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榜第十,皇宮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榜第十,皇宮大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突然,岳龍軒猛然抬起頭眼中閃爍著智慧的精芒,「天機閣的天榜數百年來從未出錯,既然你還沒踏入武道怎麼會登上天榜第十位?天榜第十……」

「必定另有其人1千暮雪眼神眯起,冷冽的聲音化作天籟。

「轟——」

突然間風起雲動,一道奔騰的氣勢如騰龍一般直衝雲霄。措不及防之下,岳龍軒被強大的氣勢震飛而起。騰龍咆哮,攪動雲層,岳龍軒形成的氣勢雲台突然間轟然破碎。

天空巨龍散發著無盡的偉力,漠然的注視著底下的蒼生。莫無痕輕輕踏出一步,腳下的虛空彷彿堅實的地面一般。隨著他的步伐,強悍的氣勢越來越高漲眨眼間與蒼穹的騰龍融為一體。

「什麼?」所有人獃滯的看著天空,不可置信的望著天地的驚天變化。身穿龍袍的莫無痕不再是人間的帝王,而是天神執掌蒼生。

「哈哈哈……」穩住身形的岳龍軒仰天大笑,笑得撕心裂肺,「這才對嘛……這才對啊!天榜第十,皇宮大內又怎麼可能不是武道高手?身為帝王的周天子,又為什麼不可以是天榜第十?

原來……天機閣不是不知道皇宮大內的真正身份,而是忌諱天子的名諱故意隱藏。周天子,好厲害的周天子,你竟然騙過了世人,連陳水蓮這個白痴也被你騙過……哈哈哈……」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陳水蓮茫然的望著天空氣勢如龍的莫無痕滿臉的不可置信,「我才是天榜第十……我才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莫無痕冷冷的掃過陳水蓮,但眼神已經不再在他身上停留,默默的轉過頭望向不遠處與他遙相對視的岳龍軒。此刻的陳水蓮就是個跳樑小丑,他不配也沒資格被莫無痕放在心上。

「岳龍軒,你霸佔朝廷命脈,阻礙朝廷政令,現如今還投靠草原胡虜通敵賣國。朕授命於天,將你逐出九州從此生不入天榜,死不葬九州!朕之令,為天命!岳龍軒,受死1

「轟——」強悍的氣勢噴涌而出,天空的雲層化作金黃。一條黃金騰龍浮現九霄,帶著無上的威勢向岳龍軒撞去。

「好,就讓本座見識一下天地第一的神功絕學皇極經世訣是否如傳言的一般。」岳龍軒不甘示弱的大喝一聲。

「唵——」

九霄龍吟驚天變,十八條晶瑩剔透的銀龍毫無徵兆的憑空而起,迎著衝殺而來帶著無盡龍威的黃金巨龍衝去。剎那間風雲變化,電閃雷鳴。無盡的虛空之中,一條條道韻如瀲漓一般浮現蕩漾九霄。

文武群臣慌忙祭起靈力之柱蕩漾起護體罡氣,哪怕交戰之地在空中,其散發的餘波也非常人所能承受。莫天涯與寧月忽然出手,在文武群臣之上再一次撐起一片屏障。

「轟——」群龍交戰,廝殺於九霄之巔,黃金巨龍如神如魔,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十幾條銀龍撕成碎片。銀龍雖然氣勢恢宏,但在黃金巨龍面前又如此的無力。

天空灑落無盡的碎片,彷彿夏天飄落的櫻花雨。雖然美輪美奐,但卻異常的要命。每一片碎片,幾乎都夾雜著武道高手的天地法則,櫻花飄落,幾乎瞬息間撐起的屏障已經搖搖欲墜。

「暮雪,出手1寧月突然冷冷的喝道,在電石花火之間,寧月想起了陳水蓮。莫無痕可以將陳水蓮當做螻蟻,可以將他無視,但寧月卻不能。陳水蓮就算不是天榜第十,但他依舊是半步武道的絕頂高手。

在寧月開口的瞬間,突然間一道火紅的身影彷彿破開了時間一般出現在陳水蓮的身邊。在陳水蓮錯愕,在他震驚於自己身份的時候閃電般的出手了。

「轟——」一道帶著火焰的氣浪噴涌而出,在陳水蓮錯不急防之下一掌狠狠的拍在他的背心。

「藹—」陳水蓮一聲慘叫,但聲音卻在剎那間止歇。紅色身影絲毫沒有停下,彷彿浴火的鳳凰一般化作九天,尖嘯的鳳鳴響徹天地。九道虛影幾乎同時的點中陳水蓮的周身。

「噗——」鮮血噴洒,原本氣勢沸騰的陳水蓮彷彿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委靡了下來。到這個時候,寧月才看清端莊華貴的月娥皇后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陳水蓮的身後。

九根閃著金光的鳳釵刺在陳水蓮的周身大穴,將他的功力修為包括本命真元全部封鎖。此刻的陳水蓮哪還有半點氣勢滔滔不可一世?就像一個落寞等死的老人面色死灰的萎靡了下來。

「皇後娘娘的武功……竟然如此高深莫測?」寧月微微吞吞舌頭驚詫的問道。

「嗯,我早就說過的……」千暮雪淡然的說道,氣勢再一次從陳水蓮身上撤離投向了高空。

寧月額頭垂下一絲冷汗,當初千暮雪第一次見到月娥的確贊過月娥皇后的高深武功,但誰又知道,她口中的高明武功會高到如此境界?

「殺了我……求……求皇后殺了我……」陳水蓮突然呻吟的嘶喊,凄涼的模樣竟然讓寧月產生了一絲憐憫。

「你已經不再自稱奴才了?」月娥皇后的聲音依舊空靈,眼眸深處也依舊如清水一般平靜。但哪怕她的聲音如此的清澈,可依舊讓所有人感受到了無盡的威嚴與高貴。

皇上為真龍天子,皇后是九天火鳳。貴到極致,就連天地也會認同。母儀天下,也不是僅僅史書上的四個字而已。

「洒家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自然無法再做別人的奴才。皇後娘娘,念在洒家伺候了您這麼多年的份上,給洒家一個痛快吧1陳水蓮的樣子很凄慘,但從他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一毫,淡淡的笑容掛在臉上,彷彿看淡生死的英雄豪傑。

「你口中的聖主還沒有著落,本宮又怎麼能殺了你。你的生死,自然由皇上發落……」

「呵呵呵,皇後娘娘是太小看水蓮了,你們不可能從水蓮的口中掏出半個字。鏡天府的刑法比天幕府的刑法殘酷十倍,水蓮卻早已一一試過保證萬無一失……」

「哼1月娥皇后的臉色猛然陰沉了下來,也不再理睬倒在地上的陳水蓮,與所有人一樣仰望天空,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

金龍咆哮勢如破竹,剛猛的就像不滅金身一般。岳龍軒無論升起多少銀龍,彷彿都不是金龍的一合之敵,摧枯拉朽眨眼間漫天冰雪飛舞。

泰山之巔的所有人都滿臉振奮的看著莫無痕大發神威,他們所信奉的帝王,不論在任何領域都是人間巔峰。文成武德幾乎可以媲美歷代任何帝皇。這是他們之幸,也是天下之幸。而現在,他們恍然察覺,莫無痕的武道修為也是驚天動地傲視群雄。

恍惚中,有些年邁的大臣彷彿看到了當年風華絕代的祁連王。當所有人的臉色都洋溢著欣喜的時候,底下的千暮雪臉上卻掛起了一絲淺淺的擔憂。

「怎麼了?」寧月與千暮雪心意相通,身邊的佳人心底產生的瀲漓波動自然瞞不過寧月的感知。

「皇上的武功剛猛霸道,雖然有著龍氣加持但時久比衰,反觀岳龍軒的武功卻已到了剛柔並濟的化境。所以看似節節敗退但實則未敗分毫。

岳龍軒遭逢大變,武功竟然精進到了這麼可怕的境地。當初我能與他平分秋色而現在,我已不是他的對手了。皇上如果能速戰速決還能有一線勝機,如果不能,那就必敗無疑……」

「那還等什麼?我就不信兩個武道高手聯手還干不過他一個……」寧月急切的說道。

「武道高手之戰,外人不可介入……」

「為何?」

「這是規矩1

寧月對千暮雪的話很無語,但他卻無可奈何,他不是武道高手所以他不懂。而千暮雪雖然與寧月定情但千暮雪依舊是千暮雪,她有自己的堅持自己的原則。這一點,寧月無法強求也不會強行改變。

「唵——」又是一陣龍吟,當金龍第二次將漫天的游龍擊碎之際,突然間雲層中再一次浮現出數十條游龍。化龍神跡至剛至猛,但剛柔並濟之後又連綿不絕。

不只是千暮雪發現了問題,交戰中的莫無痕也發現了問題。不再耽擱,催動金龍化作流光向岳龍軒撞去。強大的氣勢攪動了天空,無盡的金芒彷彿星辰散落。剎那間,金龍綻放出刺眼的光芒,刺得所有人的眼眸都眼淚直流。

「哼1岳龍軒冷哼一聲,剛剛形成的化龍神跡剎那間碎成漫天的星辰。金龍的扭動彷彿破開了時間峽間,閃爍的撞上岳龍軒的胸膛。

「轟——」一道虛影突然間憑空出現,晶瑩剔透,金絲飛舞,高逾數十丈如神如魔。當初歷滄海使出絕殺一擊的時候,岳龍軒也是使用這一招制勝,而現在,岳龍軒再一次使出神魂合一雙掌交疊狠狠的向金龍迎去。

剎那間,寧月的心提到了嗓門口。莫無痕此戰至關重要,不是說敗了就會前功盡棄。莫無痕本身就是武道高手,哪怕輸了只要保住性命他的江山就沒有人可以奪齲但莫無痕依舊不能敗,因為他是帝王,人間帝王!無論聲望和天下的期待都不允許有一個敗過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