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章 流光飛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流光飛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天空突然間變換了顏色,千暮雪與月娥皇后的交戰突然間激烈的開始。彩色的霞光布滿天空,昏暗冷冽的劍氣劃破蒼穹。雲捲雲舒彷彿滄海變換,萬千煙花突然灑滿青天。

一道極寒的劍氣瞬間升起,在陳水蓮的頭頂凝結,一道細密的裂紋彷彿龜裂的時空一般密布在陳水蓮的周圍。

「,——」如破碎的水晶一般碎裂,陳水蓮似乎掙脫了囚籠一般露出了快意的笑容,「哈哈哈……果然如此,果然是這樣……寧月,你不是武道高手,哪怕有著旻天鏡也不是……你還是贏不了我你死定了——」

「哼1寧月悶哼一聲倒退一步,但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絲毫變化,冷漠的眼眸淡淡的望著滿臉痴狂的陳水蓮,輕輕的揮舞手臂,一道晶瑩的神魂虛影緩緩的升起。

晶瑩的神魂散發著金色的光芒,高逾數十丈的虛影如寶相端重的佛門金身。在旻天鏡的加持下,寧月的修為已經接近真正的武道高手唯一的差距恐怕就是境界的落後。

虛影散發著神聖的威嚴,手掐蓮花法印,突然手掌化作蒼穹狠狠的向陳水蓮壓來。整片天地,只剩下這隻金色的手掌,彷彿無邊無際彷彿化身天地。

「眾生無量——」

「轟——」巍峨的泰山突然間劇烈的顫動,一朵蘑菇雲伴隨著驚天的氣浪席捲天地。要不是寧月用旻天鏡定格了這一方天地,整個泰山之上的文武百官恐怕都會被這一掌掀飛。

天地突然間定格,漫天的煙塵彷彿被什麼抹去了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當眾人定睛看去的時候,天地間只有那一道頂天立地的身影,泛著金色的光輝。

手掌狠狠的壓在祭台之上,整座祭台已經在一掌之下化為粉末。巨大的手掌印印刻在祭台之上,似乎是一隻洪荒巨獸咆哮后的傑作。

「陳水蓮死了么?」莫天涯略帶驚喜,又有些茫然的說道。

「如果他有那麼容易死,他就不會被人誤會天榜第十近二十年1哪怕散去了功力,哪怕他此刻顯得如此的蒼老。但莫無痕的一舉一動甚至一個眼神都散發著無盡的威嚴。

「轟——」一道劍光衝破金色的手掌彷彿光柱一般刺破蒼穹。劍光極冷,似乎要將周圍的空間都凍成了冰柱。金色的手掌在劍光中飛速的化作星光消散,就像草原上飛舞的螢火蟲一般。

寧月的眼神一凝,雖然猜到陳水蓮沒那麼容易死,但這神魂虛影的一掌已經是自己能施展的威力最大的絕學。無論琴心劍魄還是無量劫指,其威力未必比這一招更強。

「嗤——」劍光破碎,突然間化作漫天的流光,彷彿流星雨一般向寧月的神魂虛影來回穿插。強大的氣勢彷彿炙熱的火焰般撲面而來,但氣勢中的寒冷卻又如此的令人膽寒。

陳水蓮緩緩的升起,腳下的手掌印彷彿就是一個可笑的笑話。高高的發冠已經轟然破碎,斑白的髮絲凌亂的散落隨著清風在腦後肆意的舞動。

「寧月,你的確可稱的上天縱奇才,當得起驚才絕艷這樣的讚美。但可惜……你習武時間太短了,才匆匆兩年?哈哈哈……千暮雪如此驚才絕艷還需要十年修鍊,你的底蘊……太差了……

如果你跟著不老神仙安心的把武功練好不趟這紅塵俗世……不久的將來這天下必有你的一席之地。但可惜……你為何要找死?活的好好的為什麼要來京城找死?」

「說的好像……你打的過我似的?」寧月突然咧嘴一笑,一個無盡嘲諷的眼神彷彿利箭刺入陳水蓮的心臟。「天榜第十,皇宮大內?多麼耀眼而神話的身份!可惜不是你……我真不明白,你是怎麼做到連自己也騙了?怎麼做到如此坦然的接受這個身份的?牛逼的身份倒頭了卻是一個傻逼的自白,這一點恐怕要名垂青史了……」

「住口1陳水蓮的臉色突然陰沉如水,氣急敗壞的暴喝一聲,「你以為洒家是怎麼得到這個稱謂的?你以為洒家真的是浪得虛名?今天洒家就讓你見識一下流光飛劍的厲害1

「轟——」氣浪如狂風般席捲。陳水蓮的身影猛然間變得模糊了起來。

「寧月小心,陳水蓮曾用流光飛劍勝過楚源一招……」莫無痕突然臉色大變的喝道。

一瞬間,一種被死神盯上的感覺從心底激發,那種強烈的危機已經不止一次出現。在寧月心神劇顫的時候,陳水蓮突然間爆碎開來化成了漫天的流光。

無數的劍氣彷彿流星雨一般襲來,密密麻麻無窮無盡,帶著至陰至寒的冷意狠狠的衝擊著寧月的神魂虛影。神魂虛影突然間光芒暴漲,寧月體內的氣海也在剎那間劇烈翻騰。

乾坤混元神功猛然間飛速的運轉,天地的靈氣彷彿被巨大的黑洞吞噬匯聚在寧月的體內。但即便如此,面對流光飛劍的來回穿插,神魂虛影也只是最後的掙扎一把突然間爆碎成漫天的星光。

陳水蓮沒有絲毫停頓,流光在破碎神魂虛影之後再一次的沖向寧月的。每一道流光,都是玄陰冰魄凝聚出來的實質劍氣,寧月只需要身中一劍,便再也沒有抵抗的能力。

「嗡——」身後的旻天鏡突然爆發出強大的威勢,無窮的道韻席捲天地將漫天的流光定格。幾乎剎那之間,寧月的周身彷彿化成了長滿刺的刺蝟,一道道被定格的劍氣狠狠的向寧月的身體刺來。

「——」無數的裂紋出現在寧月的周身,凍結的天地彷彿龜裂的冰川。流光飛劍果然是速度快到極致的劍法,就算擁有無死角的旻天鏡定格,寧月依舊無法鎖定陳水蓮的身影。而無法鎖定陳水蓮,那就意味著只能被動的挨打。

「——」裂紋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身後的旻天鏡微微的顫抖彷彿已經到了極限。而陳水蓮的身影似乎依舊化身在漫天的流光之中不知所在。

突然,寧月的眉心彷彿炸開了一般,劇烈的疼痛刺激的寧月的精神識海。腦後的旻天鏡突然爆發出炙熱的光芒,無數霞光將天空照亮。

千暮雪心底一顫,猛然間停下了動作。而對面的月娥皇后,似乎也被刺眼的精芒吸引住了注意力。寧月猛然間睜開眼睛,一道一閃而逝的虛影在腦中的漸漸的清晰。

「轟——」

強大的氣浪再一次席捲天地,漫天的流光轟然間破碎。身後的旻天鏡也在剎那之間劇烈搖晃喪失了原本的霞光。一道流光出現在寧月的眼眸深處,陳水蓮的身影在眼睛上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明亮。

「錚——」突然間一道琴音響徹天地,五彩的劍光彷彿憑空出現一般匯聚在寧月的身前。劍氣如鑽石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沖向迎面刺來的陳水蓮。

琴音劍魄,五行屬**融而成,以七情六慾為魂,至情至性,至剛至柔!但是,哪怕如此震懾天地的劍氣,卻在陳水蓮的玄陰冰魄之下幾乎一瞬間化作漫天的星辰。

陳水蓮依舊一劍刺來,眨眼間已到了寧月的面門,就算寧月有著旻天鏡定格也無法阻止陳水蓮哪怕一息時間。死亡的陰影籠罩在寧月的頭頂,而陳水蓮的臉上終於掛上了猙獰的笑容。

沒有人能接下自己的這一劍,當年的楚源不行,現在的寧月更不行。武道如何?不入武道又如何?江湖中的強弱,從來都是活著的人說話死掉的人閉嘴。

「寧月——」千暮雪大驚失色,突然間,天空的五彩霞光也劇烈的震蕩似乎隨時都會破碎。

「千暮雪!你死定了——」月娥皇后同時眼神一凝,劍氣橫空剎那間掌控了這番天地,一劍狠狠的向千暮雪刺來。

「寧月——」莫無痕突然渾身一顫,眼睛猛然間瞪得渾圓。緊握的拳頭劇烈的顫抖,但卻無可奈何。寧月不只是他的外甥,更是驕陽和流雲先生唯一的兒子。在莫無痕的心底,寧月是絕對不可以有事的。

「結束了……」陳水蓮的臉上終於露出了輕鬆的笑容,雖然他一直不願意承認。但寧月給他帶來的壓力的確大的讓他不得不將寧月當成旗鼓相當的對手。

「嗤——」一聲凄厲的風嘯突然間的響起。陳水蓮原本勝利的笑容猛然間的被收起。一道白光從眼前閃過,幾乎一瞬間,陳水蓮露出了一絲驚恐。

出鞘了,寧月手中的映月蓮柄終於出鞘了。映月蓮柄不只是封號神捕的身份象徵,同時也是大周皇朝所能打造的最頂尖的神兵利器。

但是……寧月雖用劍氣但他卻不會劍法,準確的說,寧月從未練過劍。而在決戰生死的一剎那,寧月竟然拔出了映月蓮柄,竟然第一次使出了劍法。

劍光亮起,彷彿一朵花蕊突然間爆發出萬道霞光。劍氣縱橫,劍光肆虐。寧月第一次使出劍法,卻如此的驚才絕艷讓人以為這是一個在劍道浸淫數十年的劍客在舞動利劍。

「嗤——」耀眼的劍光使太陽失去了顏色,但有又彷彿流星一般稍縱即逝。天地安靜了下來,兩道身影幾乎貼著背的交錯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