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零六章 回江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回江南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一個月沒見,你變的成熟很多……」寧月望著莫天涯略顯老城的臉有些感慨的說道。

「經歷那樣的事,誰都會成熟吧?」

「對不起……」寧月不知道說什麼,突然間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跟你又沒什麼關係。母后現在是禁忌,我也不能是……無論她做了什麼身為人子當然得心向著她。寧月,將來如果有機會……你替我將那幕後的混蛋揪出來,敢拿我母后當傀儡,我要將他挫骨揚灰……」

「我明白!不過……我估計幕後黑手會沉寂一段時間吧……泰山之巔的事,他們不知道籌備了多久,現在功虧一簣必定元氣大傷。我估摸著他們要隱於幕後等待捲土重來的機會。」

莫天涯眼神中精芒閃爍,過了許久才長長探出一口氣,「他們能在二十年前就將母後送進宮廷,想來也是手段通天之輩。論抽絲剝繭明察秋毫的能力,我只認定你,老表!

但我也知道,你不僅婚期將近而且又受父皇之託調查蜀州天幕府一事。所以我也不再強求,一切隨緣吧。反正我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無論是五年,十年,還是二十年。」

「我明白了,天涯,我還是那句話,你是一國儲君,需明白何事為先,何事為後,何事為輕,何事為重!切莫墮了魔道。」

「先天下后己身,社稷江山為重,恩怨情仇為輕。這些我已明白。寧月,我答應你,我將來會做一個好皇帝,你會不會幫我?」

「我覺得你最好先學會做一個好太子!難道你沒發現,皇上變老了么?」

三月江州美如畫,寧月帶著小萱一路疾馳來到了長江北岸。望著碧波萬里的江河,寧月突然有種神清氣爽的通達。怒蛟幫已經覆滅,朝廷再一次接手了長江兩岸的運輸。

在收編了怒蛟幫的船隊之後,第一時間疏通了南北的往來暢通,寧月牽著馬跟著隊伍上了船。依舊是怒蛟幫的船隊樣式,甚至原本就是他們的船。但船桿上的旗幟已經換成了大周的龍旗。

「師傅,等船靠岸,我們是不是就到了江南?」

「是啊,江南!不知道現在的江南道怎麼樣?」

「一定很好1小萱很認真的說道。

「為什麼?」

「因為小萱很久就聽說了江南道風景如畫富甲一方,江南人溫文爾雅乃翩翩君子。而且是屬於師傅的江南,一定也和師傅一般。」

「難得你這麼誇讚為師。」寧月淡淡的一笑。

「師傅本來就好。」小萱一本正經的肯定道。

江上行駛了約莫一個時辰,寧月的視野盡頭便看到了江南道的港口。隨著大船的緩緩靠近,江岸上也漸漸的清晰。那塊三丈多高的巨石依舊屹立在港口的邊上,巨大的江南歡迎你如此的親切。

突然,寧月的眼眸一縮。在江南道的南岸,寧月看到了一群熟悉的身影。這次回江南,寧月雖然知會過沈千秋但他也沒想到他會親自過來迎接。

港口的南岸,密密麻麻的站著江南道武林盟的武林人士。雖然江南道武林中人的形象比起北地的武林人士溫雅了許多。但一個個拿著刀劍,站在一塊也是氣勢非常讓一眾普通百姓心底發顫。而在江南道武林盟的旁邊,一群身穿飛魚服的江南道天幕府捕快佔據一方。

運輸船緩緩的靠岸,船上的百姓戰戰兢兢的沿著踏板走上了江岸。要不是江南道的治安已經傳播九州,要不是這群人有不少已不止一次下江南,他們未必敢踏上踏板。

寧月會心一笑,牽著小萱的手緩緩的跟著隊伍上岸。而走在寧月前頭的,正是一個中年大漢扶著一個龍鍾老太。

「娃啊,這裡就是江南?怎麼剛到地方就見到這麼多人拿著刀劍啊?娘在離州住了一輩子,你非要把娘接過來。娘怕住不慣啊」

「娘,江南風土好,有啥住不慣的?四季如春,風景如畫。等娘習慣了,保證你不想走。再說了,孩兒在江南賺了家當,也在江南成家立業,離州老家就你一人在,孩兒也不放心埃

孩兒是接你過來享享清福,您勞累了一輩子,是該歇歇了。孩兒娶了江南媳婦,你還沒見過一面呢。現在她已身懷六甲,再過幾個月,你就可以抱到孫子了……」

「真的?」聽著壯漢的嘮嘮叨叨,老太方才的惶恐漸漸的消散。也許是迫切的想見到身懷六甲的兒媳,老太的腳步也變得輕快了起來。

聽著眼前慈孝的交談,寧月心底莫名的湧出一點溫馨。成就感也許就是這樣來的吧。寧月不敢說創造了眼前的一幕,但他卻一直守護著眼前的一幕。

「屬下參見盟主」當寧月踏上踏板,出現在眾多武林盟弟子面前的時候。江南道武林盟齊齊單膝跪地高聲恭迎,聲浪席捲彷彿平地驚雷。

「屬下參見鬼狐神捕」因為寧月已是封號神捕,所以江南道天幕府也不再叫他總捕,哪怕寧月此刻依舊代領著總捕的職務。

「啊」

江南道的武林人士終究武林人士,那一聲齊聲恭賀聲浪帶著濃濃的威勢。一般人還好,而身前原本膽小的老太卻被這一聲嚇得腳下一踉蹌一頭栽了下來。

「娘啊」中年大漢抓之不及,眼睜睜的看著老母親一頭從踏板上栽落下去。底下江水滔滔,老太一把年紀定然必死無疑。

在驚呼聲中,寧月的身影一晃,彷彿鬼魅一般出現在江面之上。在老太還未落水之際穩穩的接祝腳下一點,江面的水波連一絲瀲漓都沒有濺起,身形已經扶搖直上穩穩的飛回到了甲板。

輕輕的將手按在老太的後背,一道內力導入替老夫人撫平混亂的氣息。這樣的變故,如果寧月不加以疏導,就算老太沒有墜江也會被嚇走半條命。

「老人家,感覺怎麼樣?」寧月親切的笑容在老太的眼中漸漸的清晰。

「年輕的後生,剛才……咋啦?」老太有些蒙逼,瞪著茫然的眼睛問道。

「老人家剛才精神恍惚險些摔倒,我給你做了下推拿現在感覺怎麼樣?」

「神清氣爽……這渾身暖洋洋的真舒服……謝謝後生了……」

到了這時候,中年大漢才從剛才的驚嚇中回國了神,一把緊緊的拽著老太生怕她再一次摔倒。一邊連忙對著寧月躬身哈腰。

「多謝大俠,多謝大俠救命之恩……」

「這個,倒是我先要對老夫人說對不起了,因為在下害的老夫人受了驚嚇1說著,寧月緩緩的轉身對著岸上的武林人士一揮手,「都起來吧1

「謝盟主」

「嘩」周圍所有人紛紛側目看著寧月年輕的面容有些不可置信。大多數人對江南道有些了解,江南道武林盟在江南道扮演的角色大家也知道。

那可是江南道的守護神,也是江南道地區的龍頭老大。江南道武林盟主宰了江南道幾乎一切。就算是久居江南道的人現在也分不清誰是天幕府誰是武林盟。好像他們的區別就在於身上的一件飛魚服。

而江南道武林盟盟主,一直僅限於傳說。所有人都知道武林盟主定然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也許應該是高大魁梧滿臉肌肉,一雙眼睛一瞪就能讓虎豹豺狼落荒而逃。但今天見到了,竟然卻是一個年紀如此輕,看起來就像一個文弱書生的人。

中年大漢的臉色有些發白,看向寧月的眼神有些閃躲。寧月也不介意的淡淡一笑,牽著小萱的手緩緩的踏上岸。

「諸位武林同道,感謝千里相迎,寧月感激不荊但是你們也看到了,剛才差點嚇得一個老人家墜死江中。以後大家還是注意一點吧。」

「謹遵盟主之命1武林盟齊齊拱手應道。

坐上了華麗的馬車,在武林盟的拱衛下緩緩的駛出了港口向金陵行去。從中午一直到了黃昏時分,寧月的車馬才踏入金陵。

一路走過城鎮鄉野,江南道處處盡顯寧靜祥和。尤其是城鎮之中,明顯比之去年繁華了許多。就連街上的行人臉上都是洋溢著燦爛笑容。

尤其是到了金陵城,這樣的變化差距更加的明顯。寧月很滿意這幾個月來江南道的變化,而且他有自信,不出三年,江南道的繁華富足一定會不弱於京城。

「師傅,同屬於江州,為什麼江南道和江北道的差距會這麼的大?」小萱抿了抿嘴唇,終於側過臉問出了心底的疑惑。

她從來沒有有開過京城,所以她以為天下都是像京城一樣。當到了江北道發現了處處荒野,鄉村中破敗的茅草屋成了主要風景之後,小萱才明白京城為什麼要叫京城。但同屬於江州,江南道和江北道極端差異再一次刷新了小萱的認知。

「因為以前的二十年,怒蛟幫阻斷長江,致使江南道與江北道一分為二,江南道的經濟體系並沒有與江北道兼容。江南道土地肥沃物產豐富,而江北道卻顯得相對貧瘠很多。國富則民強,民強則國強!現在江州南北打通,江北道也會變得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