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十九章,寸步難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九章,寸步難行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於太守,你好大的膽子!欺君罔上,和門派勢力勾結。私收稅收,中飽私囊。我看……你還是自縛去京城請罪吧1寧月搖著摺扇一字一頓冷冷的說道。

「嘩」於太守肥油般的臉剎那間變得慘白冷汗直流,瞪著圓圓的眼睛顫抖的指著寧月,「你……你……你到底是誰?」

「天幕府封號神捕鬼狐!於太守,你還不認罪伏法?」寧月收起摺扇,氣勢噴涌而出直上雲霄。

「封……封號神捕……」於太守渾身一顫,臉上終於浮現出了惶恐的驚容,「夫人……封號神捕來了……是不是……朝廷……」

「夫君,怕什麼?前提還得他能活著離開蜀州!我已通知了師門,峨眉弟子聽令,困住他,別讓他跑了……」邱素嬌喝一聲,眼中殺意一閃而逝。

「哼!執迷不悟1寧月冷喝一聲,一道神魂虛影突然間的升空化作神魔法相。虛影狂舞,手掌之中,一道扭曲的光線彷彿長長的琴身浮現。

「錚」一陣琴音突然出現響徹夜空,天空的星辰也在琴聲中跳躍舞動。突然間,五彩的劍氣浮現當空,五行屬性為劍身,喜怒哀樂為劍魄。震蕩的瀲漓彷彿波紋一般傳送四方。

「不好峨眉劍陣,縛1

峨眉弟子紛紛響應,寧月風采無雙的確能讓峨眉女弟子怦然心動。但此刻是敵非友而且還在生死搏殺,這個時候出手也不可能有絲毫猶豫。唯一的遺憾就是,如此人傑,為何要身在天幕府。

無數內力匯聚,峨眉劍陣一瞬間變換成八卦封鎖陣法。一面巨大的八卦陣圖呈現在峨眉弟子的頭頂。如果從天空俯視,那面碩大的八卦之中竟然有無數劍氣流轉。

「嗤」寧月的劍氣彷彿來自星辰大海,帶著燦爛的尾翼俯衝而下。幾乎瞬息間,便來到峨眉弟子的頭頂。

八卦陣圖瞬間發出炙熱的光芒,迎著從天而降的劍氣逆沖而上。眨眼間,與寧月的琴心劍魄相觸。轟一道白光彷彿烈日爆開,強悍的氣浪席捲天地。

爆裂的金色碎片就像流光激射,而在峨眉弟子外圍的府兵們,卻在爆炸的一瞬間就被狂風掀飛不知道摔到何處。峨眉劍陣突然間如水波流轉開來。每一個峨眉弟子似乎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噗」一聲整齊的輕響,峨眉弟子紛紛口吐鮮血倒退而去。原本密不透風的劍陣,終於在比拼之中產生了縫隙。白光還未散盡,一道身影化作長空直上雲霄。

寧月白衣勝雪,瀟洒的脫離了峨眉劍陣的封鎖落到了遠處的房檐直上。輕輕扇動的摺扇如此的瀟洒從容,也讓那一眾峨眉女弟子的心再一次加速了跳動。

「於太守,峨眉派,我勸你們好自為之」聲音落地,身影已經化作青煙消逝不見。如此神乎其技的輕功,實在令峨眉弟子紛紛咂舌。

「夫人,怎麼辦?他跑了……萬一他……他逃出蜀州,朝廷的大軍就會來到……到時候……」於太守滿臉惶恐的緊張問道。

「哼!這也要他有本事離開蜀州才行,蜀州的十二個進出口,解釋我峨眉弟子把守。從今天起,封禁所有進出口不許任何人進出。

蜀州天幕府總部已毀,鬼狐也無法傳遞消息。夫君,即刻起,整個蜀州通緝廣掘地三尺,我們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可惜花師姐十年前受了傷,否則以她的輕功,寧月今晚就別想逃得性命。」

「好……好……知道……我知道……」於太守連連點頭,臉色也終於好看了幾分。

寧月終究還是小看了峨眉對於蜀州的掌控力,離開了太守府之後,峨眉對寧月展開了慘無人道的追殺。無論大街小巷,還是各大門派手中,都有了寧月的畫像。

無論是入住客棧,還是去吃一頓飯。寧月無論裝扮成什麼樣,都能被人發現,而後引來一大堆高手追殺。一連五天,寧月經歷的大小廝殺不下於二十起。

一開始,寧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自己的易容術不夠高明?難道自己學到的這些手段落伍了?反思之後,寧月終於找到也原因。自己自始至終都沒有脫離監控,自始至終都在別人的眼皮底下。

哪怕易容成各種樣子,其實自己都在別人的眼前表演。這讓寧月有些憋屈,但也讓寧月改變了策略。自己明刀明槍的確干不過擁有整個蜀州資源的峨眉,只有轉為地下才能有機會收集峨眉的罪證和天幕府被滅的真相。

在蜀州,別的不多但山一定管夠。要想避開時刻注視自己的眼線,唯有逃往人跡罕至的山林。這是寧月唯一的機會,而對方似乎也明白了寧月的打算。

之前那些偷襲暗算已經不再使用,到了此刻,蜀州的武林人士都是明刀明槍的上了。在江湖中廝殺,手下留情就是找死。這兩天來,寧月手上沾到的血比以前加起來的還多。這也致使寧月的名聲,在蜀州武林如彗星一般閃耀天空。當然,這些名聲絕對不是好名聲。

「哎」寧月背著一個看似雙肩包的布包,坐在荒山的一塊石頭上輕輕一嘆,趁著追兵還沒到,寧月只想調息一下以恢復這幾天耗損的功力。但可惜,還沒半個時辰,荒山的石階之上,一群武林人士正如洪水一般滔滔湧來。

「我說峨眉到底許了你們什麼好處?能讓你們這麼不要命?」寧月長長一嘆,以前看小說的時候總是羨慕江湖中的縱馬高歌,快意恩仇。

但真的經歷了那種廝殺與血雨之後,寧月才明白殺人的感覺很不好。明明和你們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卻不得不殺人。他已經殺了太多的人,無論身體還是心理都異常的疲憊。

「採花淫賊,人人得而誅之」

又是千篇一律的開場白,這話別說寧月,就是他們自己也知道只是一個理由借口。這麼多天,寧月早已經不屑於去解釋。緩緩的站起身,輕輕的向對面的武林人士走去。

對面的武林人士紛紛一陣慌亂,隨著寧月的腳步,他們不住的往後退著。寧月這幾天的凶名實在太過刺耳,殺人不眨眼那只是初級階段,寧月殺人的時候,笑得比陽光還要溫暖。

「你們怕我?」寧月輕笑的問道。

「大家不要怕他,寧月心狠手辣,乃武林公敵。我被正道武林,誓與他不共戴天。殺」一名道骨仙風的武林名宿高呼一聲,手執刀劍狠狠的向寧月頭頂砍來。

「我不願殺人,你們又何苦尋死?」寧月搖頭嘆息,身形一晃,人已化作殘影與來人擦肩而過。時間定格,氣壓彷彿凝固了時間。

「嗤」一道血霧飄散,武林名宿瞪著圓圓的眼睛不甘的發出咯咯的聲響。他苦練的一輩子,自幼拜入名門。數十年來,他從未放鬆過一天。但是,他想不明白,數十年的苦練為何還是那麼不堪一擊。在一個小輩面前,竟然連一招也接不下。

「獨孤前輩……寧月,你……各位武林同道,除魔衛道,大家也不要講江湖規矩。一起上」一聲高呼,十數根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劍氣縱橫,刀光肆意,剎那間向寧月的頭頂招呼而來。

武林群雄的追殺並不放在寧月的眼中,但峨眉派的實力卻讓寧月非常忌憚。這五天來,寧月經歷了三次兇險。而每一次,都是峨眉派的所為。

武林群雄能這麼快的追來,那麼峨眉派也不會拖太久。這一戰,只有速戰速決才能以更好的姿態面對峨眉的追兵。一道神魂虛影升空,化作神魔狂嘯。

寧月手掐法印,一道蓮花在寧月的周身升起緩緩的盛開。

蜀州武林閉塞超乎了寧月的想象,他們對蜀州之外近幾年發生的事幾乎一無所知。也許是峨眉有意的封鎖,也許他們根本知道裝作不知道。

換做尋常武林中人如果他們有心打聽寧月的事,也不該如此迫不及待的追殺。更何況寧月的背景,寧月的武功,根本就不是尋常人可以招惹可以敵是,這些他們似乎根本不知道,一個個嗷嗷叫的舉著刀追殺,所以才讓寧月鑄就了如此凶名赫赫。

「眾生,無量」

隨著高喝落下,一道金色的手掌彷彿蒼穹一般從天南蜓矍暗奈淞秩盒弁范パ谷ァJ終葡碌奈淞秩盒裁揮凶以待斃,紛紛使出畢生絕學向金色的手掌打來。

「轟」在手掌即將落在眾人頭頂的時候,金色的手掌也抵禦不住不斷的轟擊轟然破碎。但爆裂之後產生的餘波卻如二次攻擊一般席捲而來。

「噗」群雄紛紛吐血倒飛而去,而那些未到先天的武林人士那就沒那麼幸運了,在一掌餘威之下直接震死。幾乎瞬息之間,屍橫遍野,來勢洶洶的武林人士死傷慘重。

「我要走了……」寧月輕聲說道,淡然的眼眸中閃爍一絲失望。輕巧的話語,似乎對在場武林人士無窮的嘲諷。我要走了,你們攔不攔我?

倒地不起的武林人士一個個憤怒的盯著寧月,但不斷嘔血的口中,卻說不出半個字。

「現在才想走?是不是太遲了?」一個聲音渺渺的響起,彷彿來自九霄雲外,卻又彷彿就在眾人的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