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十四章 窮凶極惡段天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四章 窮凶極惡段天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一道劍氣激射而出,在兩個雙龍門弟子還未反應的時候劍氣透過他們倆的咽喉。兩人眼睛頓時暴睜,滿眼不可置信的指著寧月,「你們……是……誰……」

汶山之巔,連綿的房舍雜亂的布局。雖然雙龍門在峨眉的扶持下走上了正軌。但他們卻依舊不改綠林盜匪的作風,就是建築風格,也依舊保留著當初山寨的雛形。

段天龍這個名字,也許在十年前能嚇得小兒止哭。段天龍有著很強的游擊意識,帶著雙龍門遊走於整個蜀州。蜀州布滿山嶽,地形複雜異常,這也給了段天龍游擊竄逃的天然掩護。

**擄掠無惡不作,當年的段天龍的確也是蜀州悍匪之中數一數二的龍頭。可惜有一次姦殺了前來行俠仗義的魚龍門弟子惹得魚龍門傾巢而出。那段時間,也許是段天龍過的最憋屈的日子。

原本以為傍上了峨眉派,他段天龍時來運轉可以過的隨心所欲,但後來才發現這只是憋屈生活的開始。段天龍身穿寬大的絲袍,半躺在藤椅上翹著二郎腿聽著眼前人的彙報。

等眼前的屬下說完,段天龍才微微的睜開眼睛露出了令人心顫的三角眼。微微的直起身體,居高臨下的氣勢翻山倒岳的向眼前的屬下壓迫而來。

「你是說……這三個月收到的買路財只有去年的七成?是前年的五成?是我們一開始落戶在這前三年的一成?一年比一年少……一年比一年少?

我是該說做買賣的人少了……還是你們膽子肥了敢貪墨老子的錢了?」

底下跪著的屬下頓時亡魂大冒,連忙蜷伏下來瑟瑟發抖,「幫主明鑒,屬下們哪敢礙…實在是……這幾年越來越多的商人寧願繞遠也不願意從這裡路過。尤其是今年開春以來,往來的商隊至少少了一半以上……幫主……要不我們把買路財定低一點?著這樣下去,真的就沒有人再敢往我們地界走了……」

在說話的時候,雙龍門弟子剎那間臉色慘白汗如雨下。蜷伏的身體,早已經瑟瑟發抖。身為屬下,他們自然知道幫主的脾性。無論還是對屬下都是翻臉無情拔刀就殺。

「定低一點?峨眉派要徵收的錢越來越多,你以為老子賺取的買路財都裝進了老子的腰包?他媽的,老子就過得跟一個乞丐似的。活的比七年前還要憋屈,你以為老子不想降么?

你通知下去,今年的買路財再提高三成。再收不到錢,老子特么要去喝風了。」

「幫主……還要提價啊?」小弟茫然的抬起頭,「幫主,要是這樣的話,就真的沒人再從這條路上出蜀州了……」

「哼!寧願繞遠?我倒看看他們能繞的多遠!他們不願意交錢,老子就自己去齲老子收手了這麼多年,他們是忘了我段天龍的手段了?

等二弟回來之後,我們就主動出擊。先把那些繞道的商家清理一遍,繞遠?老子讓他們繞道鬼門關去。通知下去,要快活的趕緊快活,等老二回來,咱們出去干一票大的。」

「是1底下的屬下頓時渾身一震,身上的煞氣突然間溢了出來。

段天龍很滿意手下的血氣,這群人雖然武功不咋地,但論起心狠手辣,就算江湖中人也未必比得上。而段天龍就喜歡手下一個個像餓狼一樣,只有這樣的手下才能讓人膽寒也才能讓人識相。

「不好啦」突然外面傳來一聲高呼,聲音響起的瞬間,一道人影彷彿葫蘆一般撞開房門滾了進來,「幫助……不好了……有人打上山門了……」

「什麼?」段天龍猛然間站起,但臉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恐害怕反而一臉的戲謔的期待,「多少年了,今天竟然又有不開眼的了。走,老子倒,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挑事。」

隨著段天龍的踏出寨門,七零八落的房舍之中奔出了一個個面目猙獰手持大刀利斧的雙龍門弟子。不一會兒,所有人聚攏在了段天龍的身後,約莫一看竟然不下於千人。

汶山雙龍門建在山頂,上下的山路只有一條。段天龍選在此地也是極為考究的。小弟獻媚拍馬的端來一張藤椅,段天龍一臉愜意的坐下,泛著寒光的三角眼冷冷的注視著山道的出入口。

喊殺聲越來越近,段天龍的眼神也來越冷。終於,在視野的盡頭見到了兩個一身白色的身影。衣袖飄飄手執摺扇,閑庭信步彷彿畫中仙人。

而看到這一幕,段天龍臉色猛然間凝重了起來。因為他自始至終沒看到廝殺,自始至終沒在兩人的身上看到一絲凌亂。

憑著豐富的經驗,段天龍判斷出山道上緩緩走來的兩人不簡單,從山下殺上山門,從容不迫氣定神閑。不是先天境界絕難辦到。

臉色沉下的瞬間,段天龍手掌一揮。身後的數十名手下頓時滿臉凶煞,猙獰的衝出人群向寧月兩人砍殺而去。

寧月對著葉尋花淡淡一笑,「剛才一路你動的手,這次換我來1內力提起,一道勁風橫掃四周,山道邊的的樹木被瞬間吹得東搖西晃。落葉紛飛,彷彿煙花散落。

寧月手掌翻動,樹葉似乎受到牽引了一般化作游龍席捲,自始至終,寧月的動作都這麼輕描淡寫。揮舞的手掌如此的輕鬆寫意。

樹葉在寧月身前凝結,勁力一吐彷彿流光激射。寧月的武功每一樣都高深莫測,而用來對付這些小羅羅卻顯得大材小用。這星羅棋盤倒是正好,尤其是群殺簡直橫掃一片。

一群逞兇鬥狠的雙龍門弟子,哪裡見識過這樣的神功絕技,剎那間便嚇得呆立當常當樹葉如黃蜂撲面而來,穿梭而過之後,一切都晚了。

數十名雙龍門弟子,在一陣流光略過之後全部慘嚎的倒下。寧月在從葉尋花口中得知了雙龍門所作所為之後,第一次出手毫不留情。一招之下,再無活口。

「啪啪啪」段天龍拍著手掌緩緩的站起身,「好精純的內力,好高明的摘花弄葉……兩位少俠如此高明武功想來也絕非無名之輩。敢問兩位少俠出自何門何派?與我雙龍門是否有什麼誤會?」

「呦,一看就知道是江湖的老油條,深韻伸手不打笑臉人的行規埃葉兄,你看他笑臉如花一臉親切,換做誰都會在此刻放鬆警惕的吧?」

「寧兄,這一次我們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也無需和他講江湖規矩,殺了便是1葉尋花的語氣中充滿殺意,也讓對面的段天龍臉色猛的陰沉了下來。

「兩位少俠雖然武功高強師出名門,但你們師門再強,武功再高能高的過峨眉么?蜀州武林都知道,我雙龍門聽命於峨眉派,還望兩位少俠不要自誤。

如果兩位少俠就此罷手,方才的一切我就當不知道,而且在下願意出十萬兩讓兩位少俠消消氣。兩位少爺應該初出江湖,但你們的師門長輩一定告誡過,行俠仗義先要摸清對方的底細吧?」

「住口1葉尋花頓時暴怒,「峨眉在蜀州享有數百年盛名,你雙龍門算什麼?一群盜匪烏合之眾竟敢冒充峨眉的名頭?怕是峨眉根本就不知道你們仗著他的名頭為非作歹吧?」

「這位少俠誤會了,我雙龍門可是有峨眉的金劍丹書的……嗖」

段天龍拱手笑道,剎那之間一道黑影從袖口激射而出。而在使出暗箭的時候,段天龍的臉上還掛著略顯獻媚的笑容。如此的自然如此的嫻熟。

換做真的是初出茅廬的江湖新人,恐怕早就防不勝防的中招了。但可惜,他遇到的兩個年輕人卻早已在江湖中練成了老油條,而且還是武功登峰造極的老油條。

箭影一閃便帶著尖銳的破空之聲,而在袖箭射出的瞬間,密密麻麻的袖箭連綿不絕的向寧月兩人罩去。而面對如此毒辣的殺招,寧月兩人卻皆面不改色。

手中摺扇輕舞,數十隻烏黑的袖箭彷彿撞上了精鐵一般紛紛被彈飛開去。一輪箭雨之後,寧月的眼中精芒閃爍也失去了耐心動了殺意。

「嘩」摺扇展開,寧月面帶微笑的扇出一陣清風。空氣中散發著絲絲的甜味,而寧月的笑容卻越發的燦爛越發的迷人。了解寧月的葉尋花知道,在寧月露出這個笑容的時候,對面的段天龍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轟」在一輪袖箭激射而出之後,段天龍的氣勢猛然間升騰。一道靈力之柱直衝蒼穹,充滿血煞的氣息將靈力之柱也浸透的鮮紅髮亮。

「幫主大發神威了……」身後的雙龍門弟子興奮的叫道。

「不知死活的小子,看著幫主怎麼收拾你們……我雙龍門的閑事你也敢管……活的不耐煩了……」

「嗷嗷嗷幫主威武」

七嘴八舌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一眾雙龍門弟子揮舞著兵器大肆的叫囂。在他們的眼中,幫主是無敵的存在。任何敵人,都擋不住幫主的一刀。

哪怕幫主無數次說過,峨眉派是他們的主人,峨眉派里的隨便一個高手都可以滅了雙龍門。但是……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幫主自謙不是么?

「錚」一道琴聲突然響徹天空,天空的雲彩彷彿也在剎那之間活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