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四十一章 書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書信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呵呵呵……說的對1老頭漠然的點了點頭,「你也算前途無量的青年才俊,但可惜,為了我們的大業,你還是去死吧1說著,微微抬起的手掌之中電光閃耀,眼神中迸射出兩道冷冽的殺意!

「哈哈哈……」突然,葉尋花放肆的大笑了起來。

「死到臨頭你還笑?」老頭臉色一僵,眼中精芒閃爍的問道。

「你殺不了我1

「哦?就憑你現在半死不活的樣子……」

「當然不是1突然,一個聲音彷彿幽靈一般出現在老人的耳畔,「因為我來了1

老人渾身一顫,猛然間轉過頭。當看到站在身後的寧月之時,剎那間露出了驚恐的面容。一道白光彷彿劃破黑暗,老頭瞪大了眼珠來不及思考瞬間升起了護體罡氣。

「轟」護體罡氣在升起的瞬間就化作星辰爆裂開來,老人連忙學著葉尋花雙掌交疊擋在了咽喉之間。

「轟」身後的樹木突然間齊齊爆碎化作漫天的碎屑。老人瞪大了眼睛,獃獃的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就像山裡樵夫的人。他想不通,這麼一個毫無內力波動的人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

身後的峨眉弟子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們甚至沒有能看清寧月是如何出現,何時出現?反正當他們看清眼前的情形的時候。寧月已經站在了那裡就好像他本來就該在那裡一樣。

「茲」鮮血突然噴洒,從老人交疊的雙掌之中流出。老人輕輕的垂下手臂,一個猙獰的血洞也同時出現在老人的咽喉。

無力的屍體緩緩的跌落,跌落的那麼的令人難以相信。他可是半步天人合一的高手啊,他可是長老礙…但是……他竟然連寧月一招都接不住?

雖然不排除寧月突然出現出其不意的偷襲。但是,就算被偷襲也不可能如此的不堪一擊吧?一眾峨眉弟子緩緩的後退,紛紛對視一眼之後齊齊的大喝一聲化作流光向四周激射而去。

「哼1寧月冷哼一聲,手掌微微一揮,十數片樹葉無風自動的被吸入掌中。輕輕一揮,向身後化作流光激射而去。剛剛躍起的十幾個峨眉弟子,連身後的破空聲都沒有聽到,紛紛被樹葉穿胸而過。

無力的屍體彷彿水餃一般落下,寧月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看一眼,一臉緊張的抓著葉尋花的手掌探查著他的內傷。

「五臟移位,內府震蕩……還好……」

「死不了是吧?」

「應該死不了……」寧月輕輕的舒出一口氣說道。

「死不了你幹嘛一副送終的樣子?話說……你這模樣我看的很不習慣礙…寧月,我跟你說……」

「你說,我聽著……」突然,葉尋花身體一顫,緩緩的癱軟了下來。寧月眼神一愣,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伸出手指,顫抖的探到葉尋花的鼻下苦笑的搖了搖頭。

「你昏迷前就不能有個徵兆么?」

微微苦笑的背起葉尋花,耳朵微顫猛然間看向一邊,寧月的眼神直射遠處的草叢,一雙眼睛突然閃躲的縮了回去。過了一會兒,眼睛又一次探了出來,看到寧月將葉尋花背起,一個小男兒才猶豫的鑽出了草叢。

「小天?你還活著?」

「你……你是大哥哥的朋友么?還有……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小天有些害怕,警惕的望著漸漸走來的寧月。

「哈?追著我要我幫你做風箏的時候倒是一口一個這麼甜,現在你倒是忘了?」寧月對著小天輕笑的說道。

「你是……寧哥哥?你怎麼是這樣樣子?」

「我這是易容,小天,還有人活著么?」

「寧哥哥……嗚嗚嗚……都死了……只有我阿媽……還有德叔遼叔……他們都是什麼人礙…為什麼要殺人……為什麼……」小天突然撲到寧月的懷裡大聲痛哭。

「他們都是些沽名釣譽的壞人,你放心,寧哥哥會為他們討回公道的1寧月低聲的說著,既是對小隱村民的承諾,也是對自己的承諾。

找到了逃進林中的幾個人,上百口的小隱村,如今卻只活下來不到十個人。而且幾個還只是孩子,活著的大人只剩下兩男一女,等寧月找到他們之後,又是一通放聲大哭。

「小隱村是不能回去了,我們先找一個隱蔽的地方休息。尋花受了重傷,他也需要地方修養……」寧月有些艱難的說道。

天快黑了,在蜀州之地的山林里過夜是很危險的。尤其是這種濕氣極重的深林之中,夜晚向來都是毒蟲猛獸的天下。而且葉尋花受傷昏迷,此刻也極其虛弱。一不小心,很可能就會真要了葉尋花的命。

「寧哥哥我知道……我知道……」小天突然急切的說道。

「你知道什麼?」寧月轉過頭露出了滿臉的笑容。

「有一次我跑到林子里玩,看到了一隻老虎。我害怕的跑,老虎就在後面追。後來,是剛子叔突然出現,一拳打死了老虎。我被剛子叔帶回了家,剛子叔的家離這不遠,我們去那裡吧……」

「剛子?小東?」寧月心中急轉,連忙點了點頭。

在小天的帶路下,寧月一行人很快的找到了小東在山林打獵的臨時住所。這是一間很簡陋的木屋,裡面也只夠放上一張床一張座椅。至於鍋碗灶台,都被建在了木屋外頭。

木屋雖小,倒也五臟俱全。寧月將葉尋花放到了床上。自己去了林中打了幾隻野味立刻回來,就著簡單的廚具倒是做出了一頓像樣的佳肴。

也許是受了驚嚇,幾人吃過晚飯之後都早早的睡了過去。但即便在夢中,無論大人還是小孩,臉上都掛著濃濃的恐懼。寧月挑著中間的火堆,眼神中閃過一絲濃濃的迷茫。

接下來要何去何從?寧月自己也不知道。他出不了蜀州,而在蜀州之內,峨眉的勢力卻異常的龐大。自己寸步難行就算了,而現在,就連葉尋花也被自己連累成了峨眉眼中必先剷除的對象。

也許……賀全年的辦法是唯一的辦法。由十派聯盟拚命掩護,自己倒是有五成的希望穿過十幾道攔截成功衝出蜀州。但衝出蜀州之後呢?九州武林必定動蕩!

現在大周內憂外患,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再起戰事。至少內憂和外患不能同時爆發。但是……草原胡虜會給大周這個時間么?

草原已經一統,不出意外今年十月左右就會叩關對大周發起一次試探行的攻擊。而這一戰,必須要打好甚至要贏得漂亮。這樣才能讓草原胡虜識相的退去休養生息。

越想越煩,寧月甩了甩腦子將雜亂的思緒清除而去。自己只是一個封號神捕,家國大事真的不該想太多。自己能想到的,皇上,內閣他們應該也能想到。

隨意的打量著周圍,這裡是小東打獵時臨時的住所。但從小屋的打理來看,這個小屋也是小東花了心思精心製造的。一想到小東是天幕府的叛徒,寧月的心底就感覺一絲傷痛。

雖然知道,偌大的天幕府不可能那麼乾淨。即有忠君之士,但也有蛀蟲甚至是潛藏的敵人。但和小東相處的這段時間,卻讓寧月無論如何無法相信,這麼一個渴望平靜生活的人,會是叛徒。

小東喜歡小隱村寧靜的生活那是騙不了人的,所以寧月總感覺小東所作的一切有著他不得已的苦衷。但是……小東已經死了。

突然,寧月腦中靈光一閃,丟下手中的挑火棍開始在小屋之中四處搜尋翻找起來。這個是小東的秘密住所,那是不是會有什麼線索藏在這裡?

小隱村的村民已經睡熟,寧月敲敲打打竟然沒有將他們吵醒。幾乎將整個小屋都翻了一個遍,寧月終於在葉尋花睡得那個床沿上敲到了一絲空洞的聲音。

指尖發力,悄無聲息的將空洞的地方打出一個破洞,探進手臂從裡面抓出了一疊書信。

書信是以密碼的行事書寫,但在落款的地方,卻又寫著師尊大人。書信的內容,寧月也許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小東這些年一直聽命於書信中的那個師尊大人。

一夜安靜的過去,不知什麼時候,窗外響起了清脆的鳥叫聲。嘰嘰喳喳的,整個林子突然間歡歌雀躍了起來。

「咚」一聲巨響突然響起,寧月猛然間抬頭,卻發現床上原本安靜躺著的葉尋花彷彿螞蚱一般彈跳了起來。劇烈的動作似乎牽動了暗傷,葉尋歡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捂著胸膛,發出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聲。

動靜驚醒了熟睡的小隱村村民,一個個瞪著圓圓的眼睛看著葉尋花,一臉無辜的轉過頭看著強忍著笑的寧月。

「寧月,想笑就笑出來,別憋出內傷……」

「就算憋出內傷,也絕對比你傷的輕。你也真夠出息啊,堂堂半步天人合一的高手,被幾個峨眉弟子整的那麼慘?我要來晚半步……估計也只能替你收屍了。」

「咳咳咳……三天來,接連被圍殺突圍,等我到你的暗記地方,所剩不到三成的實力……換了你試試?」

「喝……搞的我好像沒經歷過似的!你的傷不算太重,就是耗損過度。你就安心在這裡修養吧,峨眉的帳,我替你去討……」

「別!你還真以為他們是峨眉派的啊?」

「嗯?怎麼回事?」寧月的眉頭猛然皺起。這些天,峨眉派的確在滿世界的追殺葉尋花,這一點無路從江湖中人打聽還是從賀全年的情報來看都不會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