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五章 她沒事,但你快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她沒事,但你快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卓不凡的身形突然模糊了起來,化作無數虛影圍著寧月急速的旋轉,彷彿無數個人將寧月包圍其中。劍氣來自四面八方,每一道劍氣都如此的犀利。

寧月手結法印,金色的蓮台緩緩地旋轉,就如同一面金鐘一般將寧月護在中間。卓不凡的劍氣依舊源源不絕的射向寧月,而寧月周身的蓮台卻在緩緩地消退。

花千荷的氣機一直鎖定著自己,而她的輕功又絲毫不比寧月差上分毫,這就讓寧月逃離成了奢望。卓不凡依舊不停的攻擊著,寧月知道,一旦自己的護身蓮台破碎,就將迎來花千荷石破天驚的一擊。

寧月不知道這段時間花千荷領悟了什麼,更不知道她為了自己準備了如何的殺招。但以他對花千荷的了解,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她就不會說出那樣的話。

突然,卓不凡的身體高高躍起,身如大鵬一般直衝雲霄。突然間,天空為之一顫,時間為之定格。當寧月掙脫束縛的時候,天空的卓不凡已經人劍合一的俯衝而下。

也許這是卓不凡所能打出的最後一劍,寧月從他氣勢中體會到了那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決絕。無奈之下,寧月的雙掌突然間在身前合十。眼神之中,彷彿日月在照耀。旋轉盛開的蓮花突然間合攏,形成一朵尚未開放的花骨朵。

「轟」卓不凡的劍尖狠狠的刺在寧月的頭頂,寧月漠然的仰起頭,視野的焦點處卻是卓不凡哪張猙獰的臉龐。雙目之中,迸射著刻骨的仇恨。

卓不凡恨寧月,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眼中寧月臉盤如此的年輕,但就是這個年輕的人卻奪走了他唯一的兒子的命。

強烈的氣壓席捲天地,在手中的劍劇烈的顫抖。卓不凡咬緊了牙關,哪怕這一劍的輸出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負荷,甚至在燃燒自己的精神識海。

「」一聲清脆的聲響,包裹著寧月的花骨朵突然出現了一道微不可見的裂紋。而這一瞬間,卓不凡的臉上卻是大喜。

「」又是一聲輕響。卓不凡手中的劍尖再一次崩碎,劍身也在肉眼可見的情況下飛速的化作星光。

卓不凡的笑容瞬間定格,想不到寧月以一敵二在受了傷的情況下竟然還能略勝自己一籌。不甘心,也不敢相信。一絲猶豫閃爍眼底,剎那間,卓不凡狠狠的一掌拍在自己的丹田。猛然張開嘴,一道劍胎突然間衝出紫府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打來。

「轟」

這一刻便是天崩地裂,一道靈力龍捲直衝天際,金色的星芒彷彿落下的星辰。江水突然間下沉,又在剎那之後化作一條條騰龍衝上雲霄。

「噗」一道身影口吐這鮮血倒飛而去。卓不凡的身軀彷彿被一掌扇飛的蟲子一般,但是,即便如此的狼狽,但卓不凡卻是在笑,笑的如此的得意。

「千荷,他的神魂已破,就是此刻」

「嗡」

話語響起的瞬間,一陣蜂鳴彷彿天地發出的呼吸。天地剎那間安靜了下來,就連爆炸的餘波也在剎那間寂靜。

寧月手拄著劍,單膝跪地的仰望著天空,從天空的感應中,寧月感受到了一絲哀傷,一絲決絕。一種不祥的預感席上心田,猛然間回頭,卻發現花千荷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一雙藕臂輕輕的從背後抱上了寧月,看起來如同情人的擁抱那般的溫暖。看的周圍的峨眉弟子滿臉的不可思議,看的卓不凡頓時錯愕當常

「千荷,你」

但下一瞬間,卓不凡脫口而出的話卻被生生的咽下,臉上竟然寫滿了驚恐,甚至比看到自己的兒子被人劈成兩半的屍體更加驚恐。

一道青蓮突然升起,就如同寧月方才的那一招一樣,所有的蓮葉收攏化作一朵尚未展開的花骨朵。但是,那蕩漾的氣勢卻不是為了防禦,而是為了攻擊。

卓不凡獃滯的看著青蓮之中擁抱的兩人。而被花千荷抱住的寧月,卻很想笑,但他卻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

身後的懷抱不僅不溫暖,甚至冷的可怕,彷彿要將寧月連同靈魂一起凍結。這一刻的寧月,周身的內力完全被定格。抱住自己的手臂不是一個女人的溫柔,而是一根幽冥使者的勾魂鎖鏈。

「你這又是何苦呢?」寧月苦笑的問道。

「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報仇雪恨。寧月,這是我特地為你創出了卻恩仇的1花千荷淡漠的說道,青色的花骨朵突然間旋轉的衝上高空。

「不要」卓不凡突然眼眶欲裂,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花千荷要做什麼,終於他知道了,那個懷抱不是愛,而是刻骨銘心的恨!

花千荷竟然要引爆自身的丹田識海要與寧月同歸於荊天地的哀傷就是感應到了花千荷的決絕而散發的悲涼氣息。

但是,卓不凡什麼都做不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花千荷與寧月一同升上天空,眼睜睜的看著花千荷與寧月將化作煙花粉身碎骨。

花千荷的內力越發的紊亂,彷彿一隻發狂的猛獸在體內肆虐。如果不能阻止花千荷,那麼不只是花千荷會死,自己也絕難倖免。

電石花火之間,寧月的精神識海猛地爆開,強悍的精神力直衝花千荷的識海之中。花千荷的內力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狂暴。而此刻的她,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和意識。在決心同歸於盡之後,花千荷已經摒棄了自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寧月瞬間讀懂了花千荷的劍意,也在剎那間將自己的意念與還花千荷的內力融合。

一瞬間,寧月竟然化被動為主動,竟然可以引導花千荷的狂暴的內力。

天空的花朵猛然間靜止,彷彿浮現在空中的鑽石一般晶瑩炫目。所有人怔怔的看著天空,那朵越發震顫,越發不穩的花朵。

「噗」突然間,花朵爆開。彷彿無盡的星光從花朵的頂端噴洒而出。

「不要」卓不凡眼眶欲裂,撕心裂肺的嘶喊。

但是,天空爆開的花朵突然間發生了變化。整個花朵竟然沒有如想象中的那樣化作星辰。而是一片片的蓮花花瓣從新開放。

「呃」卓不凡的尖叫戛然而止,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空的的變化。

青蓮終於完全的張開,現出了裡面的身形。寧月依舊一襲白衣,緊緊的將花千荷摟在懷中。身影彷彿天空的謫仙緩緩地飄落,衣擺飄飄,如夢如幻。

寧月的嘴角輕輕勾起,看著懷中的花千荷突然感覺到一陣難言的愧疚。花千荷已經陷入了昏迷,而自己所受的傷,所消耗的功力在得到花千荷青蓮劍氣的時候,竟然完全恢復。

輕輕的將花千荷放在地上,寧月緩緩地直起身體。如清風一般的氣勢蕩漾開去,青色的波紋如漣漓一般席捲。

「千荷寧月,你把她怎麼了?」卓不凡眼眶欲裂的喝道。

「她沒事,不過……你快有事了1寧月輕輕一笑,漠然的眼睛冷冷的盯著不遠處艱難站直的卓不凡。他從來沒忘記,張羽是怎麼在自己面前自盡的,也從來沒忘記,卓不凡手中沾染了多少天幕府捕快的血。

寧月也許對花千荷未必下得了手,但對於卓不凡,寧月卻決不允許放過任何一個殺他的機會。

「你要殺我?」卓不凡突然臉色大變,此刻的自己早已不復全勝時期的三成實力。而寧月此刻展現展現出來的氣勢,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虛弱。卓不凡不相信寧月此刻還有著全盛的實力,但他卻不由的有些心慌。

「莫兄你們為何還不來」突然間,卓不凡氣沉丹田,一道聲浪從口中吐出,彷彿車輪一般滾滾的湧向天際。

寧月的眼神,猛地一冷,突然間,神魂虛影彷彿戰神一般傲立於天地之間。手指揮動,一道無形的長琴出現在神魂虛影的掌中。

手指飛舞,動聽的琴聲響徹天地。五彩的劍氣突然間在天空凝結,彷彿鑽石般散發的奪目的光彩。卓不凡獃滯的望著天空,眼眸深處充滿了濃濃的恐懼。

「不可能……不可能……」卓不凡當然不信,他不信自己和花千荷這麼激烈的連番出手竟然沒讓寧月的實力有絲毫的耗損?卓不凡三次與寧月交手,他當然清楚寧月全盛時期的武功是何等的威力,而面對天空的這一道劍氣,以自己此刻的實力根本無法接下。

「轟」突然,遠處的天空震蕩開來,一道劍光衝天而起。

看到那一道劍光,卓不凡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狂喜,「哈哈哈……寧月,莫兄他們來了,他們來了……你死定了,你跑不了了……」

「我死不死……你不會知道,你只需知道,你死定了!斬」隨著寧月的話音落地,天空的劍氣彷彿跨越的空間,瞬息間已經降臨到卓不凡的頭頂。

「不」卓不凡驚恐的表情分外的猙獰,一道劍氣從並指的指尖激射而出。如此柔弱的劍氣,卻妄想著攔截寧月斬下的必殺一劍。

卓不凡知道自己攔不下那一劍,而他此刻唯一的期盼就是能阻止一下這一劍斬落的速度。莫倉夫婦就要趕到,哪怕一息,甚至是半息時間,自己都有可能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