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五章 龍王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 龍王現身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千暮雪緩緩的踏出一步,這一步卻彷彿咫尺天涯。身影一晃,原本站在劍刃山頭的千暮雪眨眼間出現在寧月的身旁。

清風拂過,吹起了千暮雪的秀髮露出也吹起了她翩翩的衣袖。雖然身上沒有一絲裝飾,但她卻是世界最絕美的女子。白衣黑髮,如雪一般的飄渺。

千暮雪就這麼安靜的站在陳水蓮的面前,身上的氣勢也如清風一般的淡雅。沒有冷冽的氣勢,沒有可怕的殺意,就這麼安靜的站著卻給在場的所有人無比的心安。只因為這個女人之前如此響亮的名聲。

桂月宮闕,三榜驚絕,千山暮雪,月下劍仙。這是古往今來具有最可怕天賦的女子,這個一個令天下武林都黯然到絕望的女子。因為她的存在,重新定義了天才這兩個字,因為她,青年才俊從此黯然失色。

「我記得你對我說過,京城的水很深,如果看不清水底的情勢就千萬別趟……」寧月的臉上輕輕一笑,望著陳水蓮沉寂的表情緩緩的說道,「你說的沒錯,京城的水真的很深,你們的所有謀划都在水底進行著,甚至到了今天,我都沒有得到足夠的線索,一直疲於招架你出的一招又一招。」

「哈哈哈……能得鬼狐如此讚揚,倒是洒家的榮幸。洒家得知鬼狐要進京也是如臨大敵。但好在……在鬼狐進京之前,洒家已經將一切謀划妥當,所以倒是一直沒被菇什麼蛛絲馬跡……」

「是啊!既然你我身份立場已經明了,多餘的話我本不想有一個問題無關大局還希望陳都督能夠替在下解惑。」

「你說來聽聽。」陳水蓮突然淡然一笑,這一刻寧月才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身為武道高手的氣度。

「江南道,金余同的背後是不是你?」寧月眼神一凝,雙眼如電一字一頓的問道。

「哈哈哈……還以為鬼狐要問什麼呢?原來是他礙…不錯,金余同的確授命於洒家。沒辦法,主子要問鼎天下,要成萬世不朽的大業,沒有錢可不行。可惜……終究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鏡湖水底……應該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寶藏吧?」

「當初我就猜到他們圖謀甚大,想不到你們的圖謀比我想象的還要大。現在有暮雪在此,你的計劃應該到此為止了吧?陳水蓮,你還不跑?」寧月猛然間冷了臉色,胸中提起暴喝的說道。

「跑?洒家為何要跑?與月下劍仙交手也是洒家的夙願之一,今日劍仙重回武道可惜可賀,洒家正想領教劍仙的無垢劍氣是否如傳言的那般無堅不摧……」

「但可惜……你這個夙願怕是無法實現了。」寧月默默的搖了搖頭。

「為何?」

「因為這裡不是江湖1寧月很嚴肅的回到,「暮雪今日只需將皇上平安送回宮廷,你跑也罷不跑也罷都不重要,只要皇上安全,咱們的帳可以慢慢的算……」

「哈哈哈……鬼狐不愧是鬼狐,竟然謹慎到連最後一點險都不願意冒,這一點,你比楚源強的太多了。如果今日來的是楚源,他早就拔刀與洒家廝殺一場了。罷了……既然暮雪仙子不想戰,洒家也不好強求!龍王,你還在等什麼?」

陳水蓮的話頓時讓寧月大驚失色,剎那間無盡的惶恐從心底湧現。在話音落地的瞬間,寧月已經猛然回頭,但還是晚了一步。

「轟——」強大的氣旋突然爆開,一道人影彷彿鬼魅一般出現在莫無痕的身邊,如鬼使一般捲起莫無痕直衝雲霄。身形閃爍,驟然間落在了祭台之上。

「刺啦——」一聲輕響,身上的官袍化作蝴蝶漫天飛舞。雪白的頭髮在風中飄揚,而莫無痕,就被那人提在了手中。

白髮如瀑,面如嬰兒。鬚眉皆白卻不顯一絲蒼老。這便是岳龍軒,江州龍王岳龍軒。在離州寒月潭中,被不老神仙擊敗遠遁的岳龍軒竟然沒有躲在江州養傷而是出現在了此刻的泰山。

「皇上——」到了這個時候,文武百官才算反應過來看著被岳龍軒禁錮的莫無痕驚呼道。

「父皇——岳龍軒,你膽敢傷害父皇一根汗毛,孤要你的怒蛟幫飛灰湮滅……」莫天涯頓時暴怒,厲聲喝道。

「呵呵呵……」岳龍軒淡淡的一笑,眼神淡漠的掃過底下的群臣,掃過寧月掃過千暮雪,最終將視線定格在莫天涯的身上。

「無需你說狠話,你的父皇已經這麼做了。哈哈哈……我岳龍軒何德何能,竟然驚動封拳多年的中州巨俠親自緝拿?我怒蛟幫何德何能?竟然能讓江湖武林與朝廷聯手絞殺?現在跟我說讓怒蛟幫飛灰湮滅……是不是太遲了?」

「歷朝歷代,無論哪個皇朝都不會容許一個地方勢力割據一方。而你怒蛟幫!豈止是割據一方,你阻斷長江天險,使朝廷政令二十年南北不通。朕豈能容你?

若不是國策不許我們大動干戈,你怒蛟幫在二十年前就該覆滅於歷史長河。如今你膽敢出現在朕的面前,還敢參與謀朝政變?江州龍王啊江州龍王,你是真的不知道死是怎麼寫的?」

莫無痕雖然被岳龍軒禁錮,但也絲毫不墮了帝王的威嚴氣度。一段話落,天威加持每字每句都如同泰山之石打入所有人的心田。

「不知死活?天子似乎還不明白眼前的情勢么?不變的皇權,流水的帝王。而天地之間,卻只有一個岳龍軒!天子,交出旻天鏡1

「你是為了旻天鏡?」莫無痕眼神如劍的回頭問道。「旻天鏡雖作為太古八大神器之一,但最大的作用還是鎮壓國運。你一個江湖之人,要旻天鏡做什麼?」

「這你就不要管了……交出旻天鏡,本座可以繞你一命1

「龍王,只要莫無痕梟首,旻天鏡自然歸龍王所有。還請龍王出手吧1陳水蓮臉色一沉,雙目直視岳龍軒催促的喝道。

「旻天鏡鎮壓皇朝氣運,乃無上神器,自然是親自拿到手的比較穩當。周天子,你還是將旻天鏡交給我,拿到旻天鏡之後,我可以保證轉身就走。你大可以仗著暮雪劍仙化險為夷,以後你做你的帝王,我走我的江湖。你找不到我,我也不會與你做對,兩全其美豈不美哉?」

「哼——」突然之間,陳水蓮冷哼一聲周身的氣勢如火焰般沸騰。天空剎那間昏暗了下來,陰沉如墨的積雲再一次凝結在泰山之巔。

「岳龍軒,你別忘了你的立場!也別忘了與洒家的交易。莫無痕死了,你才可以逍遙江湖,你若不動手,就是與洒家撕毀協議。到那時,天大地大終究沒有你的容身之處。

別以為做了他們的國師你就能高枕無憂,我的主子要取你的性命如探囊取物。你殺還是不殺?」隨著話音落地,如刺骨寒風的氣勢猛然間向岳龍軒涌去。風聲呼嘯,帶著鬼哭狼嚎的悲嗆。

岳龍軒的眼睛微微眯起,突然間,嘴角微微勾起一絲淡淡的弧度,「天榜第十,皇宮大內?傳聞你位列天榜之後從未出手。這天榜之中,恐怕就你最養尊處優吧?」

突然,月龍軒雙眼似電,一眼望穿透過了空間枷鎖,「天榜之上,要麼風華絕代,要麼英雄了得,我等江湖兒女偏偏混跡了你這個不男不女的東西。簡直侮辱了天榜至高無上的榮耀。

本座忍著噁心與你合作,想不到你竟然如此的不識趣?真當本座怕你背後的主子么?我只要旻天鏡,什麼合作交易在本座眼裡不值一文1

「轟——」狂風炸起,一道龍旋飛舞,雪白的鬚髮隨風飄揚,無盡的氣勢捲動蒼穹。

寧月與千暮雪默默的對視一眼,手掌微微的握拳。情勢的翻轉太超出預料,變化的讓寧月措手不及。而現在,岳龍軒與陳水蓮有了間隙,這也給寧月帶來了一絲轉機。

只要兩人交手,只需要一個機會。千暮雪就有可能從岳龍軒手中奪下莫無痕。這個機會也許一閃即逝,所以,就連千暮雪的眼神也變得分外凝重。

一絲淡淡的氣息無聲無息的升騰,彷彿冬天清晨升起的朦朧薄霧。雙眼蔚藍,平靜的看著對峙兩人的氣息變化。

「噗——」一聲輕響,彷彿氣袋漏氣的聲音。天空的威壓剎那間煙消雲散。如此聲勢動天的氣勢比拼竟然消散的如此的無聲無息。

「哼1陳水蓮悶哼一聲,腳下踉蹌一臉倒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穩住的剎那,彷彿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臉上寫滿了獃滯的驚容。

「不……不可能……為什麼會這樣?」陳水蓮滿臉的不可置信,「我怎麼可能會輸?我怎麼可能會輸得這麼乾脆?不可能……我不信……」

「不對1寧月身邊的千暮雪突然冷冷的說道。

「暮雪?發現什麼了?」

「陳水蓮的修為不對!剛才的氣勢比拼,如果陳水蓮真的是武道之境,不可能敗得這麼快這麼的無力……陳水蓮的修為境界應該還沒完全踏足武道……他和薛無意應該……是一樣的。」

「半步武道?」寧月眼中精芒閃爍驚喜的問道。

「不可能,你的修為並沒有踏足武道1岳龍軒也瞬間發現了陳水蓮的異常,「以你的修為,本不該位列天榜與我們並駕齊驅……天榜第十,皇宮大內?天機老人真是糊塗了……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