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零七章 武林盟之未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 武林盟之未來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在江南道武林盟總部,天剛黑下,沈千秋就命人準備了接風的晚宴。寧月此次進京,不僅升了官成為了大周皇朝第五位封號神捕。而且還認祖歸宗成為了皇親國戚。

這對於江南道來說算是大喜,寧月的身份地位越高,這對江南道的好處越大。現在的江南道武林盟早已不是純粹的武林幫派,在嘗到朝廷扶持的甜頭之後,江南道武林盟對朝廷的向心力空前的加強。

而現在寧月的身份擺在這裡,朝廷對江南道的扶持會越發的加重。尤其是這一次怒蛟幫覆滅之後,雖然南北運輸權利被收回但怒蛟幫餘下的產業竟然分了一半給江南道武林盟。

這一個月來,江南道武林盟各門各派甚至是那些閑散的獨行客都吃的滿嘴流油。就在幾日前,朝廷又一次向江南道發來指令。命江南道天幕府整合統領江州天幕府,以後,江南道天幕府總部就會更名為江州天幕府總部。

這雖然只是明面上的指令,但暗中的油水大家都心照不宣。江南道天幕府都是江南道武林盟的,那麼江州武林不用說自然會被江南道武林盟組建蠶食最終吞併。

到時候,江南沈府不再是十八道的頂尖勢力之一,也會像蜀州的峨眉派,荒州的武夷派一樣成為九州的代表門派。而這些名望的身後,又伴隨著種種令人垂涎的利益。

沈千秋彷彿打了雞血一般,紅光滿臉的和武林同道交相敬酒。在沈千秋的心底,未來是光明的。如今的江南道可謂萬事具備只欠東風。而那一陣東風,就是一個足以奠定江南道武林盟地位的絕世高手,一個位列天榜的高手。

沈千秋的眼神不斷的掃向寧月,以他現在的修為早已無法看清寧月的深淺。這就意味著,寧月京城一去之後,武學修為已經一躍成為真正的天人合一。如此年輕的天人合一,踏足天榜只是時間問題。而以寧月表現出來的修為進度,這個時間不會太長。

看著寧月和沈青有說有笑,沈千秋心底無比的滿意。沈青也的確爭氣,武學修為並沒有被繁瑣的天幕府政務所拖累。在這段時間,他終於踏出了那一步成為真正的半步天人合一,而沈千秋自己成為半步天人合一還是五年前。

突然,沈千秋的視線從兩人身上略過,定格在跟著寧月來到江南的小萱身上。定睛一看,頓時讓沈千秋吸了一口冷氣。

「後天四重境界?」這讓沈千秋的心底翻起了驚濤駭浪。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來歲的小女孩,卻有著後天四重的修為,就算一般的天才打娘胎里修鍊也不可能這麼快。

而且孩子還在發育期,對於武功精進最快的年紀應該在十三歲到十八歲之間。只有這段時間才是突飛猛進的爆發期,如果以此推斷,這個孩子不出意外會在十六歲左右突破先天。

十六歲的先天高手,想想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所以沈千秋心底有些打鼓,這個孩子到底是誰,會不會影響到沈青未來接掌武林盟主之位?

「盟主1沈千秋緩緩的躬起手回到了座位,「這個孩子與你頗是親近,不知道她是……」

「哦,忘了和你們介紹了,她叫東皇小萱,是我在京城時期所收的弟子。小萱的武學天賦不錯,不出意外將來要傳我衣缽的。」

「哦?」沈千秋臉上並沒有什麼變化,「果然好資質,我江南道武林盟後繼有人了……」

「這個……」寧月心底雖然清楚,但臉上卻裝出一臉的為難和猶豫,「伯父,我……並不打算讓她加入我江南道武林盟……」

「嗯?為何?」沈千秋心底雖然一喜,但臉上卻掛出滿臉的錯愕一臉的不可置信,「小萱如此年紀便能有此修為,將來必成大器。為何不讓他加入江南武林盟好好培養?不出二十年,她定能獨當一面,可延續我江南道武林盟至少百年氣運……」

「這個……」寧月猶豫的低下了眼皮,最終還是默默的搖了搖頭,「伯父,這也許是我的一些私心吧。小萱的天賦不俗,我實在不想她被俗世干擾。名師難求,但一個好的弟子卻更是難求。

我還年輕,江南道武林盟的未來還不需擔憂,更何況,以沈青的天賦,說不準十年之內也能踏足武道之境。等到天下安定四海承平,我也要與千暮雪歸隱江湖。到時候,這江南道的重擔還是要落在沈青的身上……」

「寧兄,托你的福,我現在已經是江州總捕了。你覺得我還有心力執掌江南道武林盟?」沈青一聽這話頓時不幹了,輕輕的放下筷子責怪的問道。

「這有衝突么?我不就是這樣身兼兩職?」寧月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能跟你比?你這武林盟主做的多瀟洒?動動嘴皮子什麼事都甩給我爹。你做江南道總捕的時候,也什麼事都甩給我。

我現在已經忙的要死了,你再把江南道武林盟主的位子甩給我,到時候可沒有人幫我跑前跑后,什麼事都要我親力親為。想我沈青原本最是逍遙,花間撫琴閑來去遊覽山河。自從認識了你,我都沒過過一天逍遙的日子,不幹不幹,你愛找誰就找誰……」

「這我可管不了,到時候我和暮雪浪跡天涯去了,你要忍心看著伯父一大把年紀還勞心勞力的話……」

「無賴1沈青的臉色頓時一黑,對著寧月破口喝道。

「沈兄,寧兄無賴你是第一天知道么?」一邊的葉尋花看不下去了,放下筷子輕笑的問道。

「哈哈哈」三人相視一笑,卻也在無形中安了沈千秋的心。人皆有私心,這是人之常情。但私心只需要有心引導化為己用,那便是利器。而沈青就是被寧月拽在手裡的繩子,只要和沈青的關係一如既往,金陵絕頂的沈府就一直會是寧月的助力。

「咦。話說浪貨他們呢?怎麼就你倆在?」寧月突然收起笑容,望著沈青和葉尋花問道。

「我以為你會不問呢……」

「按正常來說,余浪四處浪蕩鬼知道他在那裡瀟洒呢,但今天我回江南他竟然憋著不出來,那一定是不在江南了。他跑哪去了?」

「上個月,韓章傳訊過來,余浪便匆匆的和鶴兄去了涼州。開始還偶有書信,到了最近十來天也是音訊全無。」

「涼州?鶴兄也去了?」

「玄陰教肆虐北地三州,身為盪劍山莊的少莊主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否則……鶴蘭山的盪魔劍法怎麼能稱之為盪魔劍法呢?」葉尋花理所當然的笑道。

「這倒可惜了……原本還想請浪貨陪我去一趟蜀州呢1寧月有點失落的說道,但轉瞬間又將升起的可惜情緒化為清風消散。

「蜀州?你去蜀州做什麼?」葉尋花突然一愣,臉色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蜀州天幕府出了點事,所以皇上讓我去看看。只不過……蜀州峨眉對天幕府態度不太好,很多情況我不太好出面,如果有浪貨在就會好很多。」

「我勸你還是別去了……」葉尋花突然放下筷子一臉嚴肅的說道。

「為什麼?」寧月眼神一怔,望著滿臉凝重的葉尋花。

「蜀州峨眉哪裡是對天幕府不太友好,根本就是見到天幕府拔劍就砍啊!你頂著天幕府的名頭踏入蜀州估計是舉步維艱。」

「喝?笑話1寧月一聽頓時怒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他峨眉派倒是反了不成?」

「你還別發火1葉尋歡輕輕的敲了敲桌子,「知道為什麼說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么?蜀州被群山包圍,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易守難攻,就算敞開著朝廷大軍也未必攻得進去。

而且蜀州內部土地肥沃物產豐富,朝廷就算封禁蜀州,一百年裡蜀州都能做到自產自足。說難聽點,朝廷拿蜀州根本沒辦法。

現在的蜀州早已不是二十年前的蜀州。朝廷對蜀州的掌控只是圖有虛表,蜀州天幕府的天幕結界可是一直開著就連睡覺都沒有關過。怎麼?這次皇上讓你去蜀州可是要對蜀州出手?」

「皇上的打算我又怎麼知道……反正他只是讓我去查。」寧月滿不在乎的夾了一塊青菜嚼了嚼,突然轉過臉怔怔的看著葉尋花,「葉兄,你怎麼對蜀州這麼了解?」

「哈哈哈……」沈青突然大笑了起來,有些戲謔的來回掃著寧月和葉尋花兩人,「寧兄啊寧兄,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咱們與你相交也快兩年了,難道你不知道葉兄就是出自蜀州么?」

「你們是江南四公子,不是應該出自江南么?」

「余浪他難道就是江南人了?當年他是飛天鼠的時候活躍的地方可是在北地埃」

「好吧,是我疏忽了,葉兄,你別往心裡去。」

「無妨,反正我是被趕出來的。」葉尋花絲毫不介意的搖頭苦笑。

「葉兄鍾靈資質,蜀州竟然會捨得將你趕出來?以葉兄的人品武功,你不該是各門各派爭相拉攏的對象么?」

「還不是在下的武功作祟?」葉尋花突然露出了滿臉的悲憤,「峨眉女俠在九州武林之中負有盛名。九州俠女之中,峨眉弟子佔了半壁江山。你說以葉某的性格,峨眉豈會放棄?」

「自然不會放棄1寧月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不過,以葉兄的人品武功,連冰清榜的女俠都出自葉兄之手,峨眉俠女當不會這麼排斥。須知能被葉兄看中也足以自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