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十七章 夜探太守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七章 夜探太守府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蜀州天幕府到底發生了什麼?在捕神失蹤前,蜀州天幕府還顯示著一切正常。但為何短短不到半年時間,蜀州天幕府便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帶著滿心的疑問,寧月在一家客棧住了一晚就早早的離開了會府前往成府主城。相比於京城,成府顯得蕭條的很多。甚至和金陵比起來也相去很遠。

寧月以江南才子的身份踏進成府,一路行來對蜀州的風土人情也了解了大概。蜀州現在雖然對於平民百姓來說還算平靜如水。這幾年,給百姓最大的感受就是錢越來越不值錢,物價不斷的在上漲。但對於江湖武林來說,卻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十年前的蜀州大型宗門竟然全部洗牌,原本強勢的武林門派迅速的衰落。而取代他們,卻是一些新興的門派。而其中最為響亮的,便是新三大勢力。

慧劍門,青城派,天池門。而這三大門派的掌門都是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原本他們只是不起眼的二流宗門,但在十年間他們卻呈爆炸式的姿態飛速的壯大,到了現在他們三個勢力成了峨眉之下風頭最盛的宗門。

但這些並不是讓寧月最為在意的,門派強盛衰退本來就遵循天道,跟不上時代被淘汰也是必然。但是,這三個勢力卻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讓寧月不得不在意峨眉女婿!

峨眉女俠,艷絕天下。這一點整個武林都如雷貫耳。峨眉派能有如此大的名聲,走到哪裡都讓人高看一眼。峨眉女俠有著七成功績。

蜀州其他府城的天幕府坐落在哪裡寧月也許不知道,但成府天幕府總部,寧月還是明白的。相傳成府天幕府總部是十二個天幕府總部中最為特殊的一個,因為蜀州坐落於盆地之中所以成府天幕府的天幕結界一旦展開,呈360度無死角的天幕結界。

所以成府天幕府被稱為最強防禦,永不被淪陷的天幕府。但此刻,寧月眼前所見的天幕府竟然是斷牆殘瓦一片狼藉。

靜靜的站在天幕府的門外,寧月的整顆心都涼了!號稱最堅固的天幕府……竟然被燒成一片赤地。整個天幕府已經不能用衰敗來形容,簡直就是遺。

寧月臉色凝重的踏入廢墟,地上的焦土還殘留著炭焦的痕。寧月小心的查找著一些線索,但可惜,什麼都沒有。除了知道天幕府毀於一場大火什麼都沒有。

「這裡被毀,至少三年以上時間!但為什麼……這麼多年來,蜀州天幕府傳來的訊息都是一切正常?到底發生了什麼?是誰在掩蓋著這一切真相?」寧月的心底一團亂麻。

事態很嚴重,嚴重的天翻地覆。第一時間,寧月便知道這個事不是自己單槍匹馬可以搞定的。自己一個人來到蜀州,孤獨無援。面對像峨眉這樣的龐然大物,就算半步武道之境都夠嗆何況自己還只是天人合一。

在蜀州,天人合一高手至少有四個,峨眉的三大女婿可是武林中響噹噹的存在。再加上一個從來沒人知道深淺的峨眉掌門柳葉青。寧月在看到天幕府樣子之後第一個想法就是搬救兵。

但是……天幕府已毀,天幕結界已關閉。他的鬼狐令牌到了此刻成了無用之功。四大神捕的令牌只能通過各大總部的天幕結界超遠距離發送訊息,而天幕結界也是各大天幕府的發送接收信號塔。

唯有通過結界法陣才能將訊息發送出去,這樣才能搬來救兵。能夠不需要天幕結界法陣就可以聯繫天下天幕府的,只有捕神令牌。

此刻,一個艱難的選擇擺在了寧月的身前。一個是悄悄的離開蜀州,趁著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離開回皇宮復命。莫無痕給的任務只是探查蜀州天幕府發生了什麼?而這個任務似乎已經完成了。

但如果就這麼回去,寧月卻不知道如何向莫無痕回復。蜀州天幕府總捕被毀,但是怎麼毀的?為什麼明明已經被毀了很長時間,卻為什麼一直傳回一切正常的訊息?到底是誰毀滅了天幕府?到底是誰再假傳訊息?這些……寧月一概不知如何回答。

天幕府被滅,但太守府卻沒有。在天幕府失去聯繫的幾個月里,節度使依舊有傳回皇宮的訊息。那麼,天幕府出了這麼大的事卻不通知朝廷顯然有他的一份。

寧月想到此處便打定注意,晚上去探查太守府,看看能否在於太守哪裡找到相關線索。至少也該了解一些大概的情況好回京復命。

「叮,是否接取隱藏任務?」還在寧月猶豫的時候,腦海中的系統恰當的發出了提示音。正因為這個提示,倒是讓寧月最後的猶豫也打碎了。

夜色朦朧,一輪圓月悄悄的掛在了天上。不知道是三月十五還是三月十六,寧月對日期的概念一直很模糊。沒有手機沒有日曆的年代,還真難為那些人張口就將這個年月日報的這麼清晰。

當夜深人靜之時,天空的薄霧悄悄的浮現。一道漆黑的身影彷彿黑夜中的清風掠過圓月。寧月對自己的輕功很自信,他自問,普天之下絕對不會有誰的輕功比他高。除非武道高手鎖定天地,這世間再也沒有誰能留得下他。

太守府坐落於成府的中心地帶,成八卦輻射出整個成府的布局。成府的建造,可謂巧奪天工。還帶著濃濃的神話色彩。這樣的布局到底是誰設計的皆已成迷,但成府風水合理布局優越卻是九州各府中首屈一指。

寂靜的太守府除了稀拉的蟲鳴之外再也聽不到其他。當寧月悄悄落在一處房檐之後,一眼便洞察了整個太守府的守衛布局。

蜀州一直相安無事,這是節度使發往京城千篇一律的月報。哪怕有事,也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如果真是這樣,堂堂太守府需要這麼嚴密的守衛么?

明梢暗哨竟然不下於百處,而更為誇張的是,太守府竟然像皇宮裡那樣安排了巡邏兵。這些巡邏兵隊每一個都身懷武功,其規格甚至超越了皇宮。

「果然有鬼1寧月當下斷定於太守一定有問題。一個太守,哪來這麼多的高手護衛?就算天幕府總部,也不可能有這麼多至少後天五重境界的高手。

彷彿一陣青煙飄落,避過了明梢暗哨和往來的巡邏。就是以寧月如此的高深武功,如此的絕頂輕功也是靠了三成的運氣才成功潛入。

悄悄的摸入太守府的書房,眼前漆黑一片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寧月運起精湛的內功,兩雙眼眸彷彿日月星河綻放出奪目的光彩。

夜裡視物,也只是寧月踏入半步天人合一之後才能做到,小心翼翼的來到書架仔細的翻找起來。但可惜,寧月翻遍書架,都沒找到太守府記錄財物的賬本。寧月依舊不死心,仔細的摸索著書房中可能出現的機關暗格。

太守府掌管一方財物政務,不可能沒有一點記錄。而賬本卷宗的存放,除了書房就是室。寧月一無所獲之後正在思量要不要冒險去一趟於太守的室?突然,寧月的耳朵猛的抽動,心神一凜頓時散去了運起的內力。

不一會兒,清晰的腳步聲緩緩的傳來。一支燈火在紙窗上越來越清晰。寧月身形一閃便退到了書架後面,而來人卻並沒有如寧月預想的那樣走過,而是在書房的門口停下了腳步。

一段玲瓏的倒影映襯在紙窗之上,長長的髮髻隨著清風微微舞動。這是一個女人的身姿,如此的妖嬈如此的美麗。

「哪位高人大駕光臨,峨眉邱素有失遠迎……」甜美的聲音響起,卻打碎了寧月所有的僥倖。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到來,而現在要做的就是火速突圍。

心念一動,內力運轉如狂風乍起。身形眨眼間來到門后,掌力一吐,「轟」

房門彷彿被大卡車撞中一般倒飛了出去,強大的狂風彷彿動車迎著門外的邱素撞來。邱素皎潔的臉盤微微一笑,手掌一揮,迎面而來的門板彷彿撞上了山嶽一般爆碎。

「轟」巨大的聲響如平地驚雷,徹底將沉睡的太守府喚醒。焦急的呼喝聲此起彼伏的響起。而在門板爆碎的瞬間,一道身影突然間的竄出向夜空飛渡而去。

「哪裡走」邱素嬌喝一聲,一道劍氣彷彿跨越了時空一般來到寧月的身後。劍如流水,冷如寒潭。寧月臉色大變,來不及細想,一掌向身後的劍氣打去。

「轟」一道光柱直衝而上打入夜空。但也因為應對身後的劍氣,寧月的身形不得不落下。而在此刻,不知從哪裡竄出了一眾手持長劍的峨眉弟子,將寧月牢牢的圍在中間。

「天人合一?到底是哪位高手大駕光臨?」邱素的臉色猛然間變的凝重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盯著寧月年輕的臉。

天下天人合一都是有名有姓,而在蜀州,不屬於峨眉勢力的天人合一高手只有一個張志林。但眼前的這個顯然不是,雖然寧月蒙著面,但邱素透過那雙眼睛判斷寧月的年齡應該還很輕。

「你的武功也不賴1寧月淡淡的一笑,隨意的掃視了周圍將自己團團圍住的峨眉弟子頓時不屑的一笑,「峨眉派什麼時候成了人家的看家護院了?想不到一個太守府竟然藏了數百峨眉弟子……於太守和峨眉什麼時候勾結到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