天地,金色的陽光如彩練一般的灑落。高高的祭台,龐大的石碑聳立,石碑的正面書寫著無量天碑四個大字。

吏部的官吏操著奇異的韻律吟唱著漫長的祭文,從清晨日出一直到午時。滿朝文武,皇親國戚,宗族嫡系,包括隨行的人員全部跪倒這石碑之前聆聽著祭文禱告。

漫長的等待非常的枯燥,宗族子弟包括皇親國戚都有些不耐煩。但這畢竟是重大的泰山封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終於,吏部的祭文吟唱完畢,所有人不約而同的舒了一口氣。莫無痕緩緩的站起身,身後跪倒的也紛紛吃力相互攙扶的站了起來。

「吉時還差多久?」莫無痕隨意的問道。

「啟稟皇上,還有半個時辰時間……」

莫無痕漠然的點了點頭,緩緩的轉過身環顧著身後,最終的視線定格在有些不安的安陽王身上。一絲淡淡的笑意浮在臉上,眼神中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精芒。

時刻關注莫無痕的安陽王自然捕捉到了莫無痕不加掩飾的眼眸,心底咯一下臉色猛然間大變。

「安陽王,交出你的宗族家書鐵卷,還有你的宗主令牌……」莫無痕沒有一絲的客套在所有人錯愕之中說出了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話。

「嗡」原本安靜祭祀會場突然間爆發出一陣哄鬧,無論文武百官還是皇親國戚都驚詫的目瞪口呆。

交出宗族家書鐵卷,這一句大家還可以理解。雖然吉時未到但今天皇帝要將寧月當眾列入皇室宗親提前拿出來可以理解。但交出宗主令牌……那就是大問題了。

無論什麼情況,莫無痕都無權讓安陽王交出宗主令牌,唯有在取締宗主之位之時才會有這樣的話語。言外之意已經不需要細想,莫無痕想當眾取消安陽王皇室宗主之位。

「莫無痕,你想做什麼?列祖列宗在上,你想公報私仇?」安陽王氣急敗壞的暴吼道。

「大膽,你膽敢直呼皇上名諱?」身為相國的曾維谷突然踏出人群暴喝道。

「哈哈哈……本王為何不能直呼他的名諱?本王是他的兄長,還是皇室宗族族長,本王哪裡大膽了?」

「先君臣,后兄弟,先天下,后小家。皇上是君,你是臣。皇上是天下聖主,你卻在天下人面前談皇室宗族?看來……皇上要你交出宗主令牌並無差錯。安陽王,還是交出宗主令牌吧1

「哼!曾維谷,我家的事你不該管……」

「天家無私事,既然是國事又哪一件我不該管?交出宗族令牌」

「交出宗主令牌」滿朝文武齊聲高喝,紛紛跨出一步如海浪一般向安陽王威壓而去。

「你們……」安陽王臉色猛的陰沉了下來,一瞬間,臉上殺意瀰漫,放著精芒的眼睛冷冷的掃過滿朝文武。

「安陽王,你是不是在等京城傳來的好消息啊?」莫無痕淡淡戲謔的笑道,「朕要你交出宗主令牌,非是朕公報私仇,也非是你尸位素餐,而是你意圖謀反,顛倒江山……」

「轟」莫無痕此言剛落下,所有人都爆發出一陣哄鬧。謀反的罪名,在歷朝歷代都是罪大惡極,大周皇朝歷史上,五王叛亂給大周皇朝帶來的傷痛成了滿朝文武的禁忌。王爺叛國,必定罪無可耍

無數雙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安陽王,任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平日低調很少與官吏往來的安陽王竟然會在大周國力蒸蒸日上的時刻叛亂?

「你!你血口噴人」安陽王臉色大變,眼神中突然閃過無盡的惶恐。

「九門守軍在一年前被你收買,京城郊外盤踞的十二寨就是你扶持的,六部之中有十二位二品大員為你所用,還有各方隱藏的勢力林林總總加起來有五萬人馬。

原本按照你們的計劃,這個時候他們應該拿下皇宮控制宮廷,然後你再命人假傳聖旨撤離中州周圍的守軍。等到朕封禪回來,你再來一個請君入甕……不得不說,你的計劃真完美,完美的就像做夢一樣。

朕的江山,是區區幾個跳樑小丑可以顛覆?朕的皇宮,是一群烏合之眾可以攻破?知道朕為何在命太子監國的時候還將御林軍軍權交給他么?朕就是讓他練練手。安陽王,你與各方勾結的證據早已在朕的御書房裝了滿滿三箱子,你說朕該不該扯了你的宗主之位?你知不知罪?」

「轟」強大的氣勢噴涌而出,安陽王驚恐的連連倒退。恍惚的眼神,彷彿掃視著一雙雙敵視的眼眸,死亡的惶恐一瞬間充滿的心海。

「撲通」一聲,安陽王無力承受莫無痕的氣勢威壓瞬間癱倒下來。冷汗如雨,嘩嘩的沿著額頭淌下。

「殺」

突然間,一陣喊殺聲響起,隨著喊殺聲,身後的山腳處,一陣刀劍拼殺的聲音激烈的響起。靈力震蕩,氣勢恢宏。

一片死寂的泰山山頂瞬間變成了喧鬧的戰場,所有人驚恐的望著遠處,一群黑衣人沿著山腳奮力的衝殺,御林軍正在山腳死命的抵禦。但這群黑衣人每人都有著強悍的實力,沿路的御林軍哪怕結著軍陣也無法抵禦他們的衝殺,勢如破竹,幾乎眨眼間就衝到了山腰。

「哈哈哈……」安陽王得意的站起身,爆發出一陣難以抑制的癲狂笑容,突然,安陽王收住笑容,猙獰凶厲的目光冷冷的射向莫無痕的眼眸,「莫無痕,你雖洞悉了本王的一切計謀,但你唯獨算漏了一件事1

「何事?」莫無痕的臉色不為所動,風輕雲淡的問道。

「你可以在本王的手下埋一根釘子,難道本王就不能在你的身邊埋一顆釘子么?鏡天府,你們還在等什麼?」

隨著話音落地,鏡天府密諜紛紛躍出。一陣齊齊的聲響,刀劍出鞘紛紛站到了安陽王的身後。氣勢狂涌,牢牢的鎖定著莫無痕和滿朝的文武。

「護駕」曾維谷大驚失色,他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這泰山封禪之際,在吉時將到之時竟然上演了這麼一出宮廷政變手足相殘的戲碼。

隨著曾維谷的呼喝,一眾文武群臣也反映了過來。蜂擁而至將莫無痕與月娥皇后牢牢的護在中間。武將上前,蕩漾著靈力波動與鏡天府對峙,而文官之中,竟然也是高手如雲。就是曾維谷,竟然也有著先天之境的修為。

情勢翻轉,如此的徹底。剛剛還勝券在握的莫無痕竟然眨眼間變成了瓮中之鱉。山腰上的廝殺還在上演,刀劍交擊的聲音越來越近。莫無痕環顧四周,突然間的發現自己除了使命守護的文武群臣已經眾叛親離。

皇親國戚宗族子弟紛紛惶恐的蜷縮一邊,莫無痕的視野劃過竟然無人敢於他對視。恍然中,莫無痕有點想笑。這就是他的親族後輩,這就是整天喊著與國同休的皇親國戚。到了關鍵時刻,竟然一個個置身事外。

「莫無痕,終究還是你輸了1安陽王得意的踱著步子緩緩的走來,戲謔的看著人群中臉色陰沉的莫無痕。

「你洞察了我所有的計劃,但卻不知道這些計劃全部是本王讓你知道的。你英明神武大刀闊斧使得國力蒸蒸日上九州百姓都對你心悅誠服,這一點你比我強。

但你卻不識人心,你只記得自己的豐功偉業卻忘了身邊人的冷暖。你看看,現在站在本王身邊的,全是你的身邊人。他們本該是你的家奴,他們本該在你面前搖尾乞憐但是……他們現在聽命與我。你知道你錯在什麼地方么?

先皇將皇位傳給你,不是讓你一件件的推翻祖制。這天下是我莫家的天下,不是你那狗屁不通的天下人之天下。

你登基以來,對宗族的權利一削再削,對皇親國戚的地位一貶再貶,你是自己斷送了自己的江山,是你將皇位拱手送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