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六章 十派盟主張志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 十派盟主張志林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嗤」突然間,又是一道衝天的劍光亮起,無比厚重,但卻一閃即逝,遠處的天空傳來了靈力震蕩的潮汐。

卓不凡死命抵著寧月劍氣的手指突然一顫,臉上終於露出了滿滿的惶恐和無法言明的震驚。

這是交戰的餘波,是天人合一高手交戰產生的聲勢。終於……卓不凡明白了為什麼莫倉夫婦遲遲無法趕來,也終於明白自己的最後一絲期望是如何可笑的僥倖?

絕望升起的一瞬間,卓不凡突然感覺好累。之前哪怕有一線希望,他都會咬著牙關堅持。但希望破滅的一瞬間將,他的身體也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枯萎。

「轟」劍氣狠狠的撞擊地面,整個江面都被這一劍一分為二。但瞬息之間,江水又一次捲土重來化作淘浪向兩邊席捲而去。

寧月的身形周圍彷彿有著無形的氣罩,任江河之水如何滔滔,寧月就彷彿一根定海神針一般巍然不動。一雙眼眸,冷冷的盯著眼前呆立的卓不凡,身上的氣勢緩緩的收盡,漠然的轉身再次跳回到堤壩之上。

卓不凡的臉色剎那間變得青紫,瞪大的眼珠彷彿要凸出眼眶,「哇」一聲輕響,粘稠的鮮血伴隨著著碎末的內臟從口中嘔出。

卓不凡的身體突然升起五彩的霞光,就像彩虹在在卓不凡的體內流動。突然,一聲如清風一般的聲音響起。五彩的劍氣如激蕩的洪流從卓不凡的體內噴出射向天空消失不見。

倔強的身體……終於緩緩的倒下。蜀州絕頂高手慧劍門卓不凡,帶著慧劍門無數年的傳承一起離開了這個世界。

江心礦產被寧月斬開一個缺口,但江水並沒有全部灌入其中。寧月輕輕的啟動腳步,來到堤壩上昏迷不醒的花千荷身邊。低下頭,蠕動的嘴唇卻沒有說出一句話。默默的搖了搖頭,踏著江水消失在黑夜之中。

雖然不知道莫倉夫婦被什麼人攔住了,但寧月還是覺得儘快離開的為好。卓不凡已死,算是斷了峨眉的一條臂膀。峨眉絕對會為此跳腳,吸引峨眉火力的目的是達到了,但是,達到目的之後卻發現……這一切全部只是騙局。

兩道身影飛速的在江面上飛馳,急速略過的身體彷彿切開江水的利刃,身側兩半,激蕩出數丈高的浪濤。兩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急切,當他們趕到江心礦場的時候,臉色猛然間變色煞白。默默的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驚與懊悔。

「我們來晚了?」莫倉的聲音有些沙啞,一路上,發現了十派聯盟的蹤跡。段輕璇抱著順手除去的想法追尋而去,但想不到竟然被帶進密林之中捉起了迷藏。當兩人醒悟過來是為了拖延自己支援的時間的時候,寧月與卓不凡的交戰已經激烈的開始了。

「花師妹」段輕璇突然驚呼一聲,身形一閃來到堤壩之上。輕輕的蹲下身體將花千荷摟在懷中,手掌按上花千荷的胸膛,過了一會兒蒼白的臉色才變得好看了一些。

「花師妹怎麼樣?」莫倉有些緊張的問道。

「脫力,昏迷了過去,並沒有受傷。」段輕璇的話讓莫倉的的臉色輕鬆了下來,「卓兄呢?他在哪?」說著腳尖一點,身形化作閃電向江河中躍去。

「嚶」一聲低沉的呻吟響起,花千荷的眼帘微微睜開了一絲細縫。當她看清眼前的容顏之後,猛然間將眼睛瞪得渾圓,「段師姐……你終於來了……」

「對不起……我們來晚了……」段輕璇有些不敢看花千荷的眼睛。

「卓兄」一聲驚呼從遠處傳來,頓時讓兩個女人身軀一顫。花千荷臉色大變,一咬牙身形一閃向聲音發出的地方衝去。

段輕璇緊緊的握著拳頭,蠕動的嘴唇有些發白。突然,一絲亮光出現在段輕璇的眼中,手掌一抄,一面晶瑩的玉牌落在段輕璇的手中。

「師妹?」

花千荷的的身形剛剛略出,卻猛然間頓祝在江面之上,莫倉抱著卓不凡的屍體緩緩的走來,一瞬間,花千荷的眼眶突然模糊了起來。

她不愛卓不凡,這一點無論她自己還是卓不凡心裡都清楚。但是……畢竟二十年的夫妻,如今看到卓不凡毫無氣息的身體,花千荷也無法壓抑心底的傷心悲痛。

「他……怎麼樣了?」雖然明知道結果,但花千荷還是顫抖的問道。

「卓兄……去了!被一劍震碎了五臟六腑。好一個寧月,好一條天幕府的惡狗!花師妹,請節哀,這個仇,我莫倉一定要報,我定會取下寧月的狗頭以祭卓兄的在天之靈……」

花千荷腳下踉蹌,臉色慘白的倒退了一步,「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明明我們佔據了上風,明明我們就要手刃寧月……為什麼?」

突然,花千荷的瞳孔猛然間一縮。她終於想起了之前發生了什麼,也終於想起了自己為何會脫力的昏迷。寧月操控了自己青蓮劍氣,致使自己與他同歸於盡化為泡影。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寧月是怎麼做到的?如果不是對自己的青蓮劍氣有著極深的領悟,他如何做到引導自己的內力?難道……

突然間,一個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懷疑充滿著自己的腦海。眼前揮之不去的,卻是那一張儒雅溫和的笑臉。不知為什麼,這一刻的花千荷只感覺寧月和這張臉好像……

「師妹,這是你的玉牌……」段輕璇來到花千荷的身後,溫柔的摟著花千荷的肩膀。一面白玉,在夜色中如此的皎潔。卻在剎那間讓花千荷的身體猛然間顫抖。

這是她的玉牌,是她親手交給易先生的玉牌。但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恐怕……只能有一個解釋。也許剛才的懷疑是真的,寧月就是易先生!但是,這讓花千荷如何相信,如何接受?花千荷如此深愛的男人,卻是殺了她兒子,殺了他丈夫的兇手……

清風掠過,寧月的身形輕輕的落下。天上的星辰依舊在眨著眼睛,朦朧的星空下,寧月潔白的身形如此的超凡脫俗。寧月靜靜的站立。氣勢緩緩的溢出吹動了衣擺,如同池堂的荷葉一般舞動。

「朋友,既然來了又何必鬼鬼祟祟?」寧月望著遠處的樹蔭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琴心劍魄寧月1聲音響起,彷彿鬼域的哭聲一般響徹天地讓人分不清聲音來自何處。樹蔭之中,一個仙風道骨發須斑白的來人緩緩的踱出樹蔭。輕輕的一拋,手中的東西便如同皮球一般滾落到寧月的腳邊。

「樂東?」寧月看著不遠處的頭顱,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的變化。對樂東,寧月說不上怒更說不上怨。

「老夫十派聯盟盟主張志林,見過天幕府鬼狐神捕1張志林拱手抱拳,滿臉微笑的看著寧月。

「原來是張盟主,幸會幸會!想來,之前攔住峨眉莫倉夫婦的人,應該就是你們十派聯盟吧?在下倒是要多謝張盟主仗義相救了。」

「我們都是峨眉的眼中釘肉中刺,正所謂敵人的敵人既是朋友。朋友有難,張某自然義不容辭。如今卓不凡已死,就等於斬去了峨眉的一條臂膀。可喜可賀1

「是么?但峨眉可是有著三頭六臂啊,僅僅殺了一個卓不凡,恐怕也沒什麼用處。張盟主深夜在此等我……恐怕也不是僅僅為了與在下客氣一番吧?還請張盟主直言1

「有人要見你1張志林收起笑容一臉嚴肅的說道。

「哦?」寧月詫異的抬起了眉毛,原本寧月還以為張志林要與自己結盟,一起商量對付峨眉的事。但卻想不到竟然是受人之託邀請自己去相見?遲疑了一會兒,寧月漠然的搖了搖頭。

「在下初到蜀州,在蜀州可謂無親無故。不知是何人竟然能請動張盟主前來相邀?」

「蜀州天幕府總捕,賀全年1張志林滿臉微笑的看著寧月猛然變化的臉色,不經意的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

「請張盟主帶路1

張志林為了取得自己的信任,先是阻截峨眉支援的莫倉夫婦,又帶來了天幕府叛徒樂東的頭顱。無論如何,寧月找不到懷疑他的理由。

更何況,既然知道賀全年還活著,而整個蜀州,能收容賀全年給他提供保護的恐怕也只有十派聯盟。一切合情合理,寧月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蜀州西部,可謂窮山惡水,連綿的群山彷彿狼牙交錯。深山密林之中,乃是潛藏隱居的好去處。就算峨眉手眼通天,但要在群山密林之中找人也是殊為不易。

所以十派聯盟才能躲在這裡修養生息。但畢竟窮山惡水,就算峨眉不主動出擊,這裡何嘗又不是十派聯盟的囚籠所在?雖然避免了峨眉的迫害,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峨眉漸漸的掌控著蜀州,而十派聯盟的力量卻在不斷的被消減。

通天峰,就是寧月此去的目標所在,兩邊懸崖,背靠長江。整座山峰幾近垂直只有一條蜿蜒的小道直通山頂。

「鬼狐大人,這通天峰別看這平平無奇,但這山道之上布滿了奇門遁甲機關術士。乃賀兄花費五年時間精心布置而成,若無熟人引路,就算武功再高也休想踏上通天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