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二十章 莫倉輕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 莫倉輕璇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漠然的轉過頭,身後的孤立大石上,一青一紫兩道身影抱劍而立。女的花容月貌,男的卻是獐眉鼠目。兩道身影就這麼站在一起顯得如此的好笑。

但寧月沒有笑,高手哪怕長得再難看,宗師氣度一旦展開也是風采奪人。而眼前這兩人,絕對是蜀州之地頂尖的高手。

「是……是青城莫倉伉儷……哈哈哈……寧月,你作惡多端,終於要遭到報應了!青城莫倉,青衣黑劍,試劍天下,未嘗一敗。縱你殘忍嗜殺,也終究抵不住煌煌正道,寧月,你束手就擒吧1

倒地不起的武林群雄紛紛大喜的喝道,搞的寧月的武功就是不入流,莫倉伉儷揮揮手就能將寧月斬殺似的。寧月對地下的舌燥絲毫沒放在心上,一臉平靜的注視著眼前的兩人一動不動的裝逼。

「呼」一陣風聲響起,清脆的嬌喝此起彼伏的傳來。眼花繚亂的一瞬間將,眼前的視野再一次定格。數十名峨眉派弟子手執長劍團團的將寧月攔下。清一色的白衣勝雪,清一色的花容月貌。

如果眼前不是長劍相向,寧月的氣度風采應該是和峨眉弟子最貼合的。如果沒有眼前的一幕,也許會被人誤認為寧月也該是峨眉的青年才浚

一道道鋒芒遙指寧月,但寧月卻感受不到身邊傳來的殺意。疑惑的抬起頭,微笑的掃過一眾將自己圍在中間的峨眉弟子們一瞬間心中有些瞭然。

難怪會有人說,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剩下九十分全靠長相。原來顏值,不只是前世重要,在江湖武林也是那麼的有效。難怪江南四公子的名聲會在九州武林如此的響亮,四個性格不一卻全都顏值爆表的青年才俊,就算武功不是絕頂也會被捧上天際。

被寧月的視線掃過,一眾峨眉弟子竟然紛紛俏臉緋紅,更有幾個劍尖一顫害羞的低下了頭。她們自幼被收入峨眉,而峨眉男弟子女弟子分立山門。除非像峨眉四劍或者其他的精英弟子才有機會進入女弟子的山頭,至於普通弟子長這麼大估計也沒見過幾面。

像她們自幼習武卻聽慣了英雄兒女故事的少女,哪裡見過像寧月這般風采逼人的青年俊傑。和寧月不死不休的是峨眉,可峨眉弟子們對寧月並沒有刻骨的深仇大恨,看到寧月的一剎那,心底對寧月那些什麼採花大盜殺人不眨眼什麼的早已動遙

「嗯哼1一聲冷哼將一眾峨眉弟子喚醒,莫倉的妻子峨眉派掌門的師妹段輕璇臉色陰沉的冷哼一聲。峨眉弟子頓時心神一凜,再一次故作兇悍的盯著寧月,氣勢狂涌,牢牢的鎖定著寧月的周身大穴。

莫倉眼中閃爍一絲怨毒,但他依舊努力的保持著自己的高手風采。懷中抱劍,冷冷的轉過身,一步一步的向寧月走來。

因為長相,他從出道武林就被人恥笑。無論喜歡上哪個女俠,都會被人笑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那些長相好看的同期少俠,明明什麼都不如自己,但他們卻能和傾慕已久的女孩花前月下被人傳誦。

師姐,師妹,還有那些一起經歷著江湖風雨的俠女們。她們永遠都不會正眼看一下自己,她們的眼中,永遠只有那些風度翩翩瀟洒不凡的別人。

莫倉努力過,絕望過,所以他將對長相俊美的嫉妒化為動力,每一個孤獨的夜,他用別人花前月下的時間努力修鍊。終於,武功越來越高,終於,他成為了青年一代的頂尖高手,終於,他進入了峨眉的視野之內。

莫倉用事實告訴天下所有人,在江湖,只有武功才是根本。他娶了曾經只能在夜晚望著月亮空想的峨眉女俠。他在峨眉派的支持下坐上了青城掌門之位。那些曾經看不起自己的女人們,現在卻只能在自己的眼前搖尾乞憐。

而當他看到寧月引得一眾峨眉弟子芳心暗動的時候,依稀彷彿回到了二十五年前,依稀想起了當年自己被冷落被嘲笑的經歷。無窮的妒火升起,彷彿自己的女人被人橫刀奪愛一般的難受。

「你是寧月?」莫倉淡漠的來到寧月身前三丈之外。輕輕的一揮手,圍著寧月的峨眉弟子紛紛散開成扇形堵住下山的去路。

「何故明知故為?」寧月淡淡的一笑,那一抹微笑彷彿一根刺扎在莫倉的眼中。

「我准許你自盡1莫倉眼皮一抬,淡漠的看著寧月的眼眸緩緩的說道。

寧月微微一愣,錯愕的看著眼前的莫倉,「莫先生哪來的自信?」

「哈哈哈……」莫倉仰天長笑,「曾經有很多人自以為少年英傑,自視甚高傲視天下,你猜他們都怎麼了?大多數人死了,剩下的從此庸庸碌碌在江湖上再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而你,就是死掉的那一批」

「嗡」突然間,莫倉懷中的長劍劇烈的顫動,強大的氣勢彷彿爆炸的餘波向四周擴散。天空的雲層突然間匯聚了起來,一剎那,整個天地變得無比的陰沉。

長劍緩緩的升起,露出了裡面漆黑的劍身,「現在自盡還來得及,等我的劍出鞘,你想死就沒那麼容易了」

寧月的臉上依舊掛著淡然的微笑,體內的內力剎那間瘋狂的運轉彷彿奔騰的大海一般大浪滔滔。氣勢湧現的一瞬間,勁力已經急速在在指尖匯聚。

彷彿一點星芒出現當空,在莫倉錯愕的瞬間,無量劫指已然點出。炙熱的指力彷彿跨越了時間,驟然發出已經到了莫倉的眼前。來不及細想,莫倉慌忙的將劍舉起擋在了身前。

「轟」指力爆開,穿透了莫倉的氣勢在他的黑劍上爆開炸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平地驚雷。天空的雲層剎那間的震顫,寧月升起的氣勢彷彿直通星空的擎天之柱。雲層震碎的瞬間,一道神魂虛影如神魔一般傲立天地。

寧月的攻擊何其的突然,莫倉措手不及之下被一指逼退,一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還沒來得及升起惱怒的神情,一道響徹天地的琴聲卻再次讓他亡魂大冒。

五彩的琴心劍魄從天而降,眨眼將來到了莫倉的頭頂。此刻的莫倉,哪還來得及顧他的高手風範。急忙的抽出長劍,雙手持劍狠狠的迎著天空的劍氣斬去。

「轟」一道白光亮起讓天地剎那間黯然失色。寧月全力一擊對上莫倉倉皇之中的一道劍氣,勝負在發動之前就已經註定。

莫倉的劍氣彷彿水晶般破碎,五彩的琴心劍魄一往無前的向莫倉的頭頂撞來。莫倉的臉上表情終於定格,暴睜的眼眶之中寫滿了恐懼和惶恐。

雖然早已知道寧月的武功極高,雖然早已知道寧月也是天人合一的高手。但莫倉還是不敢相信,寧月的武功會這麼高,他也不敢相信,寧月雖然剛剛踏入天人合一但境界是如此的穩固。

五彩劍氣剎那間來到頭頂,而莫倉,卻早已無法再發出一劍攔下這必殺的一局。強烈的不甘和深深的後悔撕咬著莫倉的心,如果不是掉以輕心,如果不是輕敵他又何故會敗得如此的慘?

「嗤」一道劍氣突然橫空,在琴心劍魄即將斬落的瞬間及時的攔住了寧月的劍氣。

「轟」氣浪翻飛,亂石激射。剎那間,煙塵瀰漫了眾人的視野。一道青色身影倒飛而去,狠狠的向山崖的一頭飛去。

突然間,一道白綾激***準的裹住莫倉倒飛而去的身影用力一拉回到了段輕璇的身邊。

「你沒事吧?」聲音無比的清冷,雖然是一句關切的詢問,但任誰也聽不出其中的關切。彷彿剛才差點死掉的並不是她的夫君,而是一個隨手救下的陌生人。

「沒事」莫倉的臉色陰沉如水,因為剛才的大話而雙臉通紅。煙塵彷彿被天空一台無形的油煙機吸荊眨眼前,眼前一片清晰。寧月輕輕扇著摺扇,依舊如此的風采逼人。

滿臉微笑的看著不遠處的莫倉,邪魅的笑容浮現在了嘴角,「莫先生,剛才你說什麼來著?我似乎沒聽清楚……」

「你」莫倉胸膛中的怒火化作炙熱的岩漿在胸膛灼燒,周圍看來的視線彷彿都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而一眾峨眉女弟子,早已瞪圓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玉樹臨風的寧月。

莫倉可是真正的天人合一高手,在蜀州之地,除了自己的掌門敢說穩勝他之外其他的高手都自問只能平手抗之。而他們看到了什麼?一個年歲和她們差不多的青年高手竟然兩招將他打敗?這等驚才絕艷,別說見過,就是聽也未曾聽過。

「夫君,不必和他廢話,掌門有令,務必誅殺此人。我們無需和他將江湖規矩,你我聯手速戰速決1段輕璇淡漠的說道,語氣卻是命令的口吻。

「連你也認為我不是他的對手?」莫倉臉色一黑冷冷的質問道。

「這是掌門師姐的命令,夫君,你想違背么?」段輕璇冷冷的側過臉,眼神如電的直刺莫倉的眼眸。

莫倉不經意的握緊了拳頭,身體不經察的微微顫抖,眼神中的怒火卻彷彿遇到了寒冰一般悄悄的熄滅。身形微微蕭瑟,默默的轉過身來,「夫人說的對,採花淫賊人人得而誅之,不必和他講江湖規矩……」

「嘖嘖嘖……這妻管嚴……太嚴重了吧?」寧月輕笑的收起摺扇,「千暮雪在我的面前也沒這麼威風,莫先生,在下真心同情你,這些年,你過得很憋屈吧?」

「住嘴」莫倉的怒火瞬間被點燃,一劍橫空,犀利的劍氣剎那間出現當空迎著寧月的頭頂斬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