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零二章 塵埃落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塵埃落定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轟彷彿驚雷炸在所有人的耳畔。千暮雪也猛然嬌軀一顫。驕陽是誰?那可是寧月的生身母親,是她千暮雪亡故的婆婆。

「皇上,驕陽公主當年是因箔…噗」一口粘稠的鮮血嘔出,月娥皇后的眼神漸漸的化作迷茫,身軀一顫,腦後的白雪彷彿隨風散落飄向遠方。

莫天涯瞪大了眼睛,獃滯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獃滯的看著月娥皇后彷彿蝴蝶一般摔落。

「闌珊湖的夜色可真美啊1年輕時的月娥站在扁舟上輕聲一嘆。

「月娥,你可有後悔?現在後悔……一切還來得及。」

「沒有1月娥倔強的昂起頭,望著漸漸遠去的燈火,「縱然淪為一枚棋子,月娥此生只忠於宮主一人1

「母后」撕心裂肺的悲呼響徹天空,莫天涯飛身一撲緊緊的抓著月娥漸漸冰冷的手掌仰天長嘯。

「咳」一聲劇烈的咳嗽響起,莫無痕用力的捂著嘴巴發出了接連不斷的咳嗽聲,殷紅的血沫濺出指縫。這場景,卻讓一邊的曾維谷嚇得一聲冷汗。

「皇上皇上,您怎麼樣……」

「父皇?」沉浸在悲痛中的莫天涯猛然回頭,卻見到莫無痕已經斑白的頭髮頓時心底一顫,慌忙站起身飛奔到莫無痕身邊,「父皇,您怎麼樣?您別嚇兒臣……」

「涯兒,擦掉你的眼淚……」淡漠的聲音彷彿透骨的冰冷,幾乎在剎那間將莫天涯凍僵。

「父皇,母后她是無辜的,她一定是無辜的……父皇,您原諒母后好不好……」

「你母后已經死了,死了……我原不原諒她又有什麼區別?涯兒,你是男人,一個長大的男人。擦掉你的眼淚,朕不許你露出一絲一毫的軟弱。

你是太子,是大周未來的皇帝。不到你死的那一刻,你就不能哭。記住,只此一次!我只想看到這一次。現在,聽朕的話,擦掉眼淚,從今天起,做一個真正的男人,和朕一起撐起這大周的天下1

「那母后……」

「以國母之禮……葬之……」莫無痕輕輕的閉上眼睛,眼淚卻在眼眶中打著轉。但無論多麼的痛苦,莫無痕依舊沒有流出一滴眼淚。

「皇上,我們起駕回宮吧1曾維谷嗚咽的聲音響起將莫無痕再一次喚醒。今天這麼多的大起大落,早已將老相國的心弄的七上八下。雖然從明面上,他們勝了,他們守住了江山,破敗了敵人的陰謀。但暗中的敵人卻贏了,因為他們成功誅殺了兩代帝王的心。

「好!傳朕之令,起駕回宮。月娥皇后突發惡疾,與泰山封禪之後在寢宮不治身亡,舉國皆哀,素縞七日。今日之事在場眾人需守口如瓶,如有泄露,罪當謀逆1

「臣等遵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千暮雪」突然,莫無痕的眼神向輕輕抱著寧月的千暮雪望去。

「何事?」千暮雪的聲音依舊冷落冰霜,緩緩的回眸,眼眸深處也不再帶有一絲情感。

「寧月他怎麼樣?回宮之後我會命太醫全力醫治與他……」

「不必了1千暮雪淡漠的回到,「原本……我不想幫你的,但我答應過他要助你度過這一劫。我父親因大周皇朝而死這一點你我皆心裡清楚。」

「當年的事迷霧重重,千崇山之死尚有許多疑點……」

「你不必多言1千暮雪冷漠的打斷道,「我娘並沒有讓我替父報仇,但我們最好從此分道揚鑣。寧月的傷我會帶他去桂月宮治,他欠你們皇室的,今天也該還清了吧?」

「不,寧月非但不欠我們,反倒是我們虧欠他很多……」

「那就更好!你們欠他的也不需要你們還。皇上,希望你撤銷寧月的神捕身份還他自由之身。為了替你辦案,寧月已經好幾次九死一生,他也曾說過想和我退隱江湖過著平靜的日子……」

「這……」

「怎麼?你不答應?」千暮雪冷冷的回頭,眼神如劍的射向莫無痕。

「如果寧月要歸隱江湖,我自然答應。但是,你不是寧月。退隱江湖,我想此刻的寧月還沒到這個時候。如果他的傷好了,真的要過閑雲野鶴的生活就讓他親自來找朕1莫無痕絲毫沒被千暮雪的眼神影響,眼睛平視不卑不亢的說道。

「好!希望你言而有信1話音落地,身影已化作青煙消失不見。

泰山之巔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那一天泰山之巔霞光滿天風雲變幻。所以無知的百姓只當是皇上祭天感動上蒼指示天降祥瑞庇佑大周。

可是,等皇上龍轅回京之後沒幾天,一條勁爆的消息卻如排山倒海一般將九州所有人都震的搖搖欲墜!母儀天下端莊華貴的月娥皇后突然染疾身亡?皇上悲痛莫名下令舉國皆哀素縞七日?

一瞬間,皇后逝世的消息便將泰山封禪的消息壓製成了所有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七日之內,九州各大城鎮皆是素縞,大周子民三日不許殺生食肉。就連出門,也不許笑容滿面,至於什麼婚嫁喜慶都必須停止。

狂風暴雨席捲天下,一時間各種猜測落英繽紛。尤其是北地三州,玄陰教更以此來煽動民心謠言四起。說什麼莫無痕失德,天降神罰奪走了月娥皇后的命。更有甚者說莫無痕喪盡天良以月娥皇后的三魂七魄祭天……

北地三州的魔影突然間劇烈的爆發,小規模的農民起義此起彼伏。天幕府的壓力也空前的大了起來,天下陰雲席捲,一絲戰亂的氣息流動九州。

陽春三月,桃花盛開。梅山的桂月宮外,早已經五彩繽紛。梅山最多的是梅樹,但經過二十年的栽培修理,這裡的一年四季都有各色的花卉爭相開放。

桃花過處,飄散如雪。粉紅的桃花雖然沒有梅花的暗香與冷冽,但卻有梅花一樣的奪目與風采。樹下的石階上,一個火紅的小女孩認真的揮舞著長劍。

劍光如雷似電,映襯著飄散的桃花。花瓣落下,非但沒有落地反而再一次被劍光牽引在空中飛舞。不一會兒,散落的桃花花瓣連成一條長長的彩帶,隨著顫抖的劍尖舞動看起來煞是美麗。

突然,小女孩的劍尖一抖。劍芒突然間從劍尖炸開。隨著劍尖舞動的花瓣猛然間爆開,成一道水波一般沿著劍尖成圓心擴散。就如同蕩漾在水中形成了美麗的花環。

劍光再次閃耀,亮麗的令人目眩神離。彷彿過了一息,又彷彿過了許久。但劍光再一次平息的時候,只聽的一聲小女孩已經收劍而立。

「啪啪啪」清脆的掌聲響起,瑩瑩一張紅撲撲的俏臉從樹上垂落倒掛著落到小萱的面前。

東皇小萱彷彿沒看到一般,輕輕的來到散落的花瓣緩緩的蹲下身體數著地上被她整齊劈成兩半的花瓣。這裡散落著無數的花瓣,而每一片都被整齊的從中間斬斷。如果有外人在此,定然會震驚小女孩的鬼斧神工。

「小萱啊,想不到你在劍法上竟然也有這樣的天賦。對了,今天天氣這麼好,我們去樹林里捉迷藏好不好?」瑩瑩雙眼放光滿臉期待的問道。

「不好,我還要練功」小萱緩緩的站起身一本正經的說道。

「哎,你今天的作業不是完成了么?姑爺讓你練成這套落英劍法,你現在已經大功告成了……」

「可是……我剛剛開啟了陰陽太玄悲的第二層心法。」

「這麼快?」瑩瑩有些吃驚小萱的修鍊速度,但一想到她堪比千暮雪的可怕天賦也便釋然了,「小萱,鏡天府已經覆滅了,你東皇家族的仇姑爺已經幫你報了。你沒必要這麼拚命吧?」

「小萱現在已放下仇恨,小萱現在練功只是為了自己,小萱想早一點攀上武學的巔峰,和師傅師娘一起看看巔峰之上的風景。師傅告訴我,天賦只能決定我的起點,卻不能確定我的終點。只有比平常人更加努力我才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武學之道如逆水行舟……」

「停1瑩瑩英眉倒豎,像一隻蝴蝶一般翩翩落下,「小小年紀怎麼比姑爺還要會說教啊?你忘了小姐姐平時有多疼你?」

「可是……玩對我有什麼好處?」

「玩的時候你就不覺得開心么?」瑩瑩瞪著閃亮的大眼睛引誘的問道。

小萱努力的思考了很久,還是漠然的搖了搖頭,「沒有啊,我感覺只有練功的時候才會感到開心。就好像……每一天能看到自己的進步突破……」

「天」瑩瑩一把捂著自己的腦門,「小萱,我覺得你該拜小姐為師。這一點你和小姐根本就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十足的武痴一個1

「這話要讓暮雪聽到,你肯定又要受罰了。」一聲輕笑傳來,一襲白衣的寧月手捧著一卷書緩緩的走來。臉上掛著一絲病態的蒼白,但氣質卻顯得分外的出塵。

瑩瑩頓時嚇了一跳,但一見到寧月又俏皮的吐出舌頭露出一個鬼臉,「小姐說要離開七天,現在才五天沒那麼早回來的。」

「是么?」一聲冷冽的聲音彷彿來自九霄雲外,話音剛落瑩瑩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一襲雪白的千暮雪彷彿樹上散落的桃花一般緩緩落下,冷冽的臉上帶著一絲不怒自威。

「瑩瑩,你自己偷懶也就算了,竟敢慫恿小萱也學你這般?從明天起,你給我去靜室閉關,不突破天蠶九變第八變不許出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