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四十四章 誰也不許對他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 誰也不許對他出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嗡」正當寧月的劍氣要斬落,正當張志林的神魂虛影搖搖欲墜的時刻,天地突然間發出了一陣顫動的悲鳴。天空剎那間陰沉了下來,唯有那一道橫架天地的劍氣迎著寧月的頭頂緩緩的斬落。

的確是緩緩斬落,劍氣厚重的彷彿天空塌陷一般。明明如此的緩慢,卻讓寧月的心猛然間的提起。顧不得之前斷其一指的想法,連忙撤去劍氣向天空的劍氣斬去。

哪怕這一劍如此的慢,但寧月卻有那種被天地鎖定的感覺。終於,寧月明白了自己之前的策略何其的錯誤。霍天軒的劍氣,是天地的劍氣,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蓄力,一劍斬下即分勝負生死。

「轟」寧月的劍氣彷彿煙花一般爆開。張志林用盡手段都無法擊潰的劍氣,卻在霍天軒的劍氣下連一瞬間都無法堅持。

「喝」寧月大驚失色,第一次寧月產生了不可力敵的挫敗感,而且還是在面對境界相差不大的高手面前。神魂虛影仰天咆哮,手掌舞動在身前結成一朵絢麗的蓮花櫻

突然間,金色的光芒從神魂虛影的周身蕩漾開去。一朵青蓮突然間出現在寧月的腳下。青蓮盛開的如此的美麗,彷彿在水波中微微搖曳。

緩緩的,青蓮的花瓣衝天而起。在空中凝聚成一柄毀天滅地的天劍,雙掌一推,迎著天空的劍氣直衝而去。

「轟」天地震蕩,整個山峰都劇烈的顫動。天空剎那間彷彿變得清澈,雖然一如既往的陰沉,但卻給人掙脫束縛的輕鬆。

天空厚重的劍氣消失了,寧月的臉色卻變得煞白如紙。輕輕的喘著粗氣,有些驚魂未定的看著身前並肩而立的兩人。

「好一個鬼狐神捕,天幕府封號神捕果然沒有一個易於之輩。難怪僅僅四個封號神捕,就能坐鎮北地三州讓偌大的玄陰教都無法寸進一步,但是……」

「哼1寧月冷哼一聲,眼中精芒四射,神魂虛影突然舞動再一次綻放出萬道精芒。

雙掌合十,在胸前結成法印,一道陰陽之力升起。身後的神魂虛影突然仰天長嘯,一隻金色的手掌剎那間的升起化作蒼穹狠狠的向兩人的頭頂拍下。

「眾生無量」

「知道為什麼峨眉三倍於我們的高手,但卻十年來始終無法將我們消滅么?哈哈哈……只要有我和霍兄聯手,就是柳葉青來了,也休想討到什麼好處1張志林淡淡的冷笑,絲毫不顧寧月拍下的一掌戲謔的笑道。

「萬劍神引」

突然,天地的彷彿顛倒了起來,因劇烈戰鬥而混亂的靈力彷彿被什麼牽引一般湧向了高空。寧月剛剛拍出的一張,突然間破碎化成漫天的星辰向天空吸引過去。

「大人小心,在境玄宗的萬劍神引之下,一切藉助天地靈力的攻擊都會破碎。大人,唯一的辦法就是使用神魂或者劍胎1

陷入死寂的賀全年突然彷彿魂魄歸位一般大聲喝道。而此刻,張志林的寒冰真氣卻已狠狠的拍向寧月的頭頂。

電石花火之間,寧月瞬間打斷了無量六陽掌的發動。無量六陽掌雖然強悍,但皆是藉助天地之力發動攻擊。如果這一次再故技重施,難免就會像剛才那樣被霍天軒的萬劍神引破碎。

要不是賀全年及時提醒,措不及防之下恐怕還真著了張志林的道。心念流轉,寧月猛然間的推開雙臂。突然間,八面金色透明的石碑出現在寧月的周圍。石碑上面流淌著玄妙的符文,呈八卦形態分佈。

陰陽太玄悲,是不老神仙浸淫最深的武學。以符文之術與武功結合,被譽為可攻可守的不敗堡壘。還好寧月前段時間念在技多不壓身的心態修鍊了一下。

陰陽太玄悲既然以符文結界為根基,自然也不會被萬劍神引而破。但陰陽太玄悲升起的瞬間,張志林的寒冰真氣也恰時的轟上頭頂。

「轟」

彷彿破袋的麵粉炸開,無盡的白霧籠罩天地。寒氣瀰漫,將整個通天峰頂都凍結在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望著眼前的一迷霧,盟主和副盟主聯手之下,這一招幾乎無往不利。當迷霧升起的瞬間,大多數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驚喜。

迷霧散盡,一座晶瑩的冰雕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八卦的圓柱彷彿一座神奇的建築,晶瑩雪亮就像眩美的磚石。當被凍結的寧月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霍天軒臉上大喜一掌向晶瑩的冰雕打去。

刺啦的聲音彷彿無數的飛鳥在尖叫。閃耀的電弧照射著霍天軒猙獰的面容。電光將他的整個手臂吞沒,或者是他的整個手臂已經化成了電唬

一掌狠狠的拍在冰雕上面,電光像蜘蛛網一般的蔓延開來。無數細密的裂紋布滿冰雕,這一切和霍天軒期盼的如此的相似。

「霍兄……小心1張志林突然臉色大變,急忙呼喝道。

得意的笑容還剛剛浮現在臉上。剎那間,一種強烈的危機感湧入霍天軒額心田。一種毛骨悚然的恐懼彷彿自己的腦袋已經被咬在了巨獸的口中。

來不及細想,身形猛然間暴退。而在此刻,眼前的冰雕化成漫天的冰雪爆炸開了。突然,爆炸的冰雪彷彿被什麼牽引,紛紛沿著一個圓心急速的向外圍擴散。在中間空洞處,一道白光彷彿衝出膛線的子彈。

霍天都亡魂大冒,在白光中,他聞到了死亡的氣息。這道白光,對著自己有著致命的傷害。白光出現的太快,也出現的太過突然。霍天軒無法閃避,甚至無法做出抵擋。

在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隻手掌彷彿跨越了時空出現在霍天軒的身前,如神來之筆一般的擋住了白光的必經之路。

「嗤」冰雪紛飛,水汽肆意。張志林的身體突然間倒退一連退出十幾步才穩住身形。

而此刻,眼前的冰雕才彷彿融化的冰雪緩緩落盡,映襯著寧月潔白如雪的身姿如此的飄渺出塵。寧月淡漠的望著一臉警惕的兩人,而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微笑。

張志林臉色無比的陰沉,看著眼前的寧月背在身後的手不停的顫抖。鮮紅的血跡沿著他的手掌緩緩滴落。寧月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難纏的對手。自己兩個天人合一聯手竟然還沒佔到一絲的上風。

寧月這一次的反擊幾乎是完美,無論對時機的掌握還是招式發動的突然都無可挑剔。如果這一次,寧月面對的是自己和霍天軒其中任何一個,他都可以從容的斬殺。但可惜,如此驚才絕艷的人……今天就要飲恨在此了。

「你還能戰么?」張志林突然笑了,輕輕的對著寧月問道。

「自然可以!還來么?」

「我的計劃已經暴漏,無論如何只有你死我亡。你死了,朝廷就能知道蜀州有變,你死了,朝廷的王師才能突然的出現在蜀州。你死了,才能避免你擔心的九州武林動亂。

這麼多的疑難,只要你死了都可以解決。多好?多方便?鬼狐,你身為天幕府的封號神捕,你是不是應該為大周朝廷百死無悔么?」

「但是……我還不想死1寧月燦爛的一笑,身上的氣勢再一次沸騰而起,神魂虛影傲立蒼穹。

「鬼狐大人,要想破解張志林和霍天軒的聯手,必須先將另外一個牽制祝他們聯手,非武道之境不可擊破。方才見大人的招式攻防一體,何不以此制敵?」

「你找死」跟著張志林前來的高手頓時大怒,一劍破空化作流光向賀全年的胸膛刺去。

寧月正要動,突然間,一道天地氣機將自己鎖定,剛剛躍起的身形猛然間頓祝氣機的來源是霍天軒,如果自己出手相救,那麼霍天軒的攻擊就會緊跟而來。死一個,還是兩個都死?這個問題剎那間將寧月定在當常

「住手」一聲暴喝彷彿驚雷一般響徹在耳畔。長劍離賀全年的胸膛不到半寸,但這僅僅的半寸,卻彷彿天塹一般再也無法刺出分毫。

茫然的轉過頭,看著張志林鐵青的臉色一時間有些畏縮,「盟主」

「誰也不準對他出手,退下1張志林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那人,薄薄的嘴唇之中冰冷的吐出一個又一個字眼。

「盟主,賀全年已經站在了我們對立面,盟主難道要我們十派聯盟全都飛灰湮滅么?」

「我說了,誰也不許動他!還要我再說一遍么?」張志林的聲音彷彿一記記敲打在十派聯盟心底的重鎚。那人有些遲疑,最終還是歸劍入鞘退回到了人群中間。

「到了現在,我才覺得你還算是個人物1寧月突然戲謔的一笑,眼神上下掃視著張志林,彷彿要將他里裡外外看個通透。

「賀兄是我兄弟,無論他此刻多麼恨我,他依舊是我兄弟。正如我要你死,但我卻一點不恨你一般。寧月,你我之戰,只為蜀州。」

「哈哈哈……你有什麼理由恨我?還有,別把蜀州當成你的擋箭牌。你想要的,只是重建山門,或者說你想當你的武林盟主而已。所謂的蜀州……在你心中不過如此1