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百九十九章 神器認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神器認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劍氣激蕩,伴隨著琴聲向對面的月娥斬去。寧月不知道重回武道境界的千暮雪到底有多強,但他卻知道此刻的月娥也是武道境界。她也是這一系列陰謀之中最後的黑手,寧月想要帶著莫無痕全身而退必須率先擊敗這個超乎所有人預料的女人。

「轟——」劍氣剛剛斬出,卻突然的轟然破碎。一道至陰至寒的劍氣憑空而起,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擊潰了寧月的劍氣。劍氣趨勢不改,一如既往的向寧月刺來。突然的攻勢,眨眼間來到的面前。

神魂升起,手印翻轉。在劍氣破碎的瞬間寧月已經升起了神魂虛影。虛影雙掌舞動,在身前交疊。一道蓮花印記出現在寧月的眉心。

「天地無欲——」

「轟——」雙掌抵出,幾乎剎那間與劍氣交擊。

「轟——」氣浪彷彿水柱一般直衝蒼穹,神魂在剎那之間碎。震蕩的餘波席捲天地。寧月就如同海浪中的孤舟突然間被大浪掀飛高高的拋去。

「噗——」狠狠的跌落在地,內府之內的氣血彷彿翻江倒海一般。

「武道高手之戰,外人不可插手。如果鬼狐手癢難耐……洒家與鬼狐切磋幾番如何?」陳水蓮陰沉的聲音響起,彷彿九幽之地的哭聲一般刺耳。

寧月冷冷的仰起頭,雙目似電怒視著緩緩走來的陳水蓮。

「轟——」天空剎那間破碎,整片天地彷彿被切割了無數瓣。千暮雪冷哼一聲,交戰的餘波瞬間被平息。然而天地靈氣依舊劇烈的震蕩,道韻的瀲漓依舊布滿蒼穹。

「站住1一聲大喝響起,莫天涯陰沉著臉彷彿千年不化的寒冰。緩緩的迎著陳水蓮走來,在寧月的身邊停下。

「寧月,孤與你並肩作戰1

「臣遵旨——」寧月低聲應道,身形一閃便站在了太子的身旁。

「轟——」一道朦朧的光輝突然間浮現,強烈的颶風席捲將身上的勁裝化為翩翩蝴蝶。莫天涯露出了晶瑩如白玉的上身,這一次不只是拳頭手臂,整個上身彷彿變得透明,裡面的骨骼經絡血管都分毫畢現。

「玉骨神拳?咯咯咯……洒家略施小計就引的中州巨俠出走京師,你以為你那半吊子的玉骨神拳能有什麼作為?不過是送死而已。」

「那你就試試——」

「呼——」莫天涯的身體化為閃電,身形踏出一步彷彿跨越了時空。一拳擊出,兩道拳罡如彗星撞破星空狠狠的向陳水蓮的胸膛。

「錚——」在拳罡衝破空間的瞬間,一道琴聲突然響徹天地。五彩的劍氣從天而降,帶著撞破世界的趨勢狠狠的向陳水蓮的頭頂撞來。

「何為武道?武道便是化身天地,乃天地一方的主宰。任你如何掙扎反抗,在此番天地間,我讓你生你便生,讓你死,你便死1

陳水蓮一動不動漠然的看著兩道攻擊狠狠的衝到身前,劇烈的爆炸升空,刺眼的白光照亮了天地。

陳水蓮悠然的走出餘波,別說身負重傷,就連身上的衣服也沒有一絲的破損。剛才的兩道絕強的攻擊似乎都是假象,若不是如海嘯席捲的餘波所有人都以為剛才一幕也許什麼都沒發生。

「言出法隨,意動而神聚1陳水蓮淡然一笑,話音落地,兩道身影突然口吐鮮血倒飛而去,「你們攻擊的越盛,傷的也就越重。越是掙扎,死的也就越快。聽明白了么?」

陳水蓮輕輕的停下腳步,滿臉戲謔的望著不遠處到底不起的兩人。眼中殺意迸射,看著莫天涯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冷笑。

「天涯太子,相比於你的父皇,你差了太多。你父皇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他早已輔助先帝治理天下。他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獨立主持貨幣改革,他創立工商衙門為朝廷開源節流。太子啊太子,你太不成器了……也罷,洒家竟然在最後關頭有些心軟了……這樣不好——」

陳水蓮自言自語的說著不著邊際的話,突然,眼中殺意如劍,強大的氣勢如蒼穹壓下將莫天涯牢牢的禁錮。一道極陰極寒的劍氣在空中突然凝結,遙遙的指著倒地的莫天涯。

「住手1突然一聲冷喝彷彿穿越的時空,如劍氣刺進陳水蓮的腦海,剛剛凝聚的極陰劍氣轟然破碎。陳水蓮悶哼一聲,猛然回頭眼神不善的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莫無痕和天涯太子是主子登基路上最大的攔路石,他們不死,主子的天下就永遠不穩。我想這一點你該知道?」

「我答應過月娥要放他們父子一條生路,這一點你主子知道的,寧月你殺了便殺了,你要敢對他們出手,我必殺你1月娥皇后的聲音彷彿有著無盡的威勢,讓陳水蓮的臉色再次白了幾分。

「嗡——」

突然,一陣奇怪的蜂鳴聲響起,但卻無人知道蜂鳴出現的方向。就像從天地之間傳來,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腦海。倒地不起的寧月輕輕的撐起身體,彷彿隨時會再次倒下一般。

所有人的視線都望向寧月,彷彿他是整個天地的主角一般。所有人不明白,但寧月此刻卻有著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清風吹過,寧月的衣袖隨風飄揚。嘴角掛著血跡,但寧月的氣質卻如此的飄渺出塵。輕輕的邁開步伐,緩緩的向一邊走去。

那裡,一面古樸兒不失華麗的鏡子安靜的躺在地上。旻天鏡,曇花一現卻綻放出令人永生難忘的光華。這是上古八大神器之一,鎮壓大周皇朝三百年氣運的神器。

而此刻,它卻像一個平凡的鏡子安靜的躺著,所有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所有人都遺忘了他的光彩。但寧月沒有。或者說,旻天鏡一直提醒著寧月宣告著他的存在。

從旻天鏡出現的那一刻起,寧月的心底就彷彿有一種呼喚。當他趴在地上不能動彈的時候,他似乎又聽到了旻天鏡不甘呼喚。

無數視線隨著寧月的腳步移動,所有人都看到了寧月的方向和目的。寧月緩緩的蹲下身體,伸出手輕輕的向旻天鏡探去。

「住手1一聲暴喝打斷了寧月的動作,莫無痕在曾維谷的攙扶下卻依舊中氣十足,「上古八大神器,非武道之境不可執掌否者必被反噬。寧月……你現在還掌控不了旻天鏡。」

寧月默默的搖了搖頭,心底的呼喚如此的真切,微微猶豫之後,寧月一把將旻天鏡抄在手中。

「叮——發現可佩戴裝備,是否佩戴?」

久違的系統提示音響起,卻是讓寧月嚇了一跳。寧月從來沒想過可以佩戴裝備,而且以前那些兵器也沒有這個提示。但提示響起,寧月自然沒有絲毫猶豫,瞬間點擊了是!

確定佩戴的一瞬間,一種與旻天鏡冥冥的聯繫突然間的產生,彷彿一種血脈相容的感覺。旻天鏡的功能,使用的方法瞬間領悟。

「轟——」強悍的氣勢席捲天地,手中的旻天鏡瞬間綻放出萬道霞光。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拿著旻天鏡將他托起靜靜的浮現在寧月的腦後。

「不可能……」陳水蓮突然臉色大變,不可置信的看著氣勢越來越高漲的寧月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驚恐,「不可能,非武道高手不可執掌上古神器,你明明只是天人合一……不可能的……這不可能?」

身後綻放霞光,如佛光一般耀眼。氣勢節節拔高,如衝天水柱席捲蒼穹。寧月腳步踏出,恍若青煙的來到莫天涯身邊緩緩的將莫天涯扶起。

「剩下的交給我吧1漠然抬眼,眼神如日月星河泛出炙熱的光芒直視陳水蓮驚恐的眼睛。

「看來……我們的交手可以繼續了……」千暮雪突然轉過臉對著月娥淡淡的說道。方才短暫的停下交手,千暮雪將七成的心力放在了陳水蓮的身上,只要他敢對寧月出手,千暮雪的劍必定先要了他的命。

但如果千暮雪出手,那麼必定給月娥皇后可趁之機,所以她才不得不罷手與月娥對峙。但現在,寧月的氣勢席捲蒼穹,有了旻天鏡加持他寧月終於有了和陳水蓮一戰之力。

「是可以繼續了,可惜……這裡太小了,打得不夠盡興藹—」

「那就換一個地方1

「這裡已是泰山之巔,中州最高的地方,換哪裡呢?」

「比山更高的……自然是天空,我們到天上打1

話音剛落,兩道身影化作青煙消失不見,下一剎那,兩道身影浮現在空中彷彿仙人起舞。一身雪白與一身艷紅遙相對望,強悍的氣勢攪動雲彩灑下無數祥雲。如果不是生死之巔,也心看客會將這一幕當成人生最美好的回憶。

「不可能……你……」望著緩步逼來的寧月,陳水蓮的心底有一點心慌。旻天鏡的威勢陳水蓮也目睹了,神器一出,瞬間將岳龍軒定格。幾乎剎那間反敗為勝,這就是神器,神器的威力。

此刻寧月頭頂光芒萬丈,旻天鏡的神光下陳水蓮無處遁形,彷彿天地的威壓加持己身。陳水蓮第一次看不透寧月的深淺,第一次對自己的勝負沒有了把握。

「就算你借了神器之威,你也不可能是突破武道之境……洒家,依舊能將你打落凡塵1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