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十二章 如今蜀州,此刻峨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二章 如今蜀州,此刻峨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無辜百姓?他們從成府一直跟著你們,輾轉七年不離不棄你告訴我他們是無辜百姓?他們早已是你魚龍門的人只是不懂武功而已1

說完,一把將九丫拋下隨手將九丫懷中的嬰兒抄在手中。刺耳的啼哭聲響起,在寂靜的夜裡如此的刺耳。突然,海大龍一把掐著嬰兒的脖子提了起來,哭啼的聲音嘎然而止。

「畜生,你做什麼?你竟然連嗷嗷待哺的幼兒也不放過」

「老不死的,你還是乖乖的過來受死,否者……老子便在你面前掐死他。這個孩子可撐不了多久……」海大龍戲謔的笑著,眼神角處迸射出殘忍的笑紋。

「海大龍!我和你拼了」江飛魚眼眶欲裂,他想不明白,世上為何會有如此殘忍,如此卑鄙無恥之人。原本早已抱著必死之心,而現在看到海大龍的暴行,江飛魚更是揮舞著重劍獨身一人向對面衝去。

「哈哈哈……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當年魚龍門的玄鐵重劍可謂威震蜀州,劍氣重如山厚如海,而現在的你呢?就像一個醉漢舞動著棒槌,今天,老子就送你下去見你的同門」

「嗤」一道火花突然閃現,彷彿流星帶著燦爛的尾巴。但火星太小,就像天空最遙遠的星辰。要不是刺耳的破空之聲,恐怕在場的人沒人會注意到。

破空之聲剛剛響起,火星就已經擦過海大龍的手背。火辣的刺痛讓他的手猛然一麻,一道大力傳來,手中的嬰兒脫手而出彷彿流星一把劃過天空。

「孩子我的孩子」九丫突然間彷彿回過了神,眼神猛然間惶恐了起來,尖叫的向孩子望去。

在滿是星辰的夜幕之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緩緩的飄落。清風吹動著衣擺,漆黑的髮絲彷彿水中蕩漾的瀲漓。寧月懷中抱著嬰兒,一臉嚴肅的低頭伸出兩根手指抵著嬰兒的胸膛。

場面再一次死寂,無數眼睛死死的盯著寧月緩緩落下的身姿,這一幕就像是仙人下凡,給了所有人無比的震撼。

「師傅,是他」老七驚喜的叫道,卻被江飛魚一個眼神連忙制止。

「咳咳哇」一聲清脆的咳嗽聲響起,清亮的啼哭之聲再一次響徹在眾人耳旁。

「閣下是誰?莫非要插手我們的江湖恩怨?」海大龍眼神一冷,對著寧月冷冷的喝道。

「噓」寧月輕輕的豎起一聲手指,看起來他真的很喜歡小孩子,抱著孩子的手臂輕輕的搖晃,嘴裡不住的哼著奇怪的聲音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不一會兒,懷裡的嬰兒停止了啼哭。也許剛才承受了太大的傷害讓他很快的疲憊的睡著了。

「江湖武林,恩怨仇殺本是尋常。但對著無辜的百姓出手,甚至對襁褓中的嬰兒下手。這已經不再是江湖仇殺,根本是土匪草寇……」寧月緩緩抬起的目光如劍的射向海大龍,一瞬間,海大龍終於看清了寧月年輕的臉龐。

「哦?我當是哪來的毛頭小子多管閑事……小子,難道你的師門沒教導你,行走江湖千萬別聽信那些所謂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么?多管閑事……是會短命的!

今天,老子就教教你,因為你多管閑事,有些原本不該死的人今天就會因你而死」海大龍猙獰的說道,一道刀光閃現彷彿憑空出現的月光。光芒如水,就像銀河墜落狠狠的向九丫砍去。

「嗤」破空之聲彷彿疾風響起,刀光剎那間化作星辰碎,一道巨力傳來。強大的力量沿著刀刃傳到掌心。頓時,海大龍只感覺手心一麻銀亮的戰刀脫手而出。

「什麼?」海大龍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自己好歹也是先天境界的高手。而對面的年輕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震飛了自己的兵器。就算打娘胎里就開始練功,也沒這麼厲害吧?

海大龍的臉色瞬間陰沉如水,但他畢竟是混跡江湖幾十年的老江湖。在震飛兵器的瞬間,他已化作流光退入到人群中。

「把他們都推出來」

嘩啦啦,數十個飛魚村村民被推到了人前,每人的脖子下被架著一把明晃晃的刀。

「小子,你能救一個,但你能救幾個?速速退去,我可以當什麼事都沒發生。否者……這些無辜的人皆是因你而死……」

「卑鄙」老七憤怒的大罵,雙眼之中迸射出濃濃的怒火。

「坦白的說……在下出道江湖之後,手下殺的人不多但也不少。每一個死在我手中的人,都令我既是怨恨又是惋惜。江湖的愛恨情仇從來沒有純粹的是非對錯。但今天,你卻是第一個讓我感覺到純粹的惡。看來……我還是太單純了……」

「錚」一道琴聲突然出現,將所有人的心神吸引仰望天空。琴聲明明出現在天際,但天空之上除了星辰之外再也沒有其他。

當所有人莫名其妙的時刻,突然之間,數到劍氣如雨一般的墜落,彷彿靈巧的蝙蝠一般化作流光劃過人群。幾乎剎那之間,雙龍門的弟子全部身形一顫委靡的倒下。

在絕望中等待死亡的飛魚村村民一愣,但剎那間又明白了自己已經獲救。驚喜的抓著身邊的人向對面的江飛魚衝去。直到飛魚村村民全部逃離,獃滯的海大龍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眼神中充滿了恐懼,一劍擊殺上百名雙龍門弟子。別說自己,就是十個自己都做不到。方才的兇悍殘忍早已經消失不見,唯留下那對生的渴望和對死的恐懼。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如此驚世駭俗的武功……你……你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海大龍驚恐的倒退,竭斯底里的吼道。

「我是誰重要麼?對一個死人來說……沒必要記住我的名字1

「你要殺我?」海大龍只感覺自己的頭皮一陣發麻。

「我不該殺你?」寧月覺得有些可笑,難道蜀州武林的江湖中人連這點覺悟都沒有?

「你不能殺我,殺了我,就是得罪峨眉。在蜀州,無論誰得罪了峨眉都必死無疑……上天入地,再無你容身之所……你殺了我,峨眉不會放過你的。」

「峨眉平時行事雖然有些極端霸道,但峨眉好歹也是九州大名鼎鼎的名門正派。像你這樣的武林敗類,峨眉第一個不會放過。

奸詐無恥之徒倒是扯的一手好虎皮?真當我兄弟二人從外地來的?」葉尋花搖著摺扇,操著蜀州口音一字一句淡漠說道。身形漸漸的在黑夜中浮現,臉上閃過濃濃的殺意。

「我……我沒有胡說……不信你問他們……我雙龍門就是聽從峨眉之令……我們……」

「住口1一聲暴喝,葉尋花的身影彷彿流光一般劃過,一道道殘影拖在身後,彷彿幽靈一般與海大龍擦肩而過。

「我……真的……沒……說謊……」

「嗤」血霧飄散,一道血柱從口中噴吐而出,不甘的身體緩緩倒下,暴睜著眼眶命歸黃泉。

「你很生氣?」寧月眉頭微微一皺有些好奇的問道。

「雖然我被峨眉追出蜀州,但這只是我與峨眉的私怨。我知道你對峨眉沒有好感,但我還是要告訴你,每一個大名鼎鼎的名門正派不是靠著吹噓靠著動動嘴皮子就能吹捧起來的。

蜀州峨眉,嫉惡如仇,行俠仗義,名動江湖。這些名聲,都是靠著峨眉一代代弟子用命和鮮血澆注而成。峨眉派弟子為了峨眉的清譽,從來都是悍不畏死。九州武林,無論哪個門派都有弟子被俘,逃走的傳聞,唯有峨眉……從來未有1

「不錯」在葉尋花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邊的江飛魚一臉恭敬的走來,「多謝兩位少俠仗義相救,老兒感激不盡,若不是兩位少俠,我魚龍門今夜恐怕要被徹底除名了。」

「舉手之勞而已,江掌門無需這般大禮。方才你說不錯……難道這雙龍門和峨眉並無瓜葛?」寧月好奇的抬眼問道。

「峨眉派在九州武林享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自然不可能徒有虛名。歷代峨眉弟子悍不畏死,凡峨眉女弟子一旦被圍逃出無望必定會在被俘之前引劍自刎。而峨眉男弟子就算明知必死,都會為了捍衛峨眉尊嚴而以死相拼。所以,在江湖上才會流傳寧遇玄陰,莫惹峨眉。但是……那只是以前的峨眉……」

葉尋花眉頭猛然一皺,臉上頓時露出了不快之色,「以前的峨眉?那現在的峨眉又當如何?」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峨眉的心已經不再僅僅瞪著峨眉山,他的目光已經看向了蜀州。十年前,峨眉開始活躍於蜀州,突然之間一改往日的神秘而大肆的插入江湖紛爭。

後來,更是提出合併蜀州武林組建武林盟的設想。蜀州武林向來風平浪靜,當時也沒有什麼大敵。當初的蜀州十大門派自然都不願意。

原本以為,以峨眉數百年的清譽自然會徐徐圖之,甚至就此作罷。但想不到……峨眉竟然大力扶持蜀州那些次一流門派甚至是邪魔外道以此來衝擊原本的十大宗門。而這雙龍門,就是當年峨眉扶持的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