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八章 最後的幕後黑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 最後的幕後黑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莫無痕吐血了,方才還不可一世如神如魔的莫無痕竟然吐血了,身懷旻天鏡,天榜之中無可頗莫無痕吐血了。這一幕,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讓所有人都彷彿置身夢中。就連千暮雪的眼眸中,也露出了一絲錯愕。

莫無痕吐血之後渾身一顫,瞪著獃滯的眼睛愣愣的看著地上滾落的酒盞,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鐵青,又在眨眼間變得慘白。

「哇——」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噴洒的血液冒這著絲絲的寒氣,落在地上結成了晶瑩的冰珠。

寧月與莫天涯身形一閃來到莫無痕的身邊,一邊一個拄著莫無痕。

「父皇,您怎麼了?父皇……別嚇兒臣……」

「皇上……您沒事吧?」

「暗夜滲水……」莫無痕冷冷的說道,臉色陰沉的抬起頭看向劫持著月娥皇后的陳水蓮。莫無痕的眼神無比的複雜,懷疑,不信,懷念,還有哀傷。他不信,但事實卻擺在眼前……

「皇后……朕實在想不到……那個藏在皇宮裡的人……是你……朕懷疑過宮裡的任何一人,甚至懷疑過三公六閣……懷疑過皇親宗室但朕唯獨沒有懷疑過你……」

「嗡——」驚呼的議論聲暴起,滿朝臣工不可置信的轉過頭看著哪怕被陳水蓮劫持,面色表情依舊平靜自若的月娥皇后。

月娥輕輕的踏出一步,輕巧的離開了陳水蓮的掌控,也到了這個時候,滿朝臣工才真的確認確信,莫無痕的中毒,就是月娥皇后所為。但是……為什麼?滿朝臣工卻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月娥皇后已是皇后,母儀天下已經是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人生已如此,還有什麼不滿足還有什麼不滿意?幫著外人毒害自己的夫君?還是一個愛她勝過愛自己的夫君?所有人都無法理解,一個正常智商的人都不可能這樣做。

「不會的?這不可能……母后……你告訴大家……不是你對不對?怎麼可能是你……你沒理由礙…你不會害父皇的,告訴大家……」莫天涯淚流滿面如泣如訴的話讓所有人聞著傷心聽著流淚。

「皇兒……」月娥皇后輕輕一嘆,漠然的搖了搖頭,「是我,一切都是我……」

「不會的……您已經是皇后了……為什麼?是皇兒做錯了什麼對不對?一定是皇兒不乖是么?皇兒給你認錯……皇兒錯了……」莫天涯撲通一下跪倒在地,雙腿跪著向月娥皇后爬去……

「天涯,回來1莫無痕冷冷的暴喝。莫天涯渾身一震,茫然的回過頭看著臉色越來越青紫的莫無痕再一次淚眼模糊了眼睛。

「父皇……這到底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世間最殘忍的無非是骨肉相殘,世間最大悲劇無非是家破人亡。寧月突然感覺這個世界好殘忍,讓天真開朗的莫天涯承受著世間最殘忍的痛苦!

「朕也想知道為什麼,但是,你不只是朕的兒子,你還是天下的太子,大周皇朝的儲君。就算敲斷了雙腿,你也要給我站著,哪怕天塌下來,你也要替朕撐著——給朕起來1

「父皇——」

「起來——」

「轟——」強悍的氣勢噴涌而出,一道氣波彷彿狂風捲動天地。

「噗——」一口略帶紫色的鮮血噴洒,又一次在地上結成極寒的血精。

「父皇——」莫天涯連忙站起,身形爆射來到莫無痕的身邊,再一次將莫無痕攙扶祝

「涯兒,你現在知道為什麼……為君者要稱孤道寡?你現在明白為什麼?天家無父子?站在一邊,給朕好好看著1莫無痕一把推開扶著他的寧月和莫天涯踉蹌著向月娥走去。

「皇上——如果你再不散功,你會死的!你散功重修之後已是三五個月。到時候,一切塵埃落定。你,我,還有涯兒隱姓埋名在一個沒有人找得到我們的地方過著平淡的日子……這樣不好么?」月娥的語氣終於有了一絲起伏,看到莫無痕踉蹌的腳步眼神中閃過一絲哀痛。

「你要朕如喪家之犬一般落荒而逃?還要躲在一個人跡罕至的角落裡認命?朕是天子,朕是帝王,朕寧可站著死也不會向妄圖顛倒乾坤之人低頭。月娥,你告訴朕,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月娥的嘴角輕輕一笑,彷彿在笑自己,也彷彿再笑這個世界。一點朱紅在月娥額頭浮現,眼眸之中,一點紫色的光芒閃爍。

「轟——」狂暴的氣勢直衝雲霄,天地突然間變色,烏雲席捲蒼穹,電光如網籠罩在眾人的頭頂。

「己身還魂大法?皇上,月娥皇后被人操控了……」寧月突然臉色大變,心底咯迫切的吼道。

「原來如此……朕,明白了——」莫無痕輕聲一嘆,若有若無的氣勢敲打著特殊的韻律,天地道韻突然如瀲漓一般蕩漾開去。

「皇上,接下來……交給臣吧1寧月輕輕的來到莫無痕的身前,微微的躬下身體低沉的說道。

「你……」莫無痕雙眼似劍的射向寧月,彷彿要穿透寧月的眼睛看到靈魂深處。審視了一會兒,莫無痕默默的點了點頭,「朕的身家性命和皇朝的江山,就交給你了1

「噗噗噗——」一陣輕響自莫無痕的身上流轉,強悍的氣流席捲天地。僅僅一瞬間,莫無痕彷彿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虛弱了下來。跟前的莫天涯,竟然在莫無痕的鬢角看到了幾縷斑白的頭髮。

「天涯,保護好皇上。暮雪,我們並肩作戰1寧月說完,大喝一聲。強大的氣勢扶搖直上,衝破雲霄。氣勢如火炬般燃燒,寧月彷彿渾身沐浴在聖光之中。前所未有的,寧月感覺到有著無窮的戰意與信念。

眼角微微模糊,千暮雪已悄然來到。祭台之上,石碑之旁。月娥皇后的氣勢終於登上了巔峰,天空的雲爆彷彿魔域的氣息滾動著狼煙。

「武道之境1千暮雪突然凝重的開口道。

「什麼?武道之境?不是己身還魂大法最多能……」寧月突然愣住了,小萱的確說過受傀儡的體質武學限制,哪怕武道高手操控傀儡也最多達到天人合一之境。但小萱也曾說過,傀儡的資質修為越高,傀儡的實力越強。

也許幕後的黑手在武道之境也是異常強悍的存在,而月娥皇后本身的修為也遠遠超越了天人合一。此消彼長之下,月娥皇後有著武道境界的修為也不是不可能。

月娥的氣勢緩緩的穩定,微微的睜開眼眸。眼眶之內,一片淡淡的紫色。視野掃視著眼前一雙雙飽含著各種情緒的眼睛,終於定格在了千暮雪的身上。

「嗡——」一道劍氣橫空,劍氣肅殺,不帶一絲情感。月娥的嘴角淡淡一笑,原本的華貴端莊全部消失不見。詭異的笑容充滿了邪魅。

「轟——」一道劍氣橫空而起,雖然依舊是通靈劍胎,但卻充滿著五彩的霞光,彷彿一顆反射著陽光的磚石灑出萬道彩虹。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緻吸引住了目光,美得不似凡塵的霞光如九霄天外的仙人起舞。沐浴在霞光之中,竟然有種如蜜一般的感動。

「這……這不是無垢劍氣?千暮雪,你……你修鍊了什麼?」月娥突然驚詫的問道,聲音中帶著一絲不經意的顫抖。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無垢劍氣乃至精至純,有情劍氣乃極情極意!月娥皇后,我不知道現在該稱你為何人,姑且如此叫你吧!請指正1

「極情之劍?哈哈哈……」突然月娥仰天大笑,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可笑的笑話,「你以太上忘情錄為基,卻悟出有情劍道?哈哈哈……可笑,世上怎麼會有如此荒謬的事?」

突然月娥的眼神射出兩道精芒直刺千暮雪的眼眸,「你竟然修鍊了與太上忘情背道相馳的極情劍道,你領悟的越深,修鍊的越深,你便傷的越深。修為越高,衝突越大。你這是在枉費驚才絕艷的天賦,你這是在找死1

寧月突然渾身一震,疑惑的眼神望向月娥。月娥的語氣,根本不像一個敵人,更不像一個素昧平生的武道高手在遇到勁敵之後的態度語氣。寧月可以確定,操控著月娥的人對千暮雪極其的熟悉。一瞬間,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底萌芽。

「你是誰?」千暮雪冷冷的喝道,不只是寧月,就連千暮雪也發現了對方的不對勁。而對方卻在聽了千暮雪的話后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冷笑。

「無情有情,斬情續情,你無論功法還是境界都充滿著矛盾衝突,你想跟我戰?根本就是自尋死路。既然你要自毀前程,倒不如死在我的劍下留下一段美名——」

「嗤——」劍氣突然間斬下,世界彷彿被這一劍一分為二。千暮雪眼神一凝,漫天的霞光突然凝聚,化成一道劍氣迎著天空刺破虛空。

突然間,一道神魂虛影升空,天地在剎那間響起動聽的音符。寧月可不管武道高手之戰外人不可插手。老婆打架,必須一站到底。

五色的劍氣伴隨著琴聲凝結,也如同千暮雪的極情劍氣一般閃爍著光彩。但不同的是,寧月的每一道霞光都代表著一個五行屬性。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