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三十九章 葉尋花有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葉尋花有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白衣素縞,花千荷靜靜的站在荷塘邊上。剛剛處理完卓不凡的後事,送走了前來祭奠的賓客。整個世界似乎突然的變得冷清,就像此刻花千荷的心情,充滿了秋天的蕭瑟。

眼前的荷花已經漸漸的開放,一朵兩朵如此的嬌艷。輕輕的從懷中掏出曾經送出的玉牌,眼帘中再一次浮現出易先生瀟洒成熟的容顏。

突然,易先生輕輕的撕去臉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張令他驚恐的年輕的臉龐。花千荷渾身一顫,哆嗦的恢復了神志。眼前沒有易先生,也沒有寧月。只有幾朵孤獨的蓮花在水中微微蕩漾……

「夫人……」一聲輕聲的呼喚自身後響起。

「下人們都散了么?」

「都散了,生意店鋪也全部變賣了……夫人……您不要我們了?」

「翠柳,找個好人家嫁了吧!以後要和夫君相親相愛,不要學我……」

「夫人……翠柳想跟著夫人……夫人去哪……翠柳就去哪……好不好……」

「我要回峨眉了!那裡是江湖,和你分隔著不同的世界。江湖中血雨腥風,也許不知道哪一天就死了!你不屬於江湖,還是好好過普通人的日子吧。這個莊子我留給你了,你是賣了也成,當做嫁妝也成。我走了……」

「夫人」

翠柳還要說話,但一眨眼,眼前就已經失去了花千荷的身影。對著天空互換了幾聲,卻始終找不到花千荷的身影。剎那間,淚眼模糊了翠柳的眼眶。

卓不凡的死可以說給蜀州的武林驚起了滔天大浪。蜀州頂尖的高手,竟然被人殺了?在蜀州武林還將信將疑的時候,峨眉派接下來的表現卻直接宣告了這件事的真實性。

峨眉高手幾乎傾巢而出,整個蜀州通緝寧月和十派聯盟。寧月精通易容,潛藏於茫茫人海根本不懼峨眉。但十派聯盟就慘了,短短几天來,受到了峨眉瘋狂的圍剿。

這幾天,張志林的頭髮都愁白了一大片。到處都是聯盟弟子被殺,被俘的消息。這已經不是焦頭爛額,完全就是拔劍四顧心茫然。

和府的城外的一處荒郊野店,高高的旗杆上掛著一面酒旗。這裡是一處酒館,而且是接近和府城鎮的酒館。按理來說,在這個地段開上這麼一間酒館,老闆的商業眼光一定糟糕透頂。

這裡離城門不到三里,誰會跑到這個野店來喝酒而會放棄進城找一個舒服的銷金窟?但是,這個野店的生意從開業到至今都生意不錯。

往來的都是江湖人士,而這個酒館的老闆也曾是江湖人士。江湖是一個其妙的地方,總有著一些其妙的人。酒館的老闆退出江湖之後,就在這裡落地生根,而他曾經的江湖朋友,也成了老闆維持生活的經濟來源。

寧月手拄著竹竿,肩上背著一個簡單的包裹。滿面風霜的走來,踏進酒館,隨手將包裹丟到桌上大刀闊斧的坐下。

此刻的寧月,哪怕最親近的千暮雪見到他都無法將他和原本玉樹臨風的形象聯繫在一起。斑白的頭髮隨意的散在腦後,黝黑的皮膚彷彿久經風霜。麻布的馬甲兩側伸出兩根黝黑的臂膀。咧開嘴,便能露出滿嘴的黃牙。

「老闆。來一壺酒,外加一疊辣牛肉。有多勁就給我來多勁1純正的川音從口中吐出,讓周圍的人都毫不懷疑的認為眼前這個笑起來滿臉皺紋的老江湖就是一個純正的蜀州人。

寧月在這幾天之中,走遍了蜀州十二個出口。而事實,卻讓寧月很是失望。哪怕激的峨眉如此瘋狂,他們都沒有將重心有所轉移。蜀州十二個出口,依舊是密不通風許進不許出。

進入蜀州的商隊也早已坐不住,成群結隊的擠在蜀州出口。哪怕塞再多的錢,峨眉弟子也拒不通融。萬般無奈之下,寧月又一次的回到了和府。

「董老哥,知不知道最近又發生了什麼大事么?」酒館老闆端著臘牛肉和一壺酒放到寧月桌上,剛轉身就被鄰桌江湖人士拉住了坐在一起吃喝了起來。

「秋老弟,你也知道哥我已經退出江湖了。現在就靠著各位兄弟捧場活命。江湖上的事,早就不關心了……」

「嘿嘿嘿……還記得當年名騷一時的摘花公子么?」那人擠著眉頭一臉猥瑣的問道。

「摘花公子?聽著這個名號怎麼像著一個採花賊啊?還名騷一時?秋老弟,別賣關子,快點說1老闆一把抓過他手中的酒杯溫怒的問到。

「此摘花,並非彼採花。這位公子當年非但沒有被人認為是採花賊,還是蜀州武林人人羨慕的一個風流公子哥。董老哥,還記得七年前,蜀州武林出現了一個詩畫雙絕的才子么?當年,他隻身上峨眉,所有人以為他會被打斷腿了下來。但想不到,竟然俘獲了一個個峨眉女俠的芳心可謂江湖武林的一段佳話……」

「你說是他?」老闆似乎想起了什麼頓時恍然大悟,「就是那個專門給峨眉女俠作畫,贏得眾多峨眉女俠芳心暗許。最後卻不願迎娶峨眉女俠而逼得人家落髮出家的摘花公子?人家不是後來引得峨眉弟子群情激奮被逐出蜀州了么?」

聽到這裡,寧月頓時豎起了耳朵。葉尋花返回師門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卻遲遲沒有他的消息。正在替他擔心呢,想不到在這裡聽到了他的消息。

「哈哈哈……就是他!這傢伙端是了得,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實乃我輩楷模……」

「得了吧老弟,你都一把年紀了還惦記著這些花前月下的事?快說發生了什麼大事?和那個摘花公子有什麼關係?」

「嘿嘿嘿……那個摘花公子……又回來了!而且,他還不是別人,正是江南四公子之中的那個尋花公子。」

「這算什麼大事?人家在外頭創出這麼大的名號,衣錦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人家回蜀州也沒什麼不對,說起來還是替咱們蜀州揚名九州了呢……」

「他回來原本不是什麼大事,但和之前的那件大事聯繫起來……那就是大事了!董老哥……你說最近峨眉瘋了似的在找誰?」

「那還用說,當然是天幕府的鬼狐啊!以前峨眉就和天幕府勢同水火,而現在,卓不凡死在寧月的手裡這峨眉定然是不將寧月碎屍萬段而不罷休1

「對啊,話說這個鬼狐還真是似鬼如狐啊,峨眉滿世界的找他,他竟然能消失的無影無蹤?倒是西邊的十派聯盟倒了大霉,被峨眉殺的那個叫屁股尿流啊」一邊飯桌上人的突然介面笑道。

「諸位難道沒聽過,江南四公子和寧月相交莫逆么?這次尋花公子出現在蜀州,這不是自己往槍口上撞么?你說峨眉會像上次那樣放過他么?」

「這……咦?按理說尋花公子在峨眉似乎有不少人擁護啊,若非如此,尋花公子這女俠之友的名聲從何而來?難道……峨眉對尋花公子出手了?」

聽到了這裡,寧月的心頓時一緊。如果因自己而被連累,寧月如何能過於的去?想到此處,便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這就不得而知了,但我只知道,前兩天我偶遇到峨眉弟子,從他們交談之中聽到了尋花公子的名字。恐怕這次是沖著他去的……」

寧月的心頓時咯一下,眼神中精芒閃爍,輕輕地放下銀兩抓起竹竿站起身離開了酒館。寧月離開酒館之後,也不再去和府緬懷一下,馬不停蹄的趕往西部踏上通天峰。

通天峰隱藏於群山,而且和十派聯盟相隔甚遠。所以賀全年也並沒有受到峨眉的侵擾。憑著記憶,寧月順利的踏上了通天峰。而賀全年,竟然已經在通天峰的院子中等候。

「你知道我要來?」

「從鬼狐大人踏上通天峰第一步的時候我就知道。鬼狐大人的易容術果然高明,竟然沒有使用人皮面具都能做到改頭換面。」

「我要你替我找一個人……」

「尋花公子?」賀全年微笑的問道。

「你知道?莫非你一直在監視我?」寧月的臉色猛然間陰沉了下來。

「呵呵呵……我答應過不再監視大人,自然不會!只不過,峨眉的一舉一動,自然也難逃我的監視。雖然我的朋友們不會說話,也聽不懂他們的話,但他們卻給我送來了一張畫像。

江湖傳言,尋花公子和大人是知交好友,峨眉要尋尋花公子的麻煩大人自然不會坐視不理。所以,大人一說要我找一個人,我便已知道你要找誰。」

「他在哪?」

「前兩天他的地點一直在變化,但所去的去處倒是和大人當初逃避峨眉追殺的路徑如出一轍,不愧是大人的好友。之後出現在和府,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消失不見了?」寧月詫異的問道,「難道已經落在了峨眉的手中?」

「肯定沒有,因為峨眉到現在還在找他,也許是尋花公子發現了我的這些朋友的監視,反正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和府……」寧月默默的低下頭,突然眼中精芒一閃,二話不說身形化作鴻雁飛起躍下山道急速的狂奔而去。

自己離開和府之後就去尋找小東,在走之前,特地留下了暗記密碼。葉尋花在和府神秘失蹤,不出意外他應該是去了小隱村尋找自己。

而現在,峨眉正在滿世界的找他,以峨眉對自己的刻骨仇恨,葉尋花被他們抓到不死也得脫層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