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七章 當年隱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 當年隱秘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哦?是么?如果是武道之境的天榜高手呢?」

「哈哈哈……鬼狐大人見笑了。這普天之下,還有能攔住天榜高手的地方么?但可惜,蜀州之地沒有一個武道高手。否者……我們十派聯盟如何能苟延殘喘的活到現在?」

「說的也是1寧月漠然的點了點頭,跟著張志林的腳步踏上了通天峰。通天峰頂,只有一個不到五百平的平台。在平台之上,建立了一個陰沉昏暗的莊園。

這裡雖然是在山頂,但山莊卻依舊給人陰沉和昏暗。哪怕出生的太陽灑下萬道金光,哪怕整個十全山莊沐浴在金光之下。但依舊給寧月陰沉,死寂的感覺。就像一隻見不得光的毒蟲猛獸。

張志林輕輕地推開門,就像進入自己的家一般,「賀兄,我帶鬼狐神捕過來了」

張志林高聲喊過之後,領著寧月走進了大廳。隨意自然的坐在椅子上給寧月和自己倒了一杯茶,「鬼狐大人為何如此看我?」

「你和賀全年很熟?」寧月輕輕的一笑隨意的問道。

「是很熟!我和賀兄認識了快二十年了!當初他剛來蜀州的時候,我便與他相識。之後看著他一步步的執掌天幕府,而且我與他的關係並沒有因為分隔朝廷江湖而疏遠。鬼狐大人,這有問題么?」

「當然沒有1寧月淡然的笑著搖頭,「天幕府從來沒有哪條規定說天幕府不可與江湖武林相交。我一邊是天幕府的封號神捕,而另一邊我還是江州的武林盟主。只是……五年前天幕府到底發生了什麼?致使天幕府竟然突然被峨眉摧毀?」

「這……還是等賀兄來了之後你親自問他吧1張志林淡淡的一笑,突然門外傳來一陣酸牙的嘰噶聲。順著聲音望去,一張輪椅艱難的,緩緩的出現在門后慢慢的駛來。

寧月曾想過好幾種和賀全年見面的場景,寧月也早已將賀全年的樣子映入腦海。但寧月卻從未想過,眼前這個白髮蒼蒼活像一個耄耋老人的人就是天幕府最富傳奇色彩,最瀟洒如仙人的十全老人賀全年。

相傳賀全年不僅武功不俗,而且精通琴棋書畫,奇門遁甲,星象術數。在天幕府的傳言中,他是個風流瀟洒放蕩不羈的人物。但現在,眼前的賀全年竟然是如此的行將朽木,如此的弱不禁風。就像一隻躲在老鼠洞里的已經發霉發臭的老鼠。

「賀兄,人已經帶來,為兄告辭了1張志林看到賀全年走來起身抱拳說道。

「有勞張兄了……」賀全年的聲音非常的沙啞,就像一台上了年紀的織布機,渾濁的聲線竟然要費盡心思才能聽清他在說什麼。

張志林起身告辭離開,直到他走遠,賀全年才緩緩的抬起頭,渾濁的眼睛看著上下審視自己的寧月,「屬下蜀州天幕府總捕賀全年……參見鬼狐大人,恕屬下不便起身,鬼狐大人見諒。鬼狐大人可真年輕啊」

賀全年的話語讓寧月的眉頭再一次緊皺了起來。從他的語氣中,寧月沒有聽到一絲敬畏。天幕府內,等級分明。自己封號神捕怎麼也比他的金牌捕快要高上一級,於情於理賀全年也不該用這種輕佻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天幕府五大封號神捕,似乎沒有一個比你的年紀大吧?其實……在見到你之前,我也曾懷疑過。蜀州天幕府總捕,是不是已經背叛了朝廷投靠了峨眉……但現在……」

「現在如何?」賀全年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就如同殭屍一般的可怕與陰森。

「看你現在的模樣,我還真的不忍心懷疑你。我從你的眼中沒有看到一絲對生的希望。我想……如果不是有什麼必須活著的理由,我想你早就想死了吧?」

「呵呵呵……鬼狐不愧是光凍徹人心的眼睛,倒足以對得起這鬼狐的封號!你看我現在,哪有一點像活人?我就是一塊朽木。發了霉,只能坐在輪椅上等死的木頭。」賀全年哪怕笑聲都如同上了年紀的木頭一般,刺耳難聽,甚至帶著濃濃的霉味。

「五年前,一夜之間!天幕結界突然破碎,峨眉高手趁夜攻入天幕府,見人就殺。偌大的蜀州天幕府,化為焦土。若不是張兄及時趕到救下我的性命。我當年也該隨著那麼多弟兄而去。

身上大傷十二處,小傷一百三十三處!我原本就該死去,但是我又不甘心就這麼死去。我要看著峨眉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我要看著朝廷的大軍踏平峨眉替那麼多弟兄報仇雪恨。這一等……想不到等了整整五年!我武功盡廢,經脈盡斷,吃喝拉撒甚至睡覺都只能在這張輪椅上進行。換做別人恐怕也早就死了吧?」

「果然是峨眉出的手……」寧月漠然的點了點頭。突然再次抬眼,「賀全年,蜀州天幕結界號稱十二座天幕總部中的最強防禦,為何會破碎?為何會讓峨眉得逞?」

「以鬼狐神捕的智慧……難道猜不出來是因為叛徒所為么?」賀全年略帶譏笑的反問道。

「我當然知道是因為叛徒。但我更知道……天幕結界的開啟符文密碼只有總捕才知道。能關閉蜀州天幕府結界的人,普天之下只有六個。四大神捕,再加上你!

但據我所知,五年前,四大神捕沒有一個來過蜀州,捕神坐鎮京城,所以我很好奇,天幕結界是如何破碎的?」

「鬼狐大人是在懷疑我?」賀全年再一次用渾濁的眼睛盯著寧月審視的目光,「是啊,你該懷疑我,甚至連我自己也曾懷疑,是不是那天是我自己關掉了天幕結界……但是……我沒有1賀全年緩緩的低下頭搖頭苦笑。

「我花了五年時間調查,調查那個害的天幕府全軍覆沒的叛徒。聽說……鬼狐神捕曾見過張羽?」

「不錯,他給了我一份情報,讓我見他交給你。但可惜,我並不知道你在哪,所以就去見了情報中的那個人……」

「是小東?」

「是他1

「果然是他……」賀全年長長一嘆,「小東原本是我最信任的人。但想不到……他竟然投靠了峨眉……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關掉天幕結界的。但天幕府的人活下來的本來就沒幾個,既然他是叛徒,那也只能是他了1

「其實我更好奇的,卻是另一個問題。」寧月突然站起身,一步步的踱到賀全年的身前,「天幕府五年前就被峨眉摧毀。這麼大的事,節度使肯定瞞不住!這五年來……為何每個月都有天幕府傳回京城的奏報?為何天幕府都沒了,奏報的顯示還是一切正常?」

「哈哈哈」

突然,賀全年肆意的狂笑,笑得撕心裂肺,笑得眼淚直流。

「一切正常……一切正常?天幕府都沒了,竟然還一切正常?我在天幕府全軍覆沒的那一天起就在等,等朝廷的大軍踏入蜀州踏平峨眉……

但是,我等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卻遲遲等不到朝廷的大軍,眼睜睜的看著峨眉一步步的掌控著蜀州。一開始,我也以為是朝廷放棄了蜀州。但後來一想,卻覺得這根本不可能。

蜀州歷來是九州的退路所在,在九州動亂的時候,蜀州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後勤支持。前線失利之時,蜀州可以作為最後的退路。所以朝廷絕對不可能放棄蜀州,那麼只有一個原因致使朝廷大軍遲遲不來……那就是皇上他……根本不知道1

聽著賀全年的話,寧月漠然的點了點頭,「皇上只有五個月前才開始察覺到蜀州的不對,也是五個月前才沒有繼續收到蜀州的奏報……」

「哈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賀全年笑得如此的癲狂,渾濁的眼眸之中,淌下了兩行清淚。

「你知道這一切到底為什麼么?峨眉是如何做到按時給朝廷輸送虛假情報的?」

「峨眉?你太看得起峨眉了……峨眉就算能破獲蜀州天幕府的符文天幕,但他根本不可能掩蓋這一切的真相。鬼狐啊鬼狐,到了現在你還猜不到么?普天之下,除了他還有誰……還有誰能讓子虛烏有的蜀州天幕府一切正常?除了他還有誰?」

「轟」強悍的氣勢彷彿點燃的汽油一般暴起,寧月渾身一顫,踉蹌的倒退了一步。一臉不可置信的惶恐浮現在臉上,張大的嘴巴久久的無法合攏。

「你是說……捕神大人?不可能……他可是捕神啊1

「為什麼不可能?」賀全年陰冷詭異的笑容掛在臉上,渾濁的眼眸充滿了令人心悸的寒光。

「我見過捕神……捕神大人和皇上的關係非同一般……如果是捕神大人背叛了皇上。他根本無需讓蜀州天幕府覆滅……以捕神的權利,以他的威望,他早就可以讓天下大亂……」

「關係非同一般?哈哈哈……」賀全年拍著手把戲謔的大笑,「楚源和皇上哪裡是非同一般?他和峨眉的關係才是真正的非同一般啊!

四年前開始,我別的什麼都沒做。我一直在調查楚源和蜀州峨眉的關係。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找了整整三年,終於被我探聽到了一個消息,一個能讓天下都大驚失色的消息。捕神楚源,和現在峨眉掌門柳葉青可是老相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