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八章 為了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為了天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確定?」寧月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楚源和峨眉的柳葉青有這層關係?這讓他不由的想起一個遙遠的名字。江南大俠江別雲。

「二十年前,峨眉金頂曾舉行了一場堪稱武林笑話的婚禮。當年柳葉青拒絕接掌掌門之位,執意要出嫁嫁於一個武林豪俠。

九州武林各門各派都已到場賀禮,這件事在武林之中也不算什麼大秘密。但是……後來一場婚禮卻演變成了峨眉掌門的交接儀式。婚禮當天,新娘成為了峨眉掌門而新郎卻自始至終沒有出現過。

那天之後,武林各大門派對當年的事隻字不提,我也是從張兄的口中得知這一消息。我三年來苦心調查才得以確認,當年那個神秘失蹤的武林豪俠就是捕神楚源。

在此,賀全年敢問鬼狐大人!如果背叛天幕府的是捕神楚源,你是忠於朝廷呢……還是忠於捕神大人呢?」賀全年微微的直起身體,冷冷的仰起頭看著寧月獃滯的臉盤。

「呵呵呵……」突然,寧月失笑了起來,緩緩的將手放到背後踱到門口,「竟然會有這樣的事……這就可以理解了……為什麼楚源一失蹤,蜀州的情況就立刻暴漏。原來是這樣……」

突然,寧月轉過身看著彷彿油盡燈枯的賀全年,「你武功盡廢,經脈盡斷。是如何調查處這些隱秘的?難道借張志林之手?他們告訴你的,你敢相信?」

賀全年緩緩的轉過輪椅,看著寧月淡然的表情緩緩的吹出一陣口哨,隨著口哨聲響起,四面八方突然響起了無數的動靜。成群的飛鳥沖入房舍,圍著賀全年盤旋飛舞。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過這個消息是我一人調查所得,自然不會有半句虛言。鬼狐應該對我有所了解,我這人武功雖然不行,但對於那些奇門雜學倒是很是精通。這手控鳥之術,可否能入大人的眼?不過……貌似大人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天幕府是朝廷的天幕府,天幕府從來只是效忠於皇上。大周成立天幕府三百餘年,只有當代才有一個捕神的稱號。賀總捕,這個答案還需要我來告訴你么?」

「好1賀全年高喝一聲,雙手作輯恭敬的對著寧月行禮,「屬下賀全年懇請大人出蜀州,搬救兵,踏平峨眉1

「我也想啊!但是……峨眉封鎖了蜀道,我根本出不去。難道你不知道?」寧月皺著眉頭問道。

「大人無需擔心,到時候張盟主會帶領十派聯盟助你突圍而去,只要大人離開蜀州向朝廷請命,像峨眉這樣的大逆不道的反賊定能一舉蕩平,還朝廷安定,替天幕府眾多兄弟報仇雪恨1

看著賀全年目光灼灼的眼神,寧月突然很同情他,甚至很可憐他。但是……寧月還是搖了搖頭,「我不能答應你1

「為何?大人,難道你剛才說忠於朝廷忠於皇上的話都是假的?」賀全年激動的質問道,粗重的喘息如同鼓風機一般,起伏的胸膛劇烈的顫抖。

「當然是真的,但是……為了天下1寧月緩緩的轉過身有些不忍再看賀全年的樣子。

「天下?」

「知道我在蜀州這麼長時間在哪裡么?」

「自從大人詐死之後就失去了蹤跡,就連……」突然,賀全年噤聲了。

寧月猛然間回頭,戲謔的看著賀全年略顯發白的臉色,「就連你的鳥兒都找不到我的所在?我道是奇怪呢……峨眉的眼線也太厲害了。無論我怎麼易容,他們都能立刻找上我……原來……一切是你在搞鬼?」

「鬼狐大人……好吧,的確是我通知峨眉的勢力讓他們追殺你。我也是為了讓你明白在蜀州之地,早已被峨眉掌控,好期望你能儘快離開蜀州去朝廷搬王師平定蜀州。賀全年問心無愧1

「好一句問心無愧!給敵對勢力通風報信,幾次三番差點置上司於死地?這也是問心無愧?」

寧月的雙眼綻放出莫名的光芒,但漸漸地,寧月看著賀全年蒼老的模樣卻又心軟了下來。對於一個一心求死的人來說,再多的威脅責令都不會有用。連死都不怕,還怕處罰么?輕輕的嘆出一口氣。

「我這段時間一直潛藏與會府之中,從峨眉花千荷的口中得知,蜀州峨眉,持有九州馳援令!你身為蜀州天幕府總捕,在蜀州二十年應該知道吧?」

賀全年默默的低下了頭,雜亂的頭髮遮住了眼帘死寂的氣息彷彿毒煙一般蔓延。過了許久,賀全年才幽幽的開口說道:「不錯,我知道!九州武林,只有三個門派持有九州馳援令。馳援令發出,九州各大名門正派需立刻八方來援。這是對峨眉的認同,也是朝廷最不願動蜀州峨眉的原因之一。」

「你知道礙…既然你知道,那麼你一定清楚,一旦我強行突破峨眉封鎖,他們必定會發起九州馳援令。一旦馳援令發出,江湖武林和朝廷的戰爭就開始了!

而此刻的朝廷,還沒有消滅九州武林的實力更沒有消滅江湖的打算。一旦戰事升起,大周皇朝就會陷入動亂。你,我,都將是朝廷的罪人。賀全年啊賀全年,你這是被仇恨蒙逼了眼睛?」

「那又如何?」賀全年大喝一聲,「難道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峨眉逍遙法外?就這麼看著?」

「朝廷自然不會坐視蜀州淪落,但這一切必須建立在迅雷不及掩耳的前提下。我要離開蜀州請動朝廷發兵,必須神不知鬼不覺至少……不能讓峨眉發現。」

「這不可能……」賀全年竭斯底里的吼道,「這要等多久?難當還要五年?只要你一天不死,峨眉就不會解除封禁……朝廷永遠都不會知道……」

「越是到這種山窮水盡的時刻,我們越是要忍耐。皇上既然派我來蜀州,這就說明皇上已經察覺到了蜀州的異常。哪怕我出不了蜀州,依舊能等來王師南下的一天。

賀全年,我希望你記住,你是天幕府總捕,要明白天幕府的職責,維護一方安定,更要維護天下安定。我會尋求辦法離開,但我希望你也不要輕舉妄動。」

「你要走?」看著寧月的背影,賀全年突然感覺到一陣心慌。寧月是他現在的唯一希望,就像即將溺死的人,抓在手裡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的確該走了,與其想著從我這裡尋求突破,倒不如想著如何轉移峨眉的注意力讓他們封鎖蜀州產生一絲鬆懈。但是你給我記住,決不能讓峨眉發出九州馳援令,決不能讓朝廷與江湖武林的戰火燒起1

寧月的身形一晃,眨眼間消失在賀全年的眼前。已經走過一次的山路,寧月已經將避開機關陷阱的口訣記在心中。一路暢通的下了通天峰,寧月突然發現,天大地大竟然不知道自己該去往何方。

太陽漸漸的西斜,賀全年一動不動的坐在大堂之中出神。耷拉著腦袋,彷彿死人一般。夕陽斜斜的打入門窗,但卻絲毫沒有給賀全年帶來一絲溫暖。

賀全年感覺到冷,透骨冰寒的冷。

突然,清晰的腳步聲傳來,一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大堂的門口遮住了陽光。張志林看著彷彿死寂的賀全年,胸口猛然間的劇烈跳動了起來。

「張兄,你的心為什麼跳得這麼快?」賀全年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

「哎呦賀兄你差點把我嚇死……我以為你……」

「以為我死了?」賀全年緩緩的抬起頭,「呵呵呵……天幕府的大仇未報,我的大仇未報,我怎麼可以死?怎麼可以……」

「怎麼樣?」張志林突然收起笑容一臉嚴肅的問道。

「什麼怎麼樣?」

「鬼狐他願不願意配合?」

賀全年漠然的點了點頭,看著這一幕,張志林頓時露出了狂喜的笑容,「好,只要鬼狐願意回京請動救兵,何愁峨眉不滅。峨眉覆我們宗門之仇,終於可以報了……」

「但是……鬼狐大人有個條件1賀全年淡漠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

「條件?哈哈哈……不管什麼條件,我都一概答應。哪怕他想要我張某的人頭,我都答應他。」

「他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蜀州,你能做到么?」賀全年抬起頭,冷冷的看著張志林漸漸收起笑容的臉盤。

「什麼?這……這又是為何?」

「九州……馳援令1

張志林的臉色頓時變得漆黑一片,他當然聽過九州馳援令,他更明白九州馳援令的厲害之處。只要持有九州馳援令,天下間就沒有任何勢力敢動他一根汗毛。

「朝廷可以踏平一個峨眉,但朝廷不能踏平天下武林。以前我一直忽略了這個問題,但現在……我卻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

「談何容易……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的越過峨眉十幾道防線離開蜀州……這比登天還難。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

「朝廷的眼睛會看向天下,不可能只顧忌蜀州一地,峨眉派牽一髮而動全身,鬼狐的擔心並沒有錯。看來……我們只能靜觀其變了……」

「既然如此……為兄先告辭了!卓不凡死了,峨眉估計也會把帳算到為兄的頭上。這段時間,我怕是不能再來看望你了,賀兄珍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