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七章 旻天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旻天鏡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轟——」彷彿天空炸開的太陽,刺眼的光芒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壓化作蒼穹狠狠的壓下。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置身在火爐之中被火焰炙烤,就連寧月也有些經受不祝天空撐起的屏障幾乎在一瞬間破碎,金芒彷彿星河墜落向眾人的都頂砸來。

「嗤——」

一聲輕響如水滴落在滾燙石鍋上發出的刺啦聲,突然間,世界靜止了。一道不知何處升起的清風吹過,瞬息間氣溫驟降。剛剛還被火焰炙烤的天地,眨眼間卻彷彿清涼的悲秋。

冷冽的氣勢從千暮雪的身上激發,衝上雲霄擊潰了爆炸的餘波。金芒彷彿花火一般爆碎,剎那間現出了蔚藍的天空。驕陽孤獨的掛在天空,萬里之內不見一絲白雲。

所有人用力的揉著眼睛,當酸痛稍微有些緩解的之後,又紛紛將目光射向天空。蔚藍的天空之下,只有岳龍軒負手而立,清風吹動了他的白髮將他襯托的更如仙人。

「皇上呢?皇上……皇上在哪裡?」文武百官急了,一戰之後,天地間竟然見不到莫無痕的身影?一絲不祥的預感在眾人的心底浮現。

「在那1千暮雪的話彷彿是所有人的指路明燈,順著千暮雪的視線望去。那座孤獨的山峰之上,莫無痕一身龍袍在風中起舞。傲然凌立,視線平靜的望著天空之中的岳龍軒。

「皇上沒事——」一聲驚喜的呼喝響起,文武群臣的心放也回到了肚子。莫無痕不能敗,但更不能死!

「周天子,你雖是真龍天子,但你……卻也不過如此。我為龍王,乃龍中之王,就算你有皇氣加持,你終究敗了!可惜……想不到你藏的這麼深,看來本座要拿旻天鏡已經無望。

周天子,方才你逐我出天榜,死不能葬九州。你是天命,言出法隨,本座遵旨!但本座告訴你,早晚有一天,本座會回來的。到時候,本座會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踏入九州……」

「想走?朕不許你走你就走不出九州!你不是要旻天境么?看著,這便是旻天鏡1莫無痕淡漠的聲音彷彿響徹九州,突然間,一道金光浮現照亮了天地,就連天空的驕陽也黯然失色。

金光升起的瞬間,所有人的心底升起了一絲敬畏,對天地的敬畏。莫無痕的身體再次輕輕飄起,一面古樸又不失華麗的鏡子懸浮在莫無痕的腦後。鏡子綻放著萬道光彩,彷彿佛光浮現在虛空。

在旻天鏡的加持下,莫無痕的氣勢再次高漲,彷彿化身天地與道韻融合。莫無痕輕輕的踏過虛空,眨眼間出現在岳龍軒的身前,身後的旻天鏡如同探照燈打在岳龍軒的身上。

岳龍軒想走,但無處可走。這方天地,早已化為虛空,這片蒼穹之內,再無其他不被旻天操控。岳龍軒第二次感受到了無力,感受到了那種跌落凡塵的屈辱。

「這……便是旻天鏡?這……便是上古八大神器之一的旻天鏡?果然……非同凡響……果然……非人力所能抗衡……」

「神器有靈,有德者居之!旻天鏡鎮壓大周氣運三百年,豈是外人可以染指?」氣勢飛揚,狂風席捲吹散了莫無痕的長發,威嚴的質問彷彿天地的審判。

身形一閃,跨越了時空來到躍龍軒跟前。

「轟——」

一拳!狠狠的擊在岳龍軒的胸膛。而岳龍軒,卻彷彿被點了穴道一般一動不動,任由莫無痕一拳狠狠的轟擊在胸口。

一拳過後,連綿不斷的拳影彷彿流星墜落,殘影略過,莫無痕一連轟出數十拳才罷手。岳龍軒的臉色猛然間漲得通紅,雙眼似電的望著莫無痕漠然的眼神。

莫無痕淡淡的轉過身,腳步踏出。身形一閃,再次來到泰山之巔眾人面前。

「皇上威武,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威武,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群臣恭敬的朝拜,恭賀莫無痕得勝歸來。在話音落下的瞬間,天空突然闖來一聲輕響。眾人大驚,順著聲音望去卻看到了一個他們終身難忘的一幕。

岳龍軒的周圍,突然出現了細密的裂紋。彷彿他被禁錮在鏡子之中。明明虛空中空無一物,但裂紋卻又如此鮮明的出現。

「,——」

裂紋破碎,彷彿晶瑩的水晶一般碎成無數。晶瑩的光輝從天空飄落,卻又化成道韻隨風飄散。

「噗——」彷彿被定格的岳龍軒終於動了,捂著胸口嘔出一口鮮血。剎那之間,原本威臨天下的岳龍軒彷彿真的變成了白髮老人一般。就連原本飽滿臉也在肉眼可見的情況下乾癟充滿褶皺。

「周天子,你贏了……」一聲冷哼響徹天地,腳下一頓,身影便已踏破虛空消失無蹤。

「皇上——」寧月頓時大急,「打蛇不死,必遭反噬,如果岳龍軒化明為暗,對我大周皇朝來說就是災難。」

「無妨,他已經不足為懼1莫無痕淡淡的說道,漠然轉過頭望著岳龍軒消失的方向,「被朕震碎了五臟六腑,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

說完,視線轉移定格在倒地不起的陳水蓮身上,「你口中的聖主,可有朕的文治武功?」

「咳咳咳……論文治,主子不遜皇上分毫,論武功,主子更在皇上之上。最重要的是……主子乃天命所歸……」

「他是誰?」莫無痕眼神一凝,雙眼如劍直視陳水蓮的眼眸。

「恕洒家無可奉告……皇上,你是了解洒家的,洒家不想說的,誰都沒辦法從洒家口中掏出一個字。皇上還是不要枉費心機,給洒家一個痛快吧……」

莫無痕沉默的點了點頭,一瞬間,氣勢翻湧再一次化身天地。

「皇上,吉時到了——」突然間,月娥皇后的聲音響起,鳳冠霞披的皇後端著兩杯祭酒渺渺的來到莫無痕身邊,「祭天要緊,何不以他為祭告慰天地?」

「嗯,就依皇后吧1莫無痕接過皇後手中的酒杯,與皇后緩緩來到石碑前。石碑如此的碩大,如此的巍峨。就算寧月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這麼巨大的石碑是如何被運送到泰山之巔的。

這麼大的石碑之上,卻只是書寫了無量天碑四個字。再一次,寧月對無量天碑產生了濃濃的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神物,竟然擁有如此傳奇的色彩。

「朕,大周皇朝第二十七位順位帝王莫無痕,由感蒼天庇佑,特來祭天以謝天恩。天地乾坤,厚德載物,自上古古皇分立九州,文明初始,歷盡三千年。天下紛擾清濁,大周皇朝順應天命而立至今五百春秋……」

洋洋洒洒萬字祭文被莫無痕抑揚頓挫的念出,天地彷彿由感無數道韻在泰山之巔盤旋。過了大約半個時辰,莫無痕的祭文才算背誦完成。

「授命於天,朕當遵循天道,順應天命,教化萬民,造福於蒼生,挽天下之太平。值此良辰,朕叩請旻天上帝護佑我大周皇朝繼往開來永恆不朽……」

說完,捧起手中的酒鏨一飲而盡!緩緩的站起身,莫無痕漠然轉身掃視身後跪倒的滿朝臣工,「朕繼位五年,五年來兢兢業業一直將天下萬民放在心頭。朕問諸位,朕可有哪裡失職?朕可有失了為君者的本份?」

「皇上英明神武,造福萬民,天下歸心有目共睹!皇上是否失職,是否有失帝王本分,臣等說了不算,天下百姓說了才算……皇上厚德,百姓爭相傳誦,天下萬幸,臣等萬幸1

「是么?」莫無痕輕輕的舒出一口,再次望向陳水蓮,「水蓮礙…朕這個皇帝合格么?」

「嘎嘎嘎……皇上要是不合格,別說大周朝,就是古往今來歷代皇帝可稱明君的就沒幾個了。皇上……洒家知道你要問什麼?皇上雖然是合格的帝皇,但你卻不是最正統的帝皇。不必多言,皇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好1莫無痕也沒有多言,氣勢翻湧,一道吸力自掌中噴涌而出,陳水蓮的身體化作激射的巨石落到莫無痕的手掌,輕輕一甩,便滾落在石碑之前。

「旻天上帝為證,凡宵小之輩妄圖攪亂大周江山,圖謀不軌,朕必執天子劍斬其頭顱,流放其魂魄,致使九天十地再無他容身之所。拿朕的天子劍來——」

「轟——」一聲爆響突然間炸開,漫天血霧彷彿煙塵瀰漫。原本倒地不起的陳水蓮突然暴起,身上的九根鳳釵化作流光激射而出。

陳水蓮身形如霧,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莫無痕身後一掌狠狠的印在莫無痕的後背。而莫無痕,卻彷彿被定格了一般任由陳水蓮一掌擊中。

「大膽1寧月暴起,一指向陳水蓮打去。白色的指力彷彿跨越了時間,幾乎在瞬息間來到陳水蓮的面門。陳水蓮猛然仰頭,指力擦著他的腦門激射而過,一道猙獰的焦痕幾乎將陳水蓮的臉一分為二。

而千暮雪卻渾身一震,在她即將動手的時刻,一道氣機竟然突然的將她鎖定。千暮雪眼神一冷,卻探查不到鎖定來自何方。

身形如霧,陳水蓮的速度快如閃電,一把扣住月娥皇後身形一閃便已退到了人群之外。

「當——」一聲脆響喚醒了被變故驚詫的眾人,旻天鏡從莫無痕的身上摔落在地面上砸出了玉盤的聲響。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