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四十三章 戰張志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 戰張志林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天空的雲層突然間奔騰起來,雲捲雲舒彷如過眼煙雲。太陽被雲層拱衛,時不時的從縫隙中透出絲絲金芒。張志林輕輕的踏上台階,隨後一眾高手也絡繹不絕的登山通天峰。

寧月隨意掃了一眼,心底頓時一冷。張志林是天人合一高手,這一點寧月早已知道。但想不到張志林的身邊那人,竟然也是天人合一。再加上一眾先天半步天人合一……估摸著張志林是把十派聯盟的所有精銳都帶了過來了。

十派聯盟被峨眉打壓的幾乎抬不起頭,但這並不代表十派聯盟就真的那麼差。要知道,十派聯盟的前身,可是坐鎮蜀州的十大宗門埃

蜀州沒有天榜高手,也許是氣運的分攤,致使蜀州的天人合一之境竟然多的可怕。寧月細數過來,差不多七個左右,恐怕也就僅次於最強的中州了。

十派聯盟有兩個頂尖高手,而峨眉勢力卻有著五個,如果算上在燕返水閣死掉的那個,是十派聯盟的三倍!縱然張志林再怎麼不甘再怎麼反抗,實力的差距終究是無法彌補的。

看到張志林到來,賀全年氣息瞬間衰落到了低谷,默默的轉動輪椅,複雜的眼神望著遠處熟悉又陌生的張志林,「張兄,我一直把你當做我的兄弟……可以託付生死的兄弟1

「賀兄,志林亦如是1張志林輕輕一嘆,臉上閃過一絲不忍,但隨即又被生生的壓下換上了一副淡然的神情,「你救過我的命,我也救過你的命。你我之間,誰欠誰多一點早已經算不清了。

我信任你,正如你信任我一般。但是……如果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如何會讓我的得意弟子成為千夫所指的叛徒?我又於心何忍親手砍下他的頭顱?」

寧月不屑的冷笑一聲,「張盟主,如果你剛硬一點,我倒能敬你是個梟雄!做都做了,竟然還在這打感情牌?這不是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么?」

「寧月,我與賀兄的生死交情你豈能明白?十年前,我十大宗門屢次被峨眉重創。多少次險死還生都是賀兄為難關頭相救,你能明白么?」

「是啊,賀總捕捨命相救,而你卻在關鍵時候捅他一刀,不愧是生死之交埃死朋友不死自己,恐怕也只有你這樣忘恩負義的人才能說得那麼理所當然吧……」

「你以為我願意?你以為我想?天幕府向朝廷發起數十次求援,可等來的是什麼?靜觀其變!靜觀其變?峨眉眼看就要一手遮天了,你們朝廷就知道靜觀其變?

五年前,峨眉突然傾巢而出將我們包圍。十大宗門的精銳弟子死傷殆盡,只有我們幾個老骨頭僥倖突圍成功。望著已成廢墟的宗門,我們怎麼辦?

朝廷不是要靜觀其變么?朝廷不是要坐山觀虎鬥么?好,我用移魂大法探得天幕結界的秘密,我命小東斷開天幕結界,我推波助瀾讓峨眉覆滅了天幕府。這樣……朝廷總不會坐視不理了吧?」

聽到這裡,賀全年悲痛的閉上了眼睛。兩滴清淚緩緩的沿著臉頰滑落。終於,從張志林的口中聽到了這句話,終於,賀全年心底的所有僥倖被打得支離破碎。

「但可惜……哪怕蜀州天幕府全軍覆沒,朝廷竟然依舊無動於衷。哈哈哈……不是朝廷要靜觀其變,而是朝廷竟然早已放棄了蜀州。這五年來,我日夜都在愧疚中度過,直到……你的出現1

「我的出現?」寧月淡淡的一笑,戲謔的問道。

「不錯,你的出現!你出現在蜀州,定然不是無意路過。肯定是受了朝廷的命令前來調查。而我,又從賀兄口中得知,原來五年來,朝廷並沒有收到關於蜀州的消息……」

「所以,你絕望的心底再次湧起了希望?只要我將蜀州的情勢告知朝廷,朝廷就會發兵平定蜀州。只要蜀州平定,峨眉覆滅,你們就可以重建山門?」

「不錯!但是……我沒想到你是如此的頑固不化。我們願意不顧生死的送你出蜀州,甚至不惜以卵擊石只為你能回京復命。但是……你竟然拒絕了?你這是自尋死路啊1

「你們……要殺我?」突然,寧月的臉色猛然間陰沉了下來,兩道星芒化作閃電直刺張志林的眼眸。

「哈哈哈……你身為封號神捕,在朝廷定然有性命銘牌。你若一死,性命銘牌必碎。到時候,無需你離開蜀州,朝廷也能知道蜀州有變。所以……寧月,不要怪我……」

「哈哈哈……」寧月仰天大笑,強悍的氣勢噴涌而出直上九霄雲外,「你倒是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要殺我?你們配么?」

隨著寧月的氣勢狂涌,神魂虛影緩緩的升空,金色的虛影仰天咆哮,揮舞的大手彷彿要撕碎蒼穹。張志林的臉色猛然間變得無比的凝重,剎那之間,也是一道神魂虛影升上天空,如煙如霧的神魂內彷彿布滿迷霧。

張志林的神魂也隨著他的動作舞動,緩緩的在在胸前抱圓。無盡的狂風湧起,伴隨著漫天瀰漫的寒煙。

「在下鏡玄宗霍天軒,請鬼狐神捕指教1站在張志林身邊,自始至終沒有說話的天人合一高手上前一步,躬身一禮的瞬間,一道劍氣突然化作橋樑橫跨於天空。

寧月仰頭望著這道劍氣,臉上終於露出了驚詫的神情。張志林升起的神魂虛影都沒讓寧月驚訝,倒是這道獨具一格的劍氣,卻讓寧月分外凝重。

常人劍氣,要麼無盡的鋒利,要麼無盡的快。但天空的這一道劍氣,卻給人一種無盡的厚重。山嶽已經不足以形容它的威勢,這道劍氣,就像是整個天地的重量加持。

「嗡」一陣蜂鳴聲響,天地間突然震蕩起無盡的風嘯。靈力潮汐彷彿海浪翻滾,道韻如瀲漓般四處蕩漾。

張志林和霍天軒任何一人的武功修為都要比卓不凡夫婦略勝一籌。而寧月一人獨戰卓不凡夫婦都力有不殆何況現在的張志林兩人?

通天峰頂,又不像其他的地方可以給寧月縱躍的空間。在這個地方,只有活著的人才能下山。而不能下山的,就註定要留在山頂。

「錚錚錚」

清脆的琴聲響起,撥動著無形的琴弦。天地彷彿隨著琴聲躍動,五彩的劍氣突然間升空反射著陽光的霞彩。天空的雲層急速的翻卷,就像一隻無形的大手在雲層中攪動。

「嗤」劍氣毫無徵兆的向張志林的頭頂斬下,五彩的劍氣身後,那道金色的尾巴彷彿是火箭的尾翼。劍氣略過蒼穹,如同分割了時空,一道漆黑的裂紋,出現在劍氣劈開的空間之中。

張志林突然舞動著雙手,神魂虛影也仰天咆哮,如寒霧一般的煙塵彷彿瞬間沸騰了起來。張志林一掌迎著天空拍去,一面晶瑩如煙的手掌狠狠的迎上從天而降斬落的劍氣。

「轟」

巨大的手掌幾乎一瞬間爆開,化作漫天雲層,雲層如霧,就像一把巨傘在天空撐起,眨眼間化成漫天的雪花飄落。

張志林臉色大變,他早知道寧月厲害,甚至能斬殺卓不凡。但是,他沒想到寧月竟然能厲害到這等地步。高手過招,勝負只在偶然之間。也許兩人拼到精疲力竭也難分勝負,也許,勝負只在一招之間。

寧月能斬殺卓不凡,這在張志林的意料之外,但他也不會覺得多麼不可思議。在特定的條件之下,他也可以做到。所以,張志林認可寧月的強大,但也絕對不會產生懼怕。天人合一,已經是武道之下的最強存在。

但是,張志林萬萬沒想到,寧月的劍氣竟然如此的犀利。自己的寒冰真氣可是能凍結空氣的存在。張志林自問天地間沒有誰能無視自己的凍氣,就連武道高手也不能。但是,現實的一幕卻給他扇了一記耳光。寒冰真氣,竟然連阻止一下都做不到。

「喝」張志林暴喝一聲,雙掌飛舞,一連三掌狠狠的擊向寧月斬下的劍氣。但是,寧月的劍氣彷彿是無堅不摧的磚石,無論張志林如何的抵禦,劍氣依舊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的向自己的頭頂斬來。

張志林的臉色驟然大變,他從來沒想過,一個人的劍氣會如此的堅固,自己在這一道劍氣面前會如此的無力。雙掌合十,神魂虛影仰天咆哮發出了一聲響徹天地的暴吼。張志林一咬牙關,狠狠的向天空推去。

寒氣彷彿化成了擎天之柱,狠狠的與寧月的劍氣相撞、終於,劍氣斬落的趨勢被生生的止祝但在寧月的操控下,劍氣依舊緩緩的向張志林的頭頂落下。

寒氣被劍氣碎,散去的寒霧化成漫天的鵝毛大雪、雪花飛舞,幾乎剎那間染白了通天峰頂。寧月的臉上一片平靜,乾坤混元神功激烈的流轉在寧月的周身燃燒出耀眼的五彩火炬。

張志林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無數冷汗溢出額頭,身後的神魂虛影已經微微閃爍到了強弓之末。當他看到寧月一臉淡然的表情之後,心底再一次翻起了驚濤駭浪。

寧月如此的年輕,就算把年齡乘以二乘以三都未必有張志林大。但如此年輕幾乎就可以壓制的自己不得動彈,假以時日,他將何等的傲視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