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二 禍引東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 禍引東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五彩的劍氣彷彿來自異界時空,彷彿穿越時空隧道的出現在卓不凡的身前。哪怕卓不凡已經提前做出了閃退,但劍氣依舊直直的衝擊上卓不凡的胸門。

長劍出鞘,這一次慧劍門的武功特性再次讓卓不凡死裡逃生。慧劍門劍法極快,快的不給人絲毫反應的機會。恆古以來,只有慧劍門弟子偷襲別人而沒有別人偷襲他們的機會。

哪怕面對寧月如此絕殺的一劍,卓不凡依舊能及時出劍,依舊能在劍氣刺破胸膛的時候及時攔截。劍光如電,狠狠的抵在五彩的劍氣之上。身形化作柳絮,彷彿流光一般向後退去。

「轟轟轟」在劍氣的肆虐之間,沿路不斷的響起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卓不凡後退的那條路線,似乎成了死亡的地帶。沒有人能出現在劍氣籠罩的範圍之內,在這範圍之內,草木竹石都在劍氣的攪動中化為碎屑。

卓不凡的臉色變得分外的猙獰分外的扭曲。手中抵著五彩劍氣的長劍發出了清脆的悲鳴聲。就算卓不凡能及時的攔截,但寧月的劍氣依舊勢如破竹依舊強悍的可怕。

「」一聲脆響,劍尖突然間的碎。

卓不凡亡魂大冒,瞬間咬牙加大了內力的輸出。哪怕能夠及時的攔截,但卓不凡畢竟是倉促的回擊。在有心算無心之下,驟然交鋒已經落了下風。

「」劍尖碎之後,似乎並沒有結束。緊接著,一陣爆裂的聲音彷彿炒豆子一般響起。從劍尖到劍身,漸漸的,整柄長劍在劍氣的轟擊下碎成粉末。而也在最後,寧月發出了五彩劍氣也終於在卓不凡的抵禦之下轟然破碎。

卓不凡彷彿劫後餘生一般長長的輸出一口冷氣,眼神中迸射著怒火冷冷的向遠處射來。一道雪白的身影,彷彿雪花一般緩緩的飄落。

依舊如此的風采奪人,依舊那樣的震懾心神。清風吹動了寧月的長發,吹開寧月長長的劉海。一雙冷漠無情的眼眸出現在卓不凡的眼帘,那一雙眼睛,卓不凡見過一次就再也無法忘記,彷彿噩夢一般出現在卓不凡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鬼狐大人?」樂東驚喜的叫道,看著寧月的背影一臉的振奮。

「想清楚了?」

「是!我逃避了五年,但五年來,我從未忘記那些死溶。大人,當年覆滅天幕府的就是峨眉,而他,卓不凡也是其中一個1

「哦?卓不凡,又見面了1寧月緩緩的抬起頭,戲謔的掃著眼前的卓不凡。

卓不凡此刻顯得有些狼狽,手中的長劍已經只剩下劍柄。左手輕輕捂著胸口看起來臉色有些發白。

「原天幕府果然是被峨眉所滅?峨眉看來不是想割據自立,而是已經這麼做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言,今日先宰了你收點利息1

瞬間,寧月冷冷的踏出一步。身形彷彿化作流光,一步咫尺,一步天涯。卓不凡臉色大變,手中長劍已斷,而且被寧月一道劍氣震傷了內府。如果再與寧月交手,恐怕自己真的要留在這裡。

難怪柳掌門會特別關照自己幾人,遇到寧月,必須兩個一起行動,單打獨鬥誰也不是寧月的對手。電視花火之間,卓不凡猛然間揮出一掌。

「啊」擋在卓不凡身前的十五名弟子突然騰空而起向寧月撞來。

寧月臉色一寒,卓不凡好歹是天人合一的武道宗師,但無恥起來竟然如此的卑鄙。用自己的弟子做擋箭牌,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的逃生機會。

劍氣揮灑,飛撲而來的十五名慧劍門弟子在寧月的一劍之下屍首分離。如雨點一般的血灑落,將整片泥土染出了點點紅梅。

寧月冷哼的緩緩飄落,望著早已人去無蹤的卓不凡精芒閃爍。

「大人,屬下樂東叩見大人1樂東單膝跪地,恭敬的低下了頭顱。

「小東……就是樂東?張羽為何要我將你的情報送給賀全年?你知道賀全年所在何處么?」

「這……屬下不知!啟稟大人,五年前一夜,峨眉突襲天幕府。而當時,天幕結界竟然沒有絲毫感應。我們被殺的錯手不及。

上千弟兄被瘋狂屠殺,屬下在交戰中不慎跌落懸崖。被河水衝到了這裡后被小隱村的村民救下。從此便在此生活了下來到現在已有五年之久。」

「也就是說……天幕府覆滅以來你一直隱居在此?」

「是1

寧月審視的看著樂東,「難道張羽要我將你的消息交給賀全年……是為了讓賀全年找到你歸隊?算了,既然你不知道我們就一起去找吧。從張羽的言外之意來看,賀全年還活著。但可惜,他還沒來得及告訴我賀全年在哪?」

「總捕修為高深莫測,而且他又精通奇門遁甲,當年能突圍出來也屬正常。也許,還有很多弟兄沒有遇難。我們先找到總捕再商量對策,局時一舉反攻替弟兄們報仇。大人,朝廷的支援大軍何時到?」

「誰和你說朝廷有支援大軍的?」寧月淡淡的笑問道。

「什麼?沒有?」樂東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五年了……天幕府被峨眉覆滅了五年了?就算朝廷之前沒準備好,但也不可能五年時間都沒有準備好吧?」

「哼1寧月冷哼一聲,「別說峨眉覆滅天幕府五年,就是五個月你以為朝廷會容他?但問題是……朝廷根本就不知道,皇上壓根都一無所知……」

「什麼?」樂東張大了嘴巴頓時呆立當嘲我等了五年,五年來無時無刻等朝廷的軍隊踏入蜀州……天幕府被覆滅這麼大的事……朝廷竟然不知道?這不可能……太荒謬了……」

「如果不是皇上已經三個月沒有收到天幕府的消息,你以為我會來蜀州調查么?別說你不信,就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蜀州天幕府這五年來每個月都有奏報傳入京城,顯示一切正常!

哈哈哈……天幕府都沒了竟然還顯示正常。不是峨眉派破解了天幕府的通訊符文密碼,要麼……賀全年已經背叛了朝廷現在已經投靠了峨眉1

樂東早已震驚的無以復加,長大了嘴巴久久無法合攏。

「大人……那我們怎麼辦?我們要不離開蜀州去京城向皇上言明吧?」樂東結巴的問道。

「峨眉已經封鎖的蜀州,現在蜀州只進不出,就算是我,也不能衝出蜀州。要想離開蜀州,短期內就不要想了。現在唯一的期盼……就是朝廷久等不到我的消息而再次派人過來支援。」

「大人」看著寧月正要離開,樂東叫住了寧月。

「怎麼了?卓不凡逃走之後一定會請動峨眉再次前來追殺,我們再不離開難道束手就擒?」

「大人,卓不凡的行事作風您也看到了……我們走後……小隱村的鄉親們怎麼辦?」

這個問題頓時將寧月問住了,剛才卓不凡對小隱村說殺就殺。自己可以跑,但小隱村能躲到哪裡?卓不凡捲土重來,找不到自己定然會遷怒於小隱村。一時間,寧月的眉頭緊緊的鎖住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東,你常年在蜀州,有什麼辦法能夠讓卓不凡放棄找小隱村麻煩?」這種難題,寧月從來沒有遇到過。天幕府如此被動的局面,這在蜀州之外的其他州不可想象的。

「大人,我們何不禍引東江1樂東沉思了很久這才猶豫的說道。

「禍引東江?什麼意思?」

「就是轉移峨眉的注意力,讓他們無暇再注意到小隱村。」

寧月瞬間明悟,摸著下巴低頭思考了起來,「要做到轉移峨眉的注意力,只有將他們的目光全都吸引到我們的身上。然後我們隱藏起來引得他們瘋狂的追殺尋找。

但前提是,我們需作出一個個讓他們恨得牙痒痒的事。逼得他們追殺而至,你有什麼注意?」

「大人,峨眉這幾年在蜀州的布局極大,他們的產業超出了我們想象。可以說,整個蜀州的財富都歸攏在峨眉的手中。雖然不明白峨眉如此反常的斂財所謂何事,但我們如果四處破壞他們的產業,想來也會讓他們急的跳腳吧?」

峨眉派,已經壟斷了蜀州幾乎所有的產業。隨便破壞那一條產業,都能給峨眉造成損失。當然,衣食住行這樣的產業是不能動的。一旦動了這些,受到損害的也只能是蜀州普通百姓。

但其他的暴利行業,倒是讓寧月無所顧忌。一連出了幾次手,果然讓峨眉派跳了腳。不僅峨眉派有無數弟子下山,就連卓不凡莫倉這些依附峨眉的高手都聞風而動,跟著寧月的屁股追殺而至。

寧月的輕功何其的高明,他的行動有如此的隨機性。就算峨眉傾巢而出,也只能看到寧月留下的狼藉看不到寧月的一片衣角。

但這些,卻不是寧月最終的目的。寧月帶著樂東轉戰蜀州各地只為了給峨眉提供一個虛假的情報。寧月正在四處攻擊峨眉的產業,正在和峨眉打著游擊戰。但他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創造一個機會,真正將峨眉打疼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