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十三章 殺上雙龍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三章 殺上雙龍門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每一個武林盟的組建,必定有著其他諸多因素促使。就像一年前江南道武林盟,那是被怒蛟幫壓制了二十年,而後又有十二樓跳出來搞事才得以成立。

蜀州武林向來風平浪靜,各門各派自顧發展都有其穩定的生態模式。強行合併,自然會受到抵制。峨眉竟然扶持新勢力以此取代舊的十大宗門,這十年來蜀州武林定然是血雨腥風吧?」寧月一臉感嘆的問道,而一邊的葉尋花臉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驚詫。

「可不是么?這十年來,蜀州十大宗門被峨眉為首的新宗門沖刷的支離破碎,也唯有張志林為首的十派聯盟還在西邊蠻荒地方苟延殘喘。」江飛魚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了濃濃的傷痛。

「當年蜀州十大宗門聯手……也不是峨眉的對手?」

「當年十大宗門雖然聯手,但彼此之間也並不是親密無間,再加上峨眉的實力竟然出奇的強大。在措不及防之下竟然被迅速的逐個擊破。等到大家察覺需要摒棄前嫌整合一體的時候,峨眉派一統蜀州已經成了大勢所趨……」

「天幕府呢?當年天幕府就沒有介入?」寧月的心猛然一沉,蜀州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天幕府不可能不出手。但是……從京城天幕府的卷宗之內,竟然沒有發現一點蜀州武林發生的事。

「哈哈哈……天幕府?少俠這可真是開了大玩笑了。天幕捕快,見到峨眉弟子退避三舍,這不是九州武林公認的么?更何況……天幕府還巴不得我們江湖武林自相殘殺他們坐收漁翁之利呢……」

「不對1寧月一臉嚴肅的搖了搖頭,「天幕府的責權就是維護一方安定,坐山觀虎鬥也是建立在兩敗俱傷的前提下。而現在的情勢看來,結果是峨眉一家獨大,蜀州武林全部洗牌。

這與天幕府的理念不服,而所謂一見峨眉弟子退避三舍的話原本就是一件空話。在面對此刻的局面,天幕府沒理由不出手沒理由不介入……」

「這……老朽就不知道了……敢為兩位少俠高姓大名?」

「我叫寧莫言這位是我哥哥寧莫問!我觀江前輩氣短力虛,使得卻是這種沉重的玄鐵重劍?可是身上受了什麼傷?」

「哎一言難盡,七年前,魚龍門遭遇大劫,老朽一眾師兄弟都在那一戰之中喪命。而老夫也被那慧劍門的卓不凡一劍破了氣海命門留下了暗傷。這幾年來,老朽的境界一跌再跌,到了現在已經衰退到了後天境界……」

「哦?那看來魚龍門命不該絕啊1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這裡面有十五枚赤炎丹,每日泡澡只需放入一顆化開。十天之後,前輩的暗傷便可痊癒……」

「當真?」江飛魚頓時大喜,「多謝少俠再造之恩,老朽就是肝腦塗地也難報萬一……」

「我今夜路過此地想來也是天意,既然天意如此江前輩就別說這些了……黎明將至,我兄弟二人需上路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

「告辭」

話音剛落,兩道身影化作流光激射,眨眼間消失的夜空之中。望著寧月兩人消失的身影,江飛魚輕輕一嘆默默的搖了搖頭。

「師傅,咱們大難不死,而且你的傷勢有望痊癒,我魚龍門又有破而後立的希望,您為何唉聲嘆氣呢?」大弟子疑惑的問道。

「這已不是救命之恩,而是我整個魚龍門的再造之恩……此恩此情……何時能報?」

「來日方長,就算師父報不了,還有我們的徒子徒孫。我們既然已經知道兩位大俠的姓名,如此高深武功定然不是江湖無名之輩。只需打聽一下就可得知,將來等我們有能力了自然可以報恩……」

「痴兒,難道到現在你還沒反應過來?寧莫言,寧莫問,這哪是兩兄弟?他們在說您莫言您莫問啊!這樣的情懷,這樣的風度才當得起大俠二字1

「江兄所言極是,不過……這二人的武功如此高強,不說以後,就是當下也絕非無名之輩。江湖中人最容易被記住的不是他們的名字,而是他們的武功。名字可以冒名頂替,難道武功也能有假?」在黑夜中,一個中年文士緩緩的走來。

「李兄,你怎麼沒走?」江飛魚驚訝的問道。

「江兄決意赴死,李某害怕江兄黃泉寂寞故而隱藏在暗處打算伺機而動,好在江兄吉人自有天相,得高人相救。如今江兄有望武功盡復,小弟的提議還請江兄鄭重考慮1

「張盟主既然如此看得起我,我再拒絕就是不識時務了。對了李兄,莫非你已經認出了這兩位大俠的身份?」

「擊殺海大龍的那個武功詭異身法太快,為兄倒是沒有看清。但那個劍氣天降,一劍絞殺雙龍門上百弟子的高手卻是如雷貫耳啊1

「如雷貫耳?他是何人?」

「劍氣天降之前,江兄不是也聽到了那一道琴音?」中年文士笑著說道。

「是他?」江飛魚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驚嘆。

「不錯,除了琴心劍魄寧月,還有誰能如此年輕卻有著如此出神入化的武功?除了他,還有誰的劍氣會伴隨琴聲?寧月來了蜀中,那麼就說明朝廷要對峨眉動手了……此事我們需儘快稟明盟主。事不宜遲,江兄還是儘快動身吧。」

清晨的薄霧漸漸散去,略顯陰冷的陽光灑落天地。兩道身影彷彿霧中仙人一般在樹梢之間急速的略過。突然間,前面的那道身影飄然落下。身後的身影微微一愣,也跟著落了下來。

「尋花,怎麼了?」

「前面有兩條路,一條前往成府州城,一條前往會府1

「我知道1寧月疑惑的望著葉尋花,而此刻在葉尋花的臉上看到了從未有過的凝重。

「我始終不太相信名動九州的偌大峨眉會容得下像雙龍門這樣的邪魔外道。蜀州雙龍的作風我在蜀州的時候也有所耳聞,他們原本就是盜匪起家,專干打家劫舍**擄掠之事。當年要不是我武功未成,早就提劍殺上汶山。

這麼多年過去了,原本以為雙龍門早已被峨眉剿滅。想不到……竟然還活躍在蜀州武林。我想去會府汶山,如果雙龍門還在,我便替天行道1

「好啊走吧,一起去。」寧月想都不想的笑道,「對了,看你的反應,你和峨眉似乎關係匪淺?」

「我的師門為隱秘門派喚花間派,一直不為外人所知。而師門與峨眉的關係匪淺,所以我自幼對峨眉都抱有敬意。更何況碧柔師出峨眉所以……

其實不止是我,像我這一代的蜀州人士自幼耳濡目染對峨眉派都帶有敬意。而蜀州幾乎所有的有志江湖的孩子都以拜入峨眉為榮。但峨眉招收弟子有限,所以能拜入峨眉的也是鳳毛麟角……」

「這也是峨眉能獨霸蜀州的原因所在吧?挑選的是最優秀的弟子,整個蜀州的精銳都匯聚峨眉,這樣的門派當然可以一敵十。」

兩道身影化作鴻雁再一次衝天而起,眨眼間消失在天際盡頭。

汶山之地,乃是蜀州與瀛洲貿易往來的必經之地。但偏偏汶山地形複雜高山林密。因此,汶山的山路又有小蜀道的稱呼。而過往的商客,除了要擔心汶山道路崎嶇之外,更要擔心的是藏在密林深處打家劫舍的綠林悍匪。

但自從十年前開始,汶山之地的綠林盜匪漸漸稀少,而一個強勢的門派卻漸漸的壯大。這,便是十年來令人聞風色變的雙龍門。

對於商隊來說,雙龍門的存在是有利的。以前走在這裡需戰戰兢兢,一有風吹草動拔腿就跑,但現在卻大可不必。當然前提是在進入雙龍門勢力範圍之後需向雙龍門交納一筆可觀的保護費。

商人求財,雙龍門也是求財。大多數商賈願意交納一筆費用買個安全。原本這也是你好我好的局面但從三年前開始,這個局面卻發生了改變。

雙龍門的胃口也來越大,需交納的保護費也越來越多。很多時候,商人跑一趟所賺取的錢財近七成需要交到雙龍門的口袋。這讓那些視財如命的商人們有些吃不消,故此有些小商人們會跟著一些大商隊一起想省上這筆費用。但卻不知,一旦踏過雙龍門的地界,就等於邁進了鬼門關……

原本應該車馬如龍的官道之上,此刻已經變得稀稀拉拉。能夠改道的商隊已經寧願多走一個月的時間改道繞遠。寧月兩人在汶山遠處落下,望著那條猙獰的彎曲的山道,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個字,殺!

山道的石階經歷了風吹日照早已龜裂坑窪,寧月兩人閑庭信步的朝著山頂走去。

「搶了這麼多錢,這雙龍門可真是死扣啊!自己的山門都不知道弄弄好。哪怕躋身蜀州的大勢力之中也盡顯小家子氣。」

「盜匪出身的他們,你指望會有多遠瞻的目光么?就因為他們,搞的蜀州烏煙瘴氣。」葉尋花冷冷的喝道,不知不覺竟然把所有的屎盆子扣到了雙龍門的頭上。

「站住!來者何人?」突然間,從山道的拐彎處跳出來兩個人,都是一臉兇悍身冒煞氣。由此可見,這兩人也是染了不少的血。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