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二十一章 金蟬脫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金蟬脫殼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激怒莫倉就是為了讓他含恨出手。對付一個天人合一,寧月可保證穩勝,但要對付兩個,寧月卻不敢保證。莫倉斬下的一劍雖然犀利,但比起他應發揮的實力來說卻顯得如此的無力。

依舊清風拂面,面對從天斬落的劍氣淡淡的一笑。身後的虛影突然狂嘯,傲然凌立頂天立地。手指舞動,一架無形的琴出現在虛影的手中。

天地為琴,撥動七情六慾的琴弦。琴心劍魄與神魂合一,五彩的劍氣幾乎剎那之間狠狠的撞向莫倉的劍氣。

「轟」劍光破碎,莫倉的劍氣再一次在空中化為星辰,五彩的琴心劍魄彷彿天空星辰的凝聚。再一次狠狠的撞向莫倉的頭頂。

「我不信……我不信」莫倉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眼眶之內充滿了不可置信的惶恐,又是一道劍氣凝聚。但寧月的琴心劍魄幾乎眨眼就到,莫倉的劍氣尚未凝結便面臨被擊殺的局面。

「嗤」又是一道冰冷的劍氣攔住了琴心劍魄的去路。一邊的段輕璇在莫倉出手的時候已經蓄力,當莫倉遇到危險,她才能從容不迫的救下。寧月的五彩劍氣在段輕璇的轟擊下轟然破碎,狼狽的莫倉接連倒退了十幾步才穩住身形。

第二次交手,高下立判。所有艱難站起身的武林群豪都驚詫的相互凝望。如果第一次,是寧月出其不意偷襲的話,第二次可是莫倉率先出手。但依舊被寧月狠狠的壓制,莫倉不敗的神話,生生的被打破在眼前。

「喲……莫先生剛才狂言說的倒是今天動地,可現在,卻是需要貴夫人來救才能活下性命!青城莫倉,不過如此埃」

看著周圍投來懷疑的目光,莫倉的臉色剎那間變得鐵青,而聽了寧月的話更是怒火中燒。暴怒的氣息彷彿火焰噴出鼻孔,渾身戰慄的恨不得立刻將寧月碎屍萬段。

「夫君,大局為重1段輕璇來到莫倉的身後冷聲喝道。

「誰讓你救了?我一個人也能將這狂徒斬於劍下。」莫倉氣憤之下也忘記了夫人曾經的威嚴,想都不想的破口而出,而在破口而出的剎那,臉色卻頓時一僵有些後悔。

「不讓我救,我要不出手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莫倉,你別忘了,沒有我,你至今什麼都不是。你倒是敢對我發脾氣了?今日你我聯手將寧月斬於劍下,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否者……有你好看1

原本有些後悔的莫倉聽了這話之後瞬間臉色慘白。原本的後悔也在剎那間被怨毒代替,眼中的精芒漸漸內斂,看著段輕璇的眼睛微微的低下了頭。

段輕璇冷哼一聲,手中長劍一揮,一道劍氣劃破時空向寧月斬來。寧月淡淡一笑,輕輕一掌推出彷彿狂風大浪一般向段輕璇拍來。

「莫倉,你還在等什麼?」段輕璇嬌喝一聲,身形猛然間模糊,與手中的劍光融為一體。化作一柄飛天的劍氣向寧月狠狠的撞來。

莫倉渾身一震,一咬牙,黑劍涌動再次散發出強悍的道韻。天空感應,一道橫空的劍氣再一次出現在蒼穹之上。

寧月對莫倉的劍氣已見過,但對段輕璇的武功卻露出了詫異的神情。人劍合一?但這又不是寧月所見過的任何一種人劍合一。

段輕璇的身影完全融入劍氣之中,彷彿她的整個身體化成了劍。修鍊劍道者,境界進展一般都是劍法,劍意,劍芒,劍氣,而後凝練劍胎領悟劍道。

但段輕璇展現出來的武功根本就不是劍胎,而更像是劍魄的簡化版。但即便如此,寧月對段輕璇化身的劍氣依舊異常的忌憚。

哪怕段輕璇的武學境界不如莫倉,甚至不如寧月。但論殺傷力來說,這是寧月見過武道之下最可怕的劍氣。心思急轉而過,寧月背後的神魂虛影再一次動了。舞動的手指撥動著琴音,五彩的劍氣瞬息間成型。

「嗤」劍氣跨越時間間隔,幾乎在成型的一剎間就與段輕璇的劍氣狠狠的撞在一起。

「轟」強大的靈力之柱衝破九霄,武林群雄甚至能看到天空中閃耀的星辰。在白天看到星辰,這已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偉力,一個個張大著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寧月的五彩劍氣瞬間碎,而段輕璇的劍氣也彷彿受了巨大的打擊一般搖搖晃晃的落回到原處現出了身形。不需要提示,在爆炸發生的一剎那,莫倉蓄力完成一劍狠狠的劈下。

蓄力一擊和倉促一擊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語,而莫倉試劍天下從未敗績也不是浪得虛名。這一劍彷彿將天空劈成了兩半,劍氣劃過的痕,一道漆黑的裂紋如此的可怕。

寧月剛剛和段輕璇拼了一擊,新力未升,舊力已荊面對莫倉斬下的一劍只能倉促的出手。雙掌揮舞,一道蓮花突然間盛開天地。雙掌翻飛,一掌狠狠推出。

「天地無欲」

「轟」勁力四射,掌印卻如煙花一般爆碎,莫倉的劍氣一如既往的向寧月的神魂斬去,幾乎在剎那間落到了寧月的頭頂。

「轟」

「哼1

寧月悶哼一聲,身後的虛影一陣搖晃有彷彿供電不足的燈泡一般破滅於無形。一絲鮮血沿著嘴角滑落,硬接了莫倉一劍,內府已經受到了震蕩受了不輕的傷。

「嗤」當寧月神魂虛影破滅的瞬間,一道凌厲的劍氣突然間穿破煙塵向他的咽喉襲來。劍如流光,帶著冰冷的寒意。

剎那間,寧月的瞳孔猛地放大,恍惚中,寧月彷彿看見御劍飛仙。段輕璇的化身劍氣讓寧月感覺這是劍魄的簡化版,但他始終感覺這一幕有些熟悉。

現在,寧月終於想起了這種熟悉感從何而來。不是因為寧月曾經見過。而是因為……這和御劍術何其的相似。電石花火之間,腦海中的炸裂將這絲靈感轟碎。劍氣已經近在咫尺,如果寧月不加於抵禦,必然被這一劍穿喉而過。

勁力流轉,冥冥之中彷彿氣運貼合。無盡的道韻突然憑空升起在寧月的指尖彙集。一指點出,彷彿是滄海桑田。一道白光剎那間迎向刺來的劍氣。

「轟」身影爆射,就像被拋飛的石頭一般倒飛而去。

耳邊的風嘯呼呼的吹響,寧月倒飛的望著越來越遠去的山頭。段輕璇和莫倉傲劍而立的看著自己飛速墜落懸崖的身影。寧月還能清晰的看到一眾武林群雄臉上露出慶幸的笑容。

這裡是蜀州孤峰,這裡山高千丈,這裡……就是寧月為自己精心挑選的埋骨之地。之前一切的交戰一切的廝殺,都是寧月精心設計的一場戲。而身為導演的寧月,挑選的演員卻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如果不能逼真的讓他們認為自己真的被他們打落萬丈懸崖,那麼那些盯在自己身上的眼線就不會有一刻的脫離。萬丈懸崖,就算武功再高,就算輕功再獨步天下。摔下去也是死。

寧月不是武道高手,就算輕功再高也不可能御風踏空。所以在餘力耗盡的時候,仿若一顆流星墜落雲海深處直到被雲層吞沒。

寧月微微苦笑,輕輕一拉腰間的細繩,一面巨大的帆布從背後的雙肩包中伸出,在空中打開成一個巨大的大桑

這個時代當然還無法造出性能優越安全係數高的降落桑寧月能百忙之中做出這個已經很了不起了。降落傘不能完全裹住空氣,但配上寧月的武功做到安全著落還是沒有問題的。

山崖之上,一眾武林人士慶幸的拍著胸脯,「這個武林敗類終於死了1

「那倒未必1段輕璇冷冷的看著雲海淡淡的說道。

武林中人聞言頓時臉色一僵,有些難看的對著段輕璇拱手問道,「段女俠,寧月墜入萬丈懸崖,難道還有生還的可能?從這個地方摔下去,必定會粉身碎骨。段女俠還是太過於小心了吧?」

「師姐有令,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在沒有找到他的屍首之前,我們不能掉以清洗。」段輕璇冷冷的回到,抬起頭看著武林群雄難看的臉色瞬間瞭然。

「諸位武林同道放心,峨眉答應過各位的都會兌現。但是還請諸位發動人手去懸崖底探尋一下的為好。萬一他還沒死,無論對峨眉還是對你們都不是什麼好事1

「這……好吧!就依段女俠之言1倖存的武林群雄最終還是妥協的拱手應道。

三天之後,上千蜀州武林人士對懸崖底進行了地毯式的搜索。當然,寧月的屍首他們是找不到的。除了幾片帶血的破布之外,再也沒有發現其他。

武林人士以此回報,寧月墜落山崖,葬身獸腹之中。蜀州武林似乎再一次回歸到了往日的平靜。就連寧月曾鬧起的滔天大浪也急速的平復甚至已經再無人提及。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慾斷魂。要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1又是一年的清明,在和府城東,一間古色古香的藥鋪之中一個中年大夫搖著蒲扇坐在躺椅里看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和路上急匆匆的行人淡淡的吟道。

「咕咕咕」突然,身後的鴿籠里傳來了一陣清脆的叫喚。先生連忙站起身來到鴿籠旁,抱起剛剛回來還濕漉漉的格子,取出腳上綁著的信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