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十八章 峨眉劍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八章 峨眉劍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哼,可笑!於太守是我的夫君,怎麼叫勾結到一起?倒是閣下黑衣蒙面深夜闖進我家,被我撞破還來個惡人先告狀?看來閣下也不是我正道中人。峨眉弟子聽令,結陣1

剎那間,峨眉弟子動了起來,身形如龍圍著寧月緩緩旋轉。雖然他們的變陣並沒有多麼的高深莫測,但他們的氣勢竟然在剎那間融為一體。

一瞬間,強悍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湧現而來,將寧月牢牢的鎖定。終於,寧月體會到了武林三大陣的厲害之處。原本寧月以為,武林中人,境界的差距是無法彌補的。尤其是先天之上,境界的差距體現的越發明顯。

先天之上哪怕半步天人合一也不可能是天人合一的對手,在面對比自己境界高出一層的敵人的時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趕緊跑。

但現在,這個鐵律似乎被打破了。峨眉劍陣竟然能將所有弟子的氣勢完美的融合。雖然屬性不能相容,但因為修鍊同樣的內功一樣的劍技,致使在劍陣對敵時竟然可以將所有人的力量彙集到一起。

峨眉劍陣是這樣,那麼同為三大護山陣法的武夷派天罡北斗陣和普陀寺的一百零八羅漢陣應該也是這樣。寧月終於明白,為什麼只有這三個門派在武林中的地位如此的超然。這不只是他們的歷史多麼的悠久,而是他們有著保證山門永遠不衰敗的護山劍陣。

劍陣的鎖定自然無法將身為天人合一的寧月鎖定,但強大的壓迫還是沒有問題。再加上一個半步天人合一的邱素在外側虎視眈眈,寧月突然感覺自己夜探太守府的決定並不明智。

「殺——」一聲令下,劍氣猛然間匯聚。一劍升空,化作天劍墜入凡間。剎那間,連天空的明月都黯然無光。寧月來不及細想,天劍帶著氣勢鎖定,寧月此刻也被劍陣牢牢圍困。除了硬接下這一劍,寧月突然發現竟然別無他法。

神魂虛影瞬間升空,彷彿沐浴在金光中的佛像。寧月寶相端重,手印蓮花法櫻虛影在身後也如寧月舞動手掌,陰陽之力匯聚掌心,一道強悍的掌力瞬間在掌心凝聚。

「乾坤涅槃——」

彷彿天地雷音,一道陰陽魚迎著天劍飛去。陰陽魚如磨盤一般緩緩旋轉,狠狠的與天劍相觸。漫天的星光剎那間碎,而陰陽魚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在空中隱退。

「嗤——」劍光爆開的瞬間,一道劍氣彷彿略過山谷的勁風,眨眼間來到寧月身前。神魂虛影突然翻手,一掌從天南蚪F拍去。

劍氣雖然犀利,但在寧月天人合一的神魂之下也如此的脆弱。掌力未拍到,劍氣已消散無形。金色的手掌依舊像邱素的頭頂拍落。這一掌如果拍實,以邱素的修為就算不死也是重傷。

但底下的邱素似乎對從天而降的死亡毫無感覺,劍花舞動,剎那間劍氣縱橫,寒光如月。正當手掌墜落頭頂的瞬間,突然間又一道天劍直刺而來。寧月來不及細想,手掌一翻再次迎上天劍。

「轟——」金芒再一次爆碎,而這一次,寧月的神魂虛影也彷彿受到了重創一般微微晃動。突然,一點星芒在眼前浮現,邱素的一劍如秋水般炫目。舞動的長劍泛出湛藍的光芒,鋒利的劍芒在劍刃上流轉,一劍流星如天外飛仙狠狠的向寧月的眼眸刺來。

峨眉劍法,犀利毒辣,專攻要害死穴。如果其他劍客的劍法以周身大穴和咽喉作為攻擊目標。那麼峨眉劍法就以眼睛,心臟,命門,甚至是會陰這種男人要害處招呼。

「叮——」一聲脆響,彷彿刺中了堅硬的生鐵一般。湛藍的劍尖死死的抵著寧月的眼眸,劍尖甚至離寧月的睫毛不到一寸距離。但這個距離,卻如同天塹一般無法逾越。

長劍在寧月的眼前彎成了拱橋,無論邱素如何的努力,劍尖始終無法在刺出一分一毫。劍身劇烈的顫抖,發出了嗡嗡的蜂鳴聲。

「轟——」一聲震蕩天地的聲音暴起,刺來的長劍瞬間被震成數段化作流光向四周激射而去。邱素的身軀倒飛而起,在空中連連翻轉才狠狠的落地,一連退了十來步才站穩身姿。

「嗤——」天劍再一次從天而降,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迎著寧月的頭頂砸來。寧月神魂仰天咆哮,手掌翻飛,體內的乾坤混元功劇烈涌動。一掌擎天狠狠的迎向從天而降的天劍——

「轟——」天劍爆碎,而寧月的神魂虛影也在同時爆裂。彷彿被砸碎的冰雕一般化作流光向四周激射而去。

「守陣——」邱素一聲嬌喝。峨眉劍陣連忙變換,無形的屏障突然升起,彷彿結界一般將射來的漫天流光牢牢的擋祝

寧月依舊風輕雲淡的站在中間,自始至終,他的腳步也沒有一絲移動。寧月手掌揮舞,在胸間合十。一道氣勢,猛然間如火山爆發一般直衝蒼穹。

峨眉劍陣微微轉動,氣機無孔不入的探尋著寧月的周身似乎要找到寧月的破綻所在。而寧月不動如山,彷彿化身天地。明明站在眼前,但給人的感覺確實如同相隔著天涯海角。

「我峨眉劍陣獨步武林,就算天人合一高手,也不可與之打個平分秋色。至少要兩個天人合一高手才可與之一戰。而閣下卻只有一人便能與峨眉劍陣抗衡。閣下絕非籍籍無名之輩,你到底是何人?」

「哼!你馬上就知道了——」寧月冷哼一聲,心中卻是無比的惱怒。看來想隱瞞身份是不成了,面對峨眉劍陣,無量六陽掌恐怕是無法取勝了。

「錚——」一道琴聲突然間響徹天地,琴聲高昂,就像是天空在彈唱。當第一個音符響徹天地的時候,無數音符彷彿天空落向的雨水此起彼伏的蕩漾天地。

一道劍氣突然橫空,如此的絢麗如此的令人著迷。五彩的劍氣閃爍著鑽石的光彩,如玉盤敲打的聲音響徹在所有人的腦海。

「琴心劍魄?你是江南道的寧月?」邱素終於臉色大變,貝齒一咬連忙下令,「全力防禦,對方是天幕府的鬼狐,武道修為不可小覷。」

「轟——」琴心劍魄狠狠的落下,比起方才峨眉劍陣升起的天劍不知強了多少。一劍墜落彷如天外流星,峨眉弟子紛紛將功力匯聚一處形成一面肉眼可見的玉盤迎著寧月的劍氣撞去。

氣浪翻滾,周圍的房舍彷彿處在地震中心一般轟然倒塌。而隨著爆炸的展開,無盡的氣浪猶如風暴一般席捲。周圍的房舍剎那間彷彿被掃蕩了一般如石流向周圍翻滾而去。

峨眉弟子的劍陣似乎受到了強烈的衝擊,呈圓心向四周退去,更有不少弟子震蕩了內府口吐鮮血。寧月強力出手,一招便震懾了世人。

不是寧月的無量六陽掌比不上琴心劍魄,而是六陽掌雖然強悍但主戰鬥,主勝敗。而琴心劍魄主殺伐,主生死。就像重卡車和子彈的區別。

一劍過後,寧月也沒必要藏頭露臉,手掌一揮,身上套的夜行服瞬間化作漫天的蝴蝶隨風飄灑。一身白衣的寧月無比的瀟洒從容。輕輕展開摺扇,好一個翩翩公子飄然若仙。

「嘶——竟然如此年輕?」

「他便是鬼狐?長得可真是卓爾不凡藹—」

峨眉弟子中,女弟子的佔比應該是三大宗門之中最多的。一個個女弟子看到寧月的形象瞬間犯了花痴病,相比於那些平日里無事獻殷勤的峨眉師兄師弟們,簡直是雲泥之別。

寧月的從容,寧月的瀟洒,寧月的風采,寧月的絕世武功。無一不是讓那些見慣了江湖,聽慣了高歌縱馬故事的俠女們怦然心動。如果不是寧月的立場與他們敵對,如果不是峨眉派與天幕府勢不兩立。寧月無疑是她們心中最完美,最理想的伴侶。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鬼狐,既然到了蜀州,你就別想著活著出去1

「這麼說來……峨眉派已經打算割據自立了么?」寧月輕輕的收起摺扇,眼神冰冷的盯著邱素成熟卻無比嫵媚的容顏。

「哼!天幕府遇峨眉退避三舍。你既然不識相的過來找死,我們自然要成全你1

「封號神捕,代天子行走九州。只要在皇朝之內,沒有我去不得的地方。捕神糊塗之下的一句戲言,你們倒是當真了?」

「你……」邱素彷彿聽到了世上最難以置信的話,瞪著眼睛有些氣結的看著寧月,「你……你竟然敢說捕神糊塗?你還是不是天幕府捕快?」

「這樣的話,連皇上都沒說過,他捕神卻說了。不是糊塗是什麼?覺得不可思議?我這麼誹謗捕神是不是覺得我大逆不道?」寧月氣定神閑的將手放在身後,「天幕府是朝廷的天幕府,自始至終只效忠於皇上。捕神違背了皇上的旨意,我們自然不會遵循捕神的話。還有問題么?」

突然,場外再次傳來了腳步聲,一眾府兵呼喝的衝來在峨眉弟子的外圍形成了一個新的包圍圈。

「何方狂徒,膽敢夜闖太守府行刺?好還有峨眉大俠坐鎮於此,大膽狂徒還不束手就擒1隨著話音落下,一個一身黑色官服的胖子趾高氣昂的邁著八字步緩緩的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