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四章 再戰卓不凡夫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再戰卓不凡夫婦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陰陽魚被神魂虛影猛地推出,彷彿磨盤一般直衝而上,陰陽魚緩緩地旋轉,幾乎跨越了時間狠狠的擋在了雷光的下面。

「轟——」天地震蕩,無往不利的乾坤涅槃第一次竟然彷彿失去了威能一般。在電光的轟擊之中轟然破碎。電光依舊趨勢不改,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撞來。

寧月手掌一翻,彷彿蓮花反轉一般。雙掌交疊,又是一掌打上天空,「眾生無量——」

「轟——」漫天的星光彷彿化作碎玉,如一把巨大的傘被撐開。漫天的星光雨中,卓不凡的臉色分外的猙獰。彷彿看到了寧月在自己的一劍之下絕望恐懼的眼神,而卓不凡也自問,天下間武道之下沒有一個能正面接下自己的這一劍,哪怕峨眉掌門都不行。

星雨漸漸地降落,焦糊的青煙從江心礦產中渺渺升起,青煙之中,那尊頂天立地的神魂虛影還依舊傲視蒼穹。寧月不僅沒有被被一劍擊殺,無論氣勢還是戰意都沒有絲毫的消退。

「不可能?」卓不凡臉色大變,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寧月。自己借天地威力的都天引雷劍訣,乃是天地至剛至陽的劍訣。

寧月淡漠的抬起頭,神魂虛影的一雙手臂皆已經化成虛無。隨著體內的乾坤混元神功的流轉,殘缺的神魂虛影再一次被補全。

寧月和花千荷是第二次交手,和卓不凡是第三次交手。可以說都是老熟人了,對於雙方的武學套路已經非常熟悉。卓不凡出動的這一劍的確超出寧月的預料,但,歸根究底,卓不凡只是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而且論修為底蘊,他還在寧月的修為之下。

都天引雷劍訣的確可以說強悍,但這卻還在天人合一的範疇。就像歷滄海當初使出了如此強悍的必殺技,但還是敗在了岳龍軒的手下。劍走偏鋒,那是需要建立在足夠的底蘊之上的。

寧月的神魂,是武道之基。和他們兩人的劍道之基不同。武道之基,以內力為根本,以境界為底蘊。以武入道,總是要比以劍入道的雄厚。

硬接下了卓不凡的一劍,看起來毫無變化,但寧月也未必如看上去的那般風輕雲淡。內府也受了不小的衝擊,精神識海也耗損的很大。換做常人,這一劍之下估計實力已經去了一半。但寧月的武學底蘊終於在這一刻露出了崢嶸。

乾坤混元功,是以一本地級武學和一本天極武學融合而成。江湖上都說天地第一神功乃是大周皇室的皇極經世訣,但現在,這天下第一卻是要被寧月的乾坤混元功奪齲

皇極經世訣以顛倒陰陽,以陰化陽,以陽化陰。而乾坤混元神功卻是能創造陰陽,在體內生出陰陽之力。內力發動,生生不息,精神不毀,戰力不枯。所以在硬接了卓不凡一劍之後,寧月依舊保留著八成的戰力。

「嗡——」突然,一陣蜂鳴之聲響起,在寧月剛剛運起功力的時候,一朵潔白無瑕的蓮花突然在空中綻放。寧月不知道花千荷以前的劍氣是不是無垢青蓮,但自從寧月將她的暗傷治好之後,花千荷的劍氣就是那象徵著君子無垢的青蓮劍氣。

無數青蓮的花瓣升空,在空中融合化作一柄清澈碧綠的天劍。寧月眼神一冷,手指飛舞,一架無形的長琴浮現在神魂虛影的指尖。輕輕撥動,以七情六慾化作的琴弦彷彿在空中跳躍。江河之水驟然間歡快的舞動,也是一道碧綠如琥珀的劍氣突然間浮現在寧月的頭頂。

天劍墜落,彷彿彗星衝撞而來。寧月淡淡的一笑,碧綠的劍氣突然間破碎化成漫天的星辰。無數星光如鑽石一般舞動,彷彿旋轉的星河向斬落的劍氣衝去。

青蓮劍氣就像海綿一般將寧月的劍氣吸納其中,堤壩上的花千荷猛然間變色。受她氣機操控的劍氣突然加顫抖了起來,彷彿在掙扎彷彿要突破她的束縛。

寧月微微的抬起頭,雙眸之中,彷彿星辰一般閃爍。面對越來越近的劍氣,寧月的嘴角微微裂開,一絲淡淡的溫柔的笑容彷彿在嘲笑這個世界。

「轟——」青蓮劍氣轟然爆碎,就如同寧月施展的劍氣一般化作漫天的星辰墜落。這一幕不僅驚詫了周圍的峨眉弟子,驚詫了平息內府顫動的卓不凡。就連花千荷的臉上,都露出了驚駭的表情。

「你是怎麼做到的?」花千荷的聲音異常的冷冽,這也是她第一次開口對著寧月說話,「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青蓮劍氣連我也才領悟了沒多久,只有對我的劍意異常了解的人才能從容的化解我的劍氣。你是怎麼做到的?」

花千荷有些不敢去看寧月的眼睛,因為那一雙眼眸總給她一種熟悉的感覺。而現在,寧月竟然能夠從容的化解自己的青蓮劍氣。這讓她更加有了不好的猜測。

寧月的臉上再一次浮現出溫柔的笑容,裡面包含的情感卻如此的讓人捉摸不透,「其實我想說……同樣的招式對我是沒用的。」

寧月沒想過解釋,更沒想過將自己就是易先生的身份透露出去。既然易先生打算和花千荷相忘於江湖,寧月就沒打算讓易先生再次重現江湖。

天地的琴聲依舊在蕩漾,就如同寧月此刻不屈的意志。哪怕十面埋伏,寧月也想笑看四方雲動。峨眉劍陣封鎖了江心礦產,要想突圍,只有在花千荷和卓不凡兩人之中打開一條口子。

時間拖得越久,對於寧月就越不利。不是寧月不能堅持,而是害怕峨眉的支援。既然卓不凡設下了這個局等寧月上鉤,那麼峨眉的天人合一高手很有可能已經正在趕來。

想到此處,寧月的氣勢又一次如火山噴涌一般直衝雲霄。激蕩的琴聲響徹天地,如金戈鐵馬一般連綿不絕。神魂虛影仰天長嘯,五彩的劍氣突然將化作鑽石直衝天際向卓不凡斬去。

一道劍光升起,卓不凡閃電般的出劍了。寒光肆虐,星芒如雨,無數劍氣像雨點一般向寧月的琴心劍魄衝殺而來。

但這一次,寧月劍氣的強悍卻超出了卓不凡的想象。卓不凡一連施展三道轟擊,都沒有將寧月的琴心劍魄擊潰。而寧月的劍氣,卻眨眼間來到了卓不凡的身前。

「夫人——」卓不凡大驚失色,驚恐的表情浮現連忙驚呼道。

「嗤——」無數青蓮突然炸現,在卓不凡無力攔截的時候狠狠的轟擊在寧月的劍氣之上。而這,正是寧月苦等的機會。

突然間,劍胎升起彷彿橫加在天空的橋樑。琴心劍胎,躍出紫府,剎那間天地靈力匯聚形成一柄彷彿包容星辰的天劍。

寧月的身形化作流光升起,高高的躍上天空駕馭著劍胎狠狠的斬落。但這一次,寧月的目標不再是卓不凡和花千荷中的任何一人。寧月需要斬破的,一直是封鎖著江心礦產的峨眉劍陣。

「不好!峨眉弟子,守陣——」

「轟——」

提醒的還是太晚了,在卓不凡的聲音剛剛響起的瞬間,一劍狠狠的斬在了峨眉劍陣之上。強悍的餘波捲起無盡的氣浪,爆炸的威能攪動天地。

「噗——」峨眉劍陣彷彿被一錘敲碎的冰雕破碎開來,漫天的碎片化作星辰,封鎖剎那間被寧月一劍劈開。不僅如此,就連阻隔長江的堤壩,也被寧月一劍斬開一個豁大的缺口。頃刻之間,濤濤的江水衝破堤壩灌入江心礦產之中。

寧月的身形化作流光向遠處激射而去,但在身影剛剛踏過咫尺的剎那,一道青蓮劍氣彷彿憑空出現一般攔在了寧月的身前。

「轟——」寧月的身形倒飛而去,腳掠過江水,彷彿要將長江水面一分為二。無盡的浪濤憑空升起,如天幕一般向兩邊散開。

終於,寧月穩住了身形,左手輕輕的撫上胸膛。他不明白花千荷是如何找到自己,但卻知道,自己在硬接了這一劍之後已經震蕩了內府。

「上一次,你從容離去之後我就發誓!我不會讓你在我面前逃走第二次1花千荷冰冷的聲音傳來,靜靜的站在水面上彷彿一朵孤獨的蓮花盛開。

「傳聞鬼狐神捕的輕功獨步天下,不知道我的輕功在你眼中如何?」

「以前我一直以為我的輕功乃普天之下第一人。但現在看來,我還要努力啊!想不到花女俠的輕功竟然高明到如此地步!只是我不明白,當初我在卓府逃離的時候,你明明有機會追上我,為何不追?」

「因為當時我還沒把握殺了你,所以我沒追。但今天,我說過不會放你走,你就別想跑得了。」花千荷傲然的仰起頭,周身的蓮花虛影越發的清晰,彷彿沐浴在祥光之中的仙人一般神聖。

「如果我說,你的兒子不是我殺的……你信不信?」

「哈哈哈……你這是搖尾乞憐么?」身後的卓不凡猙獰的笑道,寧月,你不要狡辯了。當離兒的屍體被送回峨眉的時候,你能想象我和千荷是如何的悲痛么?我引以為傲的兒子,竟然被你殘忍的劈成兩半。如果不講你剁成肉醬,我的離兒在酒泉之下就不得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