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三章 埋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埋伏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漆黑的夜,冷冷的月,流星劃過天邊。兩道身影在黑夜中若隱若現。江水滔滔,在江岸上拍出了清脆的聲響。寧月與樂東望著眼前長江中心的燈火眼神中閃爍著陰冷的寒芒。

在七年前,蜀州發生了一場地震。那一次地震之後,長江也因此改道。而從那之後,有的漁民竟然在江河的魚腹之中掏出了金燦燦的金粒。

正因此,長江中極短時間裡多了很多撈金的漁民。而大周律令,凡在九州範圍內發現的礦產都屬於國家所有,私人不得開採。但眼前的峨眉,顯然並沒有把這話當成一回事。

長江之中發現金礦,這件事被太守府牢牢的隱藏了下來。而且,在天幕府覆滅之後,峨眉出動了極大的人力物力在金礦所在的位置修建大壩,排除江水。一連花了三年時間才鎖定了金礦的所在並開始投入開採。

寧月這幾天來瘋狂的襲擊峨眉各大產業,最終的目標卻是盯在了這個江心礦產。峨眉所有的產業利潤加起來,恐怕也才能抵住這處礦產所產生的暴利。

夜晚哪怕漆黑一片,但江心礦產卻是燈火通明。哪怕是夜裡,開採金礦的工人們依舊如勤勞的小蜜蜂一般進進出出。

「樂東,峨眉的幾大高手現在在哪?」寧月在動手之前再一次確認的問道。

「莫倉夫婦前往會府,卓不凡夫婦昨天剛剛趕回和府。而天池派的駱天虹則在川府搜尋大人的蹤跡。其他的峨眉弟子都是跟著這三方人馬。

江心礦產極其隱蔽,又獨立在江心之中。當年為了定位礦產的準確位置曾建立了十個礦產。而其中只有一個礦產所在才是金礦的所在。我也是探查了很久才最終確定的。

守衛礦產的皆是峨眉的精英弟子,一般人就算找到也休想拿下,就是賀總捕想攻破礦產也只能飲恨。所以……大人,如果沒有把握,我們還是撤吧?」

「都已經到了這裡,你叫我撤?」寧月白了樂東一眼,身形一閃化作閃電一般竄出了黑夜。腳尖輕輕的在江面一點,連一點瀲漓都沒有濺出,身形已經化作流光向礦產衝去。

「什麼人?」峨眉弟子警覺的對著虛空喝道。不愧是峨眉的精英弟子,換做常人根本不可能察覺到寧月的御風破空,但守衛礦產的峨眉弟子卻能第一時間發現。

「嗤」

在呼聲發起的瞬間,迎頭斬落的是寧月一道如清風一般的劍氣。發出呼喝的峨眉弟子連寧月的身影都沒有捕捉到劍氣已經滑過了他的咽喉。

「嗤」鮮血噴洒的聲音如同風聲,而在峨眉弟子倒下的瞬間,其他峨眉弟子已經得到了預警紛紛長劍出鞘。

「諸位師弟師妹,結峨眉劍陣1

一個身穿精英弟子服飾的弟子大喝一聲,峨眉弟子紛紛聚攏。數十柄長劍出鞘,狠狠的指向天空。強悍的氣勢猛然間噴涌升起,狂風席捲,吹得礦產中的燭火瘋狂的舞動。

「哼」寧月空中的身影急速的旋轉,一道劍光從頭頂升起。自上而下彷彿一根雷電組成的鑽頭狠狠的向峨眉劍陣扎去。

「攔住他」峨眉弟子大驚,他們授命守衛礦場,師門有令礦產在人在,礦產滅人亡。看著寧月的目標直指礦產,峨眉弟子紛紛拼了命。

內力匯聚,一道天劍橫空升起迎著寧月的身影刺去。天劍升空彷彿大地長出的土刺,自下而上將寧月的劍光籠罩在天劍之中。

寧月的身影旋轉的速度越發的急速,攪動著氣流捲起了龍捲風。劍光如雷,彷彿雷霆萬鈞在龍捲風之中蔓延。哪怕彙集了數十名峨眉精英弟子的驚天一劍,卻絲毫無法阻攔寧月刺破的速度。

就像鑽頭在地面鑽孔一般,峨眉弟子升起的天劍彷彿被燃燒火柴越來越短……終於,被寧月的身影衝破了封鎖打到了江心礦產的中心。

「轟」

一劍刺中礦場的地面,強悍的爆炸向四面八方翻湧而去。峨眉弟子紛紛暴退,更有不少被氣浪掀飛。江水彷彿沸騰的一般衝上雲霄,連綿的爆炸此起彼伏的向遠處蔓延開去。

整個江心礦場就像一個巨大的臉盆,臉盆的中心就是金礦的所在,而臉盆的外圍卻是滔滔的江水。整個堤壩都是採用了蜀州一種特有的石頭堆砌而成。這種石頭極其堅硬刀劍難傷。這也給寧月摧毀江心礦產造成了極大的難度。

煙塵漸漸散盡,露出了寧月的模樣。在寧月所在的位置,一柄通體如白玉的長劍深深的插在地上,周圍出現了一個十丈直徑的圓形巨坑。而寧月金雞獨立的站在映月蓮柄之上迎風傲立。

「九州之地的所有礦場都歸朝廷所有,我今天要收回大家沒意見吧?」

一擊過後,倖存的峨眉弟子紛紛怒視著寧月。但他們更多的卻是不可置信,眼前這個看起來和他們差不多歲數的人,竟然就是一劍破了他們聯合劍陣的高手?

「你是誰?竟敢如此大膽……知不知道……」

「別嚎了,你這樣的話,我這幾天已經聽了十幾遍了。這裡是峨眉的地方,你們是峨眉弟子,這些我都明白!但是……峨眉的,是朝廷的,朝廷的還是朝廷的!有些東西,不是峨眉該染指的。他要是伸手了,我就敲斷他的手指1

說著,腳下的映月蓮柄猛的升起回歸背後,手掌揮舞,一道琴聲響徹天地。琴聲來自天外,又彷彿無處不再。江河之水輕輕跳躍,隨著韻律而舞動。隨著琴聲的蕩漾,五彩的劍氣突然間凝聚成形。

突然,寧月的臉色猛然大變,剛剛凝聚的五彩劍氣猛然間射向高空。在寧月的劍氣剛剛升起的瞬間,一柄通體月白,仿若蓮花花瓣的劍氣從天南蜃約涸依礎

「轟」

又是一陣白光直衝蒼穹,強大的氣浪席捲天地。無盡的劍氣肆虐的江心礦場的堤壩,但卻被一陣若有若無的金色氣牆擋祝爆炸的餘波竟然沒有絲毫影響到周圍的堤壩,這讓寧月的心瞬間跌入到了低谷。

「卓夫人,既然來了,還請現身吧1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這是第幾次了?到了現在,寧月終於明白張羽為什麼要自己將情報交給賀全年,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張羽會說這個情報是天幕府上千弟兄的命。

「寧月,這一次……看你往那走1卓不凡得意的笑聲響起,如此的清淡,卻又如此不可忽視。寧月一人可以虐的卓不凡不要不要的,但卓不凡和花千荷聯手,寧月卻只能做到招架。

而現在的情形,卻是比寧月想象的還要糟糕。峨眉弟子使用劍陣封鎖了江心礦場,而卓不凡和花千荷兩人居高臨下的夾擊自己。不將兩人打敗,恐怕自己根本就無法衝出江心礦產。

清風吹過江心礦產,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的站在堤壩的之上俯視著寧月。卓不凡抱劍而立,戲謔的目光不斷的打量著寧月略顯狼狽的身姿。

「大名鼎鼎的鬼狐神捕,不知道對這個埋骨之地還滿意么?」卓不凡很得意,在他的眼中,這一次是吃定了寧月。

「樂東是你的人?」

「他當然是我的人!否則那天你救出的張羽又怎麼會落到我的手上?你知不知道,樂東這五年來替我立過多少功勞?那些天幕府的漏網之魚幾乎都因為他而死!是不是很傷心?是不是很憤怒?哈哈哈……」

寧月淡淡的一笑,強悍的氣息緩緩的升起,動聽的琴聲突然響徹天地。隨著琴聲的蕩漾,滔滔的江水彷彿乒乓球一般跳動。一道神魂虛影緩緩的升空,金色的手掌捉星拿月。

「哼!竟然還想垂死掙扎。寧月啊寧月,我為了將你徹底斬殺,精心布置了這個局。還我離兒的命來1

「轟」彷彿天空破碎,一道雷光突然在雲層中閃現,彷彿一條條雷龍在雲層中穿行。

卓不凡的身體高高升起,頭頂舉劍就像火箭一般衝上雲霄。

「領教一下我慧劍門的絕學,都天引雷訣」

「轟」一道閃電從天劈下,與卓不凡的長劍相連。無數雷光自卓不凡的劍尖揮散,在天空張開一張雷電組成的巨網。

寧月的心猛地沉了下去,這是真正的借天地之力埃雖然不明白卓不凡怎麼做到受到雷擊而不受傷害,但寧月卻肯定,如果這一記從天而降,自己的神魂虛影恐怕就要保不住了。

「刺啦」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響炸起,彷彿沐浴在電光之中的卓不凡突然斬下手中的劍。雷光彷彿活了起來,化作游龍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劈落。

寧月舞動雙手,一朵晶瑩的蓮台突然在身邊升起。蓮台搖曳,彷彿池水中的一朵青蓮。寧月緩緩的舞動雙手,彷彿在撥動天空的雲彩。

天地的空間似乎也因此而凍結,劈落而下的雷龍也彷彿鑽入了粘稠的空間變得緩慢了下來。手掌在胸前微微合十,一朵蓮花法印突然間亮透天地。

「乾坤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