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零五章 仙宮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仙宮之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岳龍軒的臉色猛的凝重了起來,但也沒再猶豫一口吞下了丹藥,「為何你身懷如此高絕的武功,卻沒有位列天榜?別告訴我你不屬於九州之內?你是長生天宮的人?」

「哈哈哈」青衣人突然仰天大笑,「天榜算得了什麼?長生天宮又算得了什麼?岳龍軒啊岳龍軒,虧你還是世間最頂尖的幾人之一,想不到你的目光竟然如那些凡夫俗子一般短淺。」

岳龍軒微微惱怒,已經很久沒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岳龍軒雖然霸道,但他並不是沒腦子,冷靜下來之後眉頭再一次緊鎖了下來。

「不位列天榜,卻又不屬於長生天宮?卻偏偏有著武道之境的修為……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崑崙之巔,天外之天。」青衣人突然收起笑容一臉嚴肅的說道。

「轟」岳龍軒身形一震,臉上終於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驚恐,「仙宮?不可能……仙宮只是傳說……怎麼可能……難道世上真的有仙?不會的……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為什麼不會?」青衣人淡淡的問道。

「如果世上有仙,那我們算什麼?萬丈紅塵千萬黎民算什麼?」

「算螻蟻1青衣人很平淡,很當然的說道。

「是么?」岳龍軒猛然間抬起頭,滿臉的驚恐彷彿被吸盡一般的褪去留下了一臉的陰沉,「既然如此,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仙找我做什麼?有什麼還是我這個螻蟻做得到的,你們仙做不到的么?」

「這我不知道,我只是奉仙尊之命來接你去仙宮。岳龍軒,走吧1

「只要你們能讓我兒起死回生,無論讓我做什麼都可以。但你們如果做不到,恕岳某難以從命了。」岳龍軒冷著臉低沉的說道。

「仙尊神通造化陰陽,起死回生只是舉手之勞。但在此之前,你似乎還沒認清一個問題。我來接你去仙宮,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見。你乖乖的跟我走就算了,不跟我走,我自然也能提著你走。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你」

市井繁華,京城之中依舊如往日一般人來人往。皇後娘娘暴病而亡的影響似乎已經消退,京城的百姓依舊按著原來的足跡日復一日的運行著。

街角的巷子口,依舊蹲著三三兩兩的乞丐。吆喝叫賣的聲音,依舊此起彼伏。

寧月牽著馬,馬上坐著小萱。從南門踏入京城,沿著筆直的官道緩緩的向皇宮走去。

「小萱,在看什麼呢?」寧月順著小萱的視線望去,正是那個陰暗的巷子口,在哪裡小萱第一次與瑩瑩相見。

「沒什麼……」小萱連忙回過頭,眼神有些傷感。

「你在同情你的乞丐朋友?要不要過會兒買點東西去看望一下?」

「我做乞丐的時候並沒有朋友,而且……我怕會忍不住殺了他們。再一次回到京城,突然感覺一切變得好陌生。我突然有點想瑩瑩姐姐了。師傅,我們什麼時候回桂月宮?」

「剛分開就想了?在桂月宮的時候怎麼沒見你們的感情這麼好?等我和你師娘成親之後,你可以長住在桂月宮。只要武功不落下,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走吧,陪師傅進宮面聖。」

依舊是在聽雨軒,這一次莫無痕並沒有外人相陪只有莫天涯跟在莫無痕的身後。自從踏入皇宮之後,寧月甚至覺得皇宮的宮女也少了很多。

「臣寧月參見皇上」

「草民東皇小萱,拜見皇上」

「都起來吧,寧月,你的傷勢怎麼樣?」莫無痕的聲音很輕柔。也許經歷了上次的事件,莫無痕對親情更加的看重。這一次接見寧月,莫無痕也沒有了皇帝的架子看向寧月的眼神只有慈愛。

「臣的傷勢已經痊癒,請皇上寬心。」應聲站起,寧月再一次打量著莫無痕。莫無痕明顯比一個月前蒼老了很多,但好在氣色不錯精氣也很旺盛。更為難得的是……莫無痕的武學修為已經恢復到先天之境。

先天境界會經歷一次洗經伐髓,以先天之靈反哺自身。這樣一來,莫無痕的身體應該在短期內不會有什麼大礙。

「臣此次回京特來複命,可多來使被殺之案包括京城暗兵謀逆之案皆已告破。特請皇上復旨」

「朕復旨,原本朕該好好賞你,但也因你保護不力致使可多來使被殺,就功過相抵,不賞不罰,寧月你可服氣?」

「臣謝皇上開恩,臣心服口服1

「叮完成隱藏任務,是否確認交付?」

「是」

「叮,隱藏任務已完成,共計獎勵經驗值五百萬點……叮,數據錯誤,經驗值無法交付,自動轉換可使用氣運值,共計十萬點……」

「好!起來隨朕走走吧1說著莫無痕站起身緩緩的踏出聽雨軒向著皇宮後宮走去。

一直到了丹桂園,四人才在一處亭台的石桌邊上坐下。莫無痕好奇的看著身邊一副小大人模樣的小萱,突然宛然一笑,「這是你收的徒弟?」

「是1寧月轉過頭看著小萱滿意的說道。

「怎麼看起來比你老城?」

「小萱原本合家美滿,卻突然之間家破人亡流落街頭。經歷了大起大落,嘗盡了人間冷暖。心智比起一般的孩子要成熟很多。」

「前幾天,長樂傳信給我。可多汗已經正式向突也部落投降,被安拉可汗封為東院大王。不出一年,草原胡虜就會完成整合正式威脅到我大周皇朝。」

「臣有罪,如果當初由臣親自保護……」寧月的話還沒說完,莫無痕已經舉手打斷了他的話。

「草原統一已經是大勢所趨,並不是僅僅可多王子被殺而獨立造成的。可多部落內部的反戰聲音很大,也只有蒙多王子一系主張和突也對抗。所以哪怕沒發生那件事,可多部落也會敗於突也甚至會不戰而降。

朕告訴你這些不是為了怪罪於你,而是為了告訴你。我大周的情勢不容樂觀。皇朝之內暗潮湧動,如今又有外患危機九州。大周的未來,還是一片迷霧……那天在泰山之上,你被冰封之後知道千暮雪和朕說了什麼?」

「這個……暮雪並沒有對我說起。」

「她讓朕放手,放你自由。她想讓我撤去你的封號,撤去你天幕神捕的身份。你怎麼看?」

寧月微微一怔,看著莫無痕似笑非笑的臉心底不由得有些緊張。默默的底下頭,卻又湧起一絲濃濃的感動。千暮雪的心意他懂,正因為懂他卻更不能放手。不為了功成名就,也不為了名滿天下,而是身上的纏繞的麻煩不斬斷,他就無法真正的和千暮雪歸隱江湖。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無論江湖還是朝堂,何嘗不是一樣?有些事一旦做了,就要做得徹底。麻煩不是躲開了就會沒事。就算我想從此退隱江湖,他們樂意么?」寧月突然微笑的說道。

「是啊,他們一定不樂意。你這次要回江南?」莫無痕突然問道。

「皇上,臣離開江南很久了……」

「因為草原的變故,北地三州的玄陰教似乎也聽到了風聲變得更加的猖獗。殘刀他們在北地壓力空前的大,朕在半個月前再一次調度了不少高手前往北地。但相比於北地,朕更加擔心的是南方……」

「南方又怎麼了?」寧月大驚失色的問道。

「北地魔教肆虐還是明刀明槍,就算再壞,朕已經命禁軍封鎖了離州,他們也不會繼續蔓延。但南方的三州卻一直風平浪靜……」

「風平浪靜不就代表相安無事?」寧月好奇的問道。

「相安無事?呵呵呵……這些都是地方官吏糊弄朕的話怎麼也從你的口中說了出來?自從楚源三個月前消失無蹤之後,朕已經三個月沒有收到蜀州天幕府的奏報了。寧月,你說這合理么?」

「三個月?難道……蜀州發生了什麼事?」

「恐怕不止1莫無痕長長一嘆,「楚源一出事,蜀州天幕府就音訊全無?朕不信這事有那麼簡單。原本你剛替朝廷出生入死,朕也該放你一個長假。但朕實在抽不出人手了……」

「是,臣明白1寧月低著頭默默的應聲道。

「朕不要你將事調查的水落石出,朕只要你去蜀州看看,為何天幕府三個月沒有傳回訊息。如果時間寬裕,你替朕調查一下楚源的下落。

朕明白八月十五就是你與千暮雪的大婚之期。如果時間不夠,你可以在七月抽身離開朕再另派人深入調查。你的婚期不可耽擱,你可明白?」

「臣……遵旨1寧月輕輕一嘆,還是默默的應承了下來。

「朕還有很多奏摺沒有批複,你和涯兒在這裡遊玩一番,到明天再回去吧……」

「是,臣遵旨1

莫無痕輕輕一笑便起身離開,直到莫無痕走遠,寧月才緩緩的舒出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和父皇待在一起是不是感覺壓力很大?」這個時候,莫天涯才嬉笑的開口問道。

「畢竟是人間帝王,就算再平易近人也是威服宇內。天涯,你這段日子過得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每天陪著父皇處理國事批閱奏章。雖然累了一點,但卻也充實。比起以前胡鬧的日子,這一個月來我活的才像那麼一回事。難怪你以前會對我說,無知也是一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